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阴阳术的阴阳师 第一百九十五章 阴阳家云中君

    按照常规套路,这个时候可以报上穿越前的名字。

    可自己这边有点特殊,穿越前也叫关俊彦,虽然缩短了穿越后的适应时间,却少了一个可用的名字。

    用关联法?

    比如把名字拆一拆,比如金庸之于查良镛。

    可惜,俊彦二字,不太好拆。

    意思相近法的话又不容易Get到点。

    俊彦二字,汉语以为杰出之士,贤才,这么直白地说出来也太不要脸了点,虽然事实。

    正自苦恼之间,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很抱歉,我的身份比较敏感,暂时不方便透露真名。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云中君。”

    “云中君?”张灵玉微微侧头,眼神玩味,“这个名字对于阴阳家的寓意不一般。”

    “所以才会以此为化名。”关俊彦微微一笑。

    早就知道屈夫子的《楚辞》与店主那边有莫大关联,不然也不会在五行之属铭刻其中的章句。

    其中《云中君》属金,也是关俊彦见得最多,接触得最多的一属。

    联想到自己的金行之体,以此为名最是相称。

    而且,这名字好听啊。

    云中君,云中之君,听着就有一股仙气。

    其他的大司命、少司命、湘君、湘夫人虽然也很好,果然还是这个最得我心。

    瞥见关俊彦眼中的一抹自得,张灵玉心中好奇,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所在的龙虎山被誉为道家祖庭,他又是钦定的龙虎山大天师,从小有意无意地接触到很多秘辛,其中就有与道家关系密切的阴阳家。

    和四平八稳,在历史上一直牢牢占据重要地位的道家不同,阴阳家大起大落,各种过弯漂移,比秋名山刺激不知道多少倍。

    最为刺激的,给张灵玉留下最深印象的便是大秦末年。

    那时,阴阳家的风头一时无两,给后人留下无数遐想以及争议。

    其中,最有争议的是当时阴阳家的首领,以荆楚一代至高神为名的“东皇太一”,最有名的则是“云中君”。

    不同于大多数舍弃真名,只以类似道号的传承名示人的阴阳家高层,云中君的真名可谓如雷贯耳。

    徐福。

    大秦方士。

    为千古一帝秦始皇炼制长生不老药,打造种花历史上第一支超级船队,率领三千童男童女出海访仙,最终一去不回……

    这也成了阴阳家从横压一世到逐渐衰落的转折点,因为当时的船队上几乎囊括了阴阳家所有的有生力量。

    而徐福访仙的最终目的地便是东瀛,现在的日本,算是种花家与日本最有渊源的人之一。

    这是在暗示什么吗?

    虽然史书记载,徐福最后没能证道长生,但这种事,张灵玉一直都留了心眼,不敢全信。

    道家里就有据说死了,其实没死的老不死,还不止一位。

    就算死了,也可以轮回转世,阴阳师至高密法的“泰山府君祭”本就是种花家传过去的。

    这位是徐福时隔两千多年的传承者,又或者就是徐福本人?

    张灵玉不可避免地多想了。

    不过很快又抛在脑后。

    因为和他关系不大。

    真是徐福本人,自然有老一辈去处理。

    阴阳家有太上长老,我道家也有以身合道的祖师。

    同辈的话,竞争就是了,他张灵玉最不怕的就是竞争。

    这个代表队队长可不是别人钦定的,是他一步一步赢出来的。

    不管是道家内部,还是与三教九流诸子百家,又或者世界这个大舞台,他张灵玉早已有所觉悟。

    所以,他打了个道门的稽首,自然而然地说道:

    “天师府正一道第六十六代传人,张灵玉。”

    关俊彦同样回以由店主教授的阴阳家古礼:

    “阴阳家,云中君。”

    由于不知道多少代,只能越简略越好。

    礼成之时,关俊彦蓦然地进入一个非常玄妙的境地。

    脑中如有洪钟大吕嗡嗡作响,却没有任何眩晕感。

    一副画卷在眼前缓缓铺开,一直通体鎏金的金色大鸟,振翅高飞。

    又有朗朗读书声萦绕耳畔。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謇将憺兮寿宫,与日月兮齐光;

    ……”

    少年心中清明,双目光华流转,似有日月蕴含其中。

    那份神采,近在迟尺的张灵玉无法察觉,在某人,或者说某些人眼中却是洞若观火。

    露台的正上方,交流会场所在大楼的楼顶天台。

    一名银发如雪,身穿道袍的道姑凌风而立。

    心有所感之间,正欲掐指推算,却又迅速松开,清冷的面容上划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神情。

    “天机紊乱,故意选在这种时候,这个地点曝光出来,连我都推算不出来——云中君,好!就让我看看你们到底在玩什么花样。阴阳家鼎盛时期我尚且不惧,何况现在?”

    夜风转急,道姑解开发髻,随风狂舞。

    比道姑所在更为遥远的东京湾下,两双眼睛同时睁开。

    一双煌煌,如大日当空。

    一双皎洁,如皓月高悬。

    同时响起的还有笑声,放肆至极,畅快至极。

    “哈哈哈哈哈,云中君,哈哈哈哈哈,云中君,好一个云中君——从今天起,你就是阴阳家云中君,师妹,回去就这么落谱牒吧。”

    “师姐想好了?虽然知道你的打算,但是不是暴露的太早了些,云中君对于阴阳家,对于东瀛的意义……”

    “是早了些,本想等他进入‘控心’境界再慢慢往这条路上引导,没想到啊,没想到……”

    “今夜之事并非师姐有意而为?那便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天意人为,谁又能说得清?”

    “确实,研习占星律两千多年,越来越迷茫。”

    “你都看不懂,某些躲躲藏藏的老鼠就更看不懂了。师妹,你要我做的事,我答应,相对的——”

    “师姐让我做的事,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等吧,反正有人比我们更着急。”

    与此同时,一片白茫茫,什么都看不清的天地之中,一道模糊的身影缓缓浮现。

    分不清男女,甚至不知道是不是人类的存在摩挲着腰间的佩剑。

    “别急,很快就能见到老朋友了。”

    PS:我不做阴阳师,因为我是阴阳家云中君——这才是书名的真意。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