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百二十二章 尔虞我诈(续)

    突然冲进来的士兵,还有可汗的斥责,让几个骨利干部落酋长面面相觑,一个个呆若木鸡,看看左右,又看看处罗可汗,满是莫名其妙的表情:

    “大汗!!我们没偷偷派人出去啊?”

    其中一名胡须发白的酋长喊冤:“大汗!我们没派人出去!不信的话,可以马上派人去我营地查查,若少了一个,听凭处置!”

    处罗可汗看着这几个骨利干酋长,看着每个人的眼睛,见无人目光躲躲闪闪,表情没什么异常,随后哈哈一笑:“既如此,那就是有人弄错了,大家莫要往心里去。”

    他是在试探这几个人,如果有人心中有鬼,被他这么一恐吓,肯定表现异常,如今看来,好像没问题。

    处罗可汗挥挥手,让士兵们退下,好言安抚几个酋长,封官许愿,哄得这几位感激涕零,不住发誓要为可汗奋力死战,让周军有来无回。

    时候不早了,几位酋长告退,离开大帐各自回营,那名胡须发白的酋长出了大帐,抬头看着满天星辰,只觉后背凉飕飕的。

    刚才那一幕太惊险,若不是提前有准备,他真就会被可汗唬住,以为暗地里给周军通风报信的事情泄露,惊慌失措之下跪地求饶。

    转回宿营地,却见几位“能人”在帐内等着,酋长让左右在外守着,低声问这几位:“可汗果然试探我们,不过没试探出来,接下来该怎么办?”

    乔装打扮、行走于北海地区的周国细作莫成善,正要安慰这位心中惴惴的酋长,却听得外面呼喊声起、马蹄声如潮。

    有许多人不住的喊着:“周军来了!周军来了!”

    大家冲出帐外一看,只见旷野里有许多火光闪烁,看上去是许多骑兵拿着火把往这边来,结合那些呼喊声,看样子是周军来袭。

    老酋长见状心中十分激动,认为是约定的周军来了,想要召集部众策应,立下大功劳,将来过上好日子,却被莫成善一把扯住:“不对劲,这不像是官军!”

    “怎么不是呢?人都冲过来了,我们不是要..”

    “不,不对劲,官军夜袭,不会大老远就亮起火把,生怕别人不知道有人来偷袭....”莫成善说着说着,声音压低:“官军夜袭,入营后才用火油弹纵火,不需要提前点火把...这是假的!”

    “所以,一定是可汗在试探,我们不能上当!”

    。。。。。。

    深夜,一脸倦意的处罗可汗在大帐接见几名将领,方才他命人假扮周军夜袭,以此试探营内有无周军内应,而试探的结果令他十分满意:

    各部族营地都戒备森严,都在防备来袭周军,处罗可汗安排暗中监视的将领们,没发现哪个营地有异常,没发现有谁集结士兵想要突袭可汗牙帐。

    现在,处罗可汗可以确人大营里没有周国内应,那么接下来就可以放手一搏。

    当然,今晚这一出“夜袭”,他必须有个说法,否则助战的各部族迟早会起疑心,觉得可汗不相信他们,这对于保持士气是很不利的。

    所以,假扮周军夜袭的兵马,只是打着火把在营地外转了几圈便后撤,然后,会有将领向各营地部族解释,这是连夜赶来增援的友军,但双方都误会对方是周军,才差点演变为交战。

    夜色深沉,处罗可汗吩咐了一些事情,等将领们告退,便躺下休息。

    周军已经接近了伏击点,胜负这两日就会见分晓,所以他要养足精神,带领汗国的勇士们获得最后的胜利。

    这一战,无论如何都要打赢,若周国皇帝在军中,那更好,等周国皇帝兵败身亡的消息传回国内,想来周国国内必然出问题。

    如此一来,汗国就有机会再起,父亲和兄长的遗愿,就会在他手中完成。

    阿史那氏的子孙,绝不会匍匐在他人脚下,做一只摇尾乞怜的狗,而是要做驰骋草原,无人能敌的狼。

    处罗可汗一直深信这一点,当年阿史那氏部族不过是柔然的锻奴,却一样将这草原霸主掀翻,成为新的霸主。

    阿史那氏能有后来的地位,靠的不是做买卖赚钱,不是靠给人当狗,而是靠最直接的打胜仗,来个胜者为王。

    现在,轮到他来重现阿史那氏的荣耀了!

    处罗可汗正在梦中畅想未来,却被刺耳的号角声吵醒,他下意识拔出枕下的佩刀,刚站起身,却见心腹跌跌撞撞冲进来:“大汗!周军来袭了!”

    “什...什么?周军?偷袭?”处罗可汗有些回不过神,以为心腹搞错了,把他安排扮作周军夜袭的兵马当真,以为真有周军来袭。

    “大汗,大汗!真的是周军来了!”

    心腹扯着处罗可汗出帐,却见营地外旷野里漆黑一片,然而如潮的马蹄声,还有厮杀声,证明了确实有军队在夜袭。

    处罗可汗面色一变,正要下令,却听得雷鸣声起,营地内陆续绽放出火光。

    那火光和动静,处罗可汗认得,当年他随着父亲到周国的晋阳觐见周国皇帝,见识过周军的火器展示,如今这动静,明显是轰天雷或者掌中雷弄出来的。

    又有刺耳的呼啸声起,却见一团火光窜上天空,然后绽放出绚烂的焰火。

    那焰火,照亮了许多人的面庞,将处罗可汗的面庞映衬得分外雪白,没有一丝血色。

    。。。。。。

    规模庞大的营地,如今化作一片火海,冲天烈焰照亮夜空,也为突入突厥大军营地的周军骑兵照亮目标。

    惊慌失措、到处乱跑的突厥兵,被分成许多小队袭营的周军骑兵撞倒、砍倒、射倒,无数营帐在烈焰中化为灰烬,无数牛羊和战马四散奔逃。

    人数众多的周军骑兵,分三个方向,于凌晨时分对突厥大营发动袭击,如同冲入羊圈的饿狼,在羊圈里大开杀戒。

    又有充作内应的骨利干部落起事,从内部袭击突厥牙帐,导致处罗可汗无暇组织各部反击。

    这样突如其来的内外夹击,让群龙无首、仓促应战的突厥各部兵马很快崩溃。

    敢于迎战的将士,被周军骑兵用火器撂倒,又有许多仓促结成的步阵,被周军骑兵投掷的掌中雷炸崩溃。

    各自为战的突厥部落、仆从部落,根本就挡不住装备精良的周军骑兵,而不断涌来的周军,如同一波波巨浪拍击着各个营地,将这些营地拍得粉碎。

    兵荒马乱之际,身处牙帐的处罗可汗,看着四周一片火海,看着自己的士兵在火光中消散,心如刀绞、悲愤欲绝,挥刀问天:“为什么!为什么!”

    他想不明白,明明自己已经做了精心布置,明明已经试探过各部的忠心,明明已经做好了准备,明明距离胜利那么近,为什么还会被人偷袭得手。

    他特地召集北海地区的野人部落南下助战,就是提防有贵族作为周军内应,结果,其中的骨利干部落居然成了周军内应,暴露了他的行踪,不然周军如何能够发现这里并实行夜袭?

    振兴汗国的希望就在眼前,但现在,希望就在他眼前破碎。

    心腹们组织兵马,协助可汗突围,处罗可汗骑上马,往营外冲去,回头看看那冲天火焰,无语凝噎。

    却听马蹄声起,前方左右各有周军骑兵包抄而来。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在三十步距离上,处罗可汗看见周兵掏出火器,对准他们射击。

    “噼里啪啦”的声音过后,许多突厥骑兵连人带马倒下,随后双方展开白刃战。

    处罗可汗呼喊着,挥舞佩刀,带领左右策马迎向周军。

    如同一只狼王,带着所剩无几的狼,毫无畏惧冲向成群猎狗。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