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十二章被诸葛亮看出来了

    诸葛亮见刘禅这么说了,眉头微皱,沉吟一阵,看着邓艾说道:“我非是讨厌你,只是你有口吃的毛病,若是公子跟你待久了,恐跟你学了去。既然公子为你求情,我便不赶你走了,只是你不许在公子面前这般说话!”

    邓艾大喜,连忙说道:“学……学生……”

    诸葛亮摆了摆手道:“你不是我的学生,我教导公子的时候,你在一边听着就行,能够学多少东西,就看你自己的了。还有,公子在未成年懂事之前,不准轻易再公子面前说话,否则我立刻将你赶出去。”

    邓艾点了点头,在不说话。

    诸葛亮见此,才放下心来,继续说道:“今日我要教导公子识字,所以顾不上你,你自去右边书架第二排第三格取本《左传》温习,然后在写出第一段的精义,我若得空,在给你看!”

    不等邓艾应答,诸葛亮便对着门口的侍从叫道:“再去取一副几案笔墨书简过来!”

    处理完邓艾的事情,诸葛亮这才过问刘禅,先请刘禅坐下,诸葛亮才跪坐在刘禅身边,说道:“公子,今日我来教你识字,写字,另外,这里还有一段论语,是你回去以后得功课,明日过来,需得会背!”

    “嗯!”刘禅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自己已经会诸葛亮今日要教导的内容。

    诸葛亮见刘禅态度非常认真,拿起桌案上的一支毛笔,说道:“想要识字,写字,首先得会拿笔,少主学过吗?”

    “学过,还请先生指正!”刘禅说着,也从桌案上拿起一根毛笔,摆出了拿笔姿势。

    见刘禅拿对了,诸葛亮满意道:“少主拿对了,不需要我指正什么,另外就是坐姿,须得……”

    诸葛亮正欲调整刘禅写字的坐姿,突然发现刘禅的坐姿也非常规范,不由得哑然失笑道:“少主的坐姿也对了,那我就教少主写字吧,下笔的时候,要……”

    随后诸葛亮便向刘禅说了一番写字需要注意的事项,最后诸葛亮拿出一块他已经写了一个字的竹简,道:“少主可以用我写的这个字临摹!”

    刘禅点了点头,拿起一片没有写过字的竹简对照着诸葛亮的字临摹起来。

    诸葛亮在一旁看着,看着刘禅写出来的字,诸葛亮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说道:“公子以前学过写字?”

    “学过!”刘禅放下手中的笔回答道。

    诸葛亮皱着眉头说道:“不知公子学多少,既然学过为什么不说呢?那今日亮教的这些东西,对公子来说便没有什么用了。”

    刘禅摇了摇头说道:“这些字帖,都是军师亲笔所书,供学生临摹的,军师百忙之中,还为我的学业操心。学生虽然学过这些东西,但却不想让先生的一番心血白费!”

    刘禅又是一番煽情的话说出来,诸葛亮听了,也非常感动,五岁的孩子,能够为他人着想,这是多么的难得。

    诸葛亮感叹道:“少主虽然年幼,但仁义之心,却不比主公差多少,主公后继有人了啊。不知道少主的学业进行到什么地步了,请少主说出来,明日亮在教导少主新的知识!”

    刘禅沉吟道:“汉字已经全部认识,会读会写,书学过《论语》,《韩非子》,《春秋》,《左传》《管子》,《六韬》,《申子》等数本,只是尚不能全部背诵,有上句才能记得下句,精义这两年父亲也教导过,大体都记得。”

    “啊?”一旁的邓艾听了,顿时大惊。

    诸葛亮脸皮微微抽动道:“公子莫不是诓我?”

    刘禅拱手道:“学生不敢,请先生试之!”

    “那我就试试!”诸葛亮点了点头,正好旁边邓艾找到了书架上的左传拿来温习,诸葛亮便从邓艾手中拿过左传,找了一段说道:“国之兴也,视民如伤,是其福也!”

    诸葛亮说完便看着刘禅。

    刘禅见此,便对答道:“其亡也,以民为土芥,是其祸也。这句话的意思是:要让国家兴盛,就要把百姓当做伤病的人一样照顾,这是他的福利,国家败亡,老百姓被当做泥土草芥,这是祸事的根源。”

    一旁的邓艾吃惊的看着刘禅,《左传》这本书,他也不过是刚刚学习,尚未开始背诵铭记,刘禅如今只有五岁便学会了《左传》?

    诸葛亮的眉头皱了起来,假装在左传中寻找段落,却说了句论语:“学而不思则罔后面是什么?”

    刘禅笑着答道:“思而不学则殆,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只知道学习而不思考,就会迷茫,等于是白学,只知道思考却不学习,就会精神迷茫同样无所得。先生,这句话出自《论语》第二章为政篇,可不是《左传》,莫不是先生家的藏书有误!”

    “公子果然都学会了。”诸葛亮将《左传》邓艾,一脸惊讶的看着刘禅。

    刘禅摇了摇头说道:“学无止境,先生学究天人,我跟着先生学习,只怕一辈子也学不完。”

    “公子且坐!”

    诸葛亮摆了摆手让刘禅坐下,他则坐回了主位,沉吟道:“少主所学的这些书籍,已经比得上一般成年学子的了,短时间我不宜在多教导公子什么,学多了反而会无法消化。公子目前应当将所学融会贯通,达到能够背诵的地步,文章的精义,也需要有自己的见解,否则就是学而不思则罔了。”

    “学生知道了!”刘禅拱手道。

    诸葛亮点了点头,说道:“那公子今日就温习《左传》吧,明日过来,要会背第一段。会背了,我在为公子讲解!”

    “好!”刘禅点了点头,也去拿了一卷左传看了起来。

    诸葛亮却走到门口,又吩咐侍从拿了些卷宗前来批阅。

    时间很快便过了半个时辰,侍从进来通知诸葛亮:“主人,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了。”

    “嗯!”诸葛亮点了点头,对邓艾说道:“你先出去等着,我有些话要叮嘱少主。”

    “诺!”邓艾拱手退下。

    “先生有何指教!”见诸葛亮看着自己,刘禅拱手问道。

    “少主是否生而知之?”诸葛亮看着刘禅,过了许久才问道。

    生而知之,是生下来便懂事了。

    以前诸葛亮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今日见了刘禅,一切都豁然开朗了。

    “是!”见诸葛亮问起,刘禅只能如实回答。

    诸葛亮眉头皱了起来,又询问道:“那教子龙的,也是少主了?”

    刘禅故作迷茫道:“什么教赵叔叔?学生不懂!”

    诸葛亮摇了摇头,叹道:“我找了许久,想不到竟是少主,也罢,少主知道隐藏自己,我就放心了。子龙对少主忠心耿耿,邓家母子对少主夫人有救命之恩,他们知道了,也没有什么。不过少主切记,以后在不能透露给其他人,特别是封公子!”

    诸葛亮的叮嘱,刘禅还是放在心上的,行了个礼,正色道:“学生知道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