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7章 俸禄

    “饭菜好吃吗?”

    夏大王这是明知故问。

    王后吃的脸上通红,她平时饭量不大,稍微吃上一点东西就不愿多吃了。

    放在穿越之前这叫减肥。

    但是放在这个时代,也不知道王后是自始至终都吃的不多真不能吃,还是节俭,把留下来的食物都给夏大王。

    可是现在呢?

    夏刺自己也没吃多少就觉得饱了,但是王后吃的饭比他还多一些。

    可见王后也不是不能吃。

    也可见这饭菜味道到底是如何了。

    王后道。

    “大王夏刺一定要把这手艺教于奴或者小环,这样就算是大王想吃,也饿无需自己动手。”

    夏大王笑道。

    “好,好,一会就跟你们细说一下。不过,寡人会的可多了去了,不止这一道菜!怕是你们一时半会都学不完。”

    夏刺说的倒是事实。

    可是令人遗憾的是,条件有限,能做的出来那酸菜鱼来,还是勉强的,至于其他的,多数怕更为难。

    王后的表现满足了夏大王的虚荣心。

    可是夏大王是个饕餮。

    “饭菜好吃吗?”

    他问小环。

    小环发自肺腑的说道。

    “大王,那米饭实在是太好吃了,还有那鱼,一点鱼腥味都没有,小环差一点没忍住就吃撑了。”

    小环还有些回味,也不知道夏大王那来的那大米,可比粟米好吃的太多了。

    粟米放在夏大王穿越前,不算主粮,顶多就算是杂粮而已。

    夏大王哈哈一笑,伸手一指。

    “你脸上还有饭粒。”

    小环脸一红,赶紧伸手去擦了去。

    “饭菜好吃吗?”

    这一次他问的是薛舟。

    薛舟瞧见夏大王连忙站起来,刚想开口说话。

    “嗝。”

    一个饱嗝就打了出来。

    “好吃,舟感觉要是能配上两缸野菜……”

    夏大王挥了挥手。

    “瞧你那点出息。”

    薛舟摸着后脑勺笑了起来,实际上他已经很满足了,上一次吃那么饱,还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但是今天确实吃的饱饱的了。

    只是那两缸野菜,成了薛舟的执念了。

    没有,总归是有点遗憾。

    “饭菜好吃吗?”

    “汪!”

    夏大王还问,可惜得来的是司寇一道不满的狗吠。

    那狗吠之声充满了不满。

    “不好意思,打扰了!”

    夏大王起身赶紧离去,他怕司寇冲他骂骂咧咧。

    别说是饭菜了,司寇到现在都没人想的起来,只能是闻着香味一个劲的喝水。

    司寇可怜。

    那等上好的饭菜,它肯定是享用不到了,第一,它只是一条狗,夏大王压根就没想给它那么好的大米饭吃。

    第二。

    也怪薛舟太狠了一些。

    那酸菜鱼鱼肉是削了片,所以薛舟干脆就汤底带上鱼骨,一点都没留下来。

    倒也难怪司寇看见薛舟就眼红,恨不得在他臀上咬下二两肉来。

    夏刺溜达了几圈。

    又在后花园的鱼塘里面赏了会鱼。

    说是赏鱼,保不齐这是在拿不定注意晚上吃那条。

    王后喊道。

    “大王快来试试,奴为大王做了一身衣服,且试试合身不合身。”

    “王后那来的料子为寡人做的衣服?”

    夏大王瞧着那衣衫就觉得不对。

    “诶,这不是……”

    王后笑了起来。

    “奴看那装米的口袋,材质甚是不同,用来装米未免浪费了一些,就腾出来了一个口袋来,为大王做了这件。”

    夏大王哭笑不得。

    怪不得看着眼熟。

    合着就是一个米袋子啊。

    “寡人才刚觉得富了起来,怎地又落魄到了这般地步?”

    夏大王实在不解。

    然而,好歹也是王后的一番好意。

    “晚上再试,不过薛舟也甚是寒酸,王后不妨也为他弄条裤子来穿。”

    他不想穿,但是也有人需要。

    米袋多的是,顶多也就将那粮食腾出来。

    王后也觉得薛舟寒酸,一笑就答应了下来。

    不多时,夏刺就看见薛舟的身上多了一条新裤子。

    薛舟跨着洋洋得意的步伐,那裤子往下出溜,时不时的还往上拽上一拽。

    “这裤子你喜欢吗?”

    “回大王,舟喜欢的紧!”

    薛舟憨笑着。

    老实人就是好糊弄,不过这手艺倒是好,瞧着薛舟穿上甚是合身。

    “王后手艺不错。”

    王后笑道。

    “这是小环的手艺。”

    “小环还有这本事?”

    “小环本来就心灵手巧……大王,奴让小环也为自己也做了一件。”

    “好,好。小环身上的衣物也是寒酸!”

    瞧着小环与薛舟两人在那乐呵着,夏刺也跟着笑了起来,可是笑着笑着夏刺不知为何,总有一点别扭劲。

    听闻人家的大王都是金丝玉带?

    这让夏大王不满了起来。

    “寡人的婢女与侍卫,怎地就这么寒酸。”

    他自己也是寒酸。

    夏大王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来。

    “王后,大司空可有俸禄?”

    王后一怔。

    “有的。”

    “可有发放?”

    “从未。”

    夏国就为数不多的几个人有官位,可惜的是,有官位的比没官位的可能还穷一些。

    比如大司空家里人口多,也就稍比旬庆强些。

    现如今国库之中丰硕,夏刺就觉得了,他不该就把国库里面的粮食都留着自己吃,因为这并非一个大王该做的事情,夏大王不一定是个仁君,但是无论如何这种事情也做不出来,也不该全都挥洒出去,分于所有的夏国人,因为那非长久之计。

    他们是民,夏大王也不该一直就那么养着他们。

    可是那也不该,一点都不往外掏出来。

    拿薛舟来说,身为夏大王唯一的侍卫,夏大王只管吃住,以往夏大王太穷的时候,薛舟还得回家吃去。

    至于小环,那是从梁国外带过来的。

    身为侍女,也该有月俸才对。

    除了他们之外,司寇身居要职,可是呢?今天就光给喝水没给吃饭。

    至于大司空与司徒,那就更是什么都没有了。

    还有脸收税?夏大王是又气又恼。

    挥手就把薛舟喊了过来。

    “你去把大司空还有司徒喊来!”

    薛舟马不停蹄的就跑出去了。

    没一会的功夫,大司空和司徒就出现在了王宫之内。

    夏大王端坐其上,两人站在塌下。

    夏大王面前原本是有一个案牍的,可惜的是大司空夸夸其谈,现在已经散架竖在了墙边。

    两人长作一揖。

    “大王可有要事?”

    “寡人倒是有事问你们,那鱼现在不好捞了吧?”

    这两日税收见少。

    甚至还有人送来了半截鱼身。

    夏国人不会偷税漏税。

    至少就夏国这么点人,这种事情不会有。

    眼见与此,夏刺就知道这捕鱼,没有之前那样丰收了。

    大司空叹了口气。

    “确实不如前两日了,这水中的大鱼,少了许多!甚至半日都不见有大鱼,怕是维持不了几日。”

    这本是一个好法子。

    这般情形难怪大司空叹息,虽然早知如此,但是依旧还是让人遗憾。

    “是啊。”

    鲁艾也叹道。

    不过也不全是遗憾。

    “不过总归好过没有,大王勿忧,大王这法子让我夏国上下感激不尽,虽然现在鱼少了,但是各家也有不少收获,这些收获拿来换些粮食,或是尽力存储下来,也能维持一些时日。”

    这本身就是意外的收获,还有肉吃,你若知满,那自然就是好事。

    所以遗憾的同时,这般收获又让人高兴不已。

    禾禄也点头称是。

    他又道。

    “正想请教大王,是否还有其他捕鱼的法子?就算不如早前,能维持一段时间也是好的。”

    就算是三天一条鱼,也比没有一个强。

    能吃那就能活命。

    夏刺摆手。

    “大司空就不要想了,非是寡人没有其他的主意,只是因为不是法子不好使,而是水中鱼少,不是换了法子就有鱼来的。”

    “大王说的是。”

    禾禄那能不知道,只是抱有一些幻想罢了。

    可是转瞬就又听夏大王说道。

    “那河中既然没了鱼,就莫让其他人在那浪费时间了,大司空一会将我夏国精壮汉子喊来,寡人还有事要安排。”

    没了鱼,这打猎,可以提上日程了。

    大司空连连拱手。

    “是。”

    夏大王忽然顿了顿,然后开口喊人。

    “薛舟,把东西拿来。”

    “大王!”

    就见到薛舟挑着两担东西走了进来。

    “大王这是……?”

    大司空与司徒疑惑。

    “寡人予你二人的俸禄,一人一担!”

    那里头全是精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