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五岳真形 第二十九章 太虚飘渺 意驻玄关

    黔桂边境,数千里山岭杂沓,一座孤山,高出云表。

    山上有位道姑,风度夷冲,仙气飘飘。身后立着男女弟子各一,英华外宣,卓尔不凡。正是万妙仙姑许飞娘,携着朱文和庄易二人。

    朱文背插仙剑,英姿飒爽。望着脚下云涛泱奔,浩瀚无涯,正自出神。在她左侧,庄易手托一樽宝瓶,高约五寸,形制古雅,瓶口喷薄五色宝气,殊为神异。

    三人在此业已等了一天一夜,朱文忍不住问道:“师父,咱们不是要前去白阳崖吗?怎么忽地在此顿住?”

    许飞娘刚从北极回来,拉拢了一位旁门巨擘,心中止不住地志得意满,自忖再也不怕正道前辈剑仙胡乱插手。便带着两位爱徒,远赴这洪荒未辟的穷荒之地。

    “你们庞宪师兄传书,推荐了一位西海散仙,说是能助咱们成就大事。你也知道,他的为人最是可靠,多等一等也无妨。”

    如果是别的推辞,朱文还不服气。可是庞宪建言,那就非同一般。不说自家所掌南明离火剑,就连庄易师弟的青蜃瓶和三阳一气剑,都是经他指点,才能得手。

    尤其是庞宪师兄神通广大,却毫不自傲,平易近人,温文尔雅,实为生平仅见正邪两道唯一佩服的人物。

    说话功夫,忽听破空之声遥遥传来。抬头一看,一道惊天长虹,自北向南连绵百十丈,银光耀目。

    倏忽间,长虹在空中一个转折,径自向三人立身处飞来。眨眼功夫,“噼啪”一声霹雳巨震,光华闪耀,水雾溟濛。

    霞光敛处,一位仿佛被烟雾笼罩的黑袍道人,现身在了诸人面前。

    “贫道西海缥缈岛太虚散人,给道友见礼了!”

    许飞娘双眸大绽神光,这黑袍道人看似烟笼雾约,漂浮不定,似乎是修行不到家的鬼仙。

    可她知道,绝非如此。以她之见,分明是道法高深莫测,业已臻至地仙一流的奢览人物。

    若她所料不错,这道人轻飘飘,身不沾地,通体罩着一层精光,乃是以道家内火外焚之法,将第一躯壳炼化,兵解之后,再行修炼的法身。

    纵然许飞娘天眼无差,可她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人正是她的师侄庞宪,所炼第二元神。

    庞宪参悟五台派传承道书《太乙金章》,结合绿袍老祖的《玄牝真解》,悟彻了不少妙谛。而他的第二元神,能够超脱先天桎梏,多赖《玄牝真解》的功劳。

    昔年绿袍老祖大举侵犯连屏山,被银姝用九幽灵火焚烧了他的法体,得到南方魔教秘传《玄牝真解》,这可是一部超脱圣法。

    加上五台派嫡传道法,庞宪于第二元神一道,颇有建树,比之本体,尤为厉害三分。就连万妙仙姑许飞娘,都不能觑得他的真章本质。

    “道友,你既然是我师侄所荐,想必大有神通。能得您的相助,是本座荣幸。此次白阳崖一行,定能一举功成。”

    “哈哈!”太虚散人仰天大笑。许飞娘这话看似夸赞,实则想要套一套他的虚实。

    不过,他可是庞宪的第二元神,岂会心虚回避。

    “本座在缥缈岛闭关虔修,向来不理世事。这些年来听说峨眉派势盛,门下弟子不分青红皂白,肆意杀戮我辈同道,经庞宪道友劝说,这才前来与许道友共襄盛举。”

    朱文三世修行,今生修炼的又是五台祖师遗著《混元真解》,修为一日千里,道力匪浅。

    有些话她师父不方便直言,她却没有种种忌讳。于是故作天真道:“不知仙长有何神通?”

    太虚散人知道这不是谦虚的时候,而且他也早有算计。

    “贫道精修癸水真法,已得其中三味,玄功变化,奥妙无穷。且看……”

    摇身一晃,水声湍湍,化作一道天河,满空游走,像是一条水龙,夭矫腾舞,好不自在。

    这条水龙聚散自如,光影幻生幻灭,变化无常。时而色作五彩,绚丽无俦,时而销声匿迹,无影无踪。

    映衬着四外云雾流转起伏,罡风呼啸,直令人疑似生在灵宫圣地,不类凡尘。

    黑袍道人仙法玄奥,休说庄易、朱文两个小辈,即便许飞娘都看直了眼,心道:了不得!以前竟然没听说过他的名头。

    “好!”许飞娘击节赞叹。“道友,我们这就启程?”

    太虚散人摇头道:“且慢!仙姑,你信不信得过在下?”

    这话问得,许飞娘有些犯难,莫不是要提什么冒然的要求?只能应承道:“自然是信得过仙长。”

    便见太虚散人信誓旦旦道:“期前,我曾玄功内照,推演天机。此行能不能成功,应在贵徒朱文身上。”

    “我知道仙姑邀约了不少能手,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不如让我附身朱文小友,以备不测。”

    事关宇宙至宝昊天镜和九疑鼎,许飞娘不得不竭尽全力。目前,三仙二老布下两仪微尘阵,围攻庐山神魔洞,暂且脱不开身,抢占先机至为关键。

    但是朱文是她最看重的徒弟,视为衣钵传人,下一代的五台派掌教,怎可轻易托付给不知根底的外道旁人?

    朱文洒然一笑,“前辈好谋算,文儿愿从。”

    许飞娘身子一震,看向爱徒朱文,只见她目光清澈,不作丝毫勉强,这才应允。

    实际上,朱文甘冒奇险,也是信赖连屏山上的那位师兄。他曾嘱咐自己,洁身自爱,远离五台派某些同门,想来他推荐的人不会坑害自己。

    随后,太虚散人浑身爆散,凝练成一条晶莹水线。匹练似的白光,迎空一绕,透过朱文眉心,入驻了她的玄关识海。

    一经入驻识海,庞宪的第二元神便恢复了本来面目。

    识意为法,是为道境。朱文天资禀赋殊为出众,投入五台派门下不过半年,已经铸就浑厚道基。

    识海之中,光明普照,感应到庞宪的气息,朱文万分惊诧,师兄这是搞什么名堂?

    许飞娘看到朱文闭目凝思,心下犯疑,终究不能探查徒儿玄关,只能作罢!

    等到朱文恢复了神智,许飞娘觉得徒儿愈发沉稳,眸光中散发智慧的光泽。

    庞宪倒不是有意隐瞒,未免泄露天机,不得不慎。只有朱文需要全力配合,才对她敞开心怀。

    “嗖!”

    三人汇合了太虚散人,不再停滞,遁光起处,宛如霹雳青虹,破空而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