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九十六章 廓清寰宇

    雍和二十三年,曹操布告天下,要姬溪会猎襄阳,双方各尽全力,一战定天下归属。姬溪即刻响应,定于七月初七,决战襄阳。

    自曹操布告天下始,只有三个月的缓冲时间。在这期间,曹操和姬溪在做着相同却截然相反的事情。

    曹操有六十万兵马,可他还在增兵。

    姬溪只有五十万兵马,可他却在减员。当姬溪的减兵诏书公诸于众后,天下皆知,世人皆惊,继而,是发自肺腑的敬佩,饶是曹操,都仰天长叹:“吾不如桓德也。”

    姬溪的减员诏书只有三条:其一,家中独子者退伍。其二,年满五十者退伍。其三,年不满二十者退伍。

    由此三条,姬溪的五十万大军骤减十万,但也因此三条,姬溪的四十万大军凝聚成了一股绳,四十万战士,具皆愿意为姬溪赴刀山下火海。

    六月中,姬溪四十万大军出汗中,达襄阳,同期,曹操七十万大军自各地汇聚,入荆州,抵襄阳。双方各自布阵,绵延数十里而不绝。

    两军阵圆处,矗立着一座高达百丈的高台,其是由曹操所建,之所以见此高台,只为了和姬溪喝最后一顿酒。

    七月初七,天高云淡,风朗气清。百丈高台东西两侧,上百万兵马整装肃立。

    姬溪下马,由赵云作陪,只此二人,缓步走上高台,在高台上,见到了已经须发皆白的曹操,已经肃立在曹操身边的典韦。除此二人之外,这方圆数十丈的高台上还布满了鼓乐歌舞,与这杀伐战场中,点缀了这抹琦旋。

    不可缺少的,是东西两侧的两面巨大的战鼓,它们将引导着这场决战的走向。

    曹操迎来,姬溪快步走上去,二人执手,对视一眼,继而不约而同的爆发出了酣畅淋漓的笑。

    曹操狂笑曰:“桓德,今日之战,可置史册否?”

    姬溪亦狂笑:“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念古今之悠悠,今日之战当置首耳。”

    曹操:“甚妙,甚妙,有此一战,我死而无怨。”

    姬溪:“不论胜负,孟德兄都是我姬溪最敬佩的一人。”

    曹操:“哈哈,愚兄恭受。”

    “既如此,开始吧。”

    姬溪和曹操猛的大喝:“擂鼓,战!”

    鼓声,由赵云和典韦躁动,传下高台,传入上百万战士的耳中。杀伐,起于微末,渐于狂野,血与火,随之绽放,日和月,难掩其采。

    这是一场世纪大战,这是一场决定江山二百年归属的生死之战,而引导这场战争的两个人,却谈笑风生的渡过了这一战,浑然不理会高台之下的尸山血海,他们诉着往事,谈着前尘,表述了自己对未来的幻想,憧憬着这一战结束后美好的未来。

    谁能知道,他们急不可耐的发动了这场战争,但内心深处,他们却早已经厌烦了战争,他们的急不可耐,不是对江山的急迫,而是对死亡的急迫,或者说,是对重生的急迫。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不打这一仗,天下永无宁日,所以,这一仗必须要打,且要尽快的打,打出个朗朗乾坤。

    整整七日,姬溪和曹操在这高台上整整待了七日,一起吃,一起睡,甚至是一起方便。他们谈了许多许多,谈的不亦乐乎。便在这般的其乐融融中,大战结束了。

    当姬渊浑身浴血的第一个冲上高台,继而高台上绵绵不绝的涌上姬溪的战士时,姬溪和曹操都知道,战争结束了,赢的是姬溪,输的是曹操。

    姬溪站起身,环眼扫向姬渊及冲上来的将士,喝道:“孟德兄当面,不可造次,退下。”

    姬渊不应,驻刀立在当场,而其余人等却不敢丝毫有违,即刻退下了高台。姬渊虽然留下了,但姬溪也不好说什么,便不加理会,默许了姬渊的留下。

    转向曹操,姬溪抱拳一拜,说:“孟德兄,承让。”

    曹操的表情波澜不惊,他的内心也极为的平静,其呵呵笑着,说:“甚好,甚好。”继而,站起身来,迈步向边缘走去,似是要验证姬溪所言的真伪。

    姬溪抿着嘴,却说:“孟德兄乃治世之能成,弟愿请孟德兄执政大汉,拨乱反正,请孟德兄应允。”

    曹操的脚步一顿,却终究没有回头,走到边缘处方才转身看向姬溪,叹道:“为兄相信贤弟的邀请发自真心,但,为兄不死,还不知要死多少人。也罢,这天下交到贤弟的手里,为兄放心的很。这便先去了,望贤弟好自珍重。”

    曹操死了,典韦也随之跳下了高台。

    随着曹操的死亡,曹军群龙无首,各自为政,对姬溪哪还有什么威慑力,是以没用半年的时间,便扫平了所有的障碍,将天下廓清,寰宇平和。

    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很多的人降了姬溪,这其中包括郭嘉,荀彧,荀攸,周瑜,鲁肃,张昭,等等等等。对这些人,姬溪一个都没有杀,也一个都没有用,他将所有人软禁了起来。

    雍和二十四年,天下终于太平,虽然百废待兴,但蒸蒸日上的势头清晰可见。当此之际,姬溪却再次冒了天下之大不韪,强行废了刘协,扶刘民上位。

    这又是个尸山血海的过程,但姬溪却做的无怨无悔,且以姬溪的权势,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刘民上位后,表面上和姬溪针锋相对,开始扶持属于自己的势力而打压姬溪原有的势力,这般蚍蜉撼大树的举动令明眼人笑话,然而其结果却惊呆了所有自以为是的明眼人。

    在姬溪和刘民的合作下,只用了三年的时间,便将姬家架空了,能影响皇权者,渐渐的泯然于众人,若然不能全心全意的效忠于大汉,那么,便只有身死一途。

    雍和二十七年,天下已全然掌握在了刘民的手中。有一夜,某些不识抬举的官员们联名上书,建议刘民杀姬家满门,永绝后患。

    当夜,联名书上的所有人具皆被斩。此事惊动朝野,又有些官员去指责刘民暴戾,而后,刘民再杀,杀的朝野颤栗,人人噤若寒蝉。

    可是,这般暴戾的举动,却得到了朝中所有肱股之臣发自内心的认同。如郭嘉,荀彧,逢纪,周瑜,鲁肃,法正,张昭这些人,心里非常的清楚,天下能有此等局面,全系一人,此人便是姬溪,若没有姬溪的忍让,刘民决然没有可能将皇权握于自己掌中。而刘民的做法,无疑是在感恩,刘民并没有如刘协一般,稍稍得势之后便将矛头指向姬溪。所以,在郭嘉等人的眼中,刘民无疑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君王,而且,还是一个圣明贤仁的君王。

    直到这时,大家才明白为何姬溪要在天下一统后孤注一掷的废了刘协而扶刘民上位。刘协,先经董卓,又经姬溪,后经刘备,其早已没有了一个帝王应该有的气度,强行让刘协做皇帝,受累的是天下苍生。而姬溪,却将所有的不是一人担起,还给天下的,是朗朗乾坤。

    在吕春,郭嘉,法正等人的一生中,从未为姬溪辩驳过一句,但,谁若敢在他们面前诋毁姬溪,那么必然是满门抄斩的结果,饶是最宽厚的荀彧,在一生中也因为这种事情不知杀了多少人。

    ………………

    临华殿中,刘民和飘雪相对而坐。面对飘雪,刘民脸上的威严消散,还是在姬家时的那个刘民。他哭丧着脸说:“老师抛下我们跑了,自去潇洒啦。就留你我两个在这里受苦。唉,当年就应该在坚持坚持,说不定就不用做这个皇帝了呢。后悔,真他娘的后悔。”

    飘雪仍是那么沉默寡言的样子,对刘协的牢骚老半天才回了一句:“你要努力,老师不是说了吗,只要你能培养好一个合格的帝王,我们就可以去找老师了。”

    刘协:“那得等多少年?”

    飘雪:“所以说你要努力,你现在连一个儿子都没有,要快些生。对了,不是交代下去给你选妃了吗?怎么还没有动静,那些人找打不成。”

    ……………………

    自蓬莱出海,一直往东,有一群岛,这里是后世的扶桑,当然,现在还远远没有发展起来,只有一群一群的土著而已。姬溪带来了八千拖家带口的士兵,连半年的时间都没用就彻底的统治了这里,坐起了土皇帝。且有事没事的自鸣得意:“他娘的,老子现在来做你们的祖宗了。嘿嘿,嘿嘿,他娘的,太过瘾了。”

    姬家人,全部来了这里,悠闲,轻快,幸福的生活随之开始。然而,没过几年便有些厌倦,于是,在姬溪的提议下,大家开始潜心钻研航海技术,一次又一次的去见识一个又一个不同的世界。当然,所有的研究成果都被姬家暗中送回了大汉。

    且,姬溪留给刘民的最后一句话是:凡华夏子孙,但遇闭关锁国者,天下尽诛之。

    ………………

    岛上,不知从哪里飞来了两支鸟儿,摇身一变变成了两支母鸡,混在姬家的菜园子里,和其他的母鸡混在一块,有事没事的下个蛋。这是姬家的菜园子,所有的收成当然都是姬家自己人吃。所以,也没人发现什么异常,只是感觉身子骨一天比一天的轻快而已。

    (全书完)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