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问心 第四百一十三章 论战

    陈默忙碌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丞相府架构完成后,就能立刻开始运行,原本天子幽居的这三年,朝廷大小事情,基本都是尚书令和大将军府负责,如今换了一个丞相府,尚书令换成了荀攸,但运行还是那般运行。

    中原的新法在经过改动之后,也渐渐稳定起来,这体质架构一旦形成之后,朝廷要做的就是监察,陈默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将荀攸和贾诩挑选出来比较重要的奏章进行批阅,以及对民间农业的进一步鼓励。

    高效粪肥在并州、关中、河。北的成功推广,后来陈默更是专门着人在几处蝗灾比较频繁的地域开始治蝗,不说根治,但这几年蝗灾就算出现,规模也远不及往日,关中现在只要不遇到天灾,基本上连年丰收,从灭掉李郭二人开始,陈默在关中就开始施行鼓励生育的政策,近二十年下来,最新一次的户籍查访中,单是一个关中,便有人口近千万之众,便是比之关中人口鼎盛时期还多。

    要知道,李郭之乱以后,陈默在关中查人口时,当时人口不足三百万,二十年之间,翻了三倍之巨。

    政策是一方面,粪肥的推广使得同样的田地中,能产出更多的粮食,再加上农具的升级,典农中郎将这几年已经开始在西凉、并州等地培育更高产的粮食,若能在中原也将这些措施用起来,陈默觉得,这天下人口恐怕要比大汉最鼎盛时期都要多出很多。

    也正是因为尝到了工业的甜头,所以陈默在政局稳定之后,就开始加大对农业和工业的鼓励,匠作中郎将府中的人员规模不断扩大,如今几乎各县都有隶属于朝廷的匠人,专门负责各地兴修水利,朝廷有更新的工具后,也会通过这些匠人衙署推广向各县。

    陈默打仗,无论跟谁都耗得起,底气便是源自关中,无论人口还是财力,在征伐曹操之前,陈默便是天下之最,如今中原已下,在人力、物力两方面,陈默已经占有绝对优势,若非有山川江水阻隔,平定天下对陈默来说绝非难事。

    炎炎夏日,骄阳似火。

    陈默今日没事,便窝在家里,实在是太热了,坐在树荫下,一边摸着身边的黑犬脖子,一边怀念着冬天的寒冷。

    蔡琰带着甄宓和貂蝉过来,貂蝉手中还捧着托盘,托盘里盛放着瓜果。

    “夫君,这是西域送来的瓜果,夫君尝尝。”蔡琰将果盘放在陈默身前的石桌上,笑道。

    自徐荣执掌西域都护府,大汉与西域开始重新联络,华雄每年都会率军去西域一游,虽然西域诸国不少并未重新归附大汉,但也不敢招惹,每年都会送来不少西域的奇异物什,这西域的瓜果在洛阳可是很抢手的,陈默也颇为喜爱。

    “如今这天下难得平静,其实这般日子也不错,不过这东西,天下能吃到者终究是少数,不知何时才能让天下人都吃上。”陈默伸手拿起一瓣西瓜,吃了两口,享受着那带着丝丝凉意的汁液滑入胃中,夏天能够吃口西瓜,真的是种享受,这东西在大汉也已经开始试种,至于能不能成,还得看典农中郎将那边。

    “妾身知夫君心系黎民,只是人力有穷,夫君所做,古之明君也不过如此。”蔡琰跟甄宓分坐在陈默左右,两女这些时日跟陈默痴缠最多,容光焕发,哪怕蔡琰已经不再年轻,但却风韵犹存,加上夫妻多年,陈默对这位妻子敬重之余同样喜爱,不是因为容貌,这东西随着年纪的增长会消失,真正让他至今对这结发妻子依旧敬爱有加的,是因为跟她在一起,陈默会很舒服,这是别的女人无法给他的。

    “一人之力有穷,而众人之力无穷,你看看若放在二十年前,关中可能有今日之盛?今日做不到,不代表以后也做不到。”陈默笑了笑,对这一旁玩耍的儿子招了招手:“睿儿,为父给你的书可曾看完?”

    “孩儿已经看完。”陈睿挺了挺身子道:“父亲,孩儿有一疑惑一直不解。”

    “哦?”陈默笑道:“说说看。”

    “这世间因何有战争?”陈睿好奇道。

    “为何问这个?”陈默挑了挑眉,笑问道。

    “孩儿翻阅古籍,古之尧舜时期,并无多少战争记载,但为何自商周以来,实践总是纷争不断,从春秋战国,好不容易秦灭六国一统天下,不过数十载,天下又乱,我大汉虽有四百年国运,但其间也是纷争不断,还有王莽乱国,其实孩儿觉得,从王莽之后的大汉,已经不算是高祖的大汉。”陈睿一脸不解的问道。

    “睿儿,不可胡言!”甄宓被吓了一跳,连忙呵斥道,这种事,是能乱说的?

    “无妨。”陈默摆了摆手道:“有些事情,不必藏着掖着,自家人在一起,说说倒也无妨,蝉儿,去取笔墨纸砚。”

    “喏~”貂蝉答应一声,很快取来了笔墨纸砚,将纸在陈默身前的石桌上铺开。

    陈默仔细回想了一下,在纸上勾勒出大汉如今的疆域,虽未必精准,但陈默的画工不差,指着图纸道:“这便是我大汉如今实际占据的疆域。”

    陈睿低头看着图纸,一张图纸对于小孩子来说,是无法想象大汉的疆域究竟有多大。

    “我儿之前所说的分两种,第一种是内部权力角逐,比如七王之乱,还有吕家的乱这些都算小乱,算是朝廷内部之间的权利纷争所致,暂且不论,这东西你现在太小,不懂,今日为父便与你说说为何尧舜之时好似没有战争。”陈默笑道。

    陈睿连忙点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首先尧舜时代距离我们太远,甚至没有确切的时间记载,这夏朝至今,至少也有两千年,当时流传下来的文字都颇为稀少,更莫要说文献,所以我儿所言没有战争太过片面,有过,只是未有文字流传而已。”陈默在地图上勾勒了几笔:“这大概就是夏朝的疆域,我儿觉得如何?”

    “好小!”陈睿低头看了看,皱眉道。

    “是很小,所以国小,民少,当时的敌人为父猜想恐怕不是敌国,而是那山间豺狼虎豹,还有病痛等等,所以不是没有战争,只是战争的规模较小,没有文字流传,我们不知道而已。”陈默笑道。

    陈睿想了想道:“那如今我大汉疆域更大,为何反倒战争不断?”

    “食物啊。”陈默想了想叹道:“这世间万物总有一定的道理,任何事情,解决了就会有新的出现,当豺狼虎豹不再是我人族的威胁之后,新的威胁也就出现了。”

    “新的威胁就是食物么?”陈睿好奇道。

    “嗯。”陈默点了点头:“当时的耕作肯定不如现在,如今经过粪肥、农具的不断更替后,亩产大概是四百五十斤,而为父幼年时,种黍的话,我记得一亩约为三百六十斤,这么说吧,若我一天吃一斤粮的话,这一亩所产大概也只够我一年所吃,但这地得是良田,还不能遇到天灾人祸,否则就得饿肚子,而且为父一天也不止吃一斤,还有家中衣食住行,还有朝廷赋税,所以要养活一个五口之家,至少也需良田十亩,如果是薄田的话,那就需要二十亩甚至更多,但很多人家,其实是没有这么多田的,这么一算,一城以万户来算,就需要十万亩良田来种,大汉如今有记载的县道有一千一百三十五县,自然不可能每县都是万户,边地不少县可能连千户都不够,大汉鼎盛时期,按千万户来算,那养活这千万户人家,就需要良田一千亿亩(古代一亿是十万),但不可能全是良田,所以可能要四五千亿乃至更多。”

    “父亲,我明白了,大汉的耕田不够。”陈睿恍然道。

    “够,就目前中原粗略计算出来的数据加上关中、河北的田地,足有六千亿亩还多,若加上扬州、荆州、益州,如今大汉耕田要超过万亿!”陈默笑道。

    “那为何……”陈睿不解。

    “为父幼时,家中只有薄田五亩,在庄中日子不算好,但也不算最差的。”陈默摸了摸儿子的脑袋道:“一万户中,可能有千户便占据八万亩良田,而且它的却要九千户来分,战争也是从此中出,往往还到不了这些地所能养活的最大人口,战争就爆发了。”

    “那为何不平分?”陈睿好奇道。

    “你若自己开垦出百亩良田,要让你与旁人分你可愿意?”陈默笑问道。

    “不愿。”小陈睿肯定的道。

    “他们也不愿。”陈默摸着儿子的头道:“这其中问题其实并不止于此,但剩下的答案,得你将来自己去想,现在去想那些,太过遥远,你只需将学问学好,日后自会去一一验证。”

    “孩儿明白了。”陈睿点点头,一脸认真的道。

    一家人不再纠结于此,转而去说些洛阳最近的趣事,这般清闲愉悦的日子,对陈默来说是难得的享受……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