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起天南 第一百七十七章 虚天暗殿

    狼首傀儡的实力大概等同结丹初中期的修士,不过因为其材质坚硬,加上内殿迷宫中的特殊环境不利于使用法宝,就是元婴初期的修仙者对付起来都分外棘手,即便能击败,但也十分耗费法力。

    看着地上破碎的傀儡,洛虹神念一动将其收入了万宝囊。

    “洛兄,这些傀儡材料经过古修的炼制,已经无法再利用了。”

    元瑶略显诧异地道,这一点可是人尽皆知的。

    “呵呵,这是洛某的老毛病了,看见新奇的东西总想收集起来。”

    上古傀儡这么稀奇的玩意,洛虹当然要研究一番的,这已经是刻进他银符文中的习惯了。

    沿着通道继续前行,拦路的狼首傀儡接连出现,最多的一次,一口气来了三只,洛虹不得不祭出镇海珠速杀了其中两只。

    在之后,又出现了原本只会在内殿第二层出现的蛇卫傀儡!

    这种两头四臂的蛇头人身傀儡,远比狼首傀儡要厉害,持有的一对短戈颇为不凡,硬接元瑶的魔锤法宝稳占上风。

    还好青雷子的魔火能对其造成很大伤害,让它从斗法开始,就不那么灵活,虽很难缠,倒也没让二人耗费太多法力。

    接连闯过三波蛇卫傀儡的侵袭后,二人成功抵达了传送阵的所在。

    洛虹上前仔细检查了下,确定这并非陷阱后,在传送阵中填入了新的灵石,顿时传送阵就泛起了白蒙蒙的灵光。

    二人相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坚决之意,便都没说什么,径直踏入传送阵,白光一闪后不见了踪影。

    眼前一晃,洛虹和元瑶来到一陌生之处。

    此地四周有石墙环绕,墙壁上满是虚天殿内特有的高深禁制,足以保证让元婴期修士都无法破墙而出。

    此地空间甚广,却给人一种拥挤的感觉,只因此地中央矗立着一座巨大的祭台,无数银色的古符纹和浮雕布于其上,令人不禁觉得古朴沉重。

    “只是一座祭台,为何这般神秘,连我的宝图上都没有记载详情?”

    元瑶十分诧异,她还以为这里藏着什么堪比虚天鼎的至宝,才让洛虹拖着重伤之躯,也非要来此。

    洛虹没有回应元瑶,他的注意力已经全被祭台上的浮雕吸引。

    在看见这些浮雕的瞬间,他就意识到自己没有找错地方,这里绝对是通往封魔之地的入口。

    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进去?

    浮雕的下半部描绘的都是人魔大战,不过与洛虹在巨坑中所见的惊天大决战不同,祭台上描绘的战争规模要小了许多。

    想来这座祭台应是建于巨坑之前,建于大决战之前。

    虽说能从这些浮雕中一窥上古修士的神通和宝物,但洛虹眼下可没有考古的心思,很快就将目光上移,便见一副古修将众多被俘获的古魔压上祭台的场景。

    再往上,洛虹的目光便不可及了,他目光一凝,也不敢在此地飞遁,便照着浮雕中的样子,一步步走上祭台。

    “洛兄!”

    元瑶惊讶于洛虹的不谨慎,喊了一声见他还是没有回应后,咬了咬牙也跟了上去。

    祭台高达百余丈,但对修仙者的脚力而言,这点高度片刻可达。

    当洛虹站到祭台顶端的四方平台时,他已经对接下来怎么做有了些许明悟。

    上部的浮雕描绘了一副献祭古魔的场景,虽没描绘其目的,但洛虹多少能猜到,这多半与古修召唤灵界的大能有关。

    元瑶这一路跟来,也看了许多浮雕,不过她不清缘由,加上只是匆匆一瞥,便以为这祭台仅是古修彰显其勇武的地方。

    “元姑娘,你可知古魔?”

    望着四方平台中心处的圆形阵纹,洛虹缓缓开口道。

    “古魔乃是上古时入侵人界的异族,洛兄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元瑶因为机缘得过一些古修传承,对于古魔之事知道得远比韩老魔要多。

    洛虹微微点头,元瑶既然清楚,便也省得他解释了。

    迈步走到圆形阵纹中央,洛虹扯下他上半身的衣衫,肃声道:

    “元姑娘,洛某被古魔缠身,已经命不久矣,唯有进入虚天暗殿一搏,方有活命之机。

    暗殿的凶险,洛某对其一无所知,元姑娘能助我到此,已报前恩,洛某感激不尽。

    趁着那通道内的傀儡刚刚被灭,元姑娘还请回去吧。”

    内殿都有各种傀儡镇守,用以封魔的暗殿,那必定也有守卫。

    元瑶可没有暗殿的地图,要想达到封魔之地的深处,洛虹就必须硬闯。

    说实话,洛虹对能否闯过去,并没有多少信心,元瑶的青雷子也没多少了,没必要将她拉下水。

    在洛虹说出实情前,元瑶就已经盯着他的胸口愣住了。

    只见,洛虹的心口处镶嵌着一面邪异的圆镜,圆镜四周的血肉发黑浸血,且高高隆起,似乎要将那圆镜包裹起来。

    从心口延伸至整个胸膛的经脉血管,全都泛起不详的黑色,先前见到的那些诡异黑气,便是从中散发而出。

    听到洛虹说出“古魔缠身”四个字,元瑶更加惶恐的后退半步。

    元瑶的这番表现在洛虹的意料之中,这也正是他特意脱掉上衣的目的。

    既已成功让元瑶望而却步,洛虹便不再犹豫,一催法诀,当即就从他心口的黑色圆镜中,伸出一条抓着魔头的魔臂。

    “祭魔台?哈哈,此物能沟通灵界,但现在天地大变,早已失去了神通,小辈你想用它对付本座,简直是痴心妄想!

    还是乖乖成为本座的魔奴,助本座打开圣界的通道,到时圣祖降恩,你也能成魔做祖,得享长生!”

    魔头一出来,便是一通蛊惑。

    他虽态度强硬,嘲笑连连,似乎有恃无恐,但洛虹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他的话语中有了那么一丝妥协的味道。

    “呵呵,前辈好意,洛某心领。现在,还请借前辈魔血一用!”

    洛虹冷下一声,随即驱使魔臂将魔头朝阵纹中心狠狠一砸,只听“咔嚓”一声,魔头的头骨碎裂,黑红色的魔血流淌而出。

    洛虹脚下的阵纹一接触魔血,立刻便有了反应,亮起邪异的红光,并主动吸收起魔头的魔血,让其缓缓填满整座阵纹。

    阵纹足有方圆数十丈,原本要想填满它,所需魔血根本不是一个古魔能够供给的。

    但魔头这不死不灭的神通源于其本尊,他自身也无法控制,一旦受伤就会复原,这便让洛虹得到了源源不断的魔血。

    “小辈,你一定会后悔的!”

    魔头不断叫嚣着。

    “原来,那飘在洛兄身旁的飞头蛮,就是古魔!”

    元瑶看着眼前的异象,喃喃自语道。

    她虽然心中惧怕不已,但见洛虹神志清晰,甚至有手段压制古魔,便也没有立刻离去。

    片刻的工夫,在魔头自身的神通下,阵纹被魔血填满,整座祭台上的银色符纹都亮了起来。

    伴随着一阵地动山摇般的巨响,洛虹脚下的阵纹逐渐模糊,很快就只剩一汪黑红色的魔血。

    这魔血如水波般颤动几下后,化作了一片漆黑的光幕。

    洛虹早已在阵纹刚出现变化时,就重新封印的魔头,并微微腾空,此时他就悬于黑色光幕的上方。

    正当他观察黑色光幕时,不知从祭台何处射出一道白光,直奔洛虹而来。

    这白光气息微弱,并不是攻击的样子,所以洛虹没有用无光盾将其隔开,而是伸手一接,将白光中的东西擒在手中。

    拿到眼前一看,洛虹发现这是一块乳白色的玉牌,其表面只有一个“祭”字。

    被抓住后,安安分分的,好似就是归洛虹所有的。

    有过一次古修洞府的经历,洛虹立刻意识到,这是一块禁制令牌,可让他在封魔之地中前往一些特殊的地方。

    “洛兄,这些黑气,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真魔气?!”

    元瑶急忙上前数步,来到黑色光幕的边缘,透过光幕瞧着下方翻滚的黑气,一脸兴奋之色。

    元瑶情绪从恐惧到兴奋的巨大转变,让洛虹不由一愣,但想到她修炼的乃是魔功后,就立刻明白了缘由。

    人界的魔修,修炼的都不是正统的魔功。

    并非是没有正统魔功的传承,而是所有正统魔功都需要真魔气才能修炼,而人界只有天地灵气。

    所以古魔战败后,残余的魔修为了能继续提升修为,便将正统魔功修改了一通,演化成了能利用天地灵气修炼的新魔功。

    新魔功修炼出的魔气乃是灰色的,威力比黑色的真魔气弱了许多,而且多出了许多克制之物。

    所以,只能魔修能炼化纯正的真魔气,就能立刻使自身魔功威力大增,借此突破境界,也大有可能。

    真魔气对元瑶的吸引力,就如同洛虹的主灵室对一般修仙者的吸引力一样。

    “下边应该是无主的真魔气不错,但的确凶险异常,元姑娘切莫随洛某下去!”

    洛虹意识到情况有变,不由眉头一皱,当即劝说道。

    “洛兄,元瑶清楚自己的资质,能修炼到结丹,全凭那青阳门少主储物袋中的灵丹妙药。

    想要更进一步,乃至突破元婴,那是希望渺茫的。

    洛兄也知道元瑶真正的仇人是那三阳老魔,不成元婴终究逃不过那老魔的追杀,其实元瑶也和洛兄一样,并无退路了。”

    元瑶说罢,便提气飞至洛虹身旁,一脸坚毅之色。

    经历过幼年的父母被害亡故,以及青阳门少主的迫害后,元瑶内心对力量的渴望是比洛虹还要强烈的,这令她甘愿冒险。

    “也罢,元姑娘既有结婴之志,洛某也不劝阻,但下去后一定万事小心。”

    洛虹叹息一声,也不管这会不会影响时间线了,此劫渡不过,对他而言就没有以后了。

    向玉牌中送入一道法力,顿时一圈白光泛出,将洛虹笼罩其中。

    元瑶见状赶忙紧贴在洛虹后背,也进入光圈的笼罩范围。

    二人神念一动,一同开始缓缓下降,白色光圈轻易便推开了黑色光幕,二人很快就消失在了祭台上。

    光圈内,二人的神识无法离体分毫,四周漆黑一片,头顶上的光源也在他们下沉后迅速闭合。

    当光亮完全消失时,洛虹和元瑶同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恢复正常后,二人发现已来到一条青石通道中。

    这通道看上去与内殿的迷宫通道一模一样,但其内没有像内殿中那般充盈的灵气,反而灵气非常稀薄,而且禁制森严,二人的神识被死死压在周身一丈之处。

    这里就是那座倒立巨塔的内部,虚天暗殿的第一层吗?

    洛虹带着疑惑四下打量,通道两旁,每隔十丈的距离,就有一座铁门。

    铁门上满是符纹禁制,一看就是不该碰的东西。

    二人走近一道铁门,朝里头一看,便见数具与人族大相径庭的尸骨。

    这些尸骨中只有一具稍显完整,另外的几具全都碎得厉害,好似被人啃咬过一般。

    二人一下明白过来,这每一道铁门都代表着一座牢房,曾经关押着被抓来祭祀的古魔。

    牢房内黑气弥漫,一看就是那真魔气,元瑶瞧着眼馋,但也知铁门碰不得,便没说什么,跟着洛虹继续探索。

    行至第一条岔道后,洛虹发现这虚天暗殿就是一巨大的监狱,其结构不是内殿那般错综复杂的迷宫,而是四四方方的井字结构。

    站在十字路口,看着前后左右笔直的通道,洛虹这般推断着。

    这种结构的监狱,那其通往下一层的通道,多半就在其中央。

    再看玉牌,只见上头出现了和虚天残图上一样的金色光剑,正指着一个特定的方向。

    因其指向暗殿第一层的深处,与自己的推断吻合,洛虹决定先跟着光剑,到它所指的地方看看。

    也不知是虚天暗殿的守卫禁制出了问题,还是有玉牌在身的缘故,二人一连走了数个时辰都未遇到危险。

    这虚天暗殿的第一层,除了寂静就是寂静!

    然而,洛虹没有因此放松警惕,除了古修留下的禁制,他们更应该担心古魔在绝望下,做出的那些疯狂之举。

    洛虹可不想被突然窜出的炼尸,咬碎了喉咙!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