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19章仙兵

    金杵王朝的钢铁洪流,威名赫赫的铁营,在这一刻开入了黑潮海,这的确是出人意料。

    在这支钢铁洪流之中,有一辆马车缓缓而行,看起来很慢,但是,它随着整支铁营而行,似乎融入了整支铁骑之中,成为了钢铁洪流中的一部分。

    这辆马车没有华丽的装饰,整辆马车如同铁铸一般,车厢也是如此,整辆马车被包裹得严严实实,似乎连一丝丝的缝隙都没有。

    这样的一辆铁铸马车,它看起来像是一个铁箱子一样,给人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似乎,一旦坐入马车之中,就是固若金汤,什么都攻不破一般。

    当然,马车的车门也是拴得紧紧的,根本就看不到马车里面坐着是什么人。

    虽然说,这辆马车犹如融入了整个钢铁洪流之中,但是,整个铁营,就只有这么一辆马车,依然引得起许多修士强者的注意。

    “马车中坐的是何人呢?”看到这一辆铁铸的马车,有人不由低声细语。

    有强者猜测,说道:“这应该是四大宗师之一的金杵王朝守护者吧,整个金杵王朝,除了古阳皇和金杵王朝的守护者之外,还有谁能如此般地调动整支铁营。”

    这样的话,也让不少修士强者为之认同,毕竟,当下黑潮海有仙兵出世,金杵王朝最有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就是金杵王朝的守护者了。

    在整个金杵王朝,能如此声势浩大地调动整个铁营的人,也就只有金杵王朝的守护者和古阳皇了。

    但是,谁都知道,古阳皇昏庸无能,叫他来黑潮海这样的地方,那根本就不可能的。

    这不仅仅是外面的人是这样认为,只怕金杵王朝内的文武百官都是如此认为,让古阳皇这样的人去黑潮海这么凶险的地方送死,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唯一能出现在这里的,最有可能,就是四大宗师之一的金杵王朝守护者了,毕竟,作为四大宗师之一的八劫血王都来了,现在金杵王朝的守护者到来,那再正常不过了。

    “金杵王朝的守护者,是长咋样?”有来自于正一教的强者就好奇问佛陀圣地的弟子了。

    这样的话一说出来,佛陀圣地的修士强者都答不上来,莫说是佛陀圣地的修士强者答不上来,就算是金杵王朝的文武百官,甚至是金杵王朝的皇室弟子,都不见得能答得上来。

    大家都知道,金杵王朝的守护者,乃是四大宗师之一,实力十分强大,而且在金杵王朝之内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但是,金杵王朝的守护者是谁,长的是什么样,大家都是一无所知,甚至一直以来,金杵王朝的守护者都从来没有露过真面目。

    所以,金杵王朝的守护者,一直是个谜。

    “不知道,我也仅见过一次,但,未以真容示人。”有一位曾在金杵王朝为官的强者摇了摇头,不由苦笑了一下。

    “轰——”巨响不绝于耳,就在金杵王朝的铁营进入黑潮海之时,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只见一支又一支队伍开入了黑潮海之中。

    佛陀圣地的其他大教疆国也都纷纷有大队伍赶来,神鬼部、天龙部、人王部等等,就是正一教管辖之下的许多大教疆国也都纷纷有大人物赶到了。

    一时之间,在黑潮海之内,无比的热闹,成千上万的修士强者涌入了黑潮海,使得黑潮海空前的热闹,这一次进入黑潮海的不仅仅是来自于五湖四海的修士强者、天下大教,甚至连一些千百万年未曾出世的大人物也都纷纷出现了。

    “找到仙兵了——”就在数之不尽的修士强者涌入了黑潮海之时,一个惊天的消息在黑潮海之内炸开了,刹那之间掀起了千万丈的巨浪。

    “找到仙兵?在哪里?”一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整个黑潮海都沸腾起来了,本是四处寻找的修士强者,都立即往仙兵所在的地方奔去。

    “走,不要慢了。”一时之间,浩浩荡荡的队伍冲向了仙兵所出现的地方,声势十分浩大,如同潮海一般,铺天盖地直涌而去。

    找到仙兵的地方并不是在黑潮海最深处,而是在黑潮海核心区的边沿地带,可以说是相对安全的区域了。

    当很大教疆国的强者老祖在第一时间赶到的时候,找到仙兵的地方,那都已经是人山人海了,里三层外三层了,后来的人想进去,那都有点挤不进去了。

    仙兵就在黑潮海核心地带的边沿,在这里能看到岩浆在流淌着,很多修士强者能感受到一股股热浪扑面而来。

    但是,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顾不上扑面而来的热浪了,大家的目光都停留在空中。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天空上,悬浮着一座巨大无比的山峰,这座山峰通体暗红,也不知道是何材质。

    整座山峰悬浮在天空上,半空白云朵朵,整座山峰没有任何草木,没有丝毫的生机,似乎任何有活着的东西都被杀死了。

    就在这座山峰的峰顶之上,插着一件兵器,这么一件东西,说其是兵器,似乎又有点不准确。

    因为这件东西看起来像是残兵,并不完整。整件兵器看起来有点像长刀,刀身狭身,但是,它有刀柄,因为长刀的另一端已经是断裂了。

    如果它是长刀的话,它就是刀锷之前就断裂的了。

    整把残兵生锈,也不知道有多少岁月了,似乎在无尽时光的沉浸之下,再绝世无双的兵器,那也经受不起侵蚀,不知觉间就生锈了。

    残兵锈迹斑斑,看不清它本身的面目,但是,偶尔之间,会有很微弱的牙白光芒一闪而过。

    似乎,这很微弱的牙白光芒就是由这把残兵所散发出来的。

    就仅仅是牙白冷光,但,它却能洞穿天地,能斩落亘古时光,能斩下无上仙首。

    就这么一抹的牙白冷光,任何存在,不管你是无双天尊,还是一方大人物,看了之后,都不由心惊肉跳。

    那怕这仅仅一抹牙白冷光,他们中任何自认为强大的存在,都有可能刹那之间被斩杀。

    就是这么一件残兵,它是被一条条粗大的铁链锁着。

    这么一条条的粗大铁链不仅仅是锁住了这件残兵,也是锁住了这座山峰,铁链的另一端,是钉入了大地的深处。

    这一条条粗大的铁链,已经布满了锈迹,已经看不清楚是什么材料打造而成。

    但是,就是这么一条条粗大的铁链,一看之下,恍然之间,似乎在当年,有那么一尊万古无上的存在,突然掷下了自己无上的大道法则,刹那之间禁锁住了这件残兵,把它锁钉在了大地之下。

    只不过,时至今日,突然之间,这么一件残兵破土而出,再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

    虽然大家的目光已经都落在了这座山峰之上,但,如果一看地上的情况,也让人不由为之一惊。

    因为地面上乃是尸骨如山,鲜血成河,而且惨死在那里的人都是刚死不久,他们伤口还在汩汩流着鲜血。

    他们的伤口只有一个,穿透胸膛,任何人都看得出来,这是一击致命。

    惨死在地上的修士强者,许多都是赫赫有名之辈,不是大教老祖就是世家元老,有一些还曾是早就归隐的天尊。

    看到这样的一幕,让多少人为之毛骨悚然。

    在场的修士强者,此时所有人都没有动手去抢眼前的这件残兵,因为前面所有动手的人都惨死在这里,他们不是相互残杀而亡的,而是全部都惨死在这件残兵之下。

    在场所聚集的修士强者,多少威名赫赫的存在,如八劫血王、金杵王朝的守护者都在这里。

    八劫血王独立于虚空之上,紫气翻滚,似乎他随时都能化作一条冲天紫龙跃于山峰之上。

    而金杵王朝的铁营是停在了不远处,铁营所拱护的铁铸马车显得特别的安静,没有任何人露面。

    最让在场所有人保持距离的是天空上的一团云雾,只见那里是云遮雾锁,看不清楚里面有多少人,但是,看到飞舞的旌旗,大家都知道,这是正一教,而且地位极为隆重的大人物才能插这样的旌旗。

    “应该是正一至尊来了。”虽然云雾之中没有任何人露脸,但是,那可以压塌一方天地的气息从云雾之中泄逸下来,让不少人都猜测,在云雾之中,的确有可能是正一至尊到下了。

    这样的话,让多少修士强者为之剧震,多少人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骇。

    正一至尊,当今南西皇最强大的存在之一,若是他到来了,那可是天大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很有可能正一至尊到来,所以,在场的修士强者都与天空上的这一团云雾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这不仅仅是不少人慑于正一至尊的威名,同时也是对于正一至尊的尊敬。

    当年,正一至尊支援黑木崖,死守防线,血战到底,何等的劳苦功高,值得任何人尊敬。

    一时之间,在场虽然聚集了成千上万的修士强者,但是,大家都不由屏住呼吸,在此时此刻,没有几个人敢贸然动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