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烟雨汴梁 第225章 诱敌之计

    张家堡离三川寨六七十里,并不遥远。不过一路上都是山间小路,蜿蜒曲折,大军行进极为不便。为了保证指挥通畅,任福带了六千马步先行,其余大军紧随其后。

    一天一夜紧急行军,在第二日的拂晓时分,任福终于出了群山,进入了宽阔的葫芦川河谷。看着长满荒草的大片平地,静悄悄的,任福长出了一口气,看起来自己没有误事。

    正在这时,前面派出的探马飞一般地奔来。到任福面前猛地停住,探子翻身下马,向任福叉手:“报,有番贼正从北边来,要去围三川寨!”

    任福挺直腰杆,沉声问道:“可曾看清番贼约有多少人?”

    “禀大帅,番贼约摸有两三千之众,都是骑兵,带有大队骆驼驮运粮草。在他们的军中,还有不少牛羊,想来是从附近寨堡劫掠而来!”

    任福摆手:“再探,查明番贼身后有无援军!每半个时辰,把军情流星报来!”

    探子应诺,翻身上马,猛地一鞭,带着滚滚灰尘向北边去了,不一会便消失在天际间。

    任福对同来的沿边都巡检向进道:“这一股番贼,必是大股贼兵派出的先锋,来三川寨试探我们的虚实。如今陇右诸军正以泰山压顶之势攻向天都山,胜负已定。这一战没有花哨,遇见小股番贼便就剿灭,大股番贼来攻便就退守寨堡,候陇右消息。来敌既然只有两三千人,我们便就不需犹豫,点齐了兵马杀上去就是!三川寨外小胜一场,一来杀一杀番贼的威风,再者提振本朝兵马士气,准备接下来的恶战!”

    向进叉手:“大帅说的极是,我以众击寡,岂能容番贼猖狂!只是昊贼狡诈,须防番贼的诱兵之计。把来贼杀散,便进入三川寨,不好穷追。”

    任福点了点头:“我理会得。徐都护方略已定,我们照计而行即可!”

    说完,便安排集结人马,离开出山的谷口两三里外排阵。这里离着三川寨已经不足十里路,排阵完毕后徐徐而行,刚好遇寨外的番兵接战。

    三川寨监押刘钧得到任福带兵前来的消息,带了几个亲兵,快马前来拜见。

    礼毕,任福道:“探马报有数千番贼意图进犯你寨,到底如何?”

    刘钧叉手道:“回大帅,确有两三千的番贼从刘璠堡来,想来是那里已经陷落。来的番贼全是骑兵,带有不少驮马、骆驼,还赶着大批牛羊,想来是沿路掳掠而来。他们如此大刺刺地来攻城,想来是不知大帅已到左近,才如此大意。”

    向进忙道:“现在是什么时候?陇右兵马看看就要攻进天都山,番贼危如覆卵,此时还能如此轻松,于理不合!此必是番贼诱兵之计,用这饵引我军追击,前路必有埋伏!”

    任福点头:“巡检此话说得极有道理。这不是往常年月,番贼从容来攻,沿路劫掠了牛羊、人口能带回去。这个时候,牛羊于他们有什么用?还要拖慢行军速度。这股番贼如此做作,是番贼诱我之饵无疑了!——不过,洒家又不是水里贪吃的鱼,他敢来,便把这饵吃下肚去。我不追他,昊贼还能到三川寨里来咬洒家不成!”

    说完,大手一挥:“上马,随我排好阵势,把这股番贼杀个片甲不留!”

    任福此来就是要争军功的,送到嘴边的肉岂能不吃到肚子里去?用小股军队和大量骆驼、牛羊引诱,在后面设伏兵以优势兵力围住宋军,是元昊常用的计策。如果在平时,元昊用这计策很可能会让任福上当。他是军中猛将,性情刚烈,又好胜贪功,很难抵挡住这种诱惑。不过这个时候又不一样了,眼看着陇右诸军就要攻破天都山,还很可能挡住党项大军北去的道路,再加上徐平手书密信一再强调,任福冲动不起来。

    衔尾而追溃散的逃敌能够取得多大的战果?能够杀几个人?而只要守在三川寨里,等到陇右大军从萧关南下,两面夹击,那时候取得的军功才是最大的。任福的性子是粗疏了一些,但却不傻,这一点还是看得非常清楚。

    向进点齐了本部兵马,与任福的中军一起,列在阵前。

    太阳慢慢地爬上了天空,没有了群山的遮挡,整个世界都仿佛开朗了许多。知道前面只有两三千党项军队,宋军的士气高涨。

    泾原路多是驻泊禁军,与三衙禁军最精锐的上四军比自然是比不了,但战力却不下于其他宋军精锐。人数相当的时候与党项军队列阵堂堂而战,没有打不过的道理,更何况现在以二打一,前边简直就是送到嘴边的肥肉,先拿来做个开胃菜。

    晴空万里,一点云彩都没有,阳光有些刺眼。黑压压的宋军大阵在宽阔的葫芦川河谷中缓缓而进,有一种压迫感,就连鸟兽都吓得噤若寒蝉,天地间一点声音都没有。

    从刘璠堡来的党项军队极为松散,赶着牛羊、骆驼慢腾腾地向三川寨而来。已经深入宋境的情况下,他们竟然没有向四方派出探马,没有觉察到任福大军正在压过来。

    刘钧舔了舔嘴唇,低声对身边的向进道:“这些番贼真是作死,竟然如在他们境内放牧牛羊一般,如此闲适!这却不是活得腻了!我们大军上去,顿为齑粉!”

    向进轻轻叹了一口气:“监押错了。两军对阵,生死关头,哪个会拿着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番贼如此做,正是要诱我军去追,正中他们埋伏。此是诱兵之计!”

    刘钧觉得向进说得有道理,不过还是有些不信。除了在陇右吃亏,党项在其他方向并没有经过大败,如此猖狂也在情理之中。他们越是被陇右诸军打得狠了,越是要在其他几路军队面前显摆,不然心里难以平衡,说不定这就只是元昊派出来攻三川寨的前锋呢。

    向进道:“监押看着,稍后我们前去攻敌,番贼必然仗着马快飞速逃窜,把牛羊和骆驼留给我们。若是如此,便可板上钉钉,是诱我之敌无疑了!”

    话音刚落,一声号角响起,最前面的骑兵已经以雷电霹雳之势,向番兵冲去。

    前来攻城的番兵好似这个时候才发现宋军大队,一阵惊慌失措,没头苍蝇一样四散逃去。不只是骆驼牛羊抛弃不管,就连旗帜器甲也丢弃的到处都是。

    向进摇了摇头,对刘钧道:“如何?监押可曾见过如此没用的番贼?这可是党项精兵!”

    说完,一提马缰到了任福身边,叉手道:“大帅,似如此样子,可以断定这是番贼派出来诱我军的饵,前面必有番贼重兵埋伏!徐都护军令不可违,大帅速入三川寨!”

    任福勒住马缰,在明媚的阳光下,看着前方狂奔的党项溃兵,只觉得血气上涌。他只觉得全世界只剩下一个声音,让自己带着大军杀上去,把这些没用的番兵全杀光。他是从最底层升上来的大帅,战阵拼杀几乎成了一种本能,见了血几乎控制不住自己。

    风沿着山谷吹来,阳光下变得温柔无比,像女人的手轻抚在脸上。

    任福猛吸了几口气,胸膛起伏,眼中腥红的杀气慢慢平复下来。轻轻抚了抚马头,任福转身,看着向进,重重点了点头:“巡检说的是,回城!”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