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内宫外 第一百零八章 暗流

    海瑞字汝贤,号刚峰,著名清官和大明律专家。对于他的起复,朱翊钧和张居正有所议论。

    张居正认为,海瑞这个人因为其极其清廉的作风获得了太高的道德地位,但在实际能力上,其实与名难副。

    他劝朱翊钧道:“海瑞得享大名,为其廉也。然其行事拘泥于祖宗成法,办事操切且以袒民为上,常不论曲直。若去了松江,臣恐缙绅恐惧如隆庆三年故事,而乱江南大局。”

    正如海瑞的清名甲于天下,其行事偏激之名亦如是。海瑞行事,一切以圣人训、大明律为准绳,认为明后期所有的问题都应该用“祖制”,即洪武所定的规则来解决——这当然不可能。

    因此,虽然多年来上下交荐,但高拱和张居正这两个务实的阁臣,都不愿启用他。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海瑞也是一个殉道者。正如他自己勉励自己的两句话:“以身为障,回即倒之狂澜;以身为标,开复古之门路。”

    他想用自己做出来的样子,来要求大明上下都如他一样做到自守、清廉、各安其位。虽然比那些要求别人做到,自己却啥也不做的人强了许多,但太理想化了。

    朱翊钧本来不是非启用海瑞不可的,但因王以修奏章中奏明,退田最主要的阻力主要是来自于夹杂在内的各类官司,官司打不清爽,这地退回去也没人敢种。因此他在奏章中本就请求朝廷派一名善理讼的大臣来松江。

    而以海瑞命名的司法定理“海瑞定理”是中国法制史的一门学科,朱翊钧在后世在信访培训课上听教授讲过。所谓海瑞定理,其实是海瑞在断案息讼中的司法经验总结。其大致分为三个定理:一:只有公正的司法才会真有效率——公平定理;二:差别保护原则——差别定理;三、疑罪从无。

    朱翊钧认为现在松江的情况,如果按照是非曲直来慢慢断案,一时半刻理不清。必须以一名善于息讼的大臣,其清名显于天下的,按照某种快速断案的原则进行审判,才能快速解决问题。否则错过了春耕,不免为江南士绅所笑,也影响徐家退田的整治效果。

    他把这个意思跟张居正讲了,张居正也觉得皇帝说的有道理:不管海瑞对争产、争地怎么判,其他人都不会怀疑他是收了贿赂而偏袒一方,确实有利于快速息讼。

    再加上皇帝已经是第二次向他流露出要用海瑞的意思,自己老是拦着也不行,也就没坚持己见。

    因海瑞此时已经回到了海南家乡,为了不耽误事情,张居正做了两手准备,一是这旨意立即发出去;二是从大理寺抽调了几个善于打争产官司的法官? 成立了松江退田法官工作小组? 也随后出发。与此同时,深知海瑞影响力的张居正还起草了一份安民告示。

    旨意明发出去? 首先闻风而动的是松江地面群氓。在隆庆三年? 他们利用海瑞定理中的第二定理,从海瑞那里很是捞了些便宜? 如今听说老青天又来,个个都备好状纸? 不管有枣没枣? 准备先打三杆子再说。

    其次闻风准备落跑的是满松江的缙绅。隆庆三年海瑞罢官时,才从黑色改过来的红色大门,现在又该改回去了。按照海大人在巡抚应天时规定的《督抚宪约》,家里的奢侈品之类的也通通不能用——要不趁着他没来? 咱该把孩子们的喜事儿抓紧办一办吧。

    正在人心惶惶的当儿? 朝廷的谕旨和安民告示同时到了松江。——钦差大人到任,都是先放告牌。这般先拿安民告示先贴在沿途各城之做派,应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众人见谕旨中将海钦差的职权范围紧紧的限定在松江,且主要管理争讼案件时? 无不松一口气。——幸亏张居正思虑周全,否则等海瑞到了? 满城缙绅都要跑光。

    .......

    三月三日,海瑞终于到了松江。早就做好准备的王以修接着了? 先送到自家后衙歇息,并和他商量钦差行辕的事儿。

    海瑞此时已经六十一岁? 但仍行走如风? 声如洪钟。黑色的脸庞上两颊深陷? 一对大眼睛在倒八字浓眉下炯炯有神,越发显得颧骨高耸。

    王以修见他安置好了,又问他准备把行辕安排在哪里。海瑞反问,朝廷大理寺的人现在在哪里?王以修道,都在我这知府衙门里,这些天分成四个组,日日在判案。

    海瑞听了,微笑道:“既然如此,如果没有不方便,就不必再找钦差行辕,还放在你这衙门里吧。”

    王知府只求海瑞能帮他分担一部分责任,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心说就算我搬出去,您老只要把官司给我断完了,我真的无所谓。

    三月初四,海瑞即开始断案息讼。因为青天之名太过响亮,且基层经验务必丰富,海瑞这案子断的极快,且几乎未闻怨言。

    今年好多松江的社鼠群氓还以为他能像五年前那样,给无产者撑腰打气呢,此前准备了状纸,见海瑞开始审案,都递进来。

    没想到海瑞早就料到此节,此前已经将去年退田产生官司的人员名单都放在手边。见新状纸上都是新案,他先派人去访得了实情。

    隔些天一升堂,先诘问新案原告以前干什么营生?为何此前没有告过?然后将访来的实情和他的言语一对,基本上没有能顶住他三五句问话的。

    这借讼生事为海瑞生平最厌恶者,哪里用的上半天,松江知府衙门外,带着大木枷示众的就站了一排,一下子把这些社鼠的歪心思给打了下去。

    海瑞加入到断案息讼工作之后,他一个能顶王以修五个还富裕,终于在三月中旬前完成了所有官司的审判。

    王以修放下心头大石,也不管海瑞的忌讳,非要掏钱到大馆子请他吃饭不可。

    海瑞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见王知府诚心邀请,也就换了便服,跟着他出了府衙。

    还没走到要吃饭的地儿,海瑞指着路边一群群的摆着插着草标示意卖身的男男女女对王知府道:“这怎么这么多卖身为奴的?何不去做些正经营生?”

    王以修苦笑道:“这些都是徐家打发出来的奴仆,只会伺候人,不会种地营生。松江还算少的,华亭还有数千之数。”

    海瑞听了,脸上变色道:“朝廷才申蓄奴之令,这官民都在开革奴仆,哪有还往家里招的?如此一来,这些人衣食无着,不知多少时日了?”

    见王以修脸色变得惨白,海瑞心里咚的一声,又问他道:“徐家把他们什么时候开革的?”

    王以修说不出话,只是伸手做个‘六’的手势,意思已经六个多月。

    海瑞听了,仔细看了看路边男女的脸色。见他们个个面有菜色,眼神看向他们都带着仇恨之色,心中暗惊道:“变乱就在眼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