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27章 魏仁(一更)

    郑元礼心下一惊,内力涌动想要护住周身。

    但此时那中年男子的目光已然转向别处,看向另一人。

    郑元礼皱眉,不知到底弄什么玄虚,这般急急唤自己回来,总不会是为了让这中年男人看自己一眼吧?

    这中年男子很古怪!

    “可以了。”郑元礼看那中年男人闭上眼睛,片刻后睁开,说了这一句。

    徐锵摆手道:“行啦,你们去吧。”

    郑元礼再也忍不住,抱拳道:“门主,咱们回来做什么?”

    “没什么,当权当看看你们是不是安全,去吧,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徐锵摆摆手道:“小心一点儿,外面可不比门内!”

    “……是。”郑元礼无奈的点头。

    他知道门主的脾气,不想说的怎么问也没用。

    他与其余八人出了问心殿,忍不住开始议论。

    “门主到底在做什么?”一个中年男子皱眉沉吟道:“难道就为了看看咱们是不是安全?从前可没做过这种事吧,再说了,是不是安全也不用唤咱们回来一趟吧。”

    他们的令牌可不仅仅是一块令牌,还有妙用,一者能接到宗门急召,一旦有危险,需要求助的话,可以通过令牌来招呼周围的同门。

    再者他们真遇到危险甚至死去,令牌会炸裂,门内自然知晓。

    所以他们安不安全,门内不必招呼他们便知晓,门主这说法显然不妥当。

    “那人是谁?”另一人问道。

    郑元礼道:“好像没见过吧?是咱们的人?”

    “好像是一位供奉,叫李奇吧。”一个青年扭头看一眼问心殿,低声道:“刚入门没多久的供奉,只是一直没怎么露面,不知要干什么。”

    他们九个都一头雾水,好奇心被撩拨得越发强烈。

    “供奉?”郑元礼低声问道:“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咱们南天门的供奉!”

    南天门的供奉门槛太高,极为严格,所以南天门的供奉极少,至今不过十九个,新增的这个是供奉,那必有其独到之处,否则很难成为南天门供奉。

    这些供奉们或者修为顶尖,是门内最顶的高手之一,或者有奇功绝艺,能人所不能。

    这李奇的修为不算高,不是武功取胜,那便是有奇功,看自己的那一眼很古怪,说不定是奇功所致。

    身后传来司马刑的声音:“出殿的赶紧走!”

    郑元礼顿时想起自己的任务,无奈的摇头道:“几位师弟,我那边还有事,先走一步!”

    他抱抱拳,直接挪移离开。

    回到先前的篝火堆旁,篝火的余烬还没冷却,他仔细找了找,露出一丝笑意,在一个石头旁找到了一根焦黑的树枝,上面还残留着喷香的气味,却是烤肉的油脂所留下。

    他猛的一吸,顿时香气钻进鼻孔,脑海里迅速闪现出一个隐约的影子,扔下焦黑树枝,他飘飘如影子掠过树林,朝着山顶而去。

    随后的两天,他一直依靠追踪术疾行。

    这两天之中,他的目标或者钻进树林,或者进入繁华大城,混入人群想靠人群的纷杂混淆自身气息,躲避他的追踪,郑元礼一一化解,紧随其后如附骨之蛆般咬住他。

    郑元礼也无奈,赤极宗的高手最擅长的便是轻功,隐匿之术也精擅,若非自己追踪术精深,根本发现不了这家伙,即使发现,也一时之间拿不下。

    这赤极宗的高手的弱点只有修为了,凭自己的修为足够把他硬生生磨死,所以追杀他只能靠这一手,一直紧追着不放,等那路无寻逃不动了,才能真正杀死。

    傍晚时分,他感觉那路无寻忽然停在不远处的山峰,于是陡然加快速度,眨眼间到了一座山峰之巅,看着对面的老者路无寻。

    老者满脸皱纹,身形削瘦干枯,看上去愁眉苦脸,颇为可怜。

    他站在一块石头上,猎猎狂风呼啸,鼓动着他灰袍,好像随时会把他吹跑。

    路无寻抱抱拳露出可惜神情,叹息道:“这位公子,何必苦苦相逼,小老儿虽然修为孱弱,却也不是待宰的羔羊,总要拼死反击的!”

    “路无寻,行了吧,收起你这一套!”郑元礼距离他五步远停住,冷笑道:“你专杀幼童,简直天理不容,早就该死!”

    “小老儿只是让他们早早离开这可怕的世界,少受一些苦,却是一片好心。”路无寻沉声道。

    郑元礼冷笑:“可笑之极,死!”

    他说着话一掌拍下,迅若奔雷。

    “哈哈!”路无寻忽然发出一声大笑,横挪一步避开这一掌。

    他身后忽然出现三个老者,手掌宛如奔雷般拍向他。

    一看到他们出掌,而且如此迅捷,郑元礼忙后退,速度如电。

    但三个老者手掌更快,不等他退得远,已然拍中他。

    “砰砰砰!”三掌结结实实击中他胸口,顿时倒飞出去,在空中喷出血箭。

    “你们……”郑元礼指着他们,难以置信。

    他已然认出三个老者的身份。

    “赶紧的,夜长梦多!”一个老者指向路无寻。

    路无寻忙点头,再次冲向郑元礼。

    此时郑元礼已然“砰”的落到远处一块石头上,后背被石头边沿撞上,疼得呲牙咧嘴,嘴角的血继续涌出,吃力的道:“你们好大的胆子,齐天门!”

    他已然认出这是齐天门的武功心法,因为曾与齐天门弟子斗过几场,很熟悉他们的心法,坚凝霸道,独树一帜。

    “你死了便没人知道是咱们下的手。”一个老者摇头道。

    路无寻已然到了近前,嘴角咧开,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个得意与狡诈的笑容,猛的一掌兜头劈下,便要一掌将郑元礼的脑袋击碎。

    “砰!”闷响声中,路无寻倒飞出去,在空中喷出血箭,杂夹着几块碎肉,惊骇的瞪大眼睛。

    郑元礼身后已然站了一个挺拔老者,沉静如山的站着,平静看向对面的三个老者。

    “是你,魏仁!”三个齐天门老者失声叫道。

    魏仁右掌轻轻拍向郑元礼,令其精神一振,动作从容徐缓,对三个老者不理一睬。

    三老者脸色已然变化,心生退意,对视一眼便要消失。

    “你们要杀咱们南天门弟子,还想走?”魏仁平静的说道。

    他右掌已然松开郑元礼,抬头看向三老者:“自废武功,可以饶你们一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