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73章 酒宴

    夏大王三两句话让王后解开了心结,不过夏大王也庆幸了一下,得亏王后主动把话给说了出来了,这要是不说的话。

    闷在心里那才是一个麻烦。

    若是整日里闷闷不乐。

    这不是影响家庭和睦嘛。

    “早知道就该跟王后说一下的。”

    索性现在总算是说通了,倒也没出现什么问题,才能叫人心安。

    一下多了那么多人,夏大王的后宫之中可算是热闹起来了。

    这么多人,夏大王自然不能亲自来管的。

    这要是一时之间忍不住自己生出来点什么小心思来,那该怎么办?

    索性就把这些婢女交给王后和小环来调教起来了。

    说起来小环一下子是高兴了啊。

    多了这么多人,不仅往后的时间,王后不需要亲自操劳了,就连她都紧跟着不需要亲自动手了啊。

    甚至这还升了级。

    一下子从唯一的一个服务员,升级到了领班。

    这还不够高兴的话,那可就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了。

    但是高兴之余,也拿出来了架势来了。

    秦漠所见就有好几次,动不动小环就在训斥别人!言辞可谓凌厉。

    夏大王看了之后摇了摇头。

    倒也没管。

    后宫的事情,那需要他来做主。

    自然有王后操持。

    王后和小环倆人,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

    倒是也叫这些婢女老老实实的。

    可见还是有些本事的。

    说来夏大王虽然心善,但是身为大王也知道,在这个身份上,有的时候倒也不能过分仁义。

    真要是过分仁义的话,对于诸多不好的事情来说,就是纵容了。

    若主事之人纵容,那身下就多出事端。

    还别说,有了那么多的婢女!现在夏大王的日子舒坦程度过的真的是与日俱增啊。

    “寡人真的就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啊。”

    这种日子让夏大王很是感概。

    “挺爽的。”

    但是很快夏大王就不爽了。

    他现如今居住的屋子,那只是暂时的!哪能安置的下这么多人。

    无可奈何,婢女只得居住在另外的房屋。

    但是多有不便。

    整日里事情一堆。

    这就不由的让夏大王着急了。

    “寡人的王宫何时能修好?”

    眼巴巴的夏大王没事就跑到了王宫的工地上来了,甚至一度当起了监工。

    “怎么这么慢,那房梁不是架上去就好了吗?”

    “大王啊,岂能这么简单,房梁乃是重中之重焉能出现任何差池?所以还得仔细啊。”

    “这山墙怎么还没修好?那不是有一堆的砖头吗?”

    “大王,这墙需要后修啊。”

    每次夏大王跑到工地上去,几个工匠都是满头大汗。

    他们承认,夏大王确实是仁义之君,确实非常的好。

    但是那知道自家大王一旦唠叨起来竟然就没完没了?虽没有下什么强制命令,但偏生几句话就跟那催命似得,让人不得不加紧时间。

    说来也是夏大王太过于着急了。

    正儿八经的来说,人家修建一个王宫要多久?

    那至少得需要一两年的时间,甚至更大的宫殿,还要更多的时间。

    十几年都有可能。

    虽说夏大王的宫殿,甚至连宫殿都算不上。

    放在那宣邺城内只能算的上是一个宅院。

    可是就算是宅院也得要一阵子啊。

    到了夏大王这里好了,从修建开始,一直到装修完毕可以入驻。

    只用了短短月余的时间。

    夏大王是满意了。

    但是工匠们却擦了擦满头大汗。

    这活干的,真的是要命啊。

    不过好在,总算是解脱了。

    夏大王宫殿建成,这可是大好事。

    普天同庆!

    当然,仅限夏国的天,顺便把梁国也给带上。

    为恭贺夏大王乔迁欣喜,夏大王一高兴直接下令。

    “摆酒席,吃宴!”

    夏国再一次呈现出来热热闹闹的场面来了,整个喜爱过到处都弥漫着高兴的气息。

    当然,夏大王乔迁欣喜,也没少来人拜贺。

    班城之内有聂良并代班城内一应主官前来恭贺。

    但他只坐了一会的时间留下贺礼之后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临走之前还说了一句话。

    “事务繁忙,实在不能久留!否则恨不得与夏大王痛饮!如今倒好,夏国有了城墙,墙内有兵卒,可为自保自守,也好叫我省心!”

    他话里意思简单,就是说夏国有了自保的本事了。

    轻易遇见什么问题,就不需要他这个班城的校尉来拱卫了。

    少了夏国也算是安心了一点了。

    听他说话,夏大王眉头紧皱。

    眼觉眼下形势不好。

    怕就是一般诸侯真遇见麻烦,聂良也是有心无力。

    除聂良之外,来恭贺夏大王新居的还有他人。

    四家各不例外,自然也没少的了赵王。

    这几家升以上多有来往,自然不能小气。

    且都送了各家拿手的东西,比如才找范氏买的马,竟然又送来了二十匹马。

    又或都送来了一些钱两,或是稀奇。

    连赵王,也都给夏大王送了礼。

    不同的是,赵王送的是绢布,听闻是产于攘郡的东西。

    那攘郡遥远,这些东西不好得,也算有心。

    东西虽然到了,但各家主事的人可都没来。

    赵王也是如此。

    不是看不起夏国,除非是不想继续做生意了。

    而是他们真的很忙,算算时间,那赵王都得有半年没回来赵国来了。

    哪能来的了夏国呢?

    一个个都在外面努力开拓市场,为他们自己赚钱,也顺便让夏国赚点大钱。

    如此而已。

    除却这些之外,上次班城所见的周边一些诸侯国,倒也来了人。

    夏大王先前只是象征性邀请,没想到人家真的给力。

    只是送的礼实在不能入眼。

    没办法,他们太穷了。

    来夏国佐贺,对他们来说,也算的上是一顿好宴。

    多半路上还想。

    “夏国富余,一定要吃个肚儿圆,好给自己补补油水。”

    便也还带了不少人来。

    据说,都是随从……

    然而,人家有这样的想法,断然不会直接说出来的,虽是那么做了,但是定然暗在心里,也好自己不丢人,省的叫人瞧不起。

    但到梁王那就不一样了。

    刚从夏大王王宫之内顺的锦衣华服就又穿上了。

    他来的时候故意穿的粗布麻衣。

    而后就那酒席上代夏大王喊。

    “都吃好,喝好!酒肉管够!尤其是我梁国儿郎,更是尤甚!谁要是回去不吐喽,休怪寡人翻脸!”

    “呸,真不要脸。”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