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456章 海军不是一朝一夕的

    士燮死后,交址之乱基本上也就算平定了,后续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传檄各郡县,快速重建朝廷的统治。

    做完这一切接收工作后,理论上就该由身在南海郡的鲁肃写奏表、向朝廷上报此次的平叛之功和其他得失,由赵云联署。

    原本按照三使的分权来看,因为观察使是负责监视地方文武官员查漏补缺的,所以王朗应该单独上奏一表。甚至可以秘奏、不用让其他两个封疆大吏知道他写了啥——但现在王朗嗝屁了,说啥都白瞎。

    赵云花了五六天的时间,直到腊月二十五,才跑马圈地把交趾郡全部的县都重新通知到。然后开始往南进入九真郡。

    但非常不幸的是,九真太守士?已经投降了林邑国,导致林邑人的势力范围从日南进一步北扩到了九真。

    赵云大怒,当然不能接受大汉国土被外国占领的情况,所以组织新收编的交州兵打前阵、他自己也趁着冬季还算凉快的最后一段时间,让荆州兵南下督战。

    不过九真郡要拿下也不是一朝一夕的,所以这边武力先堵住九真,另一方面赵云也没忘了派霍峻沙摩柯分兵回程、收取已经成为飞地的合浦郡。

    毕竟合浦郡才更靠近汉人聚居的两广腹地,重要性也超过九真。

    同时,赵云还做了第三手准备,让霍峻回师的时候,一边收复合浦,一边派出快马或者快船信使通知鲁肃,问问看鲁肃对于九真乃至林邑国问题的意见。

    赵云花了足足四天时间集结部队、整顿行军,又花了四天攻城、三天搜索占领,直到建安二年(196)的正月初六,才算是把九真郡的郡治胥浦县,以及半路上的移风、都庞,总计三个县城收复了。

    为了这番战事,赵云的部队连除夕都是在九真郡过的。

    而从交趾回师收复合浦的部队,沿着海岸线往回推进,因为不用打仗,速度倒也挺快,正月初三赶到合浦县时,发现合浦太守士壹已经收拾了细软和一部分府库财物,带着亲信、家丁和少量心腹嫡系部队弃城逃跑了。

    霍峻进城后,抓来一些基层文官讯问,得知士壹是两天前大年初一出城的,他除夕这天接到士燮兵败身死、叛乱已经失败的消息,火急火燎收拾了一天财物,然后就坐海船跑了。

    汉军因为在交州没有可以远海航行的优质海船,所以路上也没遇见,肯定是追不上了。估计士壹走的那种离岸比较远的航线。

    不幸中的万幸是,留给士壹搜刮的时间比较少,也有可能是怕引起朝廷更大力度的追杀,所以士壹弃城之前没有搜刮劫掠百姓,只是把官府仓库里的金银铜钱纺织品,还有孔雀翎、犀角象牙、香料、合浦珍珠这些特产都搜刮了,连官府粮仓的粮食都没带多少。

    主要是士壹的海船也不多,这次跟他跑的人全部加起来,算上士兵和水手,也就不到一千人,运不走太多东西,只能挑值钱的拿。

    刘备阵营虽然损失了一些钱财,好歹是不流血拿回了一个郡。

    霍峻把合浦的情况跟九真那边的情况全部汇总了一下,三天后送到坐镇后方的鲁肃那儿,信中还传达了赵云的求教,关于九真和林邑的问题要怎么解决、打不打、打多大。

    鲁肃看完后,通盘思考了一夜,还反复看了地图,次日一早给赵云紧急回了一封信,让信使快马送去,请赵云带着南下部队中的荆州兵赶紧回来,从长计议。

    鲁肃的理由有三,信中是这样写的:

    首先,此前之所以能光复交趾、合浦等地,关键在于利用了汉军的水运优势,解决了长达一千五百里的奔袭战的后勤保障。

    要不是赵云的部队前面一千二百里能走珠江,只有最后三百里不得不走谅山山区,赵云的部队根本到不了龙编。要不是顾雍筹粮、高顺运粮走红河直插龙编,为最后的决战补给,胜利也同样遥不可及。

    现在交趾之战结束了,继续往南追击的话,就会遇到一个尴尬的问题:汉军控制区内的所有河流,都无法流经九真郡全境。因为九真和日南那两个郡的辖区都是非常狭长的,就跟后世的越南中部地区国土一样。

    后世越南和老挝、柬埔寨之间的国境线之所以如此分布,就是因为中南半岛上在这三国边界有一道山脉分水岭,叫长山山脉。

    这样的地形,鲁肃地图上也看了,大部分河流都是突破长山山脉后直接注入大海了,不会在越南境内南北向流很远。这就导致此前汉军可以倚仗的内河小船航运没法用了,你得把船从红河口就开进海里,然后沿着海岸线南下,走海路补给。

    这样一来,就又回到了“船型不对口,海军力量还不如林邑国”的问题。

    许多人或许会奇怪:当时越南猴子的海军怎么可能比大汉还强呢?他们的造船技术难道会牛逼吗?

    这个问题不是这么想的,而是当时越南南部地区的文明,因为他们千百年来的生长环境,他们没有内河航运,他们所有的船造出来就是服务于沿海航行的,专业对口。

    那么狭长的沿海国土,注定了当地人是有一定的海洋文明思维的,跟汉人思路不太一样。

    退一万步说,就算承认海军一时不如越南南部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知耻而后勇就好了嘛——

    后世对越反击之后,80年代在西沙摩擦了那些次,好多都是华夏人开着小船甚至内河小炮艇跟越南南方的大军舰作战的。等后来重视了、给海军投入了之后,还不是立刻就反过来秒杀摩擦。

    鲁肃很清醒,以刘备阵营目前在南海的海船建设水平,“离河入海”确保后勤,风险太大了,一个不慎,就可能让部队粮道断绝。

    而九真郡日南郡反正那么穷,只要坚定了态度,表示一定会拿回来,稍微隐忍一下等海船建设好了再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同时,导致赵云无法继续进攻的还有最后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现在已经是正月初了,寒冬已经过去了,马上就要开春!赵云的部队却越走越南,军中热病和毒虫叮咬导致的血液传染病肯定也是有暴涨的趋势了。

    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能再让荆南籍贯的士兵继续南征,一定要让这些北方人回来修养,哪怕将来要再南征,也得训练好交州本地籍贯的士兵担任全部主攻任务。荆州兵最多在船上当海军,不上岸不深入山区雨林。

    鲁肃的信快船快马花了十天左右,火急火燎送到赵云那儿,已经是196年的元宵节了。

    赵云拿下九真郡治胥浦县后,也确实发现了继续南下的困难——胥浦县之所以还能打打,主要是这地方离开红河三角洲还不远,汉军的短途水路补给还能够到。

    这地方大约只是在红河最南侧一条支流入海口以南八十多里,相当于后世越南的清化。

    再往南的话,赵云真的没有粮道了。

    同时赵云军中的疾病状况抬头,也确实如鲁肃所料。

    这种情况下,见鲁肃所见略同,还帮他设身处地想了几个台阶下,也就顺水推舟了。

    “还是子敬想得周到,既暂时退兵了,又不至于丢了朝廷体面。”

    赵云合上鲁肃的信,立刻宣布了几条军令:

    首先,让全部剩下的荆州兵,大约四千人,全部收拾行装北返,争取二月份之前赶回自然条件相对较好的南海番禺。(龙编战役前荆州兵还有六千人,打仗战死和伤重不治一千多,后续疾病流行加重又有几百人伤亡)

    朝廷的面子重要,士兵的生命健康也重要。

    其次,让收编后的交州本地兵,全面接管从龙编到胥浦县防务,依托红河流域戒备,足以确保林邑国不可能反攻。

    再次,赵云把鲁肃写的一封战书,当做是简易版的国书,派了个使者送去林邑国王那儿,算是正是宣战、表明双方将长期处于战争状态。

    这个姿态很重要,因为这就意味着大汉朝是不承认林邑国之前占走的便宜的。暂时没拿回来不代表我不要,双方之间目前只是军事实控线,不算国境线,甚至连停火线都不算,因为压根就没停火。

    最后,也是对确认交战状态的补充,鲁肃的战书里陈述了大汉交州地方官员会断绝与林邑国的贸易——这一点上,汉朝也是一点不吃亏的,因为东南亚的那些特产,交趾郡和九真郡北部基本上也都有出产了,至于珍珠这些更是广西合浦的质量更好。

    所以不进口林邑货并不会导致汉朝缺乏某种物资,连之前找来的林邑稻种子,如今都足够种满刘备阵营的全部稻产区州郡了,林邑人根本没有任何物产能要挟汉朝。汉朝只需要鼓励州内部各郡的贸易、互通有无,就能改善民生,创造财富和税收。

    相比之下,林邑人是非常需要汉朝人的货物的,一旦沿海贸易禁绝,很多东西都会短缺,甚至打造武器的铁材都会不够用。

    做完这一切部署,赵云就带着荆州兵先北返了,高顺也带着昆明夷走红河来路回滇池盆地,遣散部队准备春耕,免得耽误了农时。

    上元节过后,鲁肃就把交州平定战的最后报告,盖棺定论写成奏表,送上雒阳。同时写了一封大同小异的私信到长安,向大王汇报。

    给刘备的信中,比给皇帝的奏表更多一些干货,主要是涉及到鲁肃个人的一些展望、认为将来如果要彻底收复九真、日南,甚至消灭林邑,需要在交州投入多少发展南海海船造船业。

    但鲁肃只能是建议一个节奏,不可能亲自决策,因为发展造船业肯定要投入很多人力物力资金。先造商船保本回血积攒经验,还是直接就以战争为目的上来就造战船,这些都要刘备亲自决策。

    一切资源调度都得优先服务于刘备争霸中原的大目标,不能主次不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