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474、先生,能借个火吗?

    下午,三点。

    楚牧峰和血凤在吃过午饭后就开始出来散步。

    说是散步,其实就是为了了解附近的地形。

    像这种事,楚牧峰是绝对不会假手他人。

    正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从情报资料中得到的数据,又能如何?

    不亲自看过,终归是纸上谈兵。

    执行任务,最忌讳的就是纸上谈兵。

    这条繁华的街道在新京城叫做龙星街,街道两边都是开设着的商铺,有兜售美酒的有卖茶叶的,有的是酒馆有的是勾栏。

    总之只要是热门行业,在这里都不缺。

    午后这个点又是最忙碌的时候。

    “曹老板,听说你家的老二也要来咱们新京城是不是?”

    “是啊,他听说我在这边挣钱了,也要过来做生意,还真当这里是遍地黄金了。”

    “佟掌柜,今天生意如何啊?”

    “你们听说没有,奉天城那边出了个大事。”

    ……

    像是这样的议论声此起彼伏的响起着,他们操持着不同地方的方言,说着截然不同的口音,显然来自全国各地。

    “从半月湾酒店到画馆这里,要走三百四十五步,花费十分钟,如果跑步的话,应该能节省至少一半的时间。”

    楚牧峰暗暗记住这个数字后,又重新开始计数。

    毕竟画馆要是说归属自己的话,这里就是圆心,所有的事情都要围绕着这个圆心进行,那么他只要丈量脚步和距离就行。

    “第一家是香料馆,第二家是酒馆,第三家是杂货店……”

    “这里有着一条电轨车……”

    “前面就是宪兵总部,画馆到这里需要走五百步,大概的距离就是四百米。”

    “这样的距离,就算是冲刺,都要至少一分钟时间,宪兵总部前面就是特高课总部,两者的距离目测应该也是四百米左右。”

    “所以说从画馆到特高课总部是八百到九百米的距离,这样的距离上,左右两侧分别有十二个巷口,有时间的话要去转转这些巷口通向的都是哪里。”

    ……

    “前面就是特高课总部,这里的戒备果然是很森严,门口的守卫都要比别的地方多不说,竟然左右两侧都设置着门楼,里面还架着两挺机枪。”

    “交叉火力绝对能阻挡住很多人的脚步,贸然硬闯肯定不是明智之举!”血凤扫视了一眼门口后低声说道。

    “别急,仔细看看!”

    楚牧峰从摊点上随便买了点小玩意,递给血凤后两人就信步走进了对面的茶楼。

    想要知道里面的情形,在茶楼上观看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说来也奇怪,特高课总部竟然允许对面街道上有这样一座二层小楼,难道说他们就不怕自己的布置被窥探到吗?

    可是当楚牧峰走进茶楼,来到二层靠窗户的位置后,才恍然大悟,原来就算是在这里的二楼,都别想看到对面的情景。

    这座所谓的特高课总部竟然在前面用一栋楼,将所有人的视线都给隔绝,而他们真正的行政楼却是在这栋楼的后面。

    旁人所能看到的只是一栋楼而已。

    “都挡住了,还能看到什么嘛!”血凤无语的撅起嘴角来。

    “平常心。”

    楚牧峰喝着茶水,慢悠悠的打量着。

    就在这时,忽然特高课总部门口传来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随即就是几辆汽车开了出来。

    “这是柴崎幸浩那个色鬼又出来了。”

    “谁说不是!每次只有他出来才会这样兴师动众。”

    “没办法,谁让他可是特高课的人,而且还是中佐呢。”

    ……

    以着楚牧峰所在的位置,自然看不到轿车中坐着的人是谁。

    但他却听到了茶楼中那些茶客们的议论纷纷,知道了轿车中坐着的人叫柴崎幸浩,是特高课的中佐。

    根据他的了解,中佐这个级别,在特高课中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大人物。

    他是个好色之徒。

    楚牧峰暗暗将这个记下来后,不紧不慢地离开了茶楼。

    这里已经没有留下观察的意义,再留下反而是会引人注目。

    等到将顾问会总部周边转了一圈后,他才动身回半月湾酒店。

    一进大厅,就看到福山花俊已经在等着了。

    “先生,您可算回来了!”福山花俊连忙走上前来,满脸急切地说道。

    “怎么,你事情处理妥当了?”楚牧峰微微挑眉问道。

    “是的!”

    最难堪的一幕都被楚牧峰看过,所以福山花俊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直接说道。

    “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和黑木三郎那边取得联系,他答应我,只要将欠钱拿过去,立刻就会给我欠条,也不会再来画馆找麻烦了。”

    “另外房管局那边我也已经联系好,只要咱们这边钱到位,立刻就能去办手续,你看咱们要不趁现在就去办了,这样你也可以直接住过去,省得再住酒店了!”

    “现在就去?”

    楚牧峰沉吟了下缓缓说道:“没问题,要是说你这边都办好的话,我就陪着你走一趟。”

    “不过咱们要先去房管局过户,然后我要你当着我的面,和黑木三郎把话说清楚。你能做到,咱们这就交易,不能做到的话,就请自便。”

    “没问题!”

    福山花俊急不可耐地连连点头,他现在是真的不想要再见到黑木三郎那个混蛋,只想拿了钱赶紧回国。

    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他甚至少要点钱都行。因为他知道,真的要是说再这么耗下去的话,估计画廊就算卖了,自己也别想拿到一分钱。

    “那就走吧!”

    别说福山花俊在新京城这边还是有点面子的,很快就将手续完成。

    楚牧峰也很干脆的拿了四百日元递了过去,至于剩下的,必须等见了黑木三郎后才会给。

    琐碎吗?

    是的,要的就是这种琐碎。

    楚牧峰现在的身份是岛国商人,是一个前来新京城想要找点门路做生意的人,要是说不这样琐碎的做事,反而十分爽快地直接拿钱出来就不对了。

    这样的不对乍一看没什么,可要事后被人知晓,就会顺藤摸瓜怀疑他的身份。

    毕竟这里是个岛国人的地盘。

    所以楚牧峰自然是要谨慎一点,宁可繁琐总比被怀疑要强。

    画馆中。

    当楚牧峰跟着福山花俊过来时,黑木三郎已经是带着几个浪人在这里的门口站着,看到这两人后,脸上带着几分异色。

    “黑木,我的欠条呢?现在给我欠条,我就把钱给你!”福山花俊直奔主题说道。

    “呦西,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有这么大的魄力,竟然会将画馆卖掉,更没想到的是,还真有人敢来接你这个买卖。”

    “行啊,给你欠条,咱们算是两清了!”

    黑木三郎是求财的,只要能拿到钱,那一切好说,所以干脆地就将欠条递了过去。

    “好的好的!”

    福山花俊一下就感觉获得了新生,赶紧将欠条接过来满脸高兴的说道:“黑木君,从这刻起,这家画馆就归这位先生了。”

    “希望您和他之间的过节也能一笔勾销,先生,您现在能将尾款给我了吗?”

    “拿去吧!”

    楚牧峰倒也没有再磨蹭,爽快地就将剩下的钱递了过去,然后他转手又给了黑木。

    “成,那这里就没有我什么事了,两位,我先走了!”

    福山花俊转身就头也不回的离开,至于说到这里的什么画卷之类的,那些都不值钱。

    他现在只想立即坐船,回到岛国家乡,永远不再来了。

    黑木三郎上下甩动着那沓子日元,看向楚牧峰的眼神流露出一种挑衅。

    “喂,你叫什么名字?能告诉我吗?”

    “远藤阳平!”楚牧峰淡淡说道。

    “远藤阳平?”

    哼,果然和自己所猜想的一样,这个见义勇为的家伙根本不是什么大家族的子弟,这样的姓氏在岛国很寻常,

    要是这样的话,那倒是能继续收保护费了。

    至于说到福山花俊之前说的,看在欠款已经还清的份上,过节一笔勾销,黑木三郎压根就没有想要听进耳中。

    眼前这个混蛋,可是打过自己,这笔账还没跟他好好算呢!

    “我说远藤阳平,你盘下这个画馆是要做什么的?”

    “继续开画馆吧!”楚牧峰平心静气说道。

    “哦,还是画馆吗?”

    黑木三郎点点头笑道:“画馆好啊,这可是高雅文化,能开得起画馆的都是有钱人。”

    “这样吧,你只要每个月给我五块日元,我就保证你的画馆没人敢来捣乱,你也能在这条龙星街上,安安心心地赚钱做买卖。”

    “你这是在收取保护费吗?”楚牧峰眉角斜扬冷声问道。

    “对,你说的很对,我就是在收保护费。”

    “远藤先生,你当福山花俊为什么着急将画馆卖给你?当然是因为他欠我的钱。”

    “可你不要觉得他欠的钱就只是赌资,还有治安费呢?你想想,每个月拿出来点保护费就能保的平安,为什么要不给呢?”黑木三郎嘿嘿笑道。

    既然这家伙是来做生意的,那自己就有的是办法拿捏!

    哼,竟然敢打我黑木以后有得你哭的!

    “我以为他已经将这事摆平,看来还是没有。我要是说不给呢?”楚牧峰上前一步,冷漠地问道。

    “不给?”

    黑木三郎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狞笑道:“你要是说不给的话,我可就不敢保证你这里还能安然无恙的做生意。”

    “没准哪天就会被人泼了污水,又或者是失火呢!”

    “八嘎,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楚牧峰愤然喝道。

    “不不不,这不是威胁,而是善意的劝告。”黑木三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我没钱了。”楚牧峰漠然说道。

    “没钱不着急,我可以给你时间,毕竟你也刚刚买下画馆不是,咱们都是通情达理的人。”

    “这样吧,给你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之后我会再来,到那时必须给我把半年的保护费准备好。”

    “要是没有,嘿嘿,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咱们走!”

    说罢,黑木三郎转身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几个浪人则紧随其后。

    “牧峰哥,这帮家伙太可恶了,要不要杀了!”血凤目露煞气,低声说道。

    “杀了?”

    楚牧峰摇摇头,平静地说道:“他们不能动,有他们在,反而是咱们的一种掩护。”

    “要是说咱们这里将他们收拾掉的话,这层保护衣就会被揭掉。何况,他不是说了一周之后吗,你觉得咱们能在这里待上一周吗?”

    “嗯,这倒也是。”血凤释然。

    一个星期之后,没准楚牧峰早就离开这里。

    至于说到在这里花掉的钱,是没有办法和姜国储的价值相比的。

    再说这里的钱都是从经费中支取的,不要楚牧峰来当冤大头。

    “那这里现在就归咱们了?”血凤扫视向四周跃跃欲试地问道。

    “对啊,你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吧!”

    楚牧峰对墙壁上的画卷,前后院的布局是没有多少兴趣的。

    “牧峰哥,其实你有没有注意,咱们这家画馆是一处进可攻退可守的地方呢?”血凤走到窗前,望着外面的那条河忽然间说道。

    “什么意思?你不会是想说,咱们撤退的时候,可以从水路吧?”

    楚牧峰其实早就想过这事,那条河的确是可以利用上的。

    画馆和河流的直线距离很近,真的是很近,也就是六米远,但问题是这六米没有任何遮掩物,你要是说噗通一声跳下河逃走根本不现实。

    真当那些岛国军人都是摆设吗?他们要是看到你跳河逃走的话,会无动于衷?

    要是从画馆开始挖掘地道的话,时间和人力上也是难以做到的。

    所以楚牧峰想到这个后当时就给否决掉。

    “我说的不是咱们这里,咱们这家画馆是有点麻烦,可要是换成拐角处的那座酒馆呢?”血凤抬起下巴挑过去。

    酒馆?

    楚牧峰顺着血凤的双眼看过去,眼前顿时一亮。

    没错,那家酒馆倒是可以做文章。

    谁让那家酒馆就建造在河流之上,甚至有一部分走廊就是在河流上悬空建造的,如果说能借着那家酒馆当做掩护的话,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先摸摸那家酒馆的底细吧。”楚牧峰眯了眯眼道。

    “嗯!”血凤点头道。

    “好了,抓紧将这家画馆里里外外都收拾下,这可是咱们的画馆喽。”楚牧峰跟着笑道。

    “老板,你就放心吧!”血凤应声道。

    ……

    三月二十六日。

    华栋在家中收拾妥当后,一如既往地早早出来,在街道口的早摊点吃早饭。

    只是今天他刚坐下来,还没有来得及动筷子的时候,眼前就坐下一个男人。

    “先生,能借个火吗?”

    当这句问话冒出来的瞬间,华栋神色一僵,仿若被电击。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抬起头来,咧嘴笑道:“不好意思,我不抽烟。”

    “不抽烟?你的指甲盖都黄了,还不抽?”

    “指甲盖黄是病。”

    “有病得早治啊。”

    “谢谢关心!”

    “嗨,碰到一个不抽烟的,真没劲,这烟瘾犯了,难受的很啊!”

    男人说着,就站起身来向前走去。

    桌面上三个沾着茶水写出来的字悄然化于无形。

    逸仙居。

    三分钟后,华栋吃完早饭,将钱放到桌上后,冲着老板喊道:“桂叔,钱放在这里了。”

    “好嘞。”

    华栋这就起身开始向前走去,他没有东张西望,这条道路,这附近的所有道路和建筑,对他来说就是烙印在心里,闭着眼都不会走错。

    所以说他也清楚逸仙居在那里,他惟一感到有些吃惊的是,竟然真有特使来了。

    自己这个暗子总算被激活了。

    虽然说唐敬宗已经和自己联系过,并且说了让自己无条件的服从前来做这事人的命令,但在华栋的心中还是还有些意外的。

    他意外的是,总部来的人居然这么快!

    “华记者,你这是要去上班吗?”

    “是啊,不上班可没薪水拿哦!”

    “刘大妈,您慢点,小心路滑!”

    华栋真的就像是在逛集市似的,路上碰见的所有人都认识。

    没办法,都是在这条街附近住着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就算是再低调都会被看到。

    既然那样,倒不如扮演起来一个热心肠的角色,这样也能更好的搞到情报。

    就在这样的闲聊中,楚牧峰很快就从巷子里走出去,前面就是逸仙居。

    所谓的逸仙居是一座茶楼,他这个时间点过来,茶楼里面吃茶的人有很多。

    不要觉得这里是茶楼就是只能喝茶,那样的话就大错特错,能喝茶还能吃饭,这才是逸仙居。

    用逸仙居老板的话说,只要能挣钱,干什么都成。

    这时间点正是逸仙居上客的时候,来来往往有很多人。

    华栋进来后,就直接冲着前面那张桌走过去,坐到刚才对暗号的那人面前。

    没错,刚才的那番话就是联络暗号。

    “请问您是?”

    华栋小心翼翼地问道。

    即便是已经对过暗号,他都没有说完全相信对方,整个人的神经是处于紧绷状态。

    “我是农夫。”楚牧峰露出洁白牙齿一笑。

    农夫!

    那就没错了!

    唐敬宗的密报中,说的对方就是农夫。

    至于说到楚牧峰的姓名和职务,是没有说出来的。

    对方承认是农夫,那就是他了!

    “您好,我是第二组的组长华栋,奉命听候你的安排!”

    华栋压低声音,坐在角落中的他们,在这种吵吵闹闹的环境中,基本是没人会听到。

    “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有合适的吗?”楚牧峰吃了个小笼包后问道。

    “有的,请跟我来!”

    “好!”

    华栋很满意楚牧峰现在的举动,因为要是换做他非要在这里谈话的话,华栋是不可能说离开。

    但那样也未免有点太危险,毕竟是人多嘴杂。

    现在楚牧峰主动要求离开,这种谨慎的态度,还是让华栋感觉到安全的。

    华栋带着楚牧峰来的是附近的一座公园。

    这里很安静,几乎没什么人。

    两个人坐在一条长椅上,华栋侧身看着近在眼前的楚牧峰,冷静地说道:“我已经接到唐处长的命令,您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你知道姜国储吧?”楚牧峰看着面前的河流问道。

    “知道!”

    华栋点头应道:“我接到的命令中就有搜集姜国储的情报,所以说对这个人我也是有所了解。”

    “根据目前掌握的资料,姜国储已经被特高课那边抓捕,目前主审他的人是特高课的少佐宫崎思峻,至于说到更加具体的情报暂时不清楚。”

    “嗯,你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掌握这些情报已经很难得!”楚牧峰赞叹了一句。

    这不是虚伪的夸奖,而是发自肺腑。

    毕竟姜国储是谁,华栋之前是一无所知,就算是调查到姜国储是俞无疆的秘书,也不可能说连宫崎思峻是谁都清楚的。

    华栋能做到,就说明他是有能力的。

    “难道说咱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姜国储?是要灭口还是要营救?”华栋一针见血的问道。

    只有这两条道路。

    “营救!”

    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楚牧峰特别认真地说道。

    “咱们这次的任务就是全力以赴营救姜国储,他是咱们军事情报调查局安插在俞无疆身边的眼线,如今被逮捕,肯定会遭到审讯。”

    “但处座的意思,姜国储肯定不会背叛,所以咱们必须要想办法营救出来!”

    “是。”

    华栋低声领命后挑眉问道:“那我下面需要做点什么?是安排人继续搜集情报,还是说通知第二组的人全都做好准备,随时备战。”

    “备战吗?”

    楚牧峰缓缓说道:“备战是下下之策,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这样做。”

    “因为只要选择硬上,咱们就有暴露和被包围的危险。这里毕竟不是别的地方,是伪满洲国的地盘,是岛国的势力范围,他们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选择用强,很有可能把咱们都搭进去的。”

    “是,我听您的!”华栋恭敬说道。

    “你现在有两个任务,第一给我继续搜集宫崎思峻的情报,姜国储的不要去管,他的没有什么好搜集,只要是有关宫崎思峻的,越多越好。”

    “是!”

    “第二就是你既然对这里很熟悉,就想办法制定出来一条撤离路线。”

    “当然可以的话,多准备几条,到时候我来定夺用哪一条合适。”楚牧峰跟着说道。

    “明白!”华栋点头道。

    “以后要找我的话,就去龙星街的花吉画馆,你知道吗?”

    “花吉画馆?知道,可那里不是岛国人的画馆吗?”华栋略带疑惑道。

    “那里已经被我买下来!”楚牧峰随意说道。

    “是!”

    华栋当场释然。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