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启 第二章 神格掠夺(二合一)

    来人确实是“古怪的”霍布·埃夫。

    他仍然和伊莎贝拉上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样,身材精瘦,头发稀疏,一双红色的眼睛使他看起来像吸血鬼。

    “没错,我来了。”霍布·埃夫微微一笑。

    这样的笑容放在别人脸上或许和蔼可亲,但放在他的脸上却显得有些诡异吓人。

    “你来这里做什么?”伊莎贝拉眯起眼睛,警觉地盯着他。与此同时,则不经意地挡在了昏睡的艾伦前面,生怕霍布·埃夫出手伤到使者大人。

    “别害怕,伊莎贝拉小姐,我是来帮你解决问题的。”霍布·埃夫笑呵呵地回答道。

    听到这话,伊莎贝拉不仅没有丝毫放松,反而更加警觉了。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她以冷冰冰的嗓音接着问道。

    同时她还瞪了旁边的士兵海曼一眼。

    海曼摊开双手,脸上露出了无辜的表情,显然是在说“绝不是我泄密的”。

    “实话实说,伊莎贝拉小姐,或许你以为自己藏得很隐蔽,”霍布·埃夫耸了耸肩,呵呵笑道,“但事实上,你根本没有意识到,你身后这位使者大人的身上的气息,就像是黑夜里的灯塔一样,一路指引着我来到这里。

    “嘿,你这位使者大人之前跟你说过吗?我跟他的关系,可比你想象中要密切得多。”

    “我不相信。”伊莎贝拉双手环抱在胸前,淡淡说道。

    “你不相信也没有。”霍布·埃夫以调侃的语气说道。

    而在说话的同时,未等伊莎贝拉反应过来,他就像一道幻影一样,绕过了伊莎贝拉,出现在了艾伦躺着的那块巨石旁边。

    他弯着腰,饶有兴趣地盯着艾伦那张苍白的脸,笑道:“没想到像他这么强大的人,也有一天会像这样,奄奄一息地躺在这里。”

    “我警告你,离使者大人远一点,”伊莎贝拉回过神来,三步并作两步,再次拦在了霍布·埃夫的前面,“你刚才那句话可是犯下了渎神之罪。”

    “呵,渎神之罪,”霍布·埃夫顺势后退了几步,枯瘦的脸上依旧挂着欠揍的笑容,“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倒是你,伊莎贝拉小姐,私下里把你的使者藏在这山洞里,像只护蛋的老母鸡一样整天守着他,是不是对他有什么非分之想啊?”

    伊莎贝拉冷冷哼了一声。

    她从不畏惧与跟强大的敌人拼死作战。但面对霍布·埃夫这种脑回路不太正常、而且极度嘴贱的对手,却让她感觉无从下手。

    跟他斗嘴,感觉就正中他的下怀。

    不理会他,又感觉非常憋屈。

    最终她想了想,淡淡说道:“我只是不希望使者大人遭到像你这样的奸猾小人的暗算。”

    “哈哈哈哈,奸猾小人,”听到她的话,霍布·埃夫突然放声大笑道,“你居然说我是奸猾小人!在进攻灰鹰堡的时候,如果没有我的异兽军团,说不定你们黑暗神殿全部都死光了!你居然说我是奸猾小人!哈哈哈!”

    伊莎贝拉放弃继续再这个问题上跟这个神经病纠结。

    “霍布·埃夫,我再问一遍,”她面色严肃地说,“你今天来这里,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如果你打算做对使者大人不利的事情,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好吧,我实话实说,”霍布·埃夫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其实我今天来到这里,是为了拿回一件本应属于我的东西。”

    “我没有欠你任何东西。”

    “你确实没有欠我任何东西,”霍布·埃夫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指着躺在一边的艾伦说道,“但是他欠我。

    “放在平时,他绝对不会把那东西乖乖地交给我。但现在可由不得他。”

    话音落罢,霍布·埃夫伸出右手,在空气中做出了一个抓取东西的动作。

    躺在巨石上的艾伦顿时露出了格外痛苦的表情。

    伊莎贝拉克制了很久,终于勃然大怒。

    她的情绪原本是一座平静的火山。但随着霍布·埃夫的动作,这座火山突然爆发了,滚烫的熔岩从里面喷涌出来,涌遍她的全身,让她的血液沸腾了起来。

    不过即便如此,她的大脑依旧是冷静的。

    在动手之前,她先用“黑暗幻术”交换了自己和士兵海曼的外貌,把自己变成了海曼的模样,然后双手从地上搬起一块沉重的石头,朝着霍布·埃夫的脑袋狠狠地砸去。

    但霍布·埃夫神色依旧淡然自若,仿佛伊莎贝拉抱着的并不是一块足以让他脑浆迸裂的石头,而只是一个软绵绵的枕头。

    待到这石头即将碰撞到霍布·埃夫的脑袋时,他伸出左手,轻松地打了个响指,这石头瞬间变成了黑色的气体,然后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而与此同时,伊莎贝拉惊讶地发现,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易容能力突然失效了。

    她重又变成了原本的模样,一脸愕然地站在原地。

    “你居然可以控制我的神眷力量!”事态的发展显然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料,令她不禁叫出声来,“你究竟是什么人?”

    毕竟在伊莎贝拉的认知里,只有黑暗之神才能控制信徒的神眷力量。

    其他人都无法直接控制黑暗神殿信徒的神眷力量。

    包括使者大人,都只能小幅度影响神眷力量,使其在一定范围内增强。

    但眼前这个霍布·埃夫,竟然能直接让她的神眷力量失去作用!

    他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霍布·埃夫轻声问道,并未停下手上的动作,“你与其来问我,不如问问你的使者大人相同的问题,问问他,他究竟是什么人?”

    “我当然知道他是什么人。”伊莎贝拉一边说着,一边握紧拳头,朝着霍布·埃夫那张骷髅般的脸狠狠挥去。

    霍布·埃夫稍稍侧过身子,躲过了她用尽全力的一击。

    “不,你不知道,”霍布·埃夫呵呵笑着说道,“你这么关心他,这么维护他,对他一腔热忱,他却连真实身份都不肯告诉你。我真不知道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伊莎贝拉没有理会他,反而直接干脆地朝霍布·埃夫的脸又挥一拳。

    这一回,霍布·埃夫没有躲开。

    他只是微笑着,用左手朝着洞穴中间的一簇篝火轻轻一指。

    刚才,士兵海曼去洞穴外捕捉了一只野兔作为充饥的口粮,刚刚给它剃了毛,打算把它挂在篝火上烤了吃。

    现在这只兔子已经被烤了半熟。

    但随着霍布·埃夫的这一指,这只没有毛的半熟兔子却仿佛起死回生了一般,竟然挣脱了束缚,从烤架上走了下来。

    然后,这只兔子很快体型迅速变大,变成了一只半人高的巨型兔子,而且全身长满了坚硬的鳞片,背上长出一堆翅膀,嘴上长出一对野猪般的獠牙。

    不过最诡异的是,它全身上下仍然散发着烧烤的肉香味。

    然后它扇着翅膀,猛然把伊莎贝拉扑倒在地。

    伊莎贝拉被这只诡异的烤兔子压着,努力想要挣脱出来,却因为这只烤兔子太过于沉重,使她完完全全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被伊莎贝拉困在洞穴里的士兵海曼早已被眼前的场景吓得不知所措。他小心翼翼地跑到一块巨石后面,蜷缩成一团,藏在背后,只希望这两人的激烈斗争不要波及到自己。

    “霍布·埃夫,你个混蛋!”只听见伊莎贝拉破口大骂道,“你记住,你伤害吾主的使者和信徒,你终究会受到吾主的神罚!”

    伊莎贝拉现在非常后悔,以前在德尔菲的管教下,连脏话都没学会几句,以至于现在她觉得自己骂人骂起来很无力,根本无法传达出她愤怒的情绪。

    霍布·埃夫轻笑一声,对她的威胁不以为意。

    “伊莎贝拉小姐,你要记住,我这辈子最不怕的事情,就是所谓的神罚,”他继续用那种欠揍的嗓音说道,“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伤害你的使者大人——至少,我不会伤及他的性命。

    “我现在要做的事情,不过是把他变成一个凡人罢了。”

    “那我必须得告诉你,你一定会徒劳无功的,”伊莎贝拉躺在地上,冷笑一声,努力克制自己不去看使者大人脸上痛苦的表情,“使者大人本身就是一个凡人。你根本不可能从他身上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那我不得不说,你真可怜,”霍布·埃夫摇了摇头,“他欺骗了这么久,连真相都不肯告诉你,却要你为他肝脑涂地。”

    “不是‘他要’,是我乐意。”伊莎贝拉倔强地说道。

    “那你更可怜,到现在都还执迷不悟。”

    “这不关你的事。”

    “不过你马上就可以解脱出来了,”霍布·埃夫接着说道,“等我把他变成凡人后,你就有机会亲口问问他,真相究竟是什么。

    “不得不说,你们两个一个谎话连篇,一个心甘情愿被骗,凑在一起,感觉倒也挺合适,如果他成了凡人——”

    “——滚!”

    …………

    教皇领,光明大教堂。

    当天使拉斐尔降临到这个位面之后,并没有急着去找人打架,反而仍然停留在教皇领,一边到处晃荡,一边翻阅各种书籍。

    毕竟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拉斐尔觉得,自己还是要多熟悉一下这个位面的情况,才能更好地完成光明女神交给他的使命,消灭那些渎神者。

    除此之外,拉斐尔还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在这个位面,看见神国中的那位大人、曾经的六翼天使——

    当然,是转生后的。

    毕竟,因为布雷登王国所在的位面是一个纯物质位面,天使作为灵魂体,没法在此长期停留。

    他们必须依靠“降临”或者“转生”两种方式。

    “降临”,相当于夺舍,即夺走凡人的躯体为自己所用——优点是可以保留原本的记忆和战斗能力,缺点是存在一定的风险,而且需要一个凡人自愿做出牺牲。

    至于“转生”,则相当于转世投胎,优点是无风险、无牺牲,缺点是刚刚转生的天使会失去原本的记忆,变得和普通人无异,只能在长大后慢慢地觉醒。

    显然,那位转生的大人还没有觉醒原本的记忆,连拉斐尔都没有认出来。

    这让拉斐尔心头萌生出一阵强烈的挫败感。

    “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再跟那位大人聊聊,”拉斐尔暗暗心想,“希望他能尽快想起前世的记忆。这样一来,我们便能更快地消灭渎神者,更好地传播女神的荣光。”

    怀着这样的念头,拉斐尔向霍华德递了两次请柬,希望他来自己的住所做客。

    但每一次,霍华德都委婉拒绝。

    拉斐尔对此并不感到奇怪。

    他想:那位大人在神国的时候,就不是一个容易接近的人。不过以他曾经的实力和地位,他也有骄傲的资格。

    然而,拉斐尔根本想不到,霍华德之所以拒绝他,不过是因为社交恐惧症罢了。

    于是,此时此刻,拉斐尔一边在教皇领散步,一边因为霍华德的冷漠拒绝而无奈叹气。

    然而就在这时候,有一个人朝拉斐尔迎面走来——

    正是光明教会的教皇保罗二世。

    “天使阁下,真巧我们又见面了,”教皇友好礼貌地打招呼道,“我正好有一个问题想要问您。”

    “什么问题?”拉斐尔问。

    “您觉得您与一个传奇法师正面作战,能有几分胜算?”

    …………

    黑暗之神的神国依旧是一片荒芜。

    艾伦静静飘在荒野之上,身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变得透明,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消失。

    而在他旁边,被囚禁的天使乌列用尖锐的语气嘲讽道:“我早就说过,伊利亚·菲尼克斯是个蠢货!居然蠢到把自己的神格和权柄一分为三!你瞧瞧,你现在都要被那个分魂反客为主了,你还不着急?”

    艾伦的声音平静无波,似乎对乌列的嘲讽不以为意:“我正是在等他这么做。”

    PS:4000字大章求月票、推荐票!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