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七百六十一章 紧要关头

    佛门的掌法、精于技的剑法、道门的拳法……

    楚鹿人一连换了三种套路,对上金刚伏魔圈,交手近二百招,却未占到什么便宜。

    不过三渡想要以金刚伏魔圈困住楚鹿人,也未可得,楚鹿人的一剑破万法,足以令金刚伏魔圈无法持续凝滞、扩大优势,往往气流刚刚成胶,便被楚鹿人几剑划破开来。

    而道门拳法,说是“拳”,实际上空明拳也好、太极拳也好,都是重意而不重拳。

    以空击空之下,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之后楚鹿人又换了论基础在周易八卦的龙龟劲、逍遥派外功之大成的御六气指,却也都难以破去三人联手之势。

    至于音功、精神引导之法,在三个老和尚面前,还有些不够看。

    交手三四百招之后,楚鹿人见胜负难分——自己如今不成“三分归元气”,自然也就没有内力循环往复之效,而渡厄返照空明、总摄这伏魔圈阵法,很难说谁先力竭。

    只能说楚鹿人年轻力壮,坚持更久的可能更大!

    于是楚鹿人心中一动,想到张无忌最终胜了三人秘诀——以力破巧,逼他们拼内力!

    只见楚鹿人先右手结金刚拳印、再双手结根本印,吐气开声、胸腹共鸣的发出颤人丹田的一个:“吽!”

    顿时楚鹿人周身筋骨齐鸣,整个人都膨胀了一圈,正是逆运“如来印法”,将庞杂的真气性质,化作纯粹的“气”与“体”。

    同时楚鹿人心中观想明玉台,令自身内在处于“至静”,避免因为过强的力量而伤及自身……

    如此一来,三道黑索同时向不躲不闪不抗的楚鹿人袭来,鞭打在楚鹿人身上的时候,“啪啪啪”三朵血花绽放,不过却是被楚鹿人发力一裹,令这三道黑索,全都缠在了自己身上,无法再孕它势!

    此时有平常大腿粗的双臂,这时交错一挽,将黑索全都束在手中,任是三渡如何发力也不松开。

    渡厄、渡劫、渡难这时也纷纷激荡内力——虽说无法以阵法变化降敌,但此时对方一个人、被自己三个人以“金刚伏魔圈”套住,怎么也不算是自己一方吃亏!

    三人一同参禅数十年,都练就的是《易筋经》,只是渡厄中年后改修的原版,渡劫渡难依旧是简易版,并且三人久修《金刚伏魔圈》,一身金刚伏魔劲,仿佛一体同源。

    加之渡厄实力盖过两个师弟不少,足以统摄力道,此时三个老僧呈品字型围住铁塔般的楚鹿人,都是一手攥着、一手比着,暗运金刚伏魔劲……

    而楚鹿人见坚持已成,顿时……渐渐“漏气”!

    见到楚鹿人的身影渐渐“萎靡”,恢复到了如常状态,三渡还以为他要撑不住,渡劫、渡难的胜负欲大生,更加持力几分。

    实则楚鹿人是特地不再逆运“如来印法”,只以内力相持,以一敌三未免不智,这时楚鹿人一层层护体气劲套上、卸力功法用着——虽说无法引动三人内力自行抵消,但至少能撑住。

    同时神照真气下,楚鹿人三处皮外伤,顿时锁住气血、渐渐愈合,已经有了痒意。

    并且持续内守“明玉台”,外躁而内静、内力持续高效恢复。

    没过小半个时辰,三个老和尚果然开始扛不住……

    楚鹿人估计再有个一时三刻,自己就可以开始反击——到时三渡濒临油尽灯枯,而楚鹿人还能有五成内力、足以发挥出八九成实力,只是无法持久而已。

    不过就在这时,明玉台上忽然照见了一人,正鬼鬼祟祟的摸上山来,眼看已经发现了这小院中的异状。

    来者不是旁人,正是成昆……也就是圆真!

    这老小子也的确口若悬河、演技精湛,之前忽悠得名誉海内的空见神僧收他为徒、临死时才识破他的险恶用心,不久前居然还能说动三渡这些老宅男,将谢逊抓了回来。

    楚鹿人心中微动,表面却不动声色……

    他也想看看,成昆想要做什么——成昆此时的武功,与杨逍仿佛,若是两人真的动手,只怕还能占到上风,不在渡劫、渡难之下。

    可是楚鹿人看似竭尽全力,实则是内力循环往复,纵使有所折耗,不过此时既然已经发现了成昆,就断不会被他有什么可乘之机。

    楚鹿人清晰的感觉到,成昆已经就在院外,不过却仗着院中双方斗到了紧要之处,蹑手蹑脚往渡厄身后院墙的方向绕了过去。

    成昆只当楚太岁和三渡都无暇关注周围,而且自己姑且算是仅弱一档的高手,此时完全有机会一举建功!

    只要运起幻阴指,从墙外一击破墙直袭就在墙边的渡厄背心……

    任是这老东西内力再高,现在也已经濒临竭尽,到时不需要他再多动手,渡厄一旦暴毙,楚太岁的余力,便足以震杀渡劫、渡难。

    至于楚太岁……

    这厮无疑也是成昆的眼中钉,成昆看似辅佐汝阳王府,不过私下里也还有自己的如意算盘!

    之后若是能趁机杀了力竭的楚太岁自是最好,若是不能……

    也只要大声呼救,引来其他僧人来此便是。

    甚至连渡厄身上幻阴指造成的伤势,都不需要毁尸灭迹——就说是被楚太岁用“乾坤大挪移”,转移到渡厄身上的,少林的人会不信?

    这现场、任是谁会怀疑自己这北少林的高僧,而相信偷偷潜入的红白太岁?

    到时南北少林,定与正气盟结为死仇,若是他们拼起来,之后便大有浑水摸鱼的空间。

    成昆等待着时机,而楚鹿人等待着成昆等待时机……

    内守明玉台的楚鹿人,早已锁定了他,此时打定主意,只等他对渡厄下手,楚鹿人便立刻强收力道,拼着自己受些不轻的内伤,到时全力冲击向渡厄!

    到时相当于渡厄身上,与成昆拼一记,渡厄生死五五开,而成昆九死一生、必然重伤,而渡难、渡劫最多是受些反震,楚鹿人……相当于毫无防备的被渡难、渡劫联手一记,肯定也不好受,可性命无碍。

    不是楚鹿人心狠,毕竟提前叫破成昆的行踪,他肯定会开脱说是想要偷袭楚鹿人,之后装作对自己嗔念大动而倍感歉意的样子,三渡也不会难为他——人家也是好心嘛!

    而现在叫破的话,成昆必然立刻下手,还是一样的结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