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百二十一章 尔虞我诈

    夏秋之际,野草茂盛,蓝蓝的天上,有大雁排成人字形向南飞去,枯黄的戈壁上,点缀着斑驳绿色,青黄相接的地形,预示着这里是草原和戈壁的交界处,也就是所谓的“过渡区”。

    在这里往南,就是真正的戈壁(大碛),往北,就是真正的草原(碛北草原)。

    远征碛北的一支周军,如今在此扎营,装载辎重的四轮马车围成一个个车阵,全军将士就以各个车阵为宿营地。

    御驾亲征的宇文温,此刻就身处车阵之中,他巡视各营地,和将士们闲谈。

    将士们见天子亲**问,一个个激动不已,数日来的鞍马劳顿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宇文温看着一个个年轻而又陌生的面庞,不由得感慨岁月如梭。

    他最后一次带兵出征,是十来年前的事,那时也是在草原上打仗,心态却有些不同:当年是猫捉老鼠,现在是守株待兔。

    但将士们的斗志一如既往高涨,让他感受到蓬勃生机,感慨年轻真好。

    就像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浑身都有用不完的劲,哪怕加班再晚再累,睡上几个钟头又是生龙活虎。

    他却不如当年,这段时间行军、风餐露宿,感到有些疲惫,大概就是年纪上来的缘故,不过还不至于熬不住。

    军旅生活就是这样,行军条件艰苦,不过天子能和将士们同甘共苦,这样的以身作则能够极大鼓舞士气。

    这就是宇文温想要的效果,此次出征,尉迟炽繁原本执意要跟着来,为的是随身照顾,生怕他病倒了,身边连个贴心人都没有。

    但宇文温还是让皇后留守长安,协助太子监国,毕竟他是出来打仗的,不是带家眷出来旅游。

    如果带着家眷和宦官、宫女到草原上打仗,让将士们看见了,心里怎么想?

    更别说带着大量非战斗人员行军、打仗,这些人只会拖后腿。

    打仗不是玩游戏,万一情况不对要突围(开溜),带着一帮女人怎么跑?

    宇文温是铁了心在碛北草原引东突厥主力决战,所以大范围的快速行军和迂回不可避免,每日行军一百多里,晚上就在草原、隔壁露营,一身尘土、长期不洗澡,吃的是干粮,睡也睡不好。

    他受得了这个苦,尉迟炽繁可受不了,也没必要受这种苦。

    宇文温结束巡营,转到简陋的中军帐,听佐官们汇报敌情。

    大军扎营的这个地方,位于草原和大碛的交界处,方位,大概是于都斤山的东南面四五百里处。

    也就是说,他们所在位置,和东突厥王庭之前所在的于都斤山,只有两三日的作战路程。

    但是,东突厥王庭现在去向不明。

    处罗可汗如今是跑了?还是潜伏在哪里静待时机?暂时无法确定。

    对方在和周军捉迷藏,而各行军小心翼翼的在各地区搜索,在避免被人伏击的前提下,搜寻东突厥的主力。

    处罗可汗应该知道周国皇帝御驾亲征,对方可以选择避战,也可能选择实行“斩首行动”,集中兵力进攻周国皇帝御驾所在。

    宇文温做出了各种布局,有不小的把握引处罗可汗向他靠近,但也得提防弄巧成拙,被对方偷袭得手。

    或者被可能是诈降的突厥贵族引入伏击圈。

    宇文温转入一处车阵,这里收留着几个投降的突厥贵族,这些人因为和处罗可汗有深仇大恨,于是投奔王师,想要带路追击。

    对方确实被处罗可汗整得很惨,宇文温通过多个消息渠道证实了这一点。

    不过当他进入帐篷里时,看到“贵客”已经别人捆住手脚、倒在地上不住挣扎。

    他们满头大汗、面色痛苦,嘴巴被破布堵着,喊不出声,见着宇文温进来,一个个挣扎得更厉害。

    宇文温没急着让这几位“贵客”说话,问帐内的几个审讯官:“火候到了么?”

    那几个审讯官回答:“回陛下,时间差不多了,这时候的瘾头最大,他们熬不住的。”

    宇文温闻言点带头,他怀疑这几个突厥贵族是处罗可汗派来的“黄盖”,以苦肉计来误导他,因为对方的“证据链”实在太完美了。

    他赶时间,没心思和这帮人玩尔虞我诈,所以直接动用药物手段。

    侍卫拿来一张胡床,宇文温坐下,点头说:“现在,问问他们,处罗可汗到底想干什么!”

    。。。。。。

    夜,草原某处,大量兵马聚集的宿营地里,闪烁着点点火光,大帐内,东突厥大可汗——处罗可汗正和几个心腹议事。

    此次周军来袭,气势汹汹,又有皇帝御驾亲征,可谓是来者不善,但处罗可汗知道周国皇帝年初犯了晕厥病,说不定此次御驾亲征又会再犯,所以,他决定冒险一搏。

    只要能把周国皇帝干掉,或者使其奔波辛劳、在军中发病去世,那么周国国内也许会发生内乱,或者往后几年都无暇北顾,这就是汗国的机会。

    所以,在一番精心布置之下,狡猾的猛虎已经接近圈套,准备就绪的狼群即将收拢包围圈,但在那之前,需要小心翼翼的围上去,免得惊动那猛虎,所以作为群狼之主的可汗,必须仔细筹划。

    他行苦肉计,派几个贵族投降周军,透露王庭的所在地,以此引诱周国皇帝率兵来攻,然后突厥大军在半路伏击。

    但是,为了防止这几个贵族出卖他,或者受不住拷打吐露实情,处罗可汗又使出计中计,另外设了个伏击点,这个伏击点那几个贵族是不知道的,专门等周国皇帝往里钻。

    当然,若是来的不是周国皇帝,而是什么行军总管,那也不错,毕竟能够歼灭一支装备精良的周军,对于提升己方的士气是很有帮助的。

    一想到有机会翻盘,处罗可汗就激动不已,周国的实力很强,强到汗国无法正面抗衡,而越往后,周国会越强,也只有现在才有机会击败对方。

    周国的皇帝轻敌,身体又有病,自己上门送死,这机会不抓住可不行。

    处罗可汗知道,自己的父亲(启民可汗)、兄长(始毕可汗)都是因为无法带领汗国摆脱周国的控制郁郁而终,现在,他终于有机会了。

    正说话间,帐外有几名部落酋长奉召侯见,处罗可汗结束和心腹的交谈,让这几人进来。

    这些部落名为“骨利干”,生活在北海畔,作为汗国的臣民,应可汗的征召,举族南下随同汗国的兵马作战。

    事关汗国存亡,处罗可汗调集所有可以调集的力量迎战,但他知道周国这些年暗地里收买了许多贵族,所以为了防止有人泄密,此次伏击他除了动用自己的兵马,还倚重极北之地的“野人们”。

    极北之地,就是北海以及北海以北地区,那里的“野人”,就是骨利干等部落。

    这些部落生活的区域,距离中原十分遥远,多年来从未有中原商贾抵达这些部族生活的地区,所以,对方甚至都没听说周国,其酋长更不可能和周国勾搭上。

    处罗可汗看着面前几个诚惶诚恐的骨利干部落酋长,忽然把脸一板,大喝一声:“来人!”

    帐外冲入许多手持尖刀的士兵,将这几个酋长围住。

    处罗可汗站起来,手按佩刀,大声斥责:“你们好大胆子,居然敢偷偷派人给周国通风报信!!”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