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67章 赵王的宴请

    马可是一个稀奇的东西,夏大王自打穿越到这个世界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了真马。

    按照道理来说,马是古代的重要交通工具,即便是见到了也不应该大惊小怪才是。

    但理由不是这样的。

    就跟穿越之前的汽车一样,汽车满大街都是。

    但问题是,不是什么人都能买得起的啊。

    汽车虽然多,但是买不起的依旧大有人在。

    夏国就属于买不起马的范围之内的。

    班城东市上牛马司,专司牲口贩卖的事情,一头牛已经是价值不菲的了,一匹马,至少顶得上三头犍牛。

    对于夏国这样的穷人而言,马可不是稀奇了吗。

    马蹄声早前就暴露出来了方位来了,声音到了跟前不需要去寻,搭眼就能那骑士远来的身影。

    那骑士怕是也瞧见了眼下这里人多,才策马到了跟前。

    马上骑士到了人前,可叫人看清楚,他腰间悬着长剑,那马鞍上得胜钩上还挂着一柄长戟。

    身上又着的是藤甲,确实是武装精良。

    可是这骑士似乎自有傲气,看人的时候都是抬着头的,似乎打量人也用的是鼻孔打量。

    说不得那鼻孔里面长了眼睛。

    只是这骑士还没嚣张多久,就听到有人大喝一声。

    “下马!”

    那骑士还没反应,又听几人齐喝。

    “下来!”

    正说着,就见旬庆把手中长竹冲着那骑士就捅了过去,当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那骑士本来还傲气呢。

    只是看到这样的情况,忙得道。

    “别,别!这就下来,这就下来。”

    倒不复之前傲慢的神色。

    也不怪他,夏国人,人人看他都是义愤填膺,他虽然一身精良,但是看这意思如果不听话怕是能被夏国人给撕成碎片。

    看人家打扮精良难不成是夏国人仇富不成?

    倒还真不是。

    只是这骑士无理。

    不管他是从那来的,也不管你什么身份,到了夏国来就得遵守规矩。

    除非是夏国无人,否则焉能看他这么猖獗。

    便是撕碎了他也没人敢多言。

    那骑士兴许也是知道这点,下马之后不去抽刀剑反而连连行礼。

    “勿怪,勿怪。”

    便是这样,也不见夏国人有什么好脸色。

    大司空反而呵斥。

    “你从那来?所谓何事?为何不知叩国门?”

    那骑士长鞠一礼正打算说话,可是大司空话还没完。

    便道。

    “滚出去,通了信你再来!”

    可是叫那骑士脸色涨红难看。

    好在是夏大王摆了摆手没叫那骑士难堪。

    “算了。”

    “是。”

    便是这样,这骑士还是让夏国人狠狠瞪上一眼。

    这骑士倒也不眼瞎,这般情况也倒是知道了夏大王的身份了,赶紧就上前来。

    然后行礼。

    “赵国士卒拜见夏大王。”

    倒是恭恭敬敬的了。

    “免礼。”

    夏大王打量他道。

    “你是赵国来的?有什么事?”

    见他高头大马,夏大王第一时间想到的这该不会是班城的士卒,不曾想竟然是赵国的。

    赵国,那个赵国?

    附近有国姓赵的?

    还真有。

    夏大王虽然一直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折腾,少有外出的时间,穿越而来也没多久,所知的东西不多。

    但是总归还留着点记忆。

    便知班城乃碎国治下,而班城治下有诸侯国七十多个。

    多半都像夏国这样的诸侯国,但也有例外,唯独一家姓赵的诸侯国。

    家大业大。

    那赵国比不上班城,但也远比夏国富足。

    听闻赵国辖下十数里,那赵国还有王城一座。

    可谓是繁盛。

    这骑士说来自赵国,也就是这个了。

    只是夏大王疑惑,他夏国与赵国可没有什么交情,而且两国之间距离足有几十里,都不在班城一侧。

    那赵国的影响力也不到这里。

    也不知道这赵国来人干嘛。

    夏大王问了,那骑士就开口说道。

    “好叫夏大王知晓,我奉我王之名前来为夏国送上请柬,大王言明日请夏大王做客赵国晚宴,请夏大王赴宴。”

    骑士说着,从怀中掏出来一块牛皮来。

    牛皮上写的有书文,大意与骑士说的相当,牛皮下还盖了大印。

    大印的字写的是‘天碎授赵’。

    是赵国的大印不错。

    夏大王犹豫了一下问。

    “寡人与你家大王从未相识,为何会有这宴请?”

    “此事不知。”

    “你家大王宴请几人?”

    “只有夏大王一人。”

    “除却这些你家大王可还说了什么?”

    “无有。”

    夏大王沉吟了一下,把牛皮接了过来。

    “寡人知了,你且回去复命吧。”

    “是。”

    骑士得了回复,行礼之后转身来到马前,伸手牵那缰绳,便要纵身上马,可见夏国人眼神似乎有些不善。

    犹豫了一下,告罪一声牵着马先出了夏国,这才上马狂奔而去。

    来的时候不懂人事。

    回去倒是学的老实了。

    可是他送来的这请柬,就让夏大王思索了。

    无缘无故的,怎地就平白来了这么个东西?

    “大司空可能猜到是与何事有关?”

    大司空捋着胡子道。

    “大王,老臣猜测该是和古国有关。”

    夏大王笑道。

    “寡人也觉得是,无论如何明日到那赵国一去就知晓了。”

    唯一能联系到的也就只有这件事情了,古国好久不见动静,突兀的来了一个赵国,不免让人想到。

    大司空点了点头,只是吩咐。

    “大王若是要去,可要多带几人。”

    不怕夏大王横尸在外,赵国虽强,但也不能拿夏大王如何,夏大王的身份可与赵王平起平坐,只是还是小心为上。

    “对了,这是何人?”

    那骑士源来已经问的清楚了,夏大王豁然想起来这眼前还有一个生人来着。

    这人是旬庆几人领回来的,还不知道是什么来路,带回来作甚。

    薛渡年小嘴快,噼里啪啦开口。

    “大王,此乃蒙兴!乃是山中猎户,蒙兴大哥实在是太厉害了,手上弓箭无论射什么都是百发百中,小羊山中的猎物一般都不是对手。

    我们在山上打猎,见到了蒙兴大哥与他攀谈,言他是山中猎户,无家之人,早先我们留下的那些陷阱因为我们一直未去,蒙兴大哥便将猎物都取了出来,皮毛尽数剥掉。

    肉是没了,可是那些皮毛,蒙兴大哥尽数都给我们留着呢,可是好人。”

    瞧薛渡那兴奋劲,可见对这蒙兴有多崇拜。

    他倒也是把来龙去脉都说了清楚了。

    那一番介绍之后,蒙兴也冲着夏大王行礼。

    “蒙兴见过夏国大王。”

    “免礼。”

    一直没有说话的鲁艾却对那蒙兴多有审视。

    “就鲁艾所知,小羊山上好像没有猎户吧?”

    这蒙兴来路奇怪。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