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608章还说谢谢呢

    轲比能与麾下的一众将领正在王庭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由于害怕派兵追击会误导致李昱情绪激动而伤到诸葛尚,所以轲比能也不敢派兵追,只得不断的派出小股斥候分散出去打探情况。

    等到日落时分,一个士兵一脸兴奋的冲了过来,向着轲比能禀报道:“报,报单于,诸葛使者回来了,使者回来了!”

    “可算是回来了!”轲比能闻言大喜过望,连忙带着众人出来迎接。

    众人走出王庭,便见前方路上,诸葛尚正策马而来。

    诸葛瞻翻身下马,便见轲比能一脸热切的了上来,只听得轲比能口中说道:“诸葛兄弟,你可算是回来了啊!”

    “兄弟……”诸葛尚刚一下马,听了轲比能对自己的这个称呼,眼中满是错愕之色,你这年纪都能做我爷爷了吧,居然还叫我兄弟?

    众人也都围在诸葛尚身边,七嘴八舌的说道:

    “诸葛兄弟,你没事吧,那贼人没伤着你吧?”

    “那贼人哪里是诸葛兄弟的对手啊,肯定被解决了。”

    “要是伤着哪里可一定要说啊,我哪里还有一颗百年老参呢,待会拿过来给你补补身体!”

    平时这些人对诸葛兄弟二人可以说是不冷不淡,甚至可说说有些淡漠,有些人甚至冷眼相待。

    可是今天,这些人却对诸葛尚非常热情,而且诸葛尚察觉得到,这些人并不是装模作样,而是真心实意的想要亲近自己。

    诸葛尚想到过经过这一次的事件,会收获鲜卑人的友谊,但是却没想到效果会有这么好,这些鲜卑人完全是将他当做自己人来看待了吧。

    轲比能拉着诸葛尚问道:“诸葛兄弟,你没伤着哪里吧?那贼人现在怎么样了?”

    诸葛尚笑着解释道:“那贼人欺我年幼,见没人追赶便想杀了我好单骑逃走,我趁他不备,反将他制服。

    不过此人却狡猾得很,身上藏了很多暗器,我一时不备,反被他逃了,不过我在他背上刺了一刀,估计他也活不成了。”

    轲比能闻言立刻下令道:“来人,立刻给我派人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要是活着,我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要是死了,我要将他千刀万剐,拿他的头做酒器。”

    轲比能说完,又对着诸葛尚说道:“来,诸葛兄弟,里面请,我已命人准备了酒宴为你压惊。今日真是多亏了你啊。否则我这把老骨头说不定就要交代了。我可要好好谢谢你,今天晚上不醉不归!”

    随后一行人便又回到了王庭的大殿之中,当天晚上,众人一直热闹到半夜这才散场。

    次日上午,轲比能召集了一众下属前来王庭议事。

    一众文武站在殿下,轲比能站在王座前方,满脸的愤怒之色,他对着殿下的众人说道:“魏国真可谓是一**诈之徒,一方面他们让阎志前来与我们议和,拉拢我们,另一方面却又调集兵马,准备进攻我们,而且曹睿还让人刺杀我,若不是那刺客怕死,大汉使者又挺身而出,只怕我早就已经死了。”

    “单于,魏国对我们鲜卑如此无礼,咱们还跟他客气什么?”

    “就是,魏国已经做好了攻打我们的准备,还派出了曹彰北上,我们不如先下手为强。”

    轲比能压了压手掌说道:“魏国如此对我,此仇不报,我势不为人。传令苴罗侯,让他不必拖延,立刻起兵攻打步度根,尽快给我灭了步度根。

    至于王庭这边,我兵马虽比魏国多,但都是擅长骑射冲锋,不擅攻城略地,如主动出击,则落了下乘。不如收缩兵力,待魏国来攻,我军以逸待劳,必能得胜。

    到时候等灭了步度根,魏国又有何惧呢?”

    “单于英明!”

    “单于英明!”

    由于锦衣卫指挥使李昱的亲自出马,不仅破坏了魏国拉拢轲比能的计划,还令鲜卑与魏国仇深似海,反而是大汉,获得了鲜卑的友谊。

    所以轲比能在事后,一方面命令苴罗侯不必保存实力的进攻步度根,一方面又收缩兵马,准备迎接魏国不久之后的进攻。

    就在轲比能彻底倒向大汉,决定与大汉一起对付魏国之时,李昱也安然无恙的回到了幽州。

    这一次,他来到了燕国。

    燕国是幽州的一个郡国,其郡国的治所蓟县,也是幽州的州治。

    护乌桓校尉田豫就坐镇于此。

    田豫生于公元171年,如今已经年近六十岁,在历史上,田豫,阎柔,牵招三人,是魏国在北方的屏障。

    其中田豫与阎柔都在幽州,与阎柔不同,田豫并没有阎柔那样传奇的经历,阎柔能得到魏国的重要,主要是因为与鲜卑关系的缘故。而田豫他能有今天这种成就,完全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因此田豫的能力,还要在阎柔之上,三国最全能的人才,田豫便是其中之一,综合能力,还要在大汉的李恢之上。

    李昱穿着魏国的官服,满身伤痕,一身血污脚步踉跄着来到了蓟县府衙的门口。

    李昱走到门口,扑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兄弟,你是干什么的?”门口的两个士兵见此,连忙上前查看。

    “我跟随阎太守前往弹汗山宣旨,可是那轲比能却根本不接受,不仅如此,还把我们的人都杀了,我拼死逃出重围,你快通知田校尉,让他领军攻打轲比能,为我们报仇。”

    李昱说罢,脖子一歪便倒在了地上。

    “兄弟,兄弟……”

    士兵伸手一探鼻息,却发现李昱已经断气了。

    “快去通知大人!”两个士兵对视一眼,连忙跑进了府衙。

    听了士兵的话,田豫大惊失色道:“这怎么可能呢,阎志与鲜卑关系一向不错,就算不能完成陛下交代的任务,也可以安然无恙的回来,轲比能怎么可能会杀了他们呢?

    莫不是这使者乃旁人假冒,故意前来骗我出兵,坏陛下大事?”

    想到这里,田豫连忙派人将上次送信过来的使者请了过来,前来辨认身份。

    上次曹睿派了两个使者到幽州,一个负责前往上谷阎志处通知消息,另一个则前往田豫处通知消息。

    但这两个人都被锦衣卫给解决了,田豫这边的这个使者,也是锦衣卫假冒的。

    锦衣卫假扮的使者对着田豫说道:“田校尉,这确实是跟我一起前来的使者没有错,看来轲比能已经是真心投靠蜀国,如今他们杀了我们派去的使者,说明一点余地都不会留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