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五百二十二章 投石机

    沈兵在取得这场战斗的胜利之后,就马上给蓝氏修书一封,请扶苏带着兹阳公主返回沙洲。

    没想到这时扶苏那儒家的迂腐劲又上来了,他回信称:

    “得知大将军深陷敌军重围,扶苏又怎能置大将军于危险中不顾而独自返回?”

    “大将军莫要多言,扶苏必与大将军同进退。”

    “大将军只管在霍木桑放手一战,蓝氏自有扶苏打理!”

    沈兵看着这些话有些哭笑不得,扶苏哪里知道他在蓝氏不仅帮不上忙反而会使沈兵处处受制。

    不过沈兵知道扶苏若是认定霍木桑处于危难之中,那再怎么劝也无济于事,于是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沈兵没想到的是,此举反而是错有错着,否则还真就坏事了。

    当然,沈兵也没想到这其中还有兹阳公主的盅惑。

    此时的兹阳公主正在蓝氏大呼过瘾:

    “一到前线就接到前线凯旋的战报,且又是以少胜多!”

    “沈兵果然名不虚传。”

    “不过那火绳枪是何物?”

    “为何此前从未听过?”

    当然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因为火绳枪是秘密武器,霍木桑都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何况蓝氏。

    不过兹阳公主马上就明白了:

    “定又是那沈兵发明的新物事,待本公主前去看看!”

    说着还真就要去霍木桑,若不是扶苏拦着,她还真是去自投罗网了。

    所以,等沈兵来信要他们返回沙洲时,兹阳公主又哪肯答应,对扶苏又是一堆大义凛然的话,只唬得扶苏是一愣一愣的,最后自然没有应允。

    塞琉西联军这边就乱开了。

    这一仗虽没有撼动塞琉西联军的根基,但却把马尔库斯、赫克托尔等一干将军吓得不轻。

    此战丝国军以少胜多不说,还以极小的代价杀伤四千余罗马士兵。

    火绳枪兵的胜利其付出的代价必定很小,因为他们甚至都没有与敌人接触。

    如果说有什么损失的话,那就是罗马士兵掷出的标枪伤了几个人,另外就是重骑、轻骑追杀敌人时遭受了一些损失。

    而所有这些损失全部加在一起也不过百余人。

    但真正让他们害怕的,其实还是“火绳枪”这种新武器出现在战场上进入他们的视野。

    马尔库斯第一时间就找到了赫克托尔:

    “我想你已经知道了,赫克托尔将军,丝国人远比我们想像的要强大得多!”

    赫克托尔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他的东面阵地就在战场有旁边,开战后赫克托尔就带着部下赶到战场观战,这样好为将来自己面对敌人时有所准备。

    所以,他目睹了整个过程当然也知道丝国军那可怕的武器。

    想了想,赫克托尔就说道:

    “我们可以上当了,马尔库斯!”

    马尔库斯愣了下,然后就反应过来:

    “你是说阿凯夫斯知道这些?”

    随即马尔库斯就摇了摇头:

    “不,我不这么认为。”

    “如果他知道丝国军队有这种更恐怖的武器,他就不会以为我们能包围霍木桑。”

    赫克托尔皱着眉头说道:

    “或许这正是他的目的,让我们在这送死,他去进攻蓝氏城截断丝国人的补给。”

    “我猜,丝国人的那种装备必定需要运送什么,比如那些会冒烟的东西。”

    赫克托尔所说的那个冒烟的东西就是火药。

    这倒是想对了,因为铁制品在此时的中亚及欧洲并不稀奇,可以就地补充。

    但火药却是这里没有的东西,于是丝国军队应该要从中原运来。

    这就关系到补给问题了。

    于是赫克托尔的假设就能成立:阿凯夫斯明知道有这种危险,却有意让罗马和马其顿军队在这里消耗丝国军火药,而塞琉西军队却干更安全的活:断敌补给最后坐享其成。

    马尔库斯有些犹豫,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办法:

    “我们应该让阿凯夫斯回来,赫克托尔!”

    赫克托尔马上就明白了马尔库斯这话的意思,他点头道:

    “是的,我们应该让阿凯夫斯回来共同面对眼前的危机!”

    于是阿凯夫斯就收到一封情报。

    事实上那不是情报,而应该说是控诉:

    “你骗了我们,丝国人拥有的可不只是能将大铁球抛出五百米外的火器。他们还拥有一种单兵武器,发射的是小铁球,可以击穿盾牌再击毙其后的士兵!”

    “如果你和你的军队不回来应敌的话,那么霍木桑就交给塞琉西了!”

    随着信一起带来的还有一枚带着血丝的铁弹。

    阿凯夫斯拿着铁弹看了看,就愈发感觉这场仗不像想像的那么简单。

    事实上,如果敌人手里有这种武器的话,就更应该兵分两路进攻蓝氏从而截断有可能来自中原的援军和补给。

    但现在的情况却让阿凯夫斯无法这么做。

    因为他们对阿凯夫斯的指挥及真实用心起了疑心,如果不返回霍木桑投入战斗的话……罗马及马其顿军队很可能退出战场,接着托勒密也会紧随其后,联盟将就此崩溃。

    这是阿凯夫斯无法接受的,因为它意味着塞琉西将独自面对可怕的丝国军队。

    于是阿凯夫斯没有迟疑,下令道:“返回霍木桑。”

    阿凯夫斯当天晚上就加入了霍木桑的围城行列,他亲自向赶来的几个将军解释道:

    “我发誓在此之前我们也不知道敌人有这种装备!”

    “事实上现在我们依旧不知道,我对它的了解只有这颗铁球。”

    说着阿凯夫斯就拿出那枚收到的铁弹。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呢?”赫克托尔问:“我是说你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敌人可以在百米之外轻松射杀我们的士兵,而我们对此却无能为力。”

    阿凯夫斯想了想,就回答道:

    “或许,我们可以建造投石机,很多的投石机。”

    这种防御思维是正确的,因为如果敌人的火绳枪排成排与塞琉西联军作战的话,投石机的远射程就能越过已方步兵杀伤火枪兵。

    问题在于……沈兵的火枪兵不仅仅是步兵,他们同时还是骑兵。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