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二七章 非同小可

    李轩在首饰盒中找到的是一枚银簪,末端纹着一个林字。这让他的眸光闪动,一时晦涩异常。

    “这是教坊司的头面?这位林嫂以前,竟是出身于教坊司?”

    罗烟拿着一叠素白色的纸张走了过来:“我在左面那间厢房的房梁上,找到不少画废了的符纸。这女人在符道上水准很不错,应该是自学成才,天赋极佳。”

    李轩当即将那些明黄符纸拿在手里,仔细翻看着。他其实看不懂这女人的水准如何,却发现罗烟挑出的这些废纸,全都是用于练习神火符的,用的材料也是宣纸。

    “如此说来,爆炸用到的神火符,应该就是出于此女之手。”李轩想了想:“可以她的身份,在镇妖塔内应该拿不到宣纸。”

    罗烟手抱着胸:“肯定是有同党的,她进不了塔顶与地下三层,可具体是什么人,只能等芊芊那边能否寻到线索了。”

    而此时彭富来也神色匆匆的,从门外走了回来:“这位林嫂早年是青楼出身,所以周围的居民对她避而远之,日常都没什么交往。这女人也是深居简出,除了去朱雀堂当值,几乎没出过门。不过他们偶尔会看到有身份不明的女子,来这里寻她。我又问他们是否记得相貌,可结果——”

    彭富来摊了摊手,示意一无所获。

    之后就再没什么值得一提的线索了,李轩寻来附近巡守的六道司人员将现场封存,然后就用借来的一辆牛车,拖着林嫂的尸体往六道司的方向走去。

    而在返程的途中,李轩一直都处于失神的状态,他手拿着从林嫂居处那里拿来的一张宣纸神思恍惚。

    罗烟心生好奇,凑近了打量,发现那纸上赫然写着几个人名。

    揽月楼,魏诗

    镇东侯府,陆萱娘

    朱雀堂白役林嫂——

    “你这是准备从揽月楼开始,梳理此案?有意思,是教坊司那边有问题?”

    罗烟脸色有些复杂。如果不是镇东侯收养,她估计自己现在,也是在教坊司内迎来送往。

    “我不知道,可有问题的不止是教坊司。”李轩将手中的宣纸展开:“你看后面。”

    罗烟仔细注目后面的那些字,然后面色也转为凝重。

    九姓渔民

    为魏诗递送毒针的白役

    对狼群杀人案实施灭口的仵作

    在爱晚楼擒拿的弥勒教师徒二人。

    “都有同一个特征,都是贱役贱民。即便最后这两位,也与青楼关系甚深。”

    罗烟想了想:“此事非同小可!你该与伏魔总管大人说的。”

    “何止是非同小可?南京城内的贱民何止十万?放在整个南直隶,三四十万人是有的。多是昔日靖难之役,拥戴建灵帝的忠臣之后,以及历代罪官的家属。他们充斥于青楼妓馆,甚至是各地官衙之间,一旦生变,情况不堪设想。”

    李轩想到了武判官郭良辰,当日在地府,这位死于靖难之役,生前以忠直悍勇闻名天下的大将,实在是叛得奇怪。当日文判官与郭良辰的对话,也很让人在意。

    这幕后,到底是什么人在驱使?真的只是弥勒教?

    “这次回去,我就会去一趟朱雀楼。”

    李轩吐了一口浊气,之后又从小须弥戒拿出了另一张纸,一边梳理着思路,一边用木炭在上面写写画画。

    已知林嫂为此案关键人物。

    已知事发之前三天,林嫂一共往五十六层送过两次餐。

    第一次,是九月十七日的清晨,当时在塔顶五十七层坐镇值班的,分别是鬼宿都指挥使甄神炼与伏魔都尉马成功。

    第二次送餐,是九月十八日的中午,那时是司马天元与伏魔都尉李三思。

    事发当夜,也就是九月十九日夜,在顶层值班的依然是甄神炼,与黑蛇都指挥使沈知谋。

    而在底层,值班坐镇的是火鸦都指挥使雷云,以及青翼都指挥使殷若兰。

    “公孙雪也很可疑,可她当夜除了与雷云私会的那段时间,一直都在文档室,动手的人不可能是她。”

    罗烟也陷入凝思:“如果雷云是被人故意引开,如果那些火药,是在事发当夜被林嫂送至底层,那么当时值班坐镇的几人都有嫌疑。理论来说,只有他们四人有资格进入底层。那些典狱使的符牌,与他们是不同的。”

    彭富来也摩挲着下巴:“我最怀疑的,是沈知谋夫妇。可如今看来,这个甄神炼也有极大嫌疑。七天之内,他在顶层值班了两天,底层一天。需知暗鸦都的人,可都通晓潜踪匿迹之法,在幻术上面也有不小造诣。在这方面,他肯定强过雷云不止一筹。雷云能够瞒过许都尉之外的所有人,行走于镇妖塔,那么这甄神炼呢?他有足够的能耐,在雷云离开之后进入镇妖塔底层。”

    李轩手持的木炭,也在甄神炼的名字上,重重的划了一个圈。

    也就在这刻,罗烟的眼神忽然一凝:“小心!”

    李轩心内也滋生警兆,只见那街道两旁赫然爆射出数十杆连珠弩箭,分成两股,接二连三的穿射而至。

    那箭速甚至快过他那个时代的步枪,让李轩完全反应不及。

    而就在他准备借助自身的夔牛夜光甲与‘舍生取义’套装,硬顶一波的时候,罗烟已经用长鞭扯着他,如烟如幻的退到了‘伏魔金刚’身后。

    可此时殿后的彭富来与张岳也深陷险境,同样被数十支弩箭笼罩。

    “龙君借法!”

    随着李轩这一声轻叱,他的身影瞬移一般出现在张彭二人身侧,怀义刀则带起了一片雷光电闪,将他们无法应付的箭支一一挑飞,斩开。

    “是千金法弩!该死!”

    彭富来脱险之后,第一时间就从袖中掏出一个圆筒。随着他手指按动,一团烟火彩光直冲天际。

    那伏魔金刚则将身后宽长都高达一丈的巨盾取了下来,不动如山的顶在他们的前方,用它那坚固的躯体,为他们提供遮蔽。

    张岳则是在电光火石间吞下一枚赤色的丹丸,然后他的一身肌肉膨胀,身高在短短的时间内膨胀到一丈二,驱使着他那龟壳一样的大盾高速旋转,在后方四面抵挡。使得大盾的表面,溅起一连串的火花。

    李轩就站在伏魔金刚与张岳之间,用怀义刀为张岳拾遗补缺。

    千金法弩之所以名为‘千金’,是因它的一个箭匣就价值千两黄金。里面的二十支符箭,可以在一弹指间发射出去。并且能在瞬息之内,更换箭匣。

    ——只需财力足够,一架千金法弩,完全可以在近距离打出百位射手的杀伤力。

    而此刻在他们周边,至少有四架这样的强横法器。

    “死!”

    就在张岳与李轩二人勉力抵挡之际,彭富来忽然一道寒光轰向巷尾一角。

    那是一把手掌长的飞刀,它最终击打在空处。可就在这刻,那飞刀忽然又弹出三缕寒光,并突兀的变向,以极其诡异的角度,往那名手持着千金法弩的黑衣人袭去。后者连忙避让,同时拔刀封挡,将其中的两缕寒光挑开,可最后的一缕,却是直接钉入到千金法弩前端那些精密的零件内。

    “这是子母斩神刀?练得不错嘛!”

    张岳不由眼含期待的看着彭富来,希望后者再来一发。

    后者则是苦笑道:“看个屁,我现在是一点真元都没有了。”

    此时的罗烟,却已与两位穿飞而至的红衣女子交上了手。他那九条势如虬龙般的长鞭,竟在后者的剑气搅动逼迫下一路溃散。

    而李轩本人也无瑕他顾,只因此刻,已经有一位黑衣人从巷道的侧旁袭至。他的身姿轻盈,手中的两把短刃则似如幽影,仿佛毒蛇,无声无息的挥击,穿刺。

    此人的修为,应该还没到七重楼,却已极度接近。李轩无论身法,还是力量,都明显不是这位的对手,只有武道势意胜出一筹。可他还偏不能退后半步,一旦脱离伏魔金刚与张岳的保护,他的下场将是万箭穿心。

    没有能利用的空间,李轩在武道之势上造诣再怎么高深,也难以发挥。

    更糟糕的是,他的神夔雷音似乎也不顶用了。这些人明显有着防备,当李轩以雷音震荡,他们的身躯只是稍滞,就又恢复如常。

    “你前几天不是得了八只音精灵吗?”

    罗烟有些无奈,他一身的本领,却没法在这个时候用。“那么好用的东西,为什么不用?”

    李轩的心神微动,心想对啊,自己手里还有这样一个杀器!他随后就以神念将那八只音精灵,从红衣女鬼的鼎中引导出来。

    当李轩再次开口,准备吐出雷音之刻。罗烟竟是电光火石间掏出了两团棉花,塞到了自己的耳内。

    “呔!”

    随着李轩再一声震音,周围二十丈内几乎所有被波及的人,都是身躯踉跄,七窍中鲜血横溢。

    即便彭富来与张岳这两个被他刻意避开的队友,也同样是心神恍惚,耳膜溢血。

    那黑衣人首当其冲,直接就被李轩一刀斩开了胸膛,瞬间血溅数尺。

    也在这刻,一股怒哼声传至此地。

    “好大的狗胆!竟敢在我朱雀堂附近设伏袭杀,你等还真是视我六道司为无物!”

    一股苍茫剑气从侧旁袭至,直接将一名黑衣人轰成了几份,随后半途一折,又斩向那红衣女子。

    李轩讶异的回首望去,先是望见自己身后探出的漫天红丝飘带,还有已经到了二十丈外,疾驰而至的司马天元。

    后者全身上下都绑着绷带,里面隐隐渗血。可在他冲过来的时候,依旧势如下山之虎,凶猛豪横,让人头皮发炸。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