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这么多人在路上经过,自然引来不少的好奇目光,好在今日朱厚照本就没有穿冕服和系御带,穿着的也不过是团领的常服罢了,虽然让人觉得奇怪,却也让途经的百姓只以为是哪个富贵家的公子哥跑了出来罢了。

    一路到了研究院,朱厚照虽是哈欠连连的,却是大为振奋,叶春秋策马跟在朱厚照身后,脸上却并不轻松,他知道,自他们出了紫禁城,自己的布置就已经开始了。

    而此时,在紫禁城的仁寿宫里,张太后亲则自等到太子朱载垚吃过了早膳,方才让人送他去詹事府读书。

    张太后年纪大了,而今对外界的事已不太关心,除了每日在这宫中礼佛,其他时候,也只关注这个皇孙罢了。

    今儿正准备去明堂听人读佛经,还未动身,便有宦官道:“太后娘娘,皇后娘娘求见。”

    “呀,她怎的来了?”张太后微微蹙眉,虽是显得错愕的样子,可是张太后却是知道夏皇后的来意。

    虽是不爱管事了,可张太后怎么不知道近日兴王送来了两个美人,陛下乐不思蜀,夏皇后又怎么坐得住呢?

    你看,多半是夏皇后管不住陛下,却想让她这个做母亲的来管一管儿子了。

    其实张太后也不甚喜那两个美人的,可是张太后宠溺自己的儿子,有些时候,只要朱厚照高兴,一般也就随他去了。

    张太后便道:“请进来吧。”

    过不多时,夏皇后走了进来,依旧端庄得体,只是脸色有点不大好,先是行礼,口称:“臣妾见过母后。”

    张太后便笑道:“你啊,也不常来,听说前几日你病了,现在可好了吗?看这脸上还没什么血色的,可要好好的养着!”

    夏皇后连忙道:“多谢母后关心,已是好了许多。臣妾来此,是有事禀告的。”

    张太后意味深长地看了夏皇后一眼,道:“你说吧。”

    夏皇后便道:“这几日,陛下的身子骨差了许多,臣妾自入了宫来,不敢逾礼,更不敢做那妒妇,陛下乃是天子,佳丽三千,本是理所应当的,只是宫里近来来了两个女子,陛下的身子……”

    “噢,你是说兴王送进宫里来的那两个女人?哀家也听说了一些,陛下确实有些不像话了,怎么,陛下的身子不好了吗?”

    听到关乎到自己儿子的身子问题,张太后倒是在乎起来了。

    夏皇后道:“伴驾的刘公公几个,都向臣妾禀告,说是陛下的气色愈发的差了,怕是再这样下去,这龙体……”

    经夏皇后此时一说,张太后不禁忧心起来,便忍不住板起脸来道:“那两个狐猸子,哀家懒得去管,可若是不知好歹,哀家也容不下她们。”

    虽是这样说,让夏皇后心里好受了一些,可是夏皇后心里却想,母后虽然说容不下她们,却也半分表示都没有,若是陛下在跟前说点好话,只怕这话就是随口一说罢了,多半不会有什么真正的举动吧。

    这便是婆婆和媳妇之间的区别,对张太后来说,朱厚照是她的儿子,儿子当然可以胡闹,有时候让他做一些喜欢的事,也无不可,虽然有时候觉得这事儿不妥当,只要对儿子没有太大的危害,却也未必真要去过问什么。可是对夏皇后来说,却是利益相关,半分都马虎不得。

    夏皇后便道:“臣妾恳请母后,亲自出面处置。”

    话说到这里,反是让张太后为难了,张太后道:“若是再有下次,便再说吧。等皇帝下次来问安,哀家好生地说说他。”

    这就颇有一些敷衍的意思了。

    夏皇后凝眉道:“母后,外头的御史还有百官,现在也是议论不休,说是陛下自得了这两个女人,便不思朝政了。”

    “还有这样的事?”张太后道:“看来,不管是不成了。”

    还是只听打雷,不见下雨。

    夏皇后便继续道:“因此,臣妾斗胆询问了镇国公。”

    听到了镇国公,张太后不禁眯起了眼来,对于叶春秋,她是颇为欣赏的,而且自家那两个不成器的兄弟还跟着叶春秋发财呢,这是自己的干儿子,他的意见,倒是让张太后来了兴趣,便道:“他怎么说?”

    夏皇后道:“镇国公说,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所以要让臣妾痛定思痛,得为太子着想。”

    说到了太子,便令张太后一时凝重起来了。

    这等于是说,这两个女人可能影响到张太后最爱的皇太孙,若是张太后再无动于衷,就说不过去了。

    张太后道:“那么,这痛定思痛,也该有痛定思痛的法子是吗?”

    “是。”夏皇后正色道:“臣妾已经交代刘瑾去办了。”

    呼……

    张太后一下子明白了。

    夏皇后来此,不是希望自己来做主的,只是出于尊重,给自己知会一声,一切,叶春秋和夏皇后还有刘瑾会处理妥当。

    张太后很清楚,太子乃是自己的利益所在,夏皇后也深得自己的心,若是让她亲自来出面,她未免还想着拖一拖,从长计议一下,毕竟皇帝和那两个女人如漆似胶的,作为一个母亲,倒也不在乎,谁知道陛下什么时候新鲜劲过去了,事情也就尘埃落定了,实在没必要将母子的关系弄僵。

    可是既然只是禀告一下自己,是出于尊重,这口头和精神上,怎么能不支持呢?

    张太后便道:“春秋办事,哀家素来是放心的,至于那刘瑾,平时办事也还算是妥当,说实话,那两个女人,哀家也早就看不过去了,既然你已有主见了,倒也不必怕什么。”

    “不过……”张太后微微笑着道:“若是擅自做了什么,这陛下若是晓得,只怕面上不好看,你们凡事也要三思。”

    这算是一句忠言警告,知儿莫若母,朱厚照是什么人,张太后会不知道吗?

    这样和他对着干,朱厚照知道后,肯定是要大发雷霆的!还真见了鬼了,倒是这时,夏皇后和叶春秋,还有那个刘瑾,却都像是一丁点都不怕似的。

    未完待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