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之地 第二十五章:叫阵!

    

    “三百岁,这么高?”沈追微微一楞。“好像也不是很夸张啊……”

    

    “……”虞子期顿时为之无言。

    

    末了,才幽幽的看了沈追一眼道“大人是天纵奇才,不懂正常人修行之艰难。”

    

    “二十岁半步尊者,整个天下都少见。”

    

    “正常来说,修行不到百年能够踏进尊者级,都算是了不得。有希望冲击真神之境。”

    

    沈追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的确,方子游修行六十年达到神通巅峰,就被武安军极为看重,这已经算是天赋极强的了。

    

    正常的修行到尊者时,都已经超过了三百岁。

    

    而欲要封侯……单单尊者一阶是很难做到,纵览历史上封侯的强者们,几乎都是尊者中阶以上的人物。

    

    三百岁之前达到尊者中阶,难度再度提高一层。

    

    满足这个条件,还得立下大功劳,于国有功,那就更难了,足以让九成九的天才们都绝望。

    

    唯有一小撮人才能够有机会冲击武侯之位。

    

    “是以,没有特殊情况的话,此时的军功榜上前一百,能够有基础封侯的,顶多只有二十人左右。”

    

    “至于最后能封多少位,这没人能说得准。也没谁敢说能猜中天子的心思。”虞子期道。

    

    “暂时先不想这些了。”沈追转身回到座位上坐下,光想是没有用的,得实在的立功才行。

    

    光是九幽界域内潜伏的功劳,恐怕还不足以封侯,即便再加上山海口一战,在尊者低阶中,这功劳虽然耀眼,但在真正的大人物,如军部,中枢的大官们眼中,就只能说勉勉强强。

    

    功劳有大有小,自己所做的这一些,还是不如斩杀掉一个尊者高阶的功劳。

    

    而这一点,他师父和蓝海这一级别,估计都有机会做到。

    

    “如果有一个重伤垂死的尊者高阶,掉落在我新城附近该多好……”沈追忍不住道。“那这就这是板上钉钉的封侯之功了。”

    

    尊者高阶,都有希望冲击封王,且大周的武侯,普遍也就是这个级别。如果说自己能够杀一个尊者七阶的强者?

    

    那等于杀死了宗派联盟的一名‘武侯’级人物!

    

    见沈追托着下巴沉思,虞子期悄悄的告退。

    

    “武侯级别的尊者杀不动,那至少得完成与之相匹配的功劳。比如,能够毁掉一座裁决圣所,或者砍死几个圣使,又或者能多毁掉几个如山海口那样的传送阵。”沈追心中暗道。

    

    “实在不行,杀上十个八个尊者六阶的一流宗派之主,也差不多了。”沈追暗道。

    

    目前,唯一可能击杀尊者高阶的办法,就是武安侯给他的那封信,蕴含神念分割体,可挡真神一击。其余的,即便是施展应龙化身,恐怕都难以做到。

    

    沈追觉得,武安侯的神念分割体,多少杀一个尊者七阶,应该不成问题吧?

    

    不过这样一来,自己这保命之物,用在尊者身上,似乎……有些浪费?

    

    “侯爷也不多给几道……”

    

    就在沈追坐在位子上胡思乱想时,突然行军殿上供奉的一座神像微微颤动,尔后这尊神灵‘活’了过来,从灰色的石雕,变成了金光闪烁的人样。

    

    “嗯?师父?”沈追一眼过去,顿时就发现,这神像的模样,居然和吕元纬一模一样。

    

    “你不在破界城内?”吕元纬走下来之后,立刻就有所发觉。

    

    “这,弟子的确不在破界城。”沈追恭敬道。

    

    吕元纬闭眼睁眼,尔后眼眸中闪过一丝异样“嗯?你居然在此处建立了一座新城。居然还杀了梦无伤!”

    

    “弟子侥幸胜他一筹。”沈追心中也有几分得意。在神通境,他堪称无敌手,若是现在潜伏的军功和山海口的战功从青州军过武安军来,恐怕他现在都能够挤进前五之列。

    

    “既然你不在破界城,那为师就放心了。”吕元纬似乎松了口气。

    

    “师父,破界城出事了?”沈追问道。他敏锐的感觉到,吕元纬语气中的一丝担心。

    

    “嗯,破界城墙外的第三层防御结界,已经于半个小时之前被攻破。”吕元纬严肃道。

    

    “这么快?!”沈追心中一惊。需知破界城乃是重城。防御工事,乃是层层布防,分由不同的将军手中掌管开启之密令。

    

    这样,即便是大周的将军一级出现了叛徒,因为只掌握了一层密令,也很难从内部攻破。可以留给大周的主将反应时间。

    

    当初在破界城,沈追便掌握了一层防御结界,不过碧赢回返天心殿大本营之后,便交接给了将军马之林。

    

    从发动进攻开始,不到两天时间就破了三层结界法阵,不得不说宗派联盟的此番也是下了决心,要和大周抗争到底。

    

    “已经算慢的了。”吕元纬道。“如果不是你在三陵洞天闹出来的动静,加上暗谍的突然暴起,拖延了宗派联盟一些时间,其实在破界城后的宥鸣山建立时,就应该反扑了。”

    

    “为师和其他尊者预计的也是宗派联盟会在那时爆发,不过意外的多推进了一截,建立了一座破界城。”

    

    “好在你并非在破界城,否则恐怕就要危险了。”

    

    听到吕元纬的话,沈追也是有些心惊不已。

    

    按照这个进度,破界城总共五层防御结界,剩下的两层要不了两天时间,就会被攻破。

    

    那时候定然是一场惨烈的大战!

    

    “师父,上面打算如何应对?”沈追问道。

    

    “宗派联盟围住这几座城池,很明显是想围点打援。”吕元纬道。“宥鸣城之前的重城,都不存在尊者高阶,上面必须要派人救。”

    

    “不过,还需要时间。”

    

    “为什么。”沈追问道。

    

    “武安军在三军之中最强,但承受的压力也最大,防线拉扯,是青、冀两军加起来还要大一倍。”

    

    “尊者高阶,人数并不算多,都是有数的。必须要搞清楚宗派那边来了多少人,才好做打算。”

    

    “那这样,恐怕破界城和阳洲城就坚持不了多久了。”沈追皱了皱眉。他很明白吕元纬说的意思。

    

    尊者高阶,每一个都很重要,动用起来定然是用到关键处,两边想吃对方的大子,尊者高阶就是主要目标。

    

    折损一个,哪一部分死上一批,赢面就少了一分。

    

    如今,要想支援破界城,必须派尊者高阶主导支援,可是派几个才能起效果?在所有城池都龟缩不出,而三宗战旗和战神图覆盖天地的情况下,探索情报是极为困难。

    

    “两军交战,主将就好比棋手,无非是相互兑子,一处处小胜,以最少的损失,吃掉对方最大的棋子,最终积累成压倒之势的大胜。”

    

    “如果不派出人救援,那么宗派联盟这一次,就算吃不成大周的尊者高阶,也能剿灭掉数十位尊者中低阶,的确是走得不错。”吕元纬道。

    

    “师父,我该如何做。”沈追问道。尊者高阶他还无法解决,根本贡献不了什么,不可能去支援破界城了。

    

    “你的新城已经暴露了,不过你暂时还未动用尊者级奴仆吧。”吕元纬问道。

    

    “没有。”沈追老实道。

    

    “那就好,尊者高阶是不会舍弃破界城和宥鸣城过来对付你一个小小神通境。至于如何动作,你自己随机应变,只是不要试图回破界城就是。”吕元纬道。

    

    如果沈追在破界城,那么随行一起,杀了也就杀了,可新城建立在更前面的地方,警戒等级在战神图上不过是‘一’。

    

    尊者高阶,至少得对付七左右的等级任务,若是无故去降低级别,对沈追出手,杀鸡用牛刀先不说,恐怕就有怯战避战的嫌疑,严重一点,甚至会被真神扣上叛徒的罪名。

    

    大家都在拼死拼活的和同为尊者高阶甚至更强的对手打,这个时候,你去找一个神通境?当然说不过去!

    

    “小心谨慎,不可大意。”吕元纬叮嘱了一句。“梦无伤,毕竟是九阴宗的天才,说不定会派强者过来,你要多加小心,加固法阵结界。”

    

    “是,弟子明白。”沈追点了点头。

    

    嗡~金光回缩,神像又重新变成了灰色,显然吕元纬的神念已经离开了。

    

    事情紧急,沈追也迅速在各处城墙法阵处巡逻了一遍,同时将城外的士兵都收缩回来,准备应付下一波敌人的到来。

    

    …………

    

    两天时间转瞬即过,也不知道是因为联盟的强者在全力攻击破界城,还是冒充长孙孤的气息杀死梦无伤,迷惑了对方的判断,两天时间里,新城门外,都没有任何人来叩关。

    

    倒是在城外发现了三三两两的神通境探子,在对新城不断的观察、试探。

    

    不过这些宗派强者,也是十分谨慎,只是远远的让战船处于全力激活状态,并不靠近,一副出来人我就随时跑路的样子。

    

    与此同时,破界城只剩下最后一层防御结界,在宗派大军洪流中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覆灭。远在新城的神像,天天都能接收到求救信号!

    

    就在沈追以为宗派联盟至少要等到破界城被攻破后才会腾出人手,来对付自己时。

    

    第三天却突然有两名尊者前来新城叫战。

    

    …………

    

    城墙之上,沈追看着远处山坡上,一座金碧辉煌的战船宫殿漂浮着。

    

    “来的是什么人,修为如何?”

    

    “大人,看战船外观,应当是九阴宗的金琉船。非尊者不可用。”

    

    “如同我大周会给予封号校尉统一乘坐龙首楼船一样,在战时,他们也会统一战船的着色和样式。以便远远距离,就能区分敌我。”碧赢回答道。

    

    “宗派联盟这是在向大周学习啊。”沈追道。

    

    “可惜只得其形。”虞子期的语气中有着一丝不屑。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遥遥的从山坡上传了过来。

    

    “大周贼子,尔等听好了。如今破界城、阳洲城已经被联盟攻破,速速去除城池结界,束手投降。将宗派叛徒长孙孤交出来的,否则城破之后,不留活口!”

    

    清冷的声音在通过空间传递到城池结界时就变得微弱,为了避免扰乱人心,沈追根本不给对方几乎喊话传递进城。

    

    这声音只有站在城墙上的几人能够听到。

    

    “哦?区区几个尊者三阶就敢让本官投降?”沈追眼中凝视前方,立刻就发现,对面不过是来了五名尊者三阶。

    

    眼珠子一转,沈追顿时张口把声音传递了出去“长孙孤已经投靠我大周,他说了,宗派联盟已经日落西山,迟早要被大周灭亡,尔等如若现在弃暗投明,还有一丝活路!”

    

    “否则不日朝廷征讨大军攻破九幽界域,所有道统都将灭绝!”

    

    声音同样远远的传递到金琉船外,听到沈追内容的一名绿发华服男子,顿时返回船内,冲着后方禀报道

    

    “尸愁前辈,没有看到贵派的长孙孤,回话的好像是一名大周武将。他说长孙孤已经投靠大周朝廷。”

    

    “一派胡言!速速去人。”战船内,一道阴恻恻的声音夹杂着些许怒气。“将这武将拿下!仔细审问!”

    

    “是。”绿发男子点了点头。

    

    尔后他从战船上飞出来,直接朝着城墙正门飞去。

    

    “唰~”几个呼吸之间,身形带起一道残影,这名绿发尊者,立刻就逼近城池大门不到十里路。

    

    “城头上是大周的哪支军队,可敢报上名号,本座五转门掌门华卜!不杀无名之辈!”绿发男子大喝道。

    

    沈追见他连新城驻扎的是哪只军队都不知道,顿时心中一定,看来宗派联盟那边,确实是不知道新城的底细。也对,自己这边一直没有召唤出尊者级别来,光从外面看,如果不是像梦无伤那种和自己交过手的敌人,根本无法探查出明细。

    

    “等本官杀了你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沈追也隔空传音,气势十足。五名尊者,却一个人过来叫阵,他还巴不得对方这样做。结界打开一个缺口,沈追立刻就从城头上飞了下来。

    

    “小辈狂妄!区区神通巅峰,居然如此大的口气!”绿发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他此刻靠近了,也是看出沈追的修为不过神通巅峰,居然敢如此轻视自己?

    

    “我看你怎么死!”绿发男子迎头冲了过去,不过他也时刻警惕着沈追后方,担心长孙孤的突然杀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