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百二十四章 我来了,我看到了,我做到了

    宇文温要上绳梯看石刻,被左右劝住,同样有些惊讶的杨济赶紧让人来拓印石刻。

    单于,是匈奴君主的尊号,一如现在的“可汗”,大家很快想到仅就石刻提到的称呼,证明这是汉时留下的文字。

    这里是碛北,又没有什么佛像或者雕像,不太可能有什么人闲来无事在此刻什么字,那么...

    折腾了一会,军吏将石刻拓印下来,宇文温和几人围着拓文仔细研究。

    这块石刻,历经日晒雨淋,字迹有些模糊,不过还是能辨认出笔画,一名参军念着:

    “惟永元...元年秋...七...月,有汉元舅...曰车骑将军...窦宪...”

    声音戛然而止,那参军有些迟疑,见天子盯着自己,赶紧念下去:

    “暨南单于、东胡...乌桓、西戎氐羌,侯王...君长之群,骁骑三....万...”

    “遂逾涿...邪,跨...安...侯,乘燕然...”那参军念到这里,额头上渗出汗珠,“蹑冒顿...之区落,焚老...上之龙庭...”

    他没念下去,而是满头大汗的向宇文温禀报:“陛下!这是.....这是后汉班固的《燕然山铭》啊!”

    怕天子不信,他解释道:“陛下,《燕然山铭》,在《后汉书·窦宪传》中有记载,下官看过,印象很深,虽然拓文部分字迹模糊不清,但总体而言,错不了。”

    “所以,这就是班固的《燕然山铭》啊!这里,就是勒石燕然之处!”

    “啊?什..什么?”宇文温脑子有些乱,看着那参军,有些迷茫,杨济则如同看见鬼一般,看看拓文,又抬头看看那石刻。

    后汉永元元年,外戚窦宪率军北伐匈奴(北匈奴),有南匈奴、东胡乌桓、西戎氐羌派兵助战。

    史书记载,窦宪大败北匈奴之后,在燕然山南麓勒石记功,由随军出征的中护军班固撰文,宣扬这场大战的战绩与朝廷的德威。

    从此以后,“燕然勒功”(勒石燕然)作为建立或成就功勋的典故。

    那么,班固所撰《燕然山铭》,不就应该在燕然山也就是如今的于都斤山么?怎么在这里?

    在这不起眼的山丘上?

    于都斤山离这里有四百多里远,这里和于都斤山山脉完全没关系,是不是搞错了?

    还是史书记错了?

    杨济心中震惊不已,宇文温更加震惊,然而他不是震惊自己碰到了燕然勒石的真迹,而是震惊居然有人敢这么明目张胆阿谀谄上。

    奸臣不用抓,自己就跳出来了!

    哪个混蛋在这里现做一套《燕然山铭》,讨我欢心?

    谁那么大胆,敢骗我?活腻了?!

    宇文温越想越恼火,正要发作,却见杨济欣喜若狂:“陛下!这恐怕就是燕然勒石之处!”

    听得对方这么说,宇文温脑子里冒出“没想到你杨济居然是这样的人”念头,还没来得及发飙,却听杨济分析起来。

    按照史书记载窦宪的北伐路线,以及与北匈奴交战的情况,杨济认为如今这里属于当时汉军行军的路线上,因为窦宪率军出击的边塞,是高阙塞和鸡鹿塞。

    高阙塞,位于河套外沿、五原地区阴山山脉缺口,汉军出塞后往西北方向行进,横跨大碛进入碛北,这正是中原地区与碛北地区交通最常用的通道(入塞三道)之一。

    而现在,御驾所在地区,就在这条通道上。

    决战是在稽落山,但窦宪没有在战场勒石记功,却选择在回程路上刻《燕然山铭》,原因何在?

    是战场周边没有合适的地方刻字?

    杨济认为不太可能,他觉得当时决战后,窦宪还率军进行了“收尾”,等尘埃落定、大功告成,才在燕然山勒石记功。

    由此,杨济觉得有一个可能:勒石记功,不就应该在人来人往的大道旁进行么?只有这样才能让行人记住铭文,记住铭文诉说的功绩。

    那么,在这入塞道旁土山勒石记功,让以后进入碛北的中原军队看到石刻,这也说得过去。

    加上没有谁闲得无聊把《燕然山铭》刻在某个土山上作伪,所以,确有可能是窦宪于班师路上,在这入塞道旁土山山顶岩壁上勒石记功

    也许,当时所说的燕然山,并不是现在大家认为的于都斤山,而是这座山。

    毕竟窦宪回朝后,居功自傲,身为外戚行事跋扈、威压皇权,每几年便被逼自杀,其亲信党羽遭到株连,班固也因此含冤而死。

    当年北伐的将帅离开人世,那勒石记功的燕然山具体位置,也许就这么被人弄混了,毕竟当时对于山脉的记录限于文字,并无确切坐标。

    宇文温听着解释,将信将疑,执意爬上绳梯,琢磨那石刻。

    还用上了放大镜。

    琢磨了许久,确定这玩意年代久远、不是新刻出来的,他下了绳梯,再看看拓文,看看一个个激动的文武官员,心中震惊。

    这次是真正的震惊:不得了啊!居然碰到了《燕然山铭》的真迹啊!

    宇文温激动得呼吸都有些急促,杨济等人见状暗道不妙,不由得仔细提防,提防天子突发中风。

    “快,多拓印几幅!马上把这里画下来,岩壁、山丘,近景、远景都要有!对了,马上确定经纬度,确定经纬度!”

    宇文温作了一番安排,看着眼前的岩壁,心中高兴。

    虽然决战不是他打的,虽然没有去到于都斤山,但是,他看到了《燕然山铭》石刻!

    见着那个年轻的参军站在旁边,宇文温问:“你叫什么名字?学问不错嘛。”

    那参军回答:“回陛下,下官南阳岑文本,不敢称学问不错。”

    “岑文本?”宇文温念着名字,看着这个年轻人,笑道:“朕记得你好像是...是进士出身?“

    “回陛下,下官确实是新科进士出身。”

    “你记得《燕然山铭》,不错,不错。”

    得天子称赞“不错”,这就是莫大的鼓励,岑文本却很淡定,听天子的命令,张罗着让人继续拓印石刻。

    宇文温看着眼前的石刻,看看这座小山,又看看四周的青青草原,再看看天空中南飞的大雁,感慨万千。

    “老杨啊....”

    宇文温拍拍杨济的肩膀,杨济被这奇特的称呼弄得一愣,看向天子,旁边的官员只当做没听见。

    “我啊....”宇文温指着眼前的石刻,缓缓说着,声音带着喜悦、带着沧桑:“我来了,我看到了,我做到了!”

    他的自称没有用“朕”,称呼杨济用的是“老杨”,就像一个普通人,在和自己的老友聊天。

    “没错,陛下做到了。”杨济回答,声音带着喜悦,但称呼依旧,毕竟他总是知道分寸的。

    “哈哈哈...”宇文温再次拍拍杨济的肩膀,笑道:“你也不错嘛老杨,四十多年,海波算是平了。”

    杨济也笑起来,笑得很开心。

    四十多年前,两个“不正常人”相逢,向着各自的目标努力,如今,总算是小有所成。

    此生再无遗憾。

    “此生再无遗憾了...”宇文温喃喃着,再次看向石刻,想要将这一幕场景印在脑海里。

    “知道么,我有个主意。”宇文温用手将周围虚指了一圈,“这是入塞三道之一,将来若通铁路,就在这里搞个公园,收费的那种,让大家看看,《燕然山铭》是多么的霸气!”

    收费?

    看《燕然山铭》真迹还得交钱?

    杨济被这种奇特的思路弄得哭笑不得,宇文温见他一脸茫然的模样,笑着摇摇头:“你啊,四十年了都没长进!”

    。。。。。。

    “怎么看《燕然山铭》还得买门票的?”

    “当然要收门票了,公园维护要成本,人工、设施维护,都得支出,而且....”

    “而且什么?”

    “物以稀为贵呀,若是免费的,大家都不以为意,也就没什么好稀奇的了。”

    熙熙攘攘的西阳城里,街边人行道上,一男一女正并肩走着,边走边聊天。

    男子看上去十七八岁年纪,样貌端正,身材高大结实,留着一头短发,显得十分干练,皮肤微黑,大概是太阳晒多了的缘故。

    女子身着短衣长裙,看上去十四、五岁,身材高挑,皮肤白皙,有沉鱼落雁之貌。

    两人身后跟着各自一个跟班、侍女,两个“影子”适当保持距离。

    “我这次去燕然山公园,嚯,人好多,热闹得很,毕竟通了铁路嘛,那里又有火车站,所以许多人都会去看看《燕然山铭》,反正门票不贵。”

    “你别说,公园的收入不错,至少能自负盈亏,没有成为负担,这就不错了,若是不收费,那地方也没那么旺的人气,发展不起来...等等,等电车过去...”

    铃铛声起,一列两节车厢的有轨电车从路口缓缓经过,车顶受电弓和上方电线接触,时不时有电火花跳跃,发出“噼啪”声音,女子对此有些害怕。

    男子上前一步,将女子微微挡在后面,却又不是挡路。

    如此举动让女孩觉得意外,看着男子坚实、宽阔的后背,心中觉得颇为温暖。

    电车通过,两人继续向前走,男子继续讲解:“西阳嘛,总是和别处不一样,就说这电车,是全国率先投入使用,若合适,长安、洛阳,邺城也会推广,你别看那电火花吓人,其实很安全的...”

    “电车走在轨道上,若出了故障,也不会脱轨冲出去,安分得很,又没有废气污染,动静相对燃煤火车小许多。”

    “如今天下人口较当年接近翻番,不要说长安,就说西阳,常住人口近两百万,这么多人出行,公共交通都用小火车的话,城里都不用住人了。”

    两人走在人行道上,经过路旁一个个商店,商店橱窗摆着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目不暇接。

    主干道上,时不时有汽车经过,这种由煤气内燃机驱动的四轮车,如同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烧的是煤气瓶提供的煤气。

    这样的汽车,可以在平坦铺装路上行走将近二百里,适用于大都会内的交通,是最新的实用化交通工具。

    就是贵,除了官车,民间只有那些大公司或者有钱人家才买得起、用得起,所以汽车一旦出现在街上,总会吸引无数人的目光。

    却吸引不了那女子,因为她只要想,天天都能坐汽车。

    街道边商店里展示的名贵首饰,还有漂亮衣服,同样吸引不了她的目光,她的注意力,全在身边这个男子身上。

    男子衣着普通,质地无甚特别之处,看上去平平无奇,却挡不住一种独有的气质。

    他侃侃而谈,指着前方,对女子说:“西阳城我最熟了,有个好地方,就在前面,我带你去看看,一会得用上这玩意。”

    男子掏出一枚铜钱,放在右手拇指,然后一挑,将其挑上半空。

    铜钱落下,落在他掌心,阳光下,铜钱上“元和通宝”四个字熠熠生辉。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