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清山问道,轻松得天才名 664章 造化纷纷落

    《明早更新,今晚太累,早点睡了。》

    一件30公分高的瓷瓶毛坯放在窗台下的工作台上,正在被一个三十多岁样的清瘦男人上着釉色。

    男人坐在工作台前,手中拿着细细的毛笔在慢慢描绘,低着头,不时沾酌些染料,或小心的转一转面前的瓷器。房间中,工作台上到处一共挂着将近有十几张一件明代青花瓷瓶的各角度照片,这个男人在认真的一丝丝防画着图片中的那件瓷器瓶面。

    呼~!男人吐了一口气,放下笔,小心的端详了一下,画在毛坯上的一朵牡丹,淡淡的灰釉浸在毛坯表面上,十分生动,很是满意。

    彩绘本就是众人熟知的陶瓷器技法之一,在陶瓷器上绘制纹饰,更是古瓷器仿制最基本的技艺。一位瓷器师傅仿制的瓷器有真品的几成成色,足可以让一个外行人看出这件瓷器的真假。

    瓷器釉色彩绘用颜料在坯体上绘画花纹,然后施釉入窑经高温一次烧成,这其中既考验师傅的作画技艺,更是考验对各种釉色配色在烧制过程中变化的了解,而在仿制瓷器中对此的要求更高。

    一部分画完,男人停下了工作。

    放下画笔,男人拿起身边的毛巾擦了擦手,在里屋拿了根香烟到门外倚门吸了起来。

    男人的家里是一座老式的砖瓦房院,花草相依,房屋阴凉宽广,透过远处楼与楼之间太阳的余晖洒下,环境十分清凉幽静。在一座发达的城市,即使是城市外环这样幽静别致的环境也十分少见了。想有这样一片宅院安家,不见得就比城中心的高楼大厦便宜。

    背后房间中摆放着许多中外古玩,古今字画,应有尽有。用郭***话说就是唐伯虎的美人儿,米元章的山水儿,刘石庵的扇面儿,郑板桥的福娃,可惜都是仿制的,嘿嘿,大都是出自于眼前的这个男人之手。

    作为近年来古玩界声名鹊起的一位古玩仿制大师,自然是一份高回报的职业,而且来找过他的人更是对他的技艺无话可说。

    男人的名字叫姜化云,年近三十,早已结婚了,婚姻还十分的美满,事业更是一路节节高升。姜化云早年在老师手下出师后,拼接自己过硬的技术和对高仿这项伙计的灵感,一步步得到行业内的许多人的认可。

    生活中,因为平日工作养成了对细节的执着认真,姜化云的性格也显的很是老实安静,再加上他平时受老师影响简朴的工艺人的性格,让一些人玩笑的说他就是一个老乞丐。比如他此时身上素白的大褂,和落寞的吐着烟圈的表情,就显得与正常人有些不同。好在他也有一个好妻子,却从没有嫌弃过他的这些缺点,虽然平时也会揶揄的拿这些事情作弄他,夫妻两人的生活倒是十分的相爱。

    说到妻子,姜化云静静的看着院落中的小树,很快没有了落寞。

    “嗒嗒嗒、、、、嘟哒嘟哒、、、、、、、、、”

    屋里传出一阵电话铃声,姜化云丢手把半截香烟仍在地上,踩了两脚,转身走进屋里。

    走入卧室床前,拿起电话看了看电话显示,‘鲁可可’,姜化云脸上漏出轻松的喜色,往床前靠背上靠下,这才按了下免提,两手拿着电话等着说话。

    “喂,臭乞丐,想我了没,我没在家,我的那些小宝贝怎么样?”

    “想,想,每天都想啦,我刚刚还正在说你跟着袁教授你们一群人去怎么样呢,这次的考古发掘挖完了吗?是哪个朝代的,要是差不多还是快点回来吧,家里还等着你收拾呢。”

    “别提了,最后遇到了些事,三天后我就回去了,告诉你给我照顾好我那些花草,不然看老娘回去不好好收拾你。”

    “哟,几天不见,小可可脾气见长啊,你可别回来给我再带个男人回来就行。”

    “去,姜化云你给我去死,你才带个男人呢。”“呸呸呸,不行,你要是敢家里养了男人,咦,太肉麻了,看老娘不切了你,先奸后杀!”

    “老姜,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快点回来!”

    “嗯,这次回去,我给你带了件好东西?”

    “什么东西?”

    “是一件小件,这次在跟着袁教授他们发掘这个墓葬有点邪乎,后来我顺手给你替了小件玉珏,很奇异,给你研究研究。”

    “有问题吗?”

    “嗯、、、、没多大问题,只是当时老刘那个贱男也在我身边,嘻嘻,不过他也有把柄被我抓着。”

    “这样啊,那你小心点。到底是什么小件,我记得这可是这两年来还是第一次冒着风险在里面倒东西出来,还是跟着袁老头那个老顽固。”

    “这你就别管了,回去再让你看,里面一些奇异的符文,回去再让你看。”

    “老公,这次你怎么样奖励我?”

    “你说呢,宝贝?”“回来喂饱你这个小馋猫,行了吧。”

    “切,说的跟老娘我占便宜一样,没有一点正经,别忘了到时候去机场接我啊,更不许迟到,老乞丐。”

    “放心啦,一定完成任务。”

    “这还差不多。”

    “呀。”女人的声音急忙转为小声的说:“这两天你先备好‘和田15号玉坯’,可能当天你就要先把这东西先做出来,老刘最近一直在盯着我说要看看这件东西,好在当时他也只是远远的望见了一眼,并没有仔细的看到,凭借你的本事,他应该还分不出真假。”

    “听到没有,老乞丐。”

    “知道了。”

    “嘟嘟嘟、、、、、、”

    :到底是什么东西,既然要可可这么小心,居然还牵绕道老刘那个贪婪的家伙,是件麻烦事是啊。十五号材料,可不便宜,看来这次真的要拿出些真功夫了。

    鲁可可,是姜化云的同校同学,当初两人都在同一所sh市知名的一所文科大学,又都是同样学的考古这一专业,两人在一次新生晚会最后的舞会上认识,后来更是相知相爱,共同走过了四年。

    本来两人性格完全相反,姜化云脾气益静,而鲁可可倒是活波开朗,喜欢四处嬉耍,但两人在一起却显得十分默契。即使当初还在学院学习是,鲁可可没少四处拽着姜化云外出游玩,让有点喜欢宅着的姜化云吃苦不少;当大学毕业时,同学们都纷纷分手,而两人之间的爱情更是被众人所不看好;两人毕业后,姜化云随着喜好拜了一位国学制瓷大师学习高仿,而鲁可可却依然从事了四处奔波的考古行业,可是两人却默契的守下了这份难得的亲情,从一起住下了同一所城市,到成家结婚,风风雨雨一起嬉闹着走过许多年。

    动静相宜,却没有了什么七年之痒,婚后演变,夫妻两人却越发了解对方,熟悉对方的存在。

    上回却说鲁可可打电话说三日后就要回来,要姜化云接她。

    第三日早上八点,姜化云一早起来,在门口街道上买了点早点,顾不得吃取了车就一路往北郊的机场开去。说来一路上在车上吃着早点有点简单急促,但姜化云倒不觉得什么。

    路过花店停下,姜化云要买些礼物。

    “小王,来束鲜花,要那两种红玫瑰与白玫瑰在一起的,你要给我挑一些最新鲜的。”

    “哟,是姜哥啊,怎么这是嫂子回来了,还是您送给别人的。”

    “当然是你嫂子回来了,不然我会送给别人吗,我给你说你要给我做好一点的,你也知道你嫂子最爱这个,不好点,看我不剥了你的皮。”

    “嘿嘿,你放心,您放心,我这就给您新作一束最好的。”

    拿着花,姜化云把钱付了打个招呼,就开着车又一路朝机场开去。

    一路车开到机场,姜化云看了看时间还早,就停在了机场外面路边,看着路边来往的车辆。手里在车里翻了翻,拿出刚刚出门买的早点,还未凉透,又接着吃了起来。

    吃着吃着,姜化云想了想来接可可还有没有其他什么事情给忘了,却突然看到外面刮着大风,不仅仰头躺在座椅上,拍了拍脑袋哀嚎道:“忘了拿风衣了,记得丫头走的时候可没带啥厚衣服啊。”

    还是算了,姜化云也不多想,看吃完的食物剩下的盒子,又开车朝停车场而去,把车停入停车场,带着垃圾顺手扔掉,也就走进了机场候车厅。

    到候车厅已经近九点半了,等候的机班算了算时间也就这段时间到。

    站在出站口,姜化云独自一人看着周围其他一些等候的人群。姜化云就站在走道边忘机场慢慢等待。说来也是好笑,姜化云与鲁可可结婚也有三个年头了,可两人到如今还没有一个孩子。

    好在两人中鲁可可父母早逝,而姜化云呢也是自由在孤儿院长大,唯一的一个远方也住在外地,到没有人平日里埋怨两人什么。而姜化云与鲁可可两人倒也是相爱,虽然两人心中都有无奈,却都没有因此发生过太多的矛盾。

    心中姜化云即为可可担心,又好奇可可提到的玉珏。

    要说考古现场携带古物带走,这既是违反纪律,却又屡见不鲜的事情。

    一般也不会有人这么做的,毕竟既然做考古这一行也都是秉着自己对考古事业的爱好开始的,再说人多少也都是有些良知。像因公谋私一样,这都是人性的两面性,谁也说不得什么,而考古界也对此严禁非常,可这次却发生了。

    “老姜,在这里!”九点半,机场中一群人走了出来,带着行李包,当头的一个短发的漂亮女士远远的就蹦起朝姜化云喊起。

    “哎,快来,我已经等你多会了,怎么现在才到?”

    鲁可可的几个同事中立刻有人玩笑道:“那不是咱们的姜大师吗,没想到这么早就来接咱们家的可可了,可怜咱们大家,还要做公车回去了。”“恩,年轻人嘛,老夫看来这就是新婚燕尔,哈哈。”包括袁教授在内,众人下了飞机显然都很高兴。之间纷乱中鲁可可在人群中呼喊。“你们这帮人,教授你也乱说。”“哈哈……”

    “怎么,让你多等会不愿意啊。”

    “怎么会。”

    “袁教授您好。”

    “恩,你好。”

    “哟,老刘,很久不见。”

    “老同学,最近又做了几个大买卖。”

    这人就是刘生,鲁可可电话中的贪婪老刘,与姜化云他们都是一个学院里毕业的,而背地里其他人都知道,此人面路广,**白道都有接触,平日里没少干坑蒙拐骗的事情。而这位平日在古墓挖掘上,手面倒还算干净,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跟可可一样,都在里面拿了东西。

    临走时,姜化云注意一下刘生的表情,并没有看出什么,心中不禁感慨,不愧是混黑白道的。

    与众人分开,其他人都做了研究院的公车离开,姜化云夫妻两人也搂在一起,走向了停车场。

    “送给你,宝贝。”

    “好漂亮的花,不过就是叶子少了点。”“不过,还是要表扬你一下,波”

    做到车里,“哪,噔噔噔。”鲁可可哼着音乐在衣服里兜里拿出一个小锦囊,晃到姜化云眼前到:“你看看怎么样,是件宝贝吧,嘻嘻。”又道“咱们现在就回去,下午一定要做完,我感觉老刘那个贪婪货一定会去咱们家看看的,说不定他还会早去。”

    我看看,姜化云接过手里垫了垫,仔细看不大的一块残玉了还有一些细小如蚂蚁大小的金银符文闪动,而材料倒是和田玉。“倒是件好东西,奇怪,这里面的符文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我也看不明白,不过我给你说我感觉这件东西说不定还真不简单,这次发掘的陵墓中听说最后出现了大粽子,可惜当时我跟老刘在墓葬的侧室,不太清楚,这几天我每当想起总感觉那个墓葬更像一个建在地下的道观,里面还找了许多已经腐烂的残缺绶带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说了,走,我带你先去吃个饭,还有时间,等吃过饭我也能把它给做出来。”

    回到家里,两人一直忙到傍晚,才做出了件一模一样的玉珏,只不过姜化云做的这块玉里面的符文显得有些呆滞。可这已经尽力了,能在玉里面做出细小的符文,这已经有现代技术在里面应用,却不知古人是怎样做到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