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开始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功成胜利定赢家

    “厚颜无耻。”

    观自在大菩萨端坐于莲花宝座上,四下垂光如织纹,洋洋洒洒,叮当作响,她盯着李元丰,看向对方背后攒起如环的十个鬼车鸟首,玉颜如霜,寒声道,“鬼车你和恒元魔主妖魔邪道沆瀣一气,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演戏给谁看?”

    “给谁看!”

    声音刚开始之时,并不算大,可到第二句,已经拔高,等最后一句,一转三折,上了琼楼,在云端回响。

    话语落下,天地感应,四下降下神雷,蕴含着毁灭之力。

    “菩萨说的是。”

    弥勒梵主手捏宝印,檀金的光芒激射,让宣泄在周匝的怒火又上了一个台阶,团团簇簇,簇簇团团,焚烧所有。

    轰隆

    两位梵门大能之怒,委实恐怖。

    轰隆隆,

    雷火交鸣,排山倒海。

    “哈哈,”

    李元丰负手而立,从从容容,背后惨绿更盛,阴翳一片,他面对两位梵门大能的怒火半点不在意,用嘲讽的语气,道,“两位不识好人心不说,反而倒打一耙,污人清白,果真是梵门做派啊。”

    轰隆,

    他的话音落下,同样天地响应,妖雷滚滚,黑云片片,连绵上去,对上梵门怒火,针锋相对,斗得激烈。

    轰隆隆,

    两种力量,一种来自于梵门,光明正大,堂堂正正,一种来自洪荒异兽,凶戾霸道,上古气息浓郁。

    “鬼车!”

    “该诛!”

    观自在大菩萨和弥勒梵主对视一眼,自有默契,他们同时开口,同时驭使法力,直指对面他们眼中钉肉中刺的妖族大圣!

    “来了。”

    李元丰站在原地,背后的十个鬼车鸟首攒起如环,盯着虚空,在他的二十道眸光里,能够看到,两道伟岸的力量充塞时空,一道千手结印,回应大千亿万疾苦,大慈大悲,一道虚空无量,定在未来星宿,变化无穷。两位梵门大罗金仙,诸天万界中金字塔顶端的存在,这一联手,让人窒息。

    对于这两位上来就打,李元丰半点不意外,除了以前的前仇之外,很重要的是,他们要压倒自己,免得自己占据这一界空演化出的混沌,形成自己的根基。

    要知道,在原本包括梵门在内的巨无霸势力在分析人间界界空上升,界空融入西牛贺洲之时,在梵门肯定受到冲击的定局下,李元丰作为在西牛贺洲中仅次于梵门的第二大势力,也会受到冲击,而且影响很大,一个意外,甚至会动摇第二的地位。

    因为梵门也好,天庭也罢,或者玄门各派,在人间界都是有布局的,人间界界空上升上来,融入到西牛贺洲中,会在西牛贺洲多一些“引子”和“地盘”。可妖族在人间界根本没什么布局,只能够看天吃饭,界空上升上来,融入到西牛贺洲中,不会增加。这样的局势下,西牛贺洲的梵门、天庭、玄门道宗等等等等势力的“引子”和“地盘”随人间界上升,界空融合而变变多,李元丰的鬼车之身的“引子”和“地盘”不增不减,这就相当于变相地削弱啊。

    只是任谁都没有想到,会有意外的事情发生。

    “哈哈,”

    想到这里,李元丰的鬼车之身上下都激荡着痛快淋漓,他身子一摇,背后的十个鸟首各自探出,施展出来自于洪荒异兽的天赋神通,或剧毒,或吞噬,或夹杂着声音,灵魂,色彩,等等等等攻击。

    “出。”

    与此同时,李元丰的鬼车之身祭出自己的伴生灵宝万妖炼圣莽古图,天妖气涌入到里面,轰隆一声,撑起一片妖天。

    “可恨的恒元魔主!”

    观自在大菩萨施展无上神通,和对方的法宝碰撞,余波化为金黑两色,玉颜上的黛眉蹙起来,藏着化不开的仇恨。

    在以前,观自在大菩萨等人对于李元丰的鬼车之身最大的忌惮,无非就是不愿意看到他在人间界中搅来搅去,给自己一方增添麻烦。至于对方能够在人间界打下一片,来等界空上浮融合后扩大在西牛贺洲的“根基”,她想都没有想。

    就是关于界空融合产生的无主混沌地带,观自在大菩萨等人也早有安排。界空中的混沌地带产生是产生,但要不是对界空的规则有一定的认知,占据地势之利,就是像鬼车这样的妖族大圣的力量进入到里面,短时间内也寻不到的。按照观自在等人的安排,他们占据着西牛贺洲的最大势力,肯定可以第一时间进入界空,并且把鬼车这个妖族大圣暂时挡在界关之外,鬼车见不到界空规则演变,就不可能找到混沌地带。

    可谁也没有想到,恒元魔主这个天地间第一尊魔主不知道施展了何等手段,居然悄无声息地提前降临到人间界上浮的这个界空里。而且这恒元魔主提前降临不说,还坏的流脓,施展手段,阻挡了观自在大菩萨和弥勒梵主在界空变化的第一时间就进入界空。这样的结果就是,李元丰的鬼车之身这个妖族大圣居然提前了观自在大菩萨和弥勒梵主一步,进入了界空。提前进入界空,就见到了界空的演变,就找到了混沌的位置。

    在观自在大菩萨和弥勒梵主看来,鬼车找到混沌位置,以他妖族大圣的境界和力量,很容易把他所找到的混沌化为自己的妖土。再即将到来的界空和西牛贺洲完全融合,这样的妖土会成为鬼车在西牛贺洲的根基的补充。

    观自在大菩萨和弥勒梵主两个人现在围攻李元丰的鬼车之身的举动,就是亡羊补牢,尽可能地把李元丰的鬼车之身所同化的混沌所成的妖土夺回来!

    “哈哈哈,”

    李元丰笑声不断,眼前观自在大菩萨和弥勒梵主的意图根本掩饰都掩饰不住,他看得一清二楚,所以祭出河图洛书,再加上万妖炼圣莽古图,三件法宝联合在一起,守住自己所同化的混沌。

    他一个人不需要击败观自在大菩萨和弥勒梵主,实际上,也根本不可能,他要做的,就是守住自己所占据的,守到此界空真正融入到西牛贺洲,成为西牛贺洲的一部分即可。

    “这个我可擅长。”

    李元丰背后十个鬼车鸟首中弥漫着惨绿色的光,他在西牛贺洲中刚开始就是要面对梵门遮天蔽日的势力,先天就处于劣势,上来就处于守势。守得次数多了,和梵门打交道的次数多了,自然经验丰富。

    除此之外,李元丰在此界空中对阵观自在大菩萨和弥勒梵主也有很多人想象不到的优势。

    观自在大菩萨和弥勒梵主认为,他们两个对上李元丰的鬼车之身一个,是以多打少,占据优势,又有此界空中真言寺等梵门势力为“引子”和“锚”,对比鬼车在此界空中没有势力,又是一个优势,两个方面累积起来,优势很大!可事实上,并不是如此。

    李元丰的鬼车之身明面上是没有“引子”和“锚”,可他不但得到天庭帝君们的授权,能够凭借着玄天圣君的身份,调动宝霄宫来充当“引子”和“锚”,还可以借助无人知道的心魔之主的心魔道的势力来充当“引子”和“锚”。这两方面加起来,比起观自在大菩萨和弥勒梵主两个人在此界空的“引子”和“锚”要少不少,可够用的了!

    “嗯?”

    观自在大菩萨和弥勒梵主两个人和李元丰的鬼车之身斗了一会,没有马上夺取任何一块被天妖气同化混沌所成的妖土,立刻就有了判断,他们神意交流,暗骂天庭的无耻和没有下限。

    南海,潮音洞。

    外面水光潋滟,微微轻色,映入眉宇,如明月相照,稀稀疏疏的。

    观自在大菩萨的真身背后功德金轮高悬,里面是万千的琉璃玉文,讲述大慈大悲之意,横到时空里面。

    人间界一个上浮界空,肯定不可能降临一个大罗金仙全部的力量。再说了,人间界的那个界空虽然因为融合已经能够承载上境金仙之力了,可这也有个限制,不能够太多。事实上,正是如此,凡是此时此刻向人间界的那个界空降临力量的上境层次的存在,都和观自在大菩萨一样,只降临了不多的力量。至于为何声势如此之大,只能说大罗金仙实在太强大了,少许力量降临就至高无上。

    观自在大菩萨只降临了不多的力量到人间界界空,真身还在南海潮音洞,所以人间界界空中发生的所有事情她本体知道的一清二楚。

    “天庭!”

    观自在大菩萨豁然抬起头,眸光看向天界,在那里,南天门矗立,光芒万丈。只看天庭帝君对鬼车这个妖族大圣的妥协,就可以看出,天庭对人间界那个界空中的宝霄宫所代表的天庭势力都看重。从此可以推断,一旦接下来马上到的人间界界空融入西牛贺洲,成为西牛贺洲一部分后,天庭的行动会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果决强势。

    “天庭!”

    观自在大菩萨眉头皱起,真说起来,天庭在西牛贺洲中的潜势力不容小觑,那就是神灵数目不少。一旦天庭发力,够让人头疼的。

    要是早知道发展到现在都样子,当年无论如何,都要先保证西牛贺洲内外清一色,全是梵门的力量了。

    观自在大菩萨隐隐有一点后悔,即使她是大罗金仙,都不例外。在当年,立下西游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事儿,反对的声音并不算小,梵门为了推动西游规则的制定,拉拢了几个盟友。在其中,天庭就是很有分量的一个!作为盟友,对天庭原本在西牛贺洲的神灵的存在特别是土地山神水神什么的,实力弱小,不成气候,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还有不可忽视的是,有的神灵在西牛贺洲存在的时间比梵门出现在西牛贺洲还要早,梵门当时要清除,也不容易。

    真说起来,天庭上如此,地仙之祖对五庄观更是如此。

    观自在大菩萨想着,站起身来,踱着步子,眸光渐渐的变得冰冷。

    天庭要借着马上就会发生的人间界界空融入西牛贺洲成为西牛贺洲一部分的契机在西牛贺洲中发力,趁机攫取西牛贺洲这个纪元中心的鸿利,来增加天庭的积累和底蕴。这个过程中,就是要从梵门的盘子里争食,梵门和天庭的关系肯定比不上以前和睦。这样的局面下,梵门未尝没有机会狠下心来,拔掉以前因为两家巨无霸势力关系亲近而无法动的东西。

    以后的西牛贺洲,争斗会比以前激烈许多许多。在其中,究竟是其他势力能从梵门手中夺取属于梵门道纪元大运,还是梵门能借助这一机会,把西牛贺洲上下清理一遍,把西牛贺洲真正变成梵门的西牛贺洲,就看各自的手段了!

    观自在大菩萨想到梵门在西牛贺洲中不可动摇的地位和资源,心里很有自信,她相信,梵门肯定会是胜利者!

    “就这样。”

    观自在大菩萨想到当年的封神之战,西牛贺洲的局面经过此一番波折,要比原先布局要曲折许多,但或许只有经过风雨之后,才真正能够继承纪元前所未有的大运,一飞冲天。

    西牛贺洲,凤仙郡。

    神庙中,松色冉冉入内,照在神龛上,弥漫着一层如铁般的深青。

    真武大帝的一部分力量附身在神龛里,外相所显,黑白辉映,动静结合,他虽然由于在西牛贺洲的力量不够,不能够像观自在大菩萨,弥勒梵主,李元丰的鬼车真身那样的存在降临力量到人间界界空,也得遵守规矩,不能够像李元丰的心魔之主那样的魔主完全不在意西游规则任意来往,所以此时无法参与人间界界空中的争锋,只能旁观。

    不过由于人间界上浮界空与西牛贺洲的融合进程很快,真武大帝不能进入,可能够观看,他感应到界空外的力量波动,知道三人在动手。

    “还好。”

    真武大帝扫了一眼,就收回目光,重新看向宝霄宫。在观自在和弥勒进入后,宝霄宫的势力又有所衰退,幸好是有鬼车挡着,损失还能勉强接受。

    轰隆隆,

    正在此时,真武大帝若有所觉,他睁着眼睛,看着人间界上浮的那个界空和西牛贺洲真真正正融合,成为西牛贺洲的一部分。

    从此后,那一片界空不再属于人间界,而是属于西牛贺洲了!

    n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