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域小仙 第一百三十四章 哎,听说了吗?

    一声‘无妄兄’,泠仙子踩着一朵彩云自殿外而来。

    见到殿门前的吴妄,不禁绽出少许笑意,目光扫到那季默,笑意收敛、皱起眉头。

    “他怎么也在这?”

    季默的那张脸顿时拉成了驴脸的长度,咬牙道:“仙子你能不能别把心里话说出来!”

    “哼。”

    泠小岚负手飘到了吴妄身旁,那绣花鞋下踩着半寸厚的仙光,素白长裙也随风轻摆。

    她略微抬头注视着吴妄的双眼,微微欠身,笑道:

    “恭喜无妄宗主荣升无妄殿主,总算,若是我想找无妄兄,不必去那魔宗之中了。”

    吴妄:……

    这话的口吻并非是嫌弃魔宗,而是如释重负。

    “我还没恭喜你成仙,看你这样子,成仙后反而有加重的倾向?”

    泠小岚叹道:“应该是好些了。”

    “真的假的?”

    “你看,”泠小岚散去脚下的仙光,脚尖点在地面上,于吴妄身前轻轻转了个圈。

    她裙摆飘扬的样子,看呆了不知多少仙兵。

    吴妄竖了个大拇指,泠小岚轻笑着又在脚下铺了仙光。

    一旁季默微微仰头,眼底写满了沧桑。

    热闹是他俩的,多余是自己的,朋友是虚假的,见色忘义是正常的。

    “无妄兄,你先帮我把这边的事解决了啊。”

    “哦,对,差点忘了正事。”

    吴妄立刻端起架子,笑道:“仙子随我们一同来吧,刚好帮季兄出出主意。”

    泠小岚道:“来时我见总阁中门前有几名魔修高手,季兄可是又招惹了谁家的女子?”

    季默目中满是悲愤:“是是是,天底下就你家无妄兄是正人君子,我就是随便招蜂引蝶的浪子!”

    “不是吗?”

    泠小岚淡然道:“可要我数落下,你二十余岁开始招惹过的那些女子?”

    吴妄眼前一亮,笑道:“看来,季兄在醉心花楼前,也有过丰富的人生经历嘛。”

    季默顿时败下阵来,有些心虚地小声道:“这次不同,我这次是真是奔着成家去的,年少轻狂就不要多提了,不要多提。”

    “哼,”泠小岚道,“无妄兄莫要帮他。”

    “我相信季兄这次绝对不敢乱来。”

    吴妄对季默挑了挑眉,又对泠小岚眨了下眼,泠小岚总算是放过了季默一马。

    吴妄笑道:“走吧,莫让那位大妹子等太久,这里是仁皇阁重地,也不宜因这些事太过吵闹。”

    “多谢无妄兄。”

    季默含笑,提着折扇抢先一步占据了吴妄身侧的位置;

    泠小岚默默拿出宝剑提在手中,脚下伴着一朵朵水色浅莲,追着二人赶赴吴妄住处。

    不少仙兵各自传声,一个个都是惊奇不已。

    “泠仙子不是那位天衍圣女吗?”

    “对啊,传闻中的下一任人皇道侣,点亮了天衍石七颗星的真正圣女……

    怎么感觉,这位仙子看刑罚殿殿主的时候,眼底有光呢?”

    “莫非?”

    “嘶——咱们无妄殿主,莫不是!”

    “噤声,噤声,此事绝对不可外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天衍圣女喜欢无妄殿主,这会给无妄殿主惹来麻烦的!”

    “对啊对啊,下一任人皇如果暴露了,十凶神岂不是要疯狂针对!”

    “虽然咱们不怕那些神灵,但也不能大意……

    怪不得,殿主大人能与穷奇扳手腕,区区穷奇又怎么会是咱们殿主大人的对手?天帝才是!”

    “啊,此前咱们的格局小了。”

    “殿主太强了!”

    这般消息就如镜水潭上的涟漪,远远荡开。

    且说,吴妄三人刚到阁楼之外,就听其内传来几声笑语。

    却是林素轻与那乐瑶在聊天,也不知林素轻说了什么,乐瑶捂着嘴笑个不停,一旁的沐大仙也是抱着肚子一阵‘鹅’叫。

    吴妄看了眼季默,却见季兄面色还算正常,就是目光有些闪烁。

    “素轻,你们在说什么好玩的事?”

    吴妄的嗓音穿过防护阵法,林素轻连忙跑过来开门,那乐瑶也立刻自座椅起身,看向了门外。

    “少爷您回来啦……”

    “季默哥哥?”

    乐瑶轻声唤着,“是你吗,季默哥哥?”

    季默负手轻叹,目中满是温暖柔情,注视着乐瑶,缓声道:“让你担心了,瑶儿妹妹。”

    起来了!

    吴妄手臂上的寒毛已经竖起来了!

    泠小岚与林素轻这般仙子因为绝对不存在汗毛,此刻只能轻轻哆嗦几下。

    乐瑶微微摇头,目有痴痴念、心怀依依怜,此前的恼也好、闹也好,此刻尽化作流水消逝,只余目中的眷恋。

    她不知何时换过的修身黑裙,仿佛也多了几分粉色的光亮。

    “你在这就好,”乐瑶柔声道,“我挂着你,不知你去了何处……你来这里判案的吗?”

    吴妄:……

    这不是他刚才的说辞吗?

    这位魔女乐瑶不是直接识破了,还当场拆他台了吗?

    怎么就!

    季默摇摇头,只是道:“只是有些心事,来找无妄兄倾诉。”

    “不、不可以对我言说吗?”

    乐瑶微微抿嘴,眼底带着几分失落与期盼。

    季默轻轻叹息着,向前迈出半步,就要张开手……臂……

    唰!

    电光火石间,季默只觉眼前一花,身形被一只大手拖后数丈;

    那乐瑶妹子也出现在他身旁,却是被一股血气直接卷来的。

    哐!

    阁楼的木门突然关上,吴妄的骂声从内传来:“腻歪够了再进来!”

    “哎,无妄兄!”

    季默连忙喊了句,一旁乐瑶小脸上带着少许失落。

    她道:“是因我过来,让你丢了面子吗?季默哥哥。”

    “怎会,”季默温声道,“无妄兄此前主要是担心你我吵架,你来,我怎么会觉得丢面子?

    能与你相伴在路上行走,不知会有多少人对我艳羡。”

    乐瑶抿着嘴、脸蛋挂着酒窝,抬头看着他。

    季默略微低头,目中带着笑,低头注视着她的妙目。

    两人宛若石塑般,隔着两尺静静而立。

    她背负着双手,他手中握着折扇,用目光说着千言万语,让徐徐夜风吹过彼此发梢,与彼此相伴。

    阁楼中突然多了些许火光。

    沐大仙、林素轻、吴妄三人一字摆开,嘴角露出残忍的笑意,举起了明晃晃的火把。

    泠小岚却是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一幕,自顾自地去了一旁,找了把椅子用仙力细细擦拭,不知在想些什么。

    吴妄咬牙道一句:“冲!”

    沐大仙踹开木门,三人举着火把冲向那对男女。

    季默见状,顺势拉着乐瑶朝远处奔跑,场面一时十分混乱,满是年轻男女和妙龄老天仙的欢笑声。

    玩闹归玩闹,正事还是要做的。

    片刻后,吴妄的阁楼中。

    一张方桌摆在正中位置,几人围着方桌静静坐着。

    吴妄坐在主位,面容颇为严肃。

    他右手边是泠小岚擦洗过的座椅,那座椅此刻竟闪烁着少许亮光,而泠仙子的坐姿也是颇为端庄,身周散发着清雅道韵。

    就,莫名有些般配。

    沐大仙坐在吴妄另一侧,此刻抱着短剑、凶巴巴地看向季默和乐瑶,后者正坐在吴妄对面,两人椅子把手紧挨着。

    手就没分开过!

    林素轻从旁飘然而来,端来茶水茶点,给每人上茶后,站在了吴妄身后。

    “你们,”吴妄冷着脸道,“是过来发请柬的?”

    季默忙道:“无妄兄,就是之前那回事。”

    “既然如此,我就明白说了。”吴妄道,“乐瑶妹子,季兄之所以来找我,是有心结解不开。你可还记得,几天前你与季兄去一处桃花林游玩?”

    “自是记得。”

    乐瑶目中恢复清澈,坐直身子注视着吴妄。

    这面容表情、说话嗓音,与面对季默时,完全不像同一个人。

    吴妄问:“乐瑶妹子当时做了什么?”

    她道:“那次遇到了几个惹是生非之徒,我出手教训了他们一二,并未取他们性命。”

    “怎么教训的?”

    “就是……打了一顿。”

    乐瑶有些不解,“这怎么了?”

    季默一手扶额,却是不知该如何言说。

    吴妄笑道:

    “妹子你出手时,实在是太凶残了些,季兄被你吓到了。

    他印象中的你,温柔可爱、懵懂清纯,说话都是温声细语,那天突然见你把人一脚踹翻,踩着对方额头转圈,又把人元婴扯出来塞其他人嘴里……

    季兄当时害怕极了。”

    乐瑶小脸泛白,扭头看着季默,小声道:“我那般……过分了吗?”

    “不过分,不过分,”季默忙道,“是他们要动手,咱们只是反击,就是手段激烈了一些。”

    吴妄笑道:“季兄并非是要悔婚或是逃婚,他只是想知道,乐瑶妹子你这般打人的手法,会不会用在他身上。”

    乐瑶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瞪着吴妄骂道:“你在乱说什么!我怎会打季默哥哥!”

    季默喉结颤了下,“莫要对无妄兄无礼。”

    “哦。”

    乐瑶那怒色瞬间溶解,委委屈屈地坐了回去,鼓着小嘴道:“我是魔修,打人的时候会引动战法……反正,我不会伤害季默哥哥的。

    那,以后,我都自封修为好了。”

    泠小岚笑道:“我倒是觉得,乐瑶妹子不必自封修为,季兄还是要多管管才可。”

    季默连连对泠小岚拱手求饶。

    吴妄道:

    “为了让季兄安心,我已请阁内的阵法高手布置一道幻阵,乐瑶你可愿进入幻阵之中?

    幻阵没有其它效果,就是模拟一些敌人出来与你斗法。

    你们两个若想要成婚,不能只将自己好的一面展露给对方,也要让对方知晓彼此的缺点,不然成婚后也容易引发各种矛盾。

    成婚并非小事,以后要结伴走过风风雨雨。”

    乐瑶完全没有犹豫,直接道:“我愿进入幻阵。”

    “无妄兄,”季默道,“稍后也帮我安排一个幻阵吧,既是成婚前的试炼,那没有只试炼乐瑶而不试炼我的道理。”

    “季默哥哥……”

    “瑶儿妹妹……”

    两人对视一眼,一缕缕粉红色的气息在房内弥漫。

    吴妄嘴角微微抽搐,正要在心底吐槽几句;

    泠小岚忍着笑,学着乐瑶的口吻,对吴妄轻声唤道:“无妄哥哥~”

    吴妄嘴角疯狂抽搐,粗着嗓子回了句:“干啥?咋的了?”

    泠小岚瞬间破功,掩着嘴角笑个不停。

    林素轻在后却是挑了挑眉,重新打量了泠小岚几眼,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幻阵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仁皇阁的阵法高手着实厉害,乐瑶和季默两个登仙境修士,在明知道自己进入幻阵的前提下,平均坚持了一刻,就已迷失其中。

    顺带一提,乐瑶坚持了两刻。

    乐瑶先入阵,在幻阵中经历了四个场景,前三个场景较为普通,遇不平事是否拔刀相助、被人诬陷如何辩解、面对凶兽潮陷入绝境如何应对。

    这位魔修乐瑶做事十分干脆利落,也有一份侠义心肠,就是下手太过狠辣。

    遇不平事拔刀相助,且将施暴的一方打了个半死。

    被人诬陷懒得辩解,一把短刀压服了四方。

    面对凶兽潮包围浴血奋战,杀了个七进七出,最后拖着自己同伴的尸身回了大营,自始至终都是面不改色。

    后面一个场景算是为季默量身定制的,剧情稍微复杂了些。

    乐瑶宗门惨遭灭门,幕后黑手是季默,乐瑶一路杀到了季默面前,但举起的刀久久未能落下去,含泪注视着季默,最后横刀自刎。

    季默当场感动的热泪盈眶。

    幻阵如梦,其内情形俱为心中所想。

    当阵法隐退时,乐瑶依旧是盘坐在原地没有动弹,只是脸蛋上满是泪痕,记不起幻阵中经历了什么。

    吴妄等人直接忽略了季默安慰乐瑶的画面。

    快进到季默进入幻阵试炼。

    幻阵唯一场景:醉香楼。

    “妹子好好看,”吴妄缓声道,“季兄若是能坚持半个时辰不起坏心思,咱们就算他过了。”

    乐瑶眼也不眨地看向阵法呈现出的幻境,有些紧张地看着幻阵内的情形。

    只见季默在醉香楼前路过,手中摇着折扇,没有任何挣扎犹豫、脚下一晃,很是熟悉地走入了醉香楼中,正要开口点几位姑娘,却略微迟疑。

    有个小厮笑道:“季公子,咱们这里新来了一位头牌!”

    “哦?是吗?”

    季默笑道:“老地方,老位置,灵石管够。”

    “得嘞!季公子您里面请!”

    幻阵之外,吴妄不由得抬手遮眼,实在是没眼看;

    泠小岚已开始擦拭自己的宝剑,想着出剑多快、才能让这把仙宝不染血迹。

    乐瑶微微一叹,目中带着几分郁闷,低声道:“他性子就是这般……”

    幻阵中传出声响:

    “季公子,乐瑶姑娘到了!”

    “哦?”季默起身相迎,看向那珠帘之后的淡妆玉人,不是乐瑶又是何人?

    幻阵之外,乐瑶眨了眨眼,目中带着几分雀跃,左看右看不知找谁分享心底的欢喜。

    幻境缔造的醉香楼内,季默与幻想出的乐瑶弹琴起舞、推杯换盏,不多时便是耳语厮磨,目光迷乱。

    “停!”

    吴妄高声喊了句,一旁仁皇阁高手立刻出手停下幻阵,将季默硬生生地自幻境踢了出来。

    季默盘坐在阁楼前的空地上,目中满是遗憾,在幻境中的经历却已变成了模糊的记忆。

    他低头瞧了眼衣袍,又咳了声,坐在那好一阵才站起身来。

    “季默哥哥!”

    乐瑶轻声唤着就扑了上去,乳燕归巢般冲到他怀中,额头在季默胸前轻轻蹭着。

    “我知你心里只有我了,我现在欢喜的紧,再不想与你分开了!咱们回家好吗?”

    季默目中略带茫然,却是顺势拥住了玉人,疑惑地看向吴妄。

    吴妄淡定地端起茶杯抿了口,淡然道:

    “回去吧,大婚时记得发请柬。”

    “多谢无妄兄出手相助!那,我就不打扰你跟泠仙子了!哈哈哈哈……嗝。”

    泠小岚轻哼了声,却并未多说什么。

    吴妄却是坐在那看了阵夜空,略微轻叹。

    啊,那个混账运道神!

    ……

    半天后,正午时。

    人域西南部,某处仙凡混杂的大城,一家生意兴盛的六层高酒楼中。

    “哎,跟你说个的事,听说了吗?

    那玄女宗天衍圣女泠小岚泠仙子,意中人是仁皇阁刑罚殿殿主无妄子!”

    “真的假的?那无妄子岂不就是下一任人皇陛下了?”

    “嘘!噤声!这话是能说出去的吗?心里明白不就行了!”

    “怪不得无妄子能算计那个凶神之首的穷奇,穷奇怎么可能是无妄子的对手?格局就差多了。”

    “道友自己知道就是,可莫要告诉别人,贫道破例告诉道友,只是因跟道友聊得投机。”

    “哈哈哈,此前还听闻,有个什么金穷奇奖。”

    啪!

    酒楼角落中,一名戴着斗笠的女仙突然将手中的酒杯捏碎,丢下几块小灵石,起身走向酒楼外。

    阳光照下,这女仙藏在斗笠中的美丽面容,露出了几分冷笑。

    与之完全相同的冷笑,出现在十数万里外,大荒西南域的某处洞府,那盘坐在石台上的中年男人嘴角。

    无妄子、人皇继承者?

    你害的本座被天宫训斥,差点丢了神位!

    本座定要让你知道,什么是残忍!

    自己只能附魂在修士身上,本体无法降临,要给那无妄子挖坑,终归是有些麻烦。

    先去找十神殿的那些废物吧。

    话说回来,上次对自己本体出手的神秘神灵,到底为何出手惩戒自己?

    当时只听到一声冷哼,也没半点话语声留下。

    是因,自己当时吞噬的那个百族混杂部族,有该神灵的信众?

    穷奇想了一阵,将这个问题丢到了身后,继续谋划着一场大戏。

    那无妄子既然被认为是人域下一任人皇,自是跟众神牵扯不到什么关系;

    从这个角度而言,他穷奇对付无妄子,就不可能再招惹到那个神秘的神灵。

    逻辑,通。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