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八十五章识破身份

    见襄阳城门大开,后方的傅肜立刻率领麾下五百兵马奔襄阳杀来。

    曹丕被林啸生擒,纵然荆州军杀到城下控制住城门了,但襄阳守军却是投鼠忌器,不敢有丝毫妄动。

    吕常带领着两百余士兵与林啸对峙着,他脸色铁青,指着林啸喝道:“林啸,二公子待你不薄,礼贤下士,纵然你是汉军奸细,但也不能如此无礼,襄阳城我让给你们,还请速速放了二公子!”

    曹丕被林啸按在马上,听了吕常的话,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放下心中的怨恨,打算劝服林啸:“仲虎,这几天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比谁都清楚,刘备不过丧家之犬,大汉十三州只得一州半,而我父亲已得其九。跟着刘备有什么出头之日,你放了我,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荣华富贵,封候拜将不在话下!”

    “哈哈哈,我林啸今生只会忠于一人了,对不住了!”林啸哈哈大笑,为避免曹丕多言影响心情,摇头暗叹一声,一个手刀砍在曹丕后颈,将曹丕击晕过去,交给傅肜麾下的士兵看管。

    “杀!”随后,林啸大喝一声,向着吕常的兵马杀去。

    吕常麾下只有两百余人,而荆州军却有五百人,且林啸,傅肜二人皆是猛将,襄阳守军如何抵挡得住?

    乱军之中,太守吕常被林啸生擒,其余士兵尽皆投降。而此时,刘封,廖化,周仓三将也分别带兵前去夺取其他三门。

    先前曹丕下城头之时,担心林啸的伤势,派了一个士兵前往太守府去叫张仲景过来给林啸指伤。林啸在率兵与吕常激战之时,士兵也一路跑回了太守府中。

    此刻太守府大殿之中,司马懿在一个座位上沉默静坐,他眼眶发黑,显然一夜未睡。

    士兵跑了进来,司马懿听见动静,连忙上前询问:“怎么样?可有消息传来?夏侯将军是否大败?”

    士兵回答道:“胜了,是大胜!夏侯将军已经生擒诸葛亮,带兵杀入宜城去了!”

    “胜了?怎么可能胜了?诸葛亮何在?”

    “诸葛亮还在夏侯将军军中没带回来呢,林啸将军此次中了流矢先一步回城了,丕公子命我来找神医去治伤,还请先生快快让开,耽误了时间,公子会怪罪的!”

    “你说林啸一个人回来了,夏侯将军没回来?”司马懿脸色一沉,双手死死的抓住士兵的肩膀。

    世家子弟,并非不懂武艺,儒家六艺当中,便有射,御两艺,且其中射术,御术所求甚严,加之汉朝任侠之风盛行,世家子弟除了修行射御两艺,大多还会一手精湛的剑术。

    司马懿便是其中的佼佼者,这士兵双臂被司马懿死死的抓着,不由得痛叫一声:“先生你抓疼我了,快放开!”

    “快说,林啸是一个人回来的吗?夏侯将军何在?”司马懿脸色阴沉无比,冷喝道。

    士兵被司马懿这副凶态给吓得忘记了疼痛,不自觉的回答道:“林将军只带着两个士兵回来,夏侯将军此刻率大军进攻宜城去了。”

    “这么说夏侯将军生擒诸葛亮的消息也是林啸传回来的?”

    士兵一脸痛苦的说道:“是林将军传回来的,先生你快放开我,我还要去找神医为林将军……”

    “还找什么,大势去矣!”司马懿一把甩开士兵的手臂,来到大殿门口,隐约间可以听到南门方向传来的喊杀声。

    “先生,这是哪里来的喊杀声?”士兵也隐约间听到喊杀声,走过来询问道。

    司马懿冷冷的瞥了一眼士兵:“幸亏你来了太守府,否则此刻只怕连命都没有了!”

    “这从何说起啊?”士兵闻言顿时慌了。

    司马懿冷声道:“我早说过了,林啸乃是奸细,奈何公子听不进去啊,如今林啸孤身回来,还不明显吗?这显然是带着荆州前来赚襄阳来了!”

    士兵听司马懿这么说更加慌乱了:“那可怎么办?”

    司马懿并不慌乱,对着士兵下令道:“你速速将府中护卫给我召集起来!”

    “诺!”士兵听见喊杀声越来越大,甚至其他城门方向也传来喊杀声,彻底相信了司马懿的话,连忙前去召集太守府士兵。

    锵!

    司马懿走到殿中放置佩剑的地方,一把拔出佩剑,脸色阴冷道:“诸葛亮突然出兵,又是派出林啸做奸细,又是让关羽配合林啸演戏,如此费尽心机,只怕不是为了襄阳。这一切都是在张仲景回来之后才发生的,若我所料不错,就是那个孩子了!少珠?荆州少主才对吧?”

    司马懿说罢,提了佩剑径直朝后院走去。

    不多时,司马懿来到刘禅张仲景所在的房间。

    房中,张仲景,刘禅并未入睡。

    张仲景隐约间听见襄阳城四周传来喊杀声,不由得大喜:“少主,只怕现在军师正命人夺取襄阳呢,到天明时分,咱们就彻底安全了!”

    刘禅不似张仲景年迈耳背,却听见了门口传来的脚步声,深深地吸了口气,对着门外喝道:“是司马仲达吗?请进!”

    司马懿一脚踢开了房门,手持利剑走了进来:“果然是你?你是刘禅?”

    张仲景脸色一变,连忙护在刘禅身前,对着司马懿说道:“仲达先生,你这是作甚?这是我孙儿,你莫要吓着他,有什么冲着老夫来就是了。”

    “好了神医,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若他还不能识破我的身份,就不是司马懿了!”刘禅拉开了护在自己身前的张仲景,摇了摇头说道。

    见刘禅如此沉着,司马懿脸色不由得变得凝重起来:“你小小年纪,居然如此沉稳?你不害怕?”

    刘禅淡淡一笑:“昨夜我便让神医问过下人了,曹丕已经去了城头,若我所料不差,他此刻已经被林啸生擒了,你若有胆,尽管杀我。”

    司马懿伸出佩剑,指着刘禅,冷声道:“你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心性,我杀了你,乃是为丞相以后除一大敌,哪怕二公子因此遇害,丞相也不会怪罪我。林啸为了你居然甘愿做细作,我司马懿为了丞相的大业,也能杀老弱!”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