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卷 西凉风云 第2515章

    第2494章肯定得要治他

    曹恒把分派枪支的过程向曹铄禀报了,父子俩随后又谈论了一些有关朝政的事情。

    作为监国太子,曹恒对大魏朝政的了解,甚至不比曹铄更少。

    “呼厨泉最近送来消息。”谈论到最后,曹铄对曹恒说道:“他击破了鲜卑,如今北方都已落到匈奴人的手里。我有些担心,过于强大的实力会让他膨胀起来,再度与大魏为敌。”

    “父皇的担心也不是没有可能。”曹恒回道:“匈奴人向来都有觊觎中原的心思,以往呼厨泉顺从,也是因为他知道撼不动大魏。如今匈奴人平定了北方,依着他们的性情,难保不会觉着有了和大魏抗衡的实力。一旦他们真的要和大魏作对,虽说不会是致命的祸患,却也会惹出一些麻烦。”

    “匈奴人摆在北方,早晚得要处置了才行。”曹铄微微皱起眉头,对曹恒说道:“当初我们扶持呼厨泉,是为了利用匈奴人把北方给平了。可他如今实力过于壮大,反倒比北方有着许多不同的异族更加麻烦。”

    “倘若父皇真的不太放心,儿臣愿走一趟。”曹恒说道:“当初儿臣领军出关,呼厨泉能够召集旧部,他也清楚是谁的功劳。见到我去,即便他再如何愚蠢,应该也明白父皇是什么意思。”

    “你去关外确实会有用处,至少可以威慑呼厨泉以及匈奴人,可那并不是除根的法子。”曹铄摇头:“想要彻底解决,必须有个解决的法子才行。”

    “不知父皇有什么打算?”曹恒向曹铄问道。

    “两个法子。”曹铄回道:“其一是激怒匈奴人,让他们先向大魏动手。如此一来,我们就有借口出兵把他们给灭了,从而平定北方。”

    “不瞒父皇,儿臣并不认为是个好法子。”曹铄提出激怒匈奴人,曹恒当即说道:“呼厨泉和匈奴上下深知大魏将士的厉害,虽说如今他们平定了北方,可他们却不一定会认为有实力与大魏抗衡。激怒他们,只会让他们与大魏更加疏远,至于向大魏发难,儿臣以为不太可能。”

    “倘若他们果真忌惮大魏,你我也不用有这么多担心。”曹铄说道:“匈奴人从来没有真正惧怕大魏,他们所忌惮的,无非是如今大魏的强悍。要是有一天,大魏不再像如今一样强横,匈奴人认为等到了机会,必定会向中原发难。”

    “父皇说的,正是儿臣所担心的。”曹恒说道:“大魏强盛,匈奴有所忌惮,所以不敢怎样。一旦有一天大魏出现危困,很可能他们就会趁着大魏危难,而祸乱中原。”

    随后,曹恒向曹铄问道:“敢问父皇,另一个法子是什么?”

    “还有一个法子,是把匈奴人迁移到中原。”曹铄回道:“以目前大魏的实力,即便匈奴人以及其他异族不肯,也完全可以做到。唯一的麻烦,就是很可能激怒他们,从而需要出兵关外。”

    “所以儿臣才想亲自前往。”曹恒说道:“我去关外,匈奴人以及各部异族都会有所忌惮,行事也更加方便。倘若换成别人……”

    “倘若换成别人,匈奴人会更加忌惮。”曹铄说道:“由其他人去,你则领着将士们在关内操练,呼厨泉知道你在关内,而且还一支兵马,就算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对去那里的使者怎样。”

    “父皇不打算让儿臣去,谁去合适?”曹恒问道。

    “司马仲达。”曹铄说道:“你刚才提议要惩治他,我也觉着是有必要。思来想去,唯有这个法子才能让朝堂众人不会怀疑,又让司马仲达明白,他做了一件绝对不该做的事情。”

    曹铄站了起来,从曹恒身边走过,来到屋里的书架前。

    从书架上取下一本书,他随意的翻看了几页,对曹恒说道:“司马仲达的能耐我一直都知道,所以这么多年才会压制着他,不给他太多的实权。然而人要是有了本事,终究是压制不住的。如今大魏一统,他曾为大魏立下不少功劳,我也再没有压制他的借口。所以会有海西一事,应该也是他的权利过于膨胀。如今是该让他明白,谁才是大魏的主人,谁才是大魏的皇帝。”

    “你先回去。”曹铄转过身,对曹恒说道:“晚些时候,司马仲达会来向我复命。你在这里,倒是省去了给你回复的一环。你先回太子府,他离开皇宫后,还得往你那去一趟,也是杀杀他是锐气。”

    “父皇的意思儿臣明白。”曹恒先是应了,随后对曹铄说道:“儿臣告退。”

    等到曹恒退下,曹铄吩咐门外的邓展:“你到皇宫正门等候司马仲达,他若来了,直接带到书房见我。”

    邓展随即领命,转身离去。

    先走几步的曹恒见邓展也走了过来,停下脚步等着他:“邓将军又要去皇宫正门?”

    “陛下要我等着司马仲达。”邓展回道:“我送太子。”

    “邓将军每天都陪在父皇身边,有没有听父皇提起海西的事情?”由邓展陪着往皇宫前院走,曹恒问了一句。

    “回太子话。”邓展回道:“陛下确实是提起过海西的事情,也曾说过,海西一事有人在幕后推动,只不过没有告诉我是什么人。”

    “父皇和我刚才在书房里说的,邓将军难道一句也没听见?”曹恒向邓展问道。

    邓展回道:“陛下和太子在书房里说话,并没有召我进去,我当然不敢偷听半句。”

    “难怪父皇会把邓将军一直带在身边。”曹恒说道:“但凡父皇不想让人听见的,邓将军都不会凑到近处去听。有将军在,父皇也更放心。”

    “既然被陛下选在身边,当然要为陛下着想。”邓展回道:“陛下胸怀天下,每天在寻思什么,我不可能明白。可陛下出行回宫举手投足,我都得明白他的心意。我的能耐不多,也只能做这些为陛下分忧。”

    “邓将军果真是父皇的股肱。”曹恒说道:“有将军在父皇身边,他也能安心不少。”

    “不过是份内的事情,太子过于赞誉了。”邓展应了一声。

    送曹恒到了皇宫正门,邓展拱手目送他离去。

    曹恒走出皇宫,邓展则在正门内等待着司马懿的来到。

    枪械发放其实用不了太久,可誊抄名录却要耗费一些时候。

    曹恒离开皇宫返回太子府,两三个时辰之后,司马懿才姗姗来迟。

    看见司马懿来了,邓展迎上前拱手一礼:“见过司马太尉。”

    发现迎上来的是邓展,司马懿赶忙回礼:“邓将军在这里,想必是奉了陛下的旨意。”

    “正是。”邓展回道:“早先太子曾来过,陛下要我在这里恭候司马太尉,已经有好些时候了。”

    “有劳将军。”司马懿说道:“发放枪械耗费了一些时候,太子临走之前又嘱咐我,要我令人誊抄名录,交到陛下和他那里。两份名录总得有人誊抄,三四万人的名录,抄起来也是不少,因此耽搁了些时候。”

    “司马太尉的难处,陛下必定是知道的。”邓展回道:“陛下带兵多年,难不成连这么些将士的名录,誊抄一遍需要耗费多少时辰也不知道?”

    “陛下已经等候多时,还请司马太尉尽快前往。”邓展撤步一旁,给司马懿让出道路。

    司马懿再次致谢,在邓展的引领下走进皇宫。

    领着司马懿来到曹铄的书房门外,邓展禀报道:“陛下,司马太尉来了。”

    “让他进来。”书房里传出了曹铄的声音。

    邓展转身对站在不远处的司马懿说道:“司马太尉,陛下请你进去。”

    朝邓展拱了拱手,司马懿来到门口,轻轻推开房门。

    “见过陛下。”返身把房门关上,面向坐在房间里的曹铄,司马懿躬身行了个大礼。

    “不用多礼。”曹铄抬了下手,放下正在看着的书,目光落在司马懿的脸上:“我听太子说,枪械都是仲达负责发放?”

    “太子把枪械送到了军营,总不能还劳烦他发放。”司马懿回道:“我把发放的职责承担过去,也是给太子分忧。”

    “作为监国太子,他该办的事原本就不会少。”曹铄微微一笑:“我让仲达去协助,无非指点他怎么办,哪想到你却把事情给揽了过来。像你这样由着他,以后还能得了?”

    “自从太子监国,背负的担子确实也太重了些。”司马懿回道:“其他的事务,臣不能为他分担,把枪械分派给将士们,臣还是可以做到。”

    “要是朝中众人都如同你一样惯着他,等到以后他接替了皇位,还不知道会闹出多少祸事。”曹铄说道:“我所以给他安排这么多事情,就是要他提早熟悉政务。作为储君,他必须提早懂得执掌天下的不易,唯有这样,等到他登基为帝,才会珍惜大魏江山,才会真的把社稷黎民放在心上。”

    “陛下的教诲我都记住了。”司马懿回道:“倘若再有下次,我必定只会协助太子,而不是把所有的事情都揽过来。”

    “仲达真能做到才行。”曹铄笑着拍了拍司马懿的胳膊:“分派枪械,你也是辛苦了。不过眼下还有一件要紧的事情,我正要找你商议。”

    “陛下有任何事情,臣都甘愿一力向前。”司马懿躬身应了。

    “你是大魏太尉,应该也得到了消息。”曹铄对司马懿说道:“呼厨泉在北方平定了鲜卑、东胡等异族,如今关外已是落入了匈奴人的手中。对于这件事,你是怎么看?”

    “呼厨泉当年在大魏做人质,匈奴人屡次想要把他杀死,都是陛下护住。”司马懿回道:“但凡他有丁点感恩之心,都不会对大魏怎样。当初匈奴人讨伐东胡、鲜卑等异族,也是陛下下的旨意,如今他们成就大事,陛下怎么反倒担心起来?”

    “我在担心什么,难道你一点都不明白?”打量着司马懿,曹铄说道:“仲达跟了我多年,我是怎样的性情,你应该不会不明白。当初呼厨泉被匈奴人追杀,护着他对大魏有利,所以我才会不遗余力。此事不仅我清楚,仲达应该也明白,甚至呼厨泉也懂其中原委。匈奴人不肯与大魏为敌,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倘若他们实力足够,又怎么可能不把大魏当成一块肥肉?”

    “陛下的意思,我大概是明白了。”司马懿回道:“匈奴平定了北方,他们的实力已是空前壮大,倘若不加以约束,一旦大魏有个风吹草动,异族就会大举入关。到那时,陛下当初帮着呼厨泉一统匈奴,就成了养虎为患,早晚给大魏带来灾祸。”

    “正是这个意思。”曹铄点头,随后向司马懿问道:“仲达以为用什么样的法子,才能让匈奴人没有觊觎中原的机会?”

    “其实陛下早年对异族采取的策略完全可用。”司马懿回道:“匈奴人最近这些年,对大魏也是顺从的很。倘若向他们用兵,不仅于情理说不过去,陛下也会落个穷兵黩武的恶名。臣以为,对付匈奴,最好的法子还是融合,把匈奴人和其他异族迁移到中原,让他们与中原人一道耕种田地,以桑麻为衣,时日长远,也就不再会威胁到大魏。”

    “我也是像仲达这样想的。”曹铄赞许的点头:“然而有另一件事也让我犯难,那就是融合匈奴,让他们迁移到关内,必须有个人去见呼厨泉。朝堂上下,我看了许久,也没见谁去合适。不知仲达有没有合适的人选举荐?”

    司马懿的心思是如何灵透,曹铄问他有没有人选举荐,他当即明白其中蕴含的深意。

    躬身向曹铄一礼,司马懿回道:“陛下倘若真的需要有人去关外走一趟,我愿分忧。”

    “仲达是大魏太尉,掌管天下军务,怎么能犯险前往。”曹铄假意回绝:“实在不行,我让太子走一趟也就是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