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708章 残魂魅影

    柳五方或许很多年没说话了,所以看见有人出现,他便像猫戏老鼠一样,想跟对方多聊几句。

    秦笛也不是真的被画中的五行金光制住,他想趁此机会得到的更多的信息,于是暂不动手,站在那里,跟对方胡扯。

    “前辈,你莫要夺舍我的肉身,我也是黄帝宫的弟子啊!”

    “胡说八道,黄帝宫早在五百万年前,天庭崩解的时候,就悄悄解散了!你才多大岁数?如何能成为黄帝宫弟子?”

    “我真是黄帝宫弟子,也学过《三坟五典》的,要不然我给你背诵一段?”

    “哼哼,你要是真能背诵出来,我倒是可以将你的神魂保留下来,至于说肉身嘛,还是要夺舍的。”

    “前辈,你既然是黄帝宫弟子,当初入门的时候,就该发过誓,不得残害同门,对不对?”

    “嘿嘿,你太年轻了,不知从哪里学了一点道法,又没有将魂灯留在黄帝宫,如何能算是我的同门?”

    “我的魂灯早就留在黄帝宫了,我是转世重修之人,我的岁数比你还大!要不然,黄帝宫都已经解散了,我去哪里学习《三坟五典》?”

    “少说废话,你先背诵一段五典,我听听是不是真的?”

    “五行四象,戊己攒盈如何样。黑水红云,白马背牛两下分。金车宝辇,大道夷然烹玉线。碾路如银,搬载婴儿出世尘……”

    图画中的中年人在侧耳倾听,面上露出惊异之色,心里感到这年轻人背诵的好像是真的,可这些内容又很陌生,连他也没有听说过,因此他倒是不急于动手了。

    他觉得自己有把握拿下此人,因为这是在自己的仙宫中,那件金钵和琉璃塔都是仙器,虽然说他只剩下一丝残魂,催动仙器的速度比较慢,但只要对方没有逃离青木盏的范围,他就能将对方收拾了。

    秦笛继续背诵经文:“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老实讲,他以前的确跟那些大帝学过三坟五典,但是前面那部分内容乃是胡扯,而这段经文才是真的精髓!

    果然,柳五方听见这十六个字,立马心中迷惘,整个人变得糊涂了!

    这些字虽然简短,却是三坟五典的核心,其中的含义博大精深,好多人呕心沥血也想不明白。

    柳五方既然学过《五典》,而且靠着它修炼到仙王境界,自然对这十六个字有极深的感触,所以他一下子掉进秦笛挖的陷阱里!

    此时此刻,他已经将秦笛忘记了,还以为仙宫中空无一人,自己正在闭关悟道呢!

    秦笛悄悄伸手,将墙上的图画收入往生罐中。

    往生罐经过他的反复祭炼,又刻画了不少的仙阵,早已经晋升为三阶仙器了。

    按理说,三阶仙器想困住仙王是不可能的,但是柳五方只剩下一丝残魂,往生罐恰好是鬼器,对魂魄又很强的约束。

    柳五方无法透过往生罐,给外面的仙器发号施令,他也就不能拿秦笛怎么样。

    秦笛还有些不放心,干脆将往生罐收入仙器九鼎中。九鼎乃是八阶巅峰的仙器,里面有三个空间,一个用来盛水,一个用来载人,还有一个用于囚禁大妖和犯人。

    如此一来,这柳五方是没办法逃出去了。

    秦笛这才有功夫去查看殿中的物品。

    那件琉璃塔,乃是一件五阶仙器;那件金钵,乃是一件六阶仙器,就连博古架上摆着的一套琉璃盏,都是四阶仙器,然而这些东西落在秦笛眼中,也只是稀松平常。他若有金仙级别的的修为,就能炼制出这样的仙器了。在他看来,别人留下的法器,终究不如自己炼制的好使。

    至于说桌上那几卷金书,秦笛只是瞄了一眼,同样没放在心上。

    他已经掌握了五十四万大道,浩如烟海的功法,境界不知道比柳五方高多少层。

    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墙角的箱子,里面装满了仙木心和仙晶。

    仙木心是仙树的树心,被挖出来以后,直径有大有小,大的有两三尺,小的就像鸡蛋一样,里面有丰富的纹理,每一条纹理都是天道法则。

    这种仙木心,乃是木修士拿来悟道的好东西,将其埋在建木之下,也能提升建木的境界。

    随后,秦笛找到了地宫的入口,看见大量的仙木,可以拿来制作弓箭、仙琴和木系仙器。除了仙木之外,他看见墙上悬挂着一面仙鼓,那鼓乃是六阶仙器,看上去有些来历,不知道柳五方从哪里抢来的。

    经过一番寻找,秦笛找到了控制机关,看见了青木盏的器灵。

    八阶仙器的器灵,已经化成了人型,平日里藏在仙器中,偶尔出现在人前,看上去跟真人差不多,但是性格简单直爽,不像真人那么狡诈。

    秦笛念诵“神器诀”,很快沟通了器灵,问道:“外面那层七阶仙阵是怎么回事?”

    器灵脆声回答:“那是残魂魅影释放的大阵。”

    秦帝微微一愣:“你是指柳五方?”

    “柳先生是我的前主人,但他已经陨落了。残魂并不是柳先生,只是他的魅影而已。”

    昔年柳五方陨落的时候,三魂七魄都被绞杀了,只有一道魅影随着青木盏逃走了。

    所谓“魅影”,乃是残魂的影像,就像分身化影一样,不管是性格还是意念,都已经发生了变化,所以他不是原来的柳五方。

    八阶仙器有独立的意识,只会服从主人纯阳神识的约束,不会接受魅影的管教,就算一时听令,也只是习惯而已。

    接下来,秦笛指示青木盏一点点缩小,最后变成了一个圆盘,被他收了起来。

    随后,他从大阵里钻出来,向着北方急奔。

    青木盏被收起来以后,位于西侧的那两位祖仙立马就感到了明显的变化。

    “咦?怎么回事?为何木煞之气忽然大幅减轻了?”

    其实,本地的木煞并非仙木陷入天人五衰的结果,而是由青木盏带来的。青木盏跟金风盏一样,一直在不停的远转,向外吐出木煞和金煞,归根结底是为了得到更高阶的仙金和仙木。

    不久,先后有六位祖仙,聚集在七色阵膜的周围,心中狐疑,彼此交流着。

    “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为何木煞之气在渐渐消失?”

    “这道七色阵膜,似乎也不如以前饱满了!”

    有人伸手一戳,发现阵膜向内凹陷,感觉很诧异。

    “不对!这附近的仙灵气在急剧下降!好像有人抽走了地下的仙灵脉!”

    那位三阶祖仙女修取出一口五阶仙剑,试着劈向阵膜。

    一般情况下,饱满的七阶仙阵,是不可能被五阶仙剑劈开的。然而她一剑斩下,就听见“嗤啦”一声响,阵膜裂开了一条长长的缝隙。

    其余五位祖仙见此情景,也都取出仙剑斩向七色阵膜。

    他们劈开阵膜后,向里探头张望,发现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巨大的深坑,一眼望不到尽头,于是每个人都呆住了!

    “这……怎么会这样呢?”

    “怪哉!那么高阶的仙阵,就为了保护一个深坑?难道说坑底有什么宝物不成?”

    于是,这些人争先恐后的钻进去,飞入坑底寻找宝物,然而他们找了半天,找遍了方圆五百里的盆地,下面却什么都没有!

    至此,这些人才意识到出问题了:“这里原本可能有一件仙器,如今仙器被人收走了,所以才变成这个样子!”

    有人高声大喊:“这件事是谁做的?哪位道兄收走了仙器,麻烦出来跟我们说一声!”

    有人道:“你喊什么啊?但凡有能力收走仙器的,又怎么会守在外面密林中很多年?在场的都是知根知底的人,谁有能力破开七阶仙阵?”

    虽然说这六位祖仙都来自不同的门派,但是祖仙在五灵界属于顶尖的存在,他们以前都彼此见过面,甚至可能交过手,谁有几斤几两都很清楚。

    有人道:“既然有仙器存在,就不可能凭空消失啊!诸位近日有没有看到什么人进来?”

    一位身穿黑衣的老叟说道:“我见过一位少年,功力低微,才只是低阶灵仙,从我静坐的地方经过。向着这个方向来了!”

    有人问:“荆木叟,你见那少年长什么模样?”

    老叟道:“身高八尺,相貌英俊,剑眉朗目,猿臂蜂腰……”

    “哼,每个少年都这个模样,没有特色怎么寻找?”

    这时候,那位身穿杏黄袍的中年女仙发话了:“我也看见那少年了!他移动的速度很快,不惧木煞,似乎是魔门修士!”

    “杏娘,你看清楚了吗?木灵界哪来的魔门修士?”

    “我看清楚了,本想唤他过来仔细盘问,谁知道他跑得很快,‘嗖’的一下就不见了。我受到木煞的困扰,一时犹豫,没有追上去,谁知道竟然发生这么大的变故!”

    “既然如此,那赶紧追查!只要他还在木灵界,应该能找出来!”

    于是,六位祖仙彼此对视了一眼,不再犹豫,掉头就走。

    试想,七阶仙阵保护的仙器,会是什么样的仙器呢?只要找到那少年,就能找到仙器,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虽然说,这六个人中,只有两位见过秦笛,但他们都有庞大的人脉,说不定运气好能找到。

    秦笛对木灵界并不熟悉,他从土灵界过来的时候,落脚在铁木城,铁木城距离青莲高原很远,此时他已经来不及返回铁木城了。于是他施展逐日仙步,径直向北方奔去。

    远离青莲河之后,越往北走越荒凉。仙树不见了,仙灵树不见了,到最后灵树也看不见了,只剩下漫天的衰草。

    再往前走,廖无人烟,更别提修士了。没有仙灵脉的地方,自然就没有修士定居。

    半天之后,秦笛来到木灵界的北部边缘地带,外面就是虚空云海了。

    他掐指演算了片刻,然后纵身跃入云海。

    这片云海极其宽广,其中充满了虚空裂缝。

    秦笛有仙王戒定位和指引,结合逐日仙步,只用了半年光阴,便穿过虚空云海,抵达北方的水灵界!

    正如当年天仙弱幽所说的,水灵界有五大湖,湖底有仙泉,可以冒出仙水。这五大仙湖中,有四个湖被大宗门占据了,只有一个开放给散修。

    秦笛很快了解到,本地四大宗门,分别叫幽水门、弱水门、寒水门和苦水门。这四个宗门都有祖仙坐镇,幽水门只是略微强一点,还达不到一手遮天的地步。

    秦笛懒得挨个考察每个大湖,因为那样做太麻烦了,四个仙湖被宗门占据,除非他冒充各大宗门的弟子,才有机会悄悄摸进去。

    他心想:“我要找的‘碧水盏’,应该不在四大宗门占据的地方,如果被某个宗门控制的话,势必造成一家独大的结果。这跟现实的情况不符。”

    他也不认为,碧水盏位于第五个大湖的附近,因为那里有很多的散修,人来人往,如果有宝贝,早就被人发现了。

    那么,碧水盏究竟位于何方呢?

    秦笛不停的在各大仙城闲逛,寻找地图和相关的蛛丝马迹。

    他心想:“既然金风盏能放出金煞,青木盏能放出木煞,碧水盏会不会放出水煞呢?按理说应该如此。既然这样,那就应该去寻找有水煞的地方。”

    他仔细研究水灵界的地图,发现五大湖的分布很有意思,就像五角星一样等距排列,他的目光落向五角星的中心区域,那里有一片海域,方圆三千里,唤作“黑海”,海水是黑色的,据说海中没有鱼,也没有任何的活物。

    于是,秦笛直接前往黑海查看那里的情况。

    令他感到诧异的是,黑海周边没有人,也没有树,整片海域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他沿着海边走了大半天,只看到一个残破的宫殿,殿门口有个石碑,上面写着“五方殿”三个字,除此之外,还有几行字,大部分无法辨认,有几句能勉强认出来:“黄沙扬暮霭,黑海起妖氛,独与君携手,行吟看白云。”

    秦笛一时间猜不透碑文的意思,他翻看买来的玉简材料,结果发现这里原本是柳五方居住的宫殿,自从柳五方陨落后,他的宫殿被人闯了进去,纵然有什么好东西,都被一抢而空了。多年以后,宫殿变得残破不堪,大殿都毁了,只剩下断垣残瓦和模糊的石碑。

    而相传这片黑海中,曾经出现过金仙级别的龙,一口气吞噬了很多人,后来那条龙也消失了,海中还剩下一些支离破碎的残魂,在海面上漂浮游荡,因此之故,一般修士都不愿来这里,免得招惹邪魅。

    再加上海水也莫名其妙的变咸变苦,如果被水沾染了身体,身体会感到很痛,甚至还可能触发天人五衰,这让修士们将此地视作禁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