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武天下 第三十四节 外门雏形初显现

    自从闲云观开了外门之后,陈景云师徒就舍了以往的居所,各自到后山或建草庐或开辟洞府。

    兴致好时,陈景云便会带着几个弟子或云游三五处青山、或闲讲一两段妙法。

    兴致差时,就亲自看着袁华和季灵修炼,袁华本就有意闭关因此不觉得怎样,却把季小五管束的苦不堪言。

    偌大的一个前山如今全都交到了彭仇手中,彭仇感激涕零的同时也深感分身乏术,这外门长老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当日陈观主带着六位弟子亲自现身,训诫了姬桓和无果他们几句之后,就当众封了彭仇一个长老的头衔,命他总领外门一应事务。

    因此彭仇再不是从前那个只需依令行事的内门执事了,如今江湖事、观中事,很多都需要他自行定夺,好在何弃我和暮如雪也能帮衬一二,否则彭长老恐怕连修行的时间都没有了。

    姬桓的好日子确实来了,身为闲云观彭长老唯一入室弟子的他,吃喝用度等一应杂事自然有别人帮着料理,他每日里只需潜心修行即可。

    不过姬桓是真心放不下村中被他教授了一个多月的那些童子,是以每隔几日就要到山下学堂为童子们授课。

    彭仇对姬桓此举大为满意,不止一次的在观主面前夸赞自己的徒弟是个又有心、又念旧的,还说后山上的草庐建造的实在粗糙,根本就配不上观主与亲传弟子们的身份,不如让姬桓过来帮着重新翻建一番云云。

    陈景云见彭仇如此不遗余力的为自己的徒弟捞好处,只得好笑的答应了下来。

    还别说,在姬桓前前后后的一番捣鼓之后,后山上的几座草庐当真变得更入山景。

    而姬桓在翻建草庐时,竟能把秘法中的道理融入建造当中,还从中领悟出了一丝顺应自然的道理,芦草、竹木经他手后无不带着一种生机与雅趣。

    陈景云对此极为高兴,这姬桓的悟性如此之高,待习成了闲云观的功法总纲之后,未必不能结合姬氏一族原有的武学蹚出另一条路来,于是便允许姬桓可以在后山行走。

    这姬桓似乎是把多年积攒下来的好运一朝全数爆发了,在修行上旦有不懂之处,不单有师父为他解惑,他还可以上后山向观主和其他几位师兄师姐当面请教,无数武林中人做梦都想得到的机缘,被他一人独占!

    何弃我自幼混迹于三教九流,是以最有眼色,每日里忙前忙后不说,还主动替彭仇揽下了几件观中的杂事。

    彭仇见他做事勤勉、也肯钻研,就给了他一个外门执事之职衔,而何弃我虽然有了外门执事的身份,不过一旦有了余暇,还是会跑到后山上去伺候。

    每当观主为弟子讲解高深的功法时,这小子总会端茶倒水的赖在一旁,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着偷听。

    一次,陈景云见这好好的一个白皙俊秀的少年硬是做出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便笑骂了他一句:“你这狡猾的小贼!”

    岂料何弃我听闻观主之言,“噗通!”一声就拜倒在地、把头磕的如同捣蒜,边磕头边还哭诉说:“小子此生只愿能做闲云观中一小贼!还望观主开恩,允许小贼何弃我窃得天机!”

    陈景云见何弃我如此,脸上不由泛起玩味之色,聂婉娘几人也在心里笑骂一句:“这小贼还真是会打蛇随棍上!”

    季灵与何弃我最是熟悉,见他哭的涕泪横流,不由心下不忍,于是央求师父允许何弃我旁听。

    观主初时不允,后来似乎是实在不耐弟子的纠缠,于是同意了何弃我在自己讲法传功时在一侧旁听,但是却不许他发问,能听懂多少要靠他自己的悟性。

    于是自那日之后,“小贼何弃我”之名就传遍了山上山下,村子里的庄户们也总会拿这个名号去调侃何弃我。

    而何弃我却每每闻之都会哈哈大笑,形容极为得意,兴致来了还会唱上几句小曲——

    “遥问苍天我是谁?闲云观中一小贼!它日窃得长生果,再问世人谁是我?......”

    比起姬桓与何弃我,外门其余六个挂名弟子的日子就不太好过了,他们受到的待遇与姬桓一比真可谓天差地别。

    无果和田帧他们每日里都要在杂役们的监督下劈柴担水的干活,只有做完了手里的活计,才可以去旁听彭仇对姬桓的传法。

    好在彭仇书教的久了,早养成了有教无类的习惯,对他们六个倒是能够一视同仁。

    只是彭长老自己也要修行,有时闭起关来便会数日不见踪影,他们想要时时请益却是不能的。

    好在闲云观的新任外门执事何弃我与众人交情深厚,总会抽空指点一下众人修行的漏处,姬桓也会不时的与几人聚在一处,共同研习功法。

    说是共同研习,其实每次都是姬桓这位外门大师兄在充当师父的角色,如此日子一久,姬桓在六人心中的地位已经仅次于师父彭仇。

    六人因为有了之前那四个同伴的前车之鉴,因此平日里个个谨言慎行,干起活来从不言苦,修行起来更是个个都好似不要命一般。

    如此过了百多天,六人身上的娇娇之气尽数洗尽,一个个看似朴实无华却又锋芒隐现,此时众人再看以前的自己,皆感一阵汗颜。

    彭仇把六个少年的变化看在眼里,教导起来也更加的用心,终于在初春日,彭仇禀明了观主,将六个少年正式收入了外门,自此闲云观外门雏形初显。

    后山之上,袁华呼啸长吟了许久,才释放完激荡在他心中的畅快与喜悦,一缕阳光照在了袁华的脸上,使他原本平凡的脸上泛起了一抹神秘的光彩。

    四个月的苦修终于建功,今日正午,闲云观第四位亲传弟子终于突破四转,天南之地再添一位高手!

    陈景云对自己的四弟子一向放心,虽然在弟子突破之前依旧免不了的要反反复复的叮咛嘱咐,但是到了袁华突破之时,陈观主却真的是老神在在的高坐云端,而这回可不是装出来的。

    聂婉娘立在师父身侧,见袁华已经功行圆满,自然也是一脸的喜色,这四师弟自小就是个谋定而后动的主,论起心思缜密并不在她之下,因此聂婉娘与陈景云一样,并不认为袁华在突破四转之时会有什么波折。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