正文卷 第三百八十九章 田忌赛马

    陶正仁其实相信高玄,毕竟前面柳林就在前面,高玄跑过来骗他也没有意义。

    关键是高玄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高玄明白陶正仁的猜疑,他也没解释。他对飞花门太熟悉了,对方频频调动力量,总会留下各种痕迹。

    崆峒派的何必,架子特别大。高玄更是早就发现了这位踪迹。

    这几天他修炼纯阳无极内功,大有进境。

    少阳诀为他打下深厚根基,和纯阳无极也同出一源,转修起来非常顺利。

    高玄通过两种不同内功对比,找到了一些内功力量修炼的共同点。

    这都源于他超越整个时代和世界的眼光见识。换做其他武道大宗师,在这方面也绝对无法和他相比。

    高玄有很多想法,只是需要一步步去实践验证。

    毕竟世界法则不同,他在内力方面层次太低,再有见识,也不能一步登天。

    就是如此,高玄这两天转修纯阳无极也是大有收获,内功进境一日千里。

    原本只是三流的内功,经过几天磨炼,已经达到二流层次。

    所谓三流二流,其实只是个模糊划分。但高玄有种感觉,这几天纯阳无极内力进步非常大,对比之前有了质的飞跃。

    这个武侠世界,其实内力才是根本。

    就像他所在星河时代,源力才是根本。掌握的源力越强,力量就越强。

    在这个世界,内力越强力量越强。至于什么剑法掌法轻功,其实都要用内力支撑。

    所以,这个世界的高手年纪都很大。

    当然,技巧同样重要。尤其各种武器,能够极大弥补内力不足的缺陷。

    同样的内力,经过不同方式的释放,又会有不同的效果。

    譬如飞燕身法,就会让高玄速度更快,反应更敏捷。只是飞燕身法一味求快,过于轻飘。对于高手几乎没有威胁。

    江湖的高手,很少有人专门修炼轻功。

    这并不是他们没见识,不懂得放风筝。而是专注修炼轻功,必然放弃其他方面的力量。

    没有足够强大剑法武功,只有轻功对高手也没什么威胁。而且,容错率非常低。一个失误就会被高手秒杀。

    就像三娘这样轻功高手,遇到陶正仁跟变没有施展余地。

    陶正仁一声低喝就用音杀的功夫破了轻功。

    高玄也知道这些弊端,但他和其他人不同的是,他不会失误。也有办法应对音杀之类的功夫。

    随着内功增长,高玄轻功愈发高妙。他颠颠跑来给陶正仁示警,其实就是想找机会试试自己现在武功。

    陶正仁这人还不错,虽然有点狂妄,行事却很干练。该下手的时候也非常果决。

    救人也能把事情处理妥当,没有杀人就跑。

    陶正仁如果是杀了人当夜就离开远遁,等崆峒派接到消息做出反应,他已经离开西北了。

    陶正仁不是不懂这一点,只是救人有许多后续的事情要处理。不能一甩手就走。

    只是这一点,高玄就觉得陶正仁的人品坚挺,值得帮忙。

    陶正仁当然不知道高玄想什么,高玄不说话,他也不想追问了。

    他看着不远处柳林,透过枯败的垂柳枝条,隐隐能看到里面有一间小小酒庄。也能看到酒庄前有一些人影。

    陶正仁回头看了眼,后方有一队骑士正在缓缓接近。

    距离虽远,也能看到对方衣着统一,应该是一个组织的人。

    前有高手拦路,后有追兵,到了这一步想退都无路可退了。

    陶正仁深深看了眼了两个女儿:“飞花门贩卖妇女,手段阴毒。你们落在他们手上生不如死。事有不妥,就自尽吧。”

    陶莹和陶慧两姐妹有些惊惶不安,她们弱弱的应了一声。

    两个女孩跟着陶正仁外出江湖游历,还没吃过什么亏。

    突然遇到这种生死大事,都很心慌。

    陶正仁叹口气,两个女儿毕竟年纪小,性子也没那么烈。只怕到时候没勇气自尽。

    不过,事情至此,他却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心存侥幸,希望能杀出一条活路。

    陶正仁对随行家人说:“此事和你们无关。你们顺着大路逃命去吧。”

    几个家人有些不知所措。陶正仁脸色一沉:“还不快走,这是命令。你们若能侥幸脱身,也可以回家里报个信。”

    几个家人犹豫了下,这才拍马向着黑石城狂奔而去。

    陶正仁却下了马,他提着剑大步走进柳林。

    陶莹和陶慧急忙下马跟上,两个少女虽然脸色苍白,却紧紧握着剑。

    让两个少女意外的是,高玄居然也下马跟在她们身后。

    陶莹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高玄:“你还不快逃?”

    高玄正色说:“同道有难,哪有一走了之的道理。”

    这话说的简单,却铿锵有力。

    两姐妹都心里感动,再看高玄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说着容易,可生死关头,有几个人有这般胆量。

    要知道前面等着的可是七伤剑何必,西北大名鼎鼎大剑客大高手。

    高玄连她们姐妹都打不过,却甘愿陪着她们一起赴死,这样勇气真让她们敬佩。

    就是陶正仁都有点意外,他有点不明白高玄的想法,难道这人真想当个豪侠?

    上次飞云剑馆,高玄还可以捡个便宜。面对七伤剑何必,他都自身难保,高玄拿什么捡便宜。

    再说,高玄明显和飞花门翻脸了。他被飞花门发现,不是必死?

    陶正仁觉得高玄是个聪明人,不会做这种蠢事。对于高玄,他反而心里提起了几分警惕。

    一行人来到酒庄前面,就看到酒庄外面摆着几张桌椅,一个灰袍老者大马金刀坐在桌子后面。

    这老者长眉飘飘,头上挽着高高道髻,一脸的病容,身形枯瘦,就像油尽灯枯即将病逝一般。

    在这老人身旁坐着个身材高大强壮中年男人,他眉长眼锐,面色赤红,留着浓密大胡须,手边放着一根黑铁棍。

    两人身后,站着十多个人。看衣着神色,应该是这两人的弟子或是侍卫。

    高玄对陶正仁说:“那是赤面虎王雄,是飞花门在西北的副门主。天生神力,厉害的很……”

    陶正仁有些奇怪看了眼高玄:“你现在还不走么,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高玄微笑说:“更别说我和前辈也是熟人,怎么能见死不救。”

    这番话说的平平淡淡,却自有豪气。

    陶正仁叹气:“我到是小看你了。若能闯过此劫,我交你这个朋友。”

    “哈哈。”

    高玄摆手:“陶大侠年纪太大,我还是和两位女侠交朋友的好。”

    陶正仁哑然失笑,这时候高玄还能油嘴滑舌,到是真有胆色。

    “若能不死,这也不是问题。”

    陶正仁说着提剑走上前几步对那老者一拱手:“前面可是七伤剑何前辈么?”

    病夫一样老者傲然点点头:“正是老夫。你是九宫剑客陶正仁吧?”

    “正是。”

    陶正仁正色说:“不知前辈有什么赐教?”

    何必淡然说:“赐教不敢当。老夫就问你,何川可是你杀的?”

    “何川勾结下五门贩卖人口,还用毒药暗算我、”

    陶正仁正要解释其中缘由,却被何必打断了:“其中恩怨对错不重要,老夫只问你,是不是你杀的何川。”

    陶正仁明白了,老头就是来报仇的,不是来讲道理的。

    他深吸口气:“没错,就是我杀的。何前辈有什么说法?”

    何必点点头:“敢作敢当,不愧是武当剑客。”

    他慢悠悠的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万古不易的道理。你杀了何川,老夫杀你为何川报仇。就是如此。”

    话说到这份上,就再无转圜的余地。

    陶正仁也不客气了,他沉着脸说:“七伤剑大名鼎鼎,享誉武林数十载。没想到却如此不讲道理。我人头就在这,前辈有那个本事只管来拿。”

    他冷笑一声:“崆峒派势大,我们武当派也不怕。”

    何必无所谓的说:“武当是厉害,可管不到这里。今天你就给老夫徒弟偿命吧。”

    说着,何必慢慢站起身来。他一脸病态可不是装模作样。

    七伤剑阴毒狠辣,剑路奇诡。对身体伤害非常大。

    何必能活到这么大年纪,实在是他内功精纯之极。哪怕肉身已经满是伤病,也能硬拖着不死。

    看到何必垂死样子,陶正仁却满脸戒备。没有意外的话,他打不过这老头。

    这个时候高玄突然扬声说:“老不死的蛮不讲理,恬不知耻,老子看不过去。”

    高玄走上前两步很嚣张的一指何必:“老头,过来受死!”

    何必虽然其八十岁了,可火气很大。被高玄指着鼻子大骂,也是心中大怒。

    只是他这么大年纪,自然不可能和高玄对骂。

    何必直接拔出松纹古剑,他勾勒身躯猛然挺直,眼中神光大盛。

    小小的变化,让何必气势暴涨。陶莹和陶慧两姐妹都被何必声势所慑,心里惴惴不安,甚至不敢直视对方。

    陶正仁也是心中凛然,这老头果然是老而弥坚,内力之浑厚比他更胜一筹。

    以高玄的武功修为,只是接不住老头两招。

    他有些不解,高玄为什么要主动挑衅何必。

    高玄对陶正仁一笑:“陶大侠知道田忌赛马么?”

    陶正仁不由苦笑,他到的知道这个故事。问题是高玄这个下驷和何必上驷能对几招?

    而且,何必都听着呢。这样计策直接说出来真的好么?

    何必也笑了:“小子,我就来上驷对下驷!”

    说着,他人随剑走,松纹古剑寒光化作一片匹练直卷高玄。

    如此霸道剑势,也让在场人都是骇然色变。

    何必称雄西北几十年,果然厉害!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