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就英魂 第六十八章 救援

    作为血族后裔,他的童年是非人的生活,亲眼目睹了所有的亲人被活活烧死,那些人的狂笑和狰狞,直到现在还清清楚楚。

    母亲用生命保护了他,也提醒着他,要复仇,当凯撒帝国的人找到他,并给了他复仇的机会,他就把命卖给了所罗门。

    强大血族天赋和凯撒帝国的训练,让他脱颖而出,最终成为一名蒲公英,以后,他不需要灵魂,不需要未来,只要最好的完成所罗门交代的所有任务。

    他曾经觉得他会毫不犹豫的杀掉联邦的每一个人,直到遇到王重,每一天的微笑,每一次的信任。

    义无反顾。

    这一切每天都改变着他,可是无论怎么样,他是蒲公英的命运却无法改变。

    背叛拯救自己给予复仇希望的所罗门?

    背叛让自己找到灵魂给予亲人一样信任的王重?

    此时的王重却并不知道后方的危机,他们面对的同样是未知的选择。

    章鱼人的影月堡非常壮观,王重曾经见过人类旧文明中世纪的资料,有点类似那样的形状,但布放上要高出几个世纪,城堡外围的正面则隔着一条宽阔的护城河,有巨大的吊桥被拉起,半吊在城门与护城河之间。

    在那城堡的城墙上每隔十来米就有着水晶般的光芒闪耀,驻守着卫兵,城堡的两侧还有高高的瞭望塔,而在半空中时不时还能听到一片片的破空声响,那是一队队狮身鸟头的巨大飞行兽,人类称之为狮鹫,仗着厚厚的肉翅,体型庞大,驮着装备精良的章鱼人在空中巡逻,呼啸而过。这玩意王重在登陆战那天见过,章鱼人空中军团的主力配置,圣城军称之为狮鹫,平均六阶左右的战力,配合上强悍的精锐战士,实力相当不俗。

    城墙上的斑斑青迹在述说着这座堡垒的古老,十分特殊的材质,看起来就像已经屹立了千万年,最让人绝望的则是在那古老城墙上散发着的莹莹蓝光,不同于符文,却有着符文的效果,看起来像是某种元素法则在护卫了城堡。

    章鱼人虽然不懂符文,但他们对于元素的理解却是远在人类之上,他们的奥法也极其擅长利用固定的元素力量来刻画阵法,其实说白了就是和符文阵一样的东西,只不过驱使阵法的核心力量不同而已。

    这就真有点让王重头疼了,原本有木子一起,那是感觉天下之大,何处都能去得,生死的气息往身上一遮掩,几乎是天魂以下绝无人可以看破。可那说到底也只是一种障眼法,能蒙蔽生灵的感知和嗅觉,却蒙蔽不了力量本身。这种手段最怕的就是和‘死脑筋’的阵法硬刚,管你怎么掩饰,在只认能量形态的阵法面前都是无所遁形的,看来想要趁夜潜入城中只能是痴人说梦了。

    王重皱着眉头正在思索着对策,旁边拿着瞭望仪的奈皮尔却是轻轻碰了碰他胳膊。

    “看城东门楼下。”他压低声音说道。

    影月堡有四座城门,东、南、西、北,交通四通八达,王重三人眼下正在北门附近,东门那里相距可是太远,接过奈皮尔手中的瞭望仪,不得不说先进设备的好处确实是太多,远在十数里外的东门原本黑乎乎的一片,透过瞭望仪却是清晰的展现在王重眼前。

    戒备同样森严,城门禁闭,但在城门外的空地上,则高高的矗立着两根四五米高的铁柱子,两个人类被捆缚在铁柱顶端的位置。

    他们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或刀伤或鞭伤或锤伤,鲜血淋漓、浑身青一团紫一团,此时耸搭着脑袋,一副已经奄奄一息的样子。

    “怀德·亚历山大,诺拉白!”王重一眼就认出了这两人。

    诺拉白就不用说了,相互都熟得很,至于怀德,王重在霸族的新人课堂上曾见过他好几次,非但本身是这届维度新人中的第一人,且听说他本身的家世并不简单,说不上在圣城中大富大贵,可在维度人里有着很大的影响力。良好的家庭背景以及超乎寻常的天赋,他自己却是既不张扬也不跋扈,一个相当传统的维度人,和王重虽然没什么交情,但至少不是那种讨人厌的类型,也是这失踪名单上最有分量的几个人之一。

    “就这么绑在那里,这是示威啊,这群该死的土著!”奈皮尔忍不住低声说道。

    示威?这是米索布达比人的地盘,人类既非和对方两军对垒,势力范围也还没有扩散到这片区域来,示的是哪门子威?还不如说是泄愤,章鱼人对人类的仇恨可是绝对不轻的。要知道这里的白天可是十分炎热,特别是烈日当空时,将人如此绑在空地的铁柱顶端暴晒,那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痛苦。

    王重和木子对视了一眼,十有八九是陷阱,但虚虚实实往往就在其间,真要说陷阱,又是在等待着谁呢?流浪旅团接到的任务只是要打探情报而并非救人,但王重本就是冲诺拉白才来的,居然正好就看到他被绑在面前,这说什么都得尽力一试。

    “先潜伏到近处看看再说。”

    三人压低着身影,在荒野中穿行,空中呼啸而过的巡逻队在木子死气的干扰下显然一无所获,要隐蔽,行动自然就慢,瞭望仪中近在咫尺的距离却花了三人足足一两个小时,在城外绕了个大圈到东门外时,时间已经彻底入夜了。

    空中的巡逻队伍出没得少了一些,大多数时候还是瞭望台上的灯盏在发挥着警戒的功能。

    三人就位,到这距离,即便不借助瞭望仪也能清晰的看到捆缚在铁柱上的两人了,看起来还有一口气,只是精神不振、一副行将就木之态。

    王重一路过来的时候已经用瞭望仪在不停的观察着那附近的布置了,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城墙上的防卫力量并没有比别的地方更多,四周也没有什么伏军之类。想想也是,对方又不知道他们会来,在这人类根本就不会踏足的地方设什么陷阱呢?难道还真是像奈皮尔所说那样,只是一种泄愤般的发泄或者无意义的示威?

    呼……

    木子的瞳孔颜色随之微微一变,左眼呈现黑色,右眼却是白色,五颜六色的世界在他的感知中统统都变成了黑白二色。一切障碍物在这穿透一切的黑白世界中都显得无所遁形,木子很快就发现了,那是在地底中。

    那两根巨大的、矗立起来的‘铁柱’可并不是什么真铁柱,而是两只古怪生物头顶长出来的刺一样的东西。那两只生物散发着强大的气息,绝对巅峰中的六阶生物,实力不容小觑,就潜伏在东门的地底,坚硬的土地对它们来说就好像是水流一样,对它们的身体动作无法形成任何的阻碍,此时它们正仰着头,血盆大口对准了上方,两根尖刺上绑缚的诺拉白和怀德就像是两个诱饵,若有任何生灵胆敢营救或是闯入那片区域,这两只怪物绝对会暴起而食之。

    “深渊巨口,两只。”

    木子眼中那诡异的黑白之色已经消失了,从那种状态中退了出来,他前两天在圣城军的已掌握资料上看到过类似的生物,有点像是地球深海中的灯笼鱼,用触须上的光芒引诱小鱼靠近,再暴起食之。圣城军已经有过多次目击报告,有野生的也有章鱼人豢养的,它们的实力未必是圣城军所忌惮的,可怕的是那种隐蔽性和警觉性。

    “有办法吗?”王重不太敢确定,不知道木子的生死气息能否瞒过那两只深渊巨口,何况还是要在它们的嘴里去抢食。三人倒是并不畏惧这两只六阶生物,可一旦打斗声惊动了城墙上的守军,那就很难说了。

    “瞒过这两只生物应该没问题,但如果它们发现牙尖上绑的人不见了……毕竟是联系在它们身体上,少了东西肯定会有所察觉的。”

    王重想了想,从空间水晶中翻出两大团东西来,那是昨天在丛林里杀掉的一头幽狼尸体,资料上说这玩意可以食用,味道还很不错,原本是当口粮,此时将幽狼尸体切下了两大块来,估摸着诺拉白和怀德的体重,用衣服包裹了:“可以拿这个掉包试试,章鱼人应该不太会注意我们,能拖延点时间。”

    “光重量差不多还差点意思,只怕城墙上有人看一眼就露馅,我来给调整下,”奈皮尔兴奋的说道,他对傀儡术相当有兴趣,本身就是灵魂天赋,整容术伪装术都是傀儡术的基本。

    奈皮尔的空间水晶里工具可不少,他最喜欢化妆了,原本血淋淋的两大块,很快就被奈皮尔弄成了两个人型的模样,近看当然是破绽百出,可夜间远远看去,倒还真和怀德的体型模样有几分相似。

    木子将两个‘假人’给收到空间水晶中,准备妥当,一股死气悄然覆盖,明明还站在两人的面前,可奈皮尔却感觉眼里一下子就失去了木子的踪迹,只听到一个声音在旁边响起“我去了”,然后才发现了说话的木子,而且这种发现都是十分诡异的感觉,就好像说话的只是一块石头,他是存在的,但却让你完全没法去注意。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