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卷 第二章 屈指南行冬更好

    吕布死不足惜,却弄得很多人浑身狼藉。

    首先,荀攸赶鸭子上架,看似完美的完成了任务,却还是出现了连续的所谓另类失误,先是为了扩大处决吕布的认同感,临时加入了因为黄渊、魏续事件对吕布极度失望、愤怒的并州籍将领;接着又将吕布临时捆缚带到公孙珣身前,徒劳触怒后者,让事情更加不可收拾。

    平心而论,这种事情本该让贾诩来做的,贾文和绝对不可能因为是亲家就手软,而且熟知人心的他绝对能把事情做得漂漂亮亮,干脆利索,既让公孙珣消气,又让事情消弭于无形。相对而言,天赋点在战场更多一些的荀攸或许更注重事情的成功性而忽略了人心因素。

    然后是公孙珣这里,无论如何,吕布今天到来此地,以及这个奇葩的死相是瞒不过去的……再怎么遮掩,以吕布的身份和地位,也注定会有流言传出去。而此时燕军全盘大胜,中原大局在握,短期内什么浪花也翻不出来,但将来呢?

    会不会让刘焉、刘表、士燮等人疑惧,还真不好说。

    最后,此事会给无意间卷入的司马懿带来什么影响,是正面还是负面,就真不好说了。

    当然了,回到眼前,这些其实都无所谓,因为十个吕布栽进粪坑里,都比不过曹操之死讯让天下人震动。

    不过,随着燕军接手宛城,数日后,吕布酒后失足掉入茅坑,已经匆匆下葬的消息和曹操死讯一起传到蔡阳,袁公路却是丝毫不在意曹操的事情,反而因为吕布之死,惊吓一时!

    不在意曹操之死当然是因为早有预料,毕竟这次行动本就是他筹划的……断了前线军粮,又派人送信给前线的燕军,顺便挟持天子南下蔡阳,全都是他教给吕奉先的,他不知道就怪了。

    而被吕布之死所惊吓……话说,袁术何等人也?

    即便是领兵打仗不行,可作为袁氏嫡子,少年时期便厮混在天下政治中心的人,最基本的政治敏感性还是有的,且不说自己便宜女婿到底是不是意外,关键是没了吕布,他有什么资格跟公孙珣讨价还价?!此时一旦被燕军追上,说不得连失足都不用,直接闷死在监狱厕所里还没人收尸……袁本初还能在那位燕公身前留点体面,他袁公路是个什么东西?

    于是乎,哪怕是隔着两条河(淯水与比水),袁术也立即便如受惊的兔子一般,迫不及待想要逃往江夏了!

    没办法,失足落入茅坑这种事情太吓人了!

    但是,小天子却希望能够晚走一日。

    原因很简单,身为汉室天子,他即将离开中原到长江边上,离开大汉南都、帝乡去江夏那种偏远楚地,而离开之前恰好又在蔡阳停驻,那他身没理由不在临行前去祭奠一下世祖光武皇帝。

    “这有什么好祭奠的?”

    蔡阳县城的一栋大宅院中,区区白身却因为掌握兵权而主导了撤退行动的袁公路在天子身前勃然发作。“眼下这个局势,便是世祖再生又如何?能救大汉吗?”

    “若世祖再生,其人以万骑于昆阳而破莽军四十万众。”小天子身着常服,抿着嘴严肃相对。“一战便可宰了燕逆,如何不能救大汉?”

    “此一时彼一时也!”袁术愈发没好气起来,直接逼近天子身前呵斥了起来。“彼时汉室自有天命,方能让世祖成大功,今日汉室已无天命了!莫说世祖了,便是高祖重生又能如何?!怕是也要被那公孙珣给弄死在茅厕里!”

    小天子登时变色,而院中诸位大汉栋梁也纷纷失声。

    “公路!”一片沉寂之中,正在病重的杨彪无可奈何,只能勉力扶着身侧族侄、侍中杨亮的胳膊起身呵斥。“国家遭此大难,天子身侧人才凋零,你身为天下仲姓仅存之人,本该与诸君协力,共扶天子……”

    然而这番话说出来,前面还算是中气十足,颇显老臣气概,后面就不免气力不支,一时难以持续了。

    “你若是有病就回去修养,过会还要上车长途跋涉呢!”袁术对自己姐夫多少留了一些脸面,但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却也根本懒得认真理会对方。“至于我说的对不对,你说的空不空,又何必自欺欺人呢?什么天下仲姓,什么袁杨栋梁,早就跟这汉室一起快玩完了……还诸君协力?”

    杨彪想要拦住对方,却气喘吁吁,根本难以出声。

    “代汉者,当涂高也!”袁术说到这里,反而自顾自感慨一时。“之前灵帝的时候,大家就都知道大汉要亡了!那时候便谣言满天飞,当时我还以为这话是要应在我们袁氏身上呢?现在想来,代汉者俨然是燕,唯独当日谣言中后半截说的极对,六七四十二,恐怕就应在汉室四百二十载天命之上了!换言之,大汉朝也没几年日子了,如今不过是指望着能在江夏苟延残喘几年,然后静等北燕覆南汉而已。至于你我呢,乃是公孙珣愤恨之人,恐怕也投不了燕,所以才只好借着汉室这个空壳子,多享几年福,能不死便不死!文先,你就惜惜福,不要再折腾了。”

    杨彪半是气急,半是无奈,但到底是无言以对。

    至于小天子,更是神色凄惶,有心反驳,却一时茫然不知所措,根本不知道拿什么来反驳。

    “一句话!”袁术眼看着杨彪不再多言,周围人也都被自己震慑住,便直接回过头来,继续呵斥天子。“陛不就要耽搁时间了,速速收拾,今晚便走!”

    “朕!”天子一时还是有些犹豫和愤怒,却又望见院墙前一直窃窃私语并望向此处的持矛兵士,然后居然不敢发作,须知,这些兵马根本就是吕布交给袁术的,并不为其他人所调用,所以只能哽咽。“朕,朕……”

    “朕!朕!朕!”袁术听得实在是不耐烦,直接振袖喝骂。“狗脚朕!你连你爹都不如!你爹再祸乱天下,说话也还能利索!且还知道什么叫尊师重道!不似你这个董卓所立的假皇帝虚情假意!今日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不用去祭拜什么世祖皇帝,连夜出发,到江夏再说!”

    言罢,袁公路兀自拂袖连连,负手而去,随他进来的士卒们也随之纷纷出门,然后立于门外守卫。

    周围再度鸦雀无声,杨彪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有些眩晕征兆,而一片寂静中天子本人更是气的面色铁青,半晌方才愤然朝周围询问:“诸卿,天下有这般事吗?”

    邓芝、京泽各自不语,而杨彪在其侄杨亮的扶持下站起身来,刚要说话,却不料,小天子主动仰头一叹,居然一时落泪难忍:“朕如何不知道这汉室是不可能千秋万代的呢?但朕身为汉室子孙,难道不该尽量守一守家业,以求不为亡国之君吗?朕到底有什么错,要遭如此羞辱?!若兄长在,朕何尝要做这个皇帝?!”

    刘协此言一出,杨彪瞬间将原本想说的话忘怀,只能随之哀伤而已。

    而邓芝、杨亮等人,此时也觉得万事皆难开口。

    但片刻之后,眼见着立在院中的天子情绪稍缓,京泽却是略显为难的无奈开口了:“时局危急,但臣刚刚知道了几件要事,须禀报陛下……”

    天子当即抹泪相对,抬手示意。

    “之前吕温侯说蔡德珪确系要在前日交出南阳一郡给钟元常一事,恐怕是虚言。”京泽回头望了眼门口方向,认真以对。“因为据臣所知,昨日蔡德珪还派使者来此,专门询问为何宛城落入燕军手中,只是被袁……袁将军给驱赶走了而已。”

    天子一时恍惚,却又黯然下来:“事到如今,朕哪里不知道是被吕袁这对翁婿给挟持了呢?可笑我当日竟然以为吕布可信!”

    “还有一事。”京泽微微吸了一口冬日凉气,继续小心说到。“曹司空在宛城为燕军追上,死于城下。”

    这下子,莫要说天子,便是杨彪、邓芝,还有杨亮这些人都纷纷一怔,而旋即,天子以下,俱皆黯然……毕竟嘛,这个消息虽然让人吃惊,却不得不说在某种程度的预料之内。

    “是朕负曹公!”隔了许久,天子方才再度潸然泪下,以至于不得不遮面相对院中他人。

    “还有一事。”京泽继续小心言道。“臣也是刚刚得知……吕温侯在曹司空死后,专门从宛城出发,往许县领赏,但酒醉之后,却不小心失足落入粪坑之中,死于当场!”

    院中的空气变得微妙起来。

    毕竟,这话里的信息量实在是太多了……比如,它坐实了吕布叛徒的行径;也间接让院中人醒悟过来袁术为何如此匆匆。

    而很快,天子便咬牙切齿,表达了最直接和最合理的态度:“活该!”

    讯息通报完毕,天子表达了态度之余,却也没有留人,而是出乎意料的选择了让诸位臣工离开。

    跟袁术不一样,众人多少是讲点礼仪的……便匆匆行礼告辞,然后一起出门。

    而出得门来,行过满是持矛佩刀士卒的的街道,将要在路口分开之时,已经疲惫到难以支撑的杨彪却忽然喊住了京泽、邓芝二人。

    京泽不明所以,只好转身上前,与邓芝一起俯身相对:“太尉有何指教?”

    “并无他意。”杨彪忽然伸出手来,就在路口摸住了京泽的手腕,然后恳切相对。“老夫已垂垂病老,将来天子能倚重的就只有你和邓侍中了!”

    此言虽然突兀,但考虑到对方急剧恶化的身体,倒也合理,故此,京泽和邓芝赶紧再度俯首相对,连连表态。

    “不过,邓侍中虽然勤恳却不免太年轻,何论乱世之中,要以武事为先……”杨彪并不理会二人姿态,反而兀自说了下去。“京将军,事到如今,天子真正能倚重的怕只有你了!而老夫也并无他求,只望京将军你能在关键时尽力而为一番,稍为天子分担一二……别人不知道,咱们二人难道不明白天子其实无辜无过吗?当然,也就是尽力而为,时势如此,谁也不能苛求谁了!”

    京泽一时慌乱,也不知道杨彪到底看破到哪一步,只能连连颔首应许。

    而杨彪既然说完,便不再耽搁,反而直接搀扶着杨亮转身往他落脚之地歇息去了。

    另一边,京泽与邓芝也各自回去,却是打点行装,到晚间便匆匆随天子一起狼狈南下。而当夜,天子一行人一直行到蔡阳城南二十里处,夜已三更,方才就地宿营。

    但此时,天子却主动派出心腹小宦官去召见京、邓二人……话说,虽然此时天子身侧已经不成规矩,更有袁术接管了天子身侧的一切戍卫工作,但职责所在,这二人一个虎贲中郎将,一个侍中,却还是匆匆赶来拜谒天子。

    然而,二人至天子帐前,却发现帐前并不见杨氏诸臣,也不见袁术。更有甚者,天子居然趁着夜色,不顾规矩,直接唤二人入了漆黑一片的董贵人帐中。

    二人心中早就有所猜想,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去。

    果然,甫一入帐,天子便开门见山:“两位卿家可知道,晚间行路之时,袁公路直接遣人来,要我任命他为司空,还要我纳他长女为皇后?”

    邓芝、京泽面面相觑,而前者只能勉强安慰:“袁……袁将军不免太过急切了一些,有失臣节。”

    “他哪有半分臣节可论?”天子再度落泪。“曹司空刚刚被他害死,他女婿吕布也刚刚被燕逆杀了,他便要取司空之位,还要我娶他做了寡妇的女儿……天下间有这般事吗?”

    “何不寻太尉,请他稍作转圜?”邓芝无奈至极。

    “便是能转圜,可太尉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何能长久?”天子依旧潸然泪下不止。“怕只怕,到了江夏,未等燕逆打来,我便要先被他这个天下仲姓给一杯毒酒鸩杀了!”

    这话太过直白。

    然而邓芝毕竟一介文士,虽然听着不好,却只能瞥一眼京泽后便沉默下来。

    话说,事到如今,邓芝心中如何还能不醒悟过来?袁术本就以性格暴戾乖张闻名天下,又被软禁多年,如今还是亡命天涯之中,其人一朝掌权,根本就是破罐子破摔,所以必然逼迫欺凌天子无度。而偏偏曹操死后,杨彪又得病难为,再加上杨氏本是袁氏亲眷,使得眼前和将来似乎都无人能制袁术。

    这种情况下,天子和袁术之间必然要于穷途末路之中先拼个你死我活!

    而之前杨彪那番作态,俨然是窥到了这一步,偏偏又病躯缠绕,无力参与,这才专门表态,并嘱托京泽妥善放心为之。

    当然了,唯一一件让人想不到的是,袁术竟然如此无耻,而天子竟然如此急迫,这才刚出城二十里,就已经无可转圜了……也不知道刚刚路上鸡飞狗跳,袁术到底怎么逼迫的天子。

    “二位卿家可有一劳永逸之法?”天子继续追问不止,却于黑夜中将眼睛在京泽身上打转。

    “此事简单。”京泽一时口干舌燥,他本就受了命令解决此事,只是不想事情来的这般快,这般顺利而已。

    “此话怎讲?”天子一时急切。

    “请陛下今日便纳袁夫人。”京泽坦诚以对。“如此方能保事之必成!”

    天子一时愕然,旋即醒悟,而其人身后董贵人更是一直沉默。

    ————我是一直沉默的分割线————

    “吕布既死于许,术闻之,仓促挟汉帝走江夏。出蔡阳十里,董贵人渴,帝求蜜水,术乃嘲对:‘何蜜水也?只血水也!’帝不敢言。至夜,帝与二夫人皆饥渴,复求餐,术以臭牛骨与之,帝愤怒,术方与食水,并邀司空位,兼求以女为后。汉帝皆许,稍缓,夜召虎贲中郎将京泽入董贵人幕中,求诛袁术。”——《世说新语》.任诞篇

    PS:感谢书友换家之王、也许未来、书友20180516032105948……君的上盟。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