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01章统统中招

    见夏侯渊疼的额头上冷汗涔涔,不自觉的打着哆嗦,转眼间便脸色苍白,甚至干呕起来,张郃不由得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军医不是说只是皮肉伤吗,先前拍案而起又没牵扯至右臂,怎会疼痛?莫不是箭上有毒,快解开看看!”

    “也好!”夏侯渊疼的实在是忍耐不住了,点了点头并未拒绝,帐下其子夏侯霸见此,上前服侍夏侯渊脱去战甲。

    解开亵衣,绷带,露出昨日受伤的右臂。

    只见夏侯渊右臂伤口已经肿得高高隆起,犹如包子般大小,伤口周围青紫一片,伤口处留着黑色血液,散发着腥臭之气。

    “这……怎会如此?”

    “昨日庞德所射之箭有毒!”

    “庞德匹夫居然在箭上淬了毒”

    众人看了夏侯渊的伤口,顿时大惊失色,怒吼连连。

    夏侯霸连忙出了营帐吩咐士兵去请军医:“快,快请军医过来!”

    不过多时,军医便赶了过来,替夏侯渊诊治毒伤。

    军医在座位旁边为夏侯渊诊治,众将围在四周焦急的等待着。

    夏侯霸心急如焚,询问道:“这是什么毒,可容易医治?”

    军医看了一阵说道:“这是乌头毒,解毒不难,只是……,哎,我先为将军伤口处理一下吧,只可惜先前没有发现!”

    乌头毒,乃是军队中用的最多的毒药,易得,毒性猛烈,用法简单,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将乌头的汁液涂抹到兵器上。因此军队中人若是在兵器上喂毒,一般用的都是乌头。

    不过传说神农时期,便有乌头毒的应用,千年下来,医者也摸索出了乌头毒的治疗方法,不是医治不了。

    若是乌头毒无法医治的话,那在军队之中,就会大规模取用的了。

    医者命人取来工具,为夏侯渊重新处理伤口,忙碌了半个时辰,这才将夏侯渊伤口重新包扎,对着夏侯渊拱手道:“将军,您这手臂,我虽然已经处理了一番,其毒性不是一两天便可全部清除的,需要慢慢调理,还请您不要走动,卧床静养,休养月余,等伤口结痂完全愈合,这才彻底好了。

    若是走动,毒性便会蔓延,到时候轻者这手臂便会废掉,重则,性命不……而且更不能发怒,否则残余的毒性也会蔓延……”

    夏侯渊闻言大怒道:“混账,本将率领兵马出征,关系重大,明日便要攻打阳平关,你居然要本将休养月余?”

    军医连忙按住夏侯渊,安慰道:“将军,切莫动怒啊,否则毒性再次发作,神仙难救。”

    夏侯渊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了心情,询问道:“难道这就没别的办法了吗?”

    军医摇了摇头说道:“自古以来,只听说过受伤中毒的需要静养休息,调理身体。哪听说过四处走动,病体能好的?”

    张郃拱手说道:“将军,军医说的不错,您还是遵从医嘱,不要意气用事,否则毒伤一但发作,您一但有个损失,后果更是不堪设想啊,至于攻打阳平关,有我们几个就够了,此时就交给我们来办吧。”

    “也只能如此了!”夏侯渊叹了口气,对着张郃说道:“我休养期间,兵马暂归张将军统领,负责进攻阳平关。”

    “诺!”众人拱手领命。

    正在此时,一个侍从走到了营帐门口探头探脑的张望着。

    夏侯渊见此,将此人招了进来,询问道:“你不是在照顾称儿吗,来此作甚?”

    负责照顾夏侯称的侍从连忙走了进来,拱手说道:“将军,公子突然伤情加重,我听军医来了此地,故而来请军医。”

    “快去看看!”夏侯渊闻言大惊,他的几个儿子之中,夏侯称年少英勇,行事雷厉风行,最为像他,夏侯称可是他最喜爱的一个儿子。

    众人来到夏侯称营帐,只见床榻之上的夏侯称也是冷汗涔涔如雨下,在床榻之上不住的打着哆嗦,时而干呕,狼狈不堪。

    夏侯霸见夏侯称病情与先前夏侯渊毒性发作的情况一般无二,不由得大惊道:“莫不是三弟也中了乌头毒?”

    夏侯渊指着夏侯称的后背说道:“快看看我儿伤口如何!”

    医者闻言,连忙上前解开夏侯称衣服,查看夏侯称的伤口。

    果不其然,夏侯称后背的刀伤四周也红肿起来,留着黑色血液。

    夏侯渊见此大怒,喝道:“庞德匹夫,用毒箭也就罢了,居然还在刀上淬毒!”

    营帐之外,突然又来了一个药童,向着军医说道:“先生,营中许多将士突然干呕不止,请您过去……”

    医者摆了摆手道:“那是乌头毒,用生姜一钱,甘草半钱,或绿豆三钱,甘草两钱,以水煎服暂可缓解毒性,等我为将军治伤之后,在去为他们处理伤口!”

    “诺!”药童得了医者的吩咐,连忙跑了下去。

    夏侯渊询问道:“军医,我儿伤情如何?”

    军医回答道:“也是乌头毒,看来庞德在刀上,涂抹了乌头的汁液。公子刀伤本就严重,如今感染了乌头毒,情况比将军您,还要严重。

    我先为公子处理一下,不过公子,却是不能待在军营之中了,需要返回下辩静心调理,这营寨之中颇为嘈杂,对于调理身体,没有好处。”

    “好好!”夏侯渊一听夏侯称没有性命之忧,这才放心心来,对着侍从吩咐道:“你立刻去准备车驾,待军医为称儿处理好了伤口,便带公子返回下辩慢慢调理。”

    “呕!”

    正在此时,曹真突然捂着胸口干呕起来。

    夏侯渊大惊,回头看着曹真说道:“子丹,你也中招了?”

    曹真解开战甲,将外衣脱去,只见其肩头与腰部,也都有一道寸许长的刀伤,伤口红肿,留着红黑血液。

    曹真苦笑道:“昨日围攻庞德,中了他一刀,没想到其刀上,竟还有残余的毒性!”

    “呕!”

    正在此时,郭淮,张郃二人也干呕起来。

    夏侯渊大惊失色,看着二人说道:“你们也被庞德伤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