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63章左右开弓

    张飞的喝彩声刚刚落下,只见得靶场中的青年再次引弓射击。

    一矢射出丝毫不拖泥带水。

    青年随后便迅速从箭壶之中又抽出了一根箭矢射了出去,随后又是抽矢射击。

    一连射了三箭,速度之快,只在眨眼睛便完成了。

    空中,三根箭矢飞向箭靶,每根箭矢之间的距离相差不过三五米,衔接成一条直线,仿佛一道流星划过。

    铮!

    第一根箭矢率先射中箭靶之上的红心!

    巨大的力道使得箭簇完全没入箭靶之中,留在外面的箭杆仍旧不住的颤动,发出轻微的铮铮之声。

    第二跟箭矢紧随其后,锋利的箭头居然破开了仍旧在不停颤动的第一根箭矢的箭杆,第一根箭矢从中破开,被一分为二,第二根箭占据了第一根箭的位置。

    叮当!

    第一根的箭矢的箭杆被分开落到了地上,而没入箭靶的箭头也被第二根箭矢给挤出了箭靶,落到了地上。

    第二根箭矢刚入箭靶,第三根箭便又到了。

    咔嚓一声清响,第二根箭的箭杆又从中破裂,第三根箭又占据了第二根箭的位置。

    张飞见此,不由得拍手大赞,犹如惊雷般的吆喝声再次响起:“好家伙,居然还玩出花样来了,这一手参连,用的是出神入化啊。”

    刘禅不由得再次捂住了耳朵,白了张飞一眼:“二叔,你能不能不要不一惊一乍的,你看将士们都在看着你呢,你这样子,他们都以为你不如那人了。”

    张飞闻言哈哈大笑,一双蒲扇大的手掌拉下了刘禅捂住耳朵的双手,笑道:“我也没见你怕打雷啊,怎么三叔这嗓门你还怕了?他们怎么看与我何干,他这一手参连着实漂亮得紧,在箭法上,是要比我强,总算是有点意思了,就是不知道他武艺如何!”

    儒家六艺,有礼、乐、射、御、书、数。

    而参连,就是射术五法之一。

    说的文雅一点,叫做参连。

    说的通俗一点,叫做连珠箭。

    一旁的林啸也说道:“参连是儒家六艺之中射术的必修功课,一般修习儒家六艺之人都会参连,只不过他们大多只能在二十步之内使用罢了。此人百步之内还能使出参连,今日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刘禅闻言,也知林啸这是在自叹不如了。

    林啸是猎户出身,从小就精通射术,特别是受伤的十几年间,不能轻易动武,弓箭就用得更多,几十年的磨练,林啸的箭法堪称当世一流。然而尽管如此,林啸也难以施展出如此精妙的箭术。

    就在张飞林啸说话的功夫,靶场上的青年,已经射完了剩下的五箭。

    这五箭未中红心。

    而是都射在了红心之外的一个圈中,五根箭矢形成一个圆形,将红心给包围在一起。

    十箭射完,只听得那青年旁边的士兵高声说道:“百步十箭皆中靶,成绩甲上,可参与骑射的考核!”

    只见随后士兵便带着男子来到另外一个考场。

    同样是靶场,不过却空旷得很,这是骑射的靶场,靶场之中几乎没什么人。

    来到骑射靶场,士兵对着青年询问道:“骑射难度颇高,你这一次要射多少步?”

    青年沉吟道:“七十步吧!”

    士兵闻言惊讶道:“七十步,你可得想清楚了!”

    男子点了点头:“嗯!”

    士兵见此便高声呦呵着:“来人,将左右箭靶皆移至七十步外,在牵一匹好马来!”

    此刻青年位于靶场的中心,中间的地上有着一道由石灰画成的白线,白线左右两边,都立了箭靶,并且每一边,隔着十步便有一个箭靶。

    左右两边皆设箭靶,是为了考核左右开弓的能力。

    比如一个人,射击左边的物体,是左手控弓,右手拉弦,若射击右边的物体,是右手控弓,左手拉弦。

    一个善于骑射之人,自然是需要具备左右开弓的能力,两手边都能射才是最优秀的骑射手。

    比如开唐名将张士贵,善于骑射,臂力过人,可开弓百五十斤,左右开弓,例无虚发,也是一个神箭手。

    一般成年的草原男子,都具备左右开弓的能力。然而在大汉,这种人却是百里挑一。

    士兵牵来一匹战马,一壶箭交给青年说道:“这马儿温顺,跑起来稳当,这箭壶中也只有十根箭,你能射中三箭就算过关了。不过自然是射的越多越好,最好左右都能射中,刚才张将军可是喊着说要保举你做校尉啊,你要是骑射也能有步射的成绩,这校尉一职可就稳当了!”

    “多谢兄弟了!”青年摇头一笑,接过箭壶系在马上,随后翻身上马,一夹马腹,战马便沿着中间的白线开始策马奔腾起来。

    青年双腿死死的夹紧马腹,上半身挺立在战马之上,保持着身体的平衡,从箭壶之中取出一箭,开始瞄准。

    这个时代,马镫虽已运用,但工艺尚未纯属。目前还只有单边马镫,也并非是用铜或者铁打造,而是皮革。主要作用是方便士兵上马,而不是作战稳定重心。

    没有马镫,因此对于骑兵的训练和挑选便非常严格,战马奔腾之时,只有双腿紧紧的夹住马腹,一只手抓住战马的鬃毛才能避免从战马上摔下来。

    曹操穷尽北方之力,也不过打造了数千精锐的虎豹骑兵而已。

    而这青年的骑术也颇为精湛,仅靠双腿夹住马腹,就维持了身体了平衡,战马行至与一箭靶平齐的位置,青年便射出了手中的箭矢。

    箭矢呼啸着射向箭靶,正中其心。

    马儿继续奔驰,青年又引弓射击,再次命中。

    一连设了五箭,皆是中靶。

    先前青年射的是左手边的箭靶,左手控弓柄,右手拉弦。随后,青年在马上换了个姿势,改成右手控弓柄,左手拉弦。

    左右开弓,却是要射右边的箭靶了。

    战马奔驰,不过片刻功夫,五箭再次射完,箭箭中靶。

    骑射的难度比之步射要高得多,步射是射手不动射静止的物体,而骑射,则是射手行动,射击静止的物体。

    在难一点的,是骑兵在战场上射击移动的敌人。

    不过这个,靠的是运气,一般骑兵在战场上射击敌人,是没有时间瞄准敌人的,只是射一个大概的方位罢了。

    因此考核,骑射已经是最高难度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