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并州牧 第七百三十七章 天子驾崩

    “天子车驾尚在楚地,又有刘司徒为佐,关羽、张飞为将,张绣、于毒为藩,何惧张辽?荆州山水交错,张辽骑兵难以施展,将军当引刘司徒为助,东联吴越,西合益州,足可一战!”座中一人开口,却是从事伊籍。

    蔡瑁当即反驳道:“刘备到荆州,将军代为座上宾,然彼暗结豪族,邀买人心,心怀不轨,意欲乱我荆州,岂可为助!”

    伊籍亲近刘备,当即怒斥道:“刘司徒乃仁德之人,弘毅宽厚,素感将军之义,岂有二心!”

    二人争执之时,从事中郎韩嵩突然道:“昔日将军为董卓所迫,只身入荆州,情势危险,是晋公派赵中郎领八百骑相助,方定荆州,是时晋公麾下兵马不过数千,八百骑兵,足见情谊。”

    这话说的直白,简直就差说刘表忘恩负义了,刘表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极为尴尬,又深感恼怒。

    正在刘表尴尬之时,蒯越起身,向刘表行了一礼,不紧不慢的问道:“将军,袁术、袁绍、曹操,兵马之数不少于将军,用兵之术不弱于将军,然晋公举兵伐之,皆不过旬月而定,可谓摧枯拉朽。如今晋公陈兵十万来攻荆州,将军可能御之乎?”

    刘表脸色难看,沉吟了下,还是摇摇头,道:“不能。”

    他知道自己的能力,论武略是不如袁绍和曹操的,平定荆州主要是靠蔡、黄、蒯等地方豪强,还有张辽派来的赵武,即便如此,如今荆南还有长沙太守张羡联合四郡与他相抗而不能平定。

    蒯越不再说话,蒯越之兄、主簿蒯良叹道:“荆州四战之地,既不能御之,将军夫复何疑?如今晋公大势已成,益州刘璋又素近晋公,江左曹操、孙权不过砧上之鱼、俎下之肉,为将军计者,不若举州以附晋公,则晋公必重德将军,长享福祚,垂之后嗣,此万全之策也!”

    刘表起身,沉吟良久,才道:“子柔所言是矣,奈何车驾在楚,若顺张辽,恐陛下见责……”

    众人默然,天子车驾入荆州,确实令他们有些束手束脚。

    要尽心尊奉吧,张辽之鉴在前,他们实在心寒,刘表虽然是汉室宗亲,但在尊奉天子上自认不会比张辽当初做的更好,张辽都落个那样下场,他也只能将天子束之高阁,敬而远之。

    不尊奉吧,又恐丢了大义名分,实在两难。

    ……

    襄阳,天子行宫。

    自来荆州,刘协便感身体不适,已经病了月余,如今卧榻难起,形容憔悴。

    时近午后,刘协刚喝了药,靠在锦榻上,浑身乏力,闭目喘息。

    他人在休息,思虑却不停歇,脑海里回想自己的一生。

    襁褓丧母,童年被祖母董太后抚养,却始终活在何皇后的阴影下,十常侍作乱一夜宫廷变,他被董卓扶上皇位,成为大汉至尊,内心却更加惶恐。随后迁都长安,董卓死后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王允就殉国而死,他则落入了李傕郭汜之手,受尽惊吓。历经苦难磨砺,他这个皇帝也在成长,在大臣的教导下,他处理政事井井有条,颇有明君之姿,他也是如此认为的,自己定能苦尽甘来,中兴汉室。

    然而在回都雒阳的途中,那一件事让他再次认识了自己,与自己相濡以沫的伏皇后染了瘟疫,继续相濡以沫还是抛弃?这让他内心受尽煎熬,最终他的选择是抛弃,就像他在长安城上抛弃王允一样,他才发现,自己是怕死的,内心深藏着怯懦。

    而后他在危难中被如同兄长一般的张辽所救,随后的两年是他最轻松最得意的两年,没有生死之忧,颇有天子威仪,一度认为汉室将兴。然而不知何时,他对张辽的感恩和敬佩之心渐渐变成了猜忌,或许是因为唐婉,或许是因为伏皇后,或许是因为董承的谗言,或许是因为张辽的名望超过了他,或许是张辽对自己这个天子缺少该有的敬畏,或许是因为自己想要乾纲独断,以至于后来他每次朝堂上看到张辽,心中都是猜忌和妒恨,而后他采用了董承之谋。

    就在他以为张辽可除,天下在握之时,一夜惊雷,万事皆变,董承死了,曹操来了,朝廷的朝臣,雒阳百姓,张辽的旧部纷纷反对他,他这个天子仿佛被天下抛弃了,然后在糊里糊涂中仓皇逃离雒阳,流落到兖州,继续开始他在董卓和李傕郭汜手上的那种生活,不久连这种生活也没了,他又仓皇跟着刘备来到荆州,然而荆楚之人似乎并不在意他这个天子,连太傅刘表也是将他高高挂起。

    回顾这一生,最舒适最轻松的时候就是在张辽辅政那两年了,然而自己因何与张辽弄到这般地步?是因为董承吗?恐怕不是,张辽危难中救驾,他心中感恩莫名,然而尽心尽力辅政两年,连他也挑不出毛病,反而他开始嫉恨张辽。刘协脑海里突然浮现过张辽曾无意中说过的一句话:升米恩,斗米仇。

    君弱臣强最终一定会走到生死相向的地步吗?

    靠坐在榻上的刘协突然呵呵笑起来,旁边侍从吓了一跳,慌忙问:“陛下……”

    刘协无力的摆了摆手:“传宣公见驾。”

    “唯。”侍从应了一声,小步疾走出去。

    刘协叹了口气,他身边当初跟随的老臣病的病,死的死,如今只剩下了宣璠一人。他本以为刘备会是他的依靠,最终却发现,刘备其实与其他诸侯无差,或者说更不可靠,至少刘备那点实力就靠不上,恐怕还会召来祸端,至于于毒就更不用说了。

    刘协很多时候都会费解,为何张辽、曹操、袁绍能轻易招到那么多忠心耿耿的猛将,而他这个天子反而不行。董卓、李傕、郭汜,都是想要挟他这个天子以令诸侯,张辽或许有这个意思,或许没有,但自他听从董承谗言迫害了张辽后,就知道自己走了一招烂棋,从那以后他再也招不到忠臣了,不用说霸道凶残的曹操,就是刘备也对他似乎离心了,到了荆州,刘表接驾后他更是感受到了这一点。

    自己当初迫害张辽,恐怕时机太早了,若是张辽平定天下再行动,便不会有这么多后患了,但真等到张辽平定天下,恐怕自己根本无力迫害于他。

    无论如何都是死棋,难道天意如此乎?

    刘协正在胡思乱想,不多时,宣璠进来:“老臣宣璠见过陛下。”

    “平身罢。”刘协摆了摆手,随口问道:“宣公,听闻大将军兵进河南,曹贼如何了?”

    宣璠道:“晋公旬月之间平定兖徐,曹操兵败渡江,与孙权合流。”

    咳咳咳!刘协剧烈的咳嗽了几下,吃惊的道:“曹贼竟然败得如此之快?”随即露出笑了笑:“也是,大将军用兵如神,李傕郭汜都被杀的惨败,曹贼纵然有些本事,又怎能抵挡。”

    宣璠不语。

    刘协又道:“刘景升呢?他想着如何归降大将军了?”

    宣璠道:“这个老臣不知。”

    刘协又咳了两下,长叹了口气:“宣公,朕恐怕是要去见皇兄与先帝了。”

    宣璠慌忙道:“陛下春秋正盛,万不可……”

    “朕知道自己的身子,朕落到这个地步,也算偏信谗言咎由自取了。”刘协摆了摆手,咳了两下,又道:“只是不知道朕走了之后,这天下又会怎样?多半是大将军的了。”

    宣璠叹了口气,道:“陛下,老臣说句不中听的话,自中平以来,十常侍作乱,董卓毁纲,李郭乱纪,袁术僭越,公孙瓒、袁绍、曹操割据州郡,并争天下,祸乱汉室江山,损毁人心所向,如今大厦将倾,汉祚已尽,无力回天……如此,陛下何不相助晋公早定天下,则百姓安居,千百年后必有陛下美名也!

    “美名?呵呵……”刘协咳了两下,冷笑道:“亡国之君亦有美名乎?”

    宣璠道:“陛下顺应天意,宽宏大量,爱民如子,天下岂有不知者,后人岂有不敬者?”

    刘协盯着宣璠看了一会,淡淡的道:“如何助张辽?”

    宣璠不慌不忙的道:“封王。”

    咳咳!咳咳!

    刘协剧烈的咳嗽着,好一会儿才喘过气来,看着宣璠冷笑道:“朕封张辽为王,汝再去邀功,或许能得个封侯,萌荫子孙。”

    宣璠伏拜于地:“老臣乃汉臣,自为陛下尽忠,生死相随。”

    刘协长叹了口气:“起来罢。”

    当日,天子刘协诏书传出,封晋公张辽为晋王,假节钺,征讨不臣。

    天下震惊。

    两日后,刘协又心生悔意,要追回诏书,但为时已晚。刘协召来宣璠,怒责其误国误己。

    五日后,荆州牧刘表正在州牧府与诸僚属复议应对张辽之策,行宫来报,陛下驾崩。

    刘表、刘备等大臣慌忙赶到行宫,只见天子刘协崩于榻上,榻前丢着一副帛书,上书四个字:恨不当初。

    老臣宣璠躺在殿中,却是饮药自绝。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