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百一十七章 是谁?

    午后,皇宫,书房里,宇文温躺在榻上闭目养神,虽然看上去依旧很淡定,但实际上不是。

    短短数日,宇文温仿佛老了许多岁,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原本“今年又要大干一场”的精神气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悲观情绪,甚至有些厌世。

    他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豁达,当身体出现问题(也许)时,他才惊觉自己可以掌握许多事,独独不能掌握人的生命。

    那一次昏厥,到底是久坐忽然起身导致头昏,还是没吃早餐引发低血糖休克,亦或是脑血管梗塞?

    宇文温几日来一直在琢磨这个问题,很显然,这件事是不会有医学上的答案的。

    但是,从政治上来说,他的生命确实岌岌可危,因为当皇帝身体不对劲,而皇太子年富力强、随时等着继位时,满朝文武不同程度上都要给自己或者子孙安排后路。

    一朝天子一朝臣,新君继位后,前朝旧臣大多得靠边站,那么,尽可能不要让新君算旧账,以及让儿孙在新君那里有个好前程,就是许多官员必须考虑的问题。

    荀子有云: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大家的日子还要过下去,所以,改换门庭是迟早的事。

    每当想到这里,宇文温就心烦。

    这几日来文武官员纷纷入宫问安,皇子、公主还有皇孙们也是如此,宇文温笑吟吟的面对众人问安,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心中早已乱如麻。

    为了安定人心,他并没有罢朝,依旧如往常那样批阅奏章,反正“一切如常”,每当身边无人的时候,他的淡定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眉头紧锁。

    宇文温觉得自己没病,但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昏厥,也不知道一旦昏厥后能否醒来,更不知道昏厥后若醒来,手脚是否能活动自如,还能不能说话。

    御医每天的检查结果表明,他的身体状况看上去很正常,但限于技术水平,无法进行更深入的体检,所以....

    我到底是怎么了?

    宇文温一直在琢磨,越想心越烦,各种念头随后冒了出来。

    他无法接受自己长期坚持锻炼、注意健康饮食却患上心脑血管疾病的可能,无法接受自己随时可能中风的风险,无法接受自己变成无人问津的“垃圾股”。

    但是他确实昏厥了,问题出在哪里?

    宇文温开始怀疑有人搞鬼,暗地里投毒,想要毒死他。

    不然无法解释他身体健康却忽然晕厥。

    那么,这个人是谁?

    也许是皇太子。

    皇太子是他去世后的最大受益者,若再熬下去,怕不是要被“老头子”熬死,所以有充分的作案动机。

    因为皇后的缘故,皇太子有机会在宫中布设眼线,平日里打听消息,关键时刻派上用场。

    那日,他没有吃早餐,但喝过茶,所以,不是没有被人下毒的可能。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无法遏制,如同野草一般在宇文温心中疯长,他甚至开始怀疑尉迟炽繁和此事脱不了干系。

    尉迟炽繁不太可能是主谋,或者主动参与此事,但保不齐在事情发生后,于儿子和夫君之间,倒向前者,所以也许察觉了什么,却当做没看见。

    一想到自己最信任的妻子,还有自己寄予厚望的儿子极有可能暗地里谋害自己,宇文温的心饱受煎熬,怒火蹭蹭蹭就上来了。

    然而转念一想,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若这件事到最后,以他废掉尉迟炽繁、宇文维城而收尾,受益者又是谁?

    是长子、燕王宇文维翰,及其生母、贵妃杨丽华。

    难道,是杨丽华在幕后精心策划了这场阴谋?保不齐还有她那出家为僧的弟弟杨广在暗中出谋划策?

    这不是不可能,宇文温又开始怀疑起长子和杨丽华来。

    接着往下推理,或者,是萧九娘在暗地里布局,逐一除掉太子、燕王,给魏王成为皇太子扫清道路?

    萧九娘会那么阴毒么?亦或是她弟弟萧瑀暗中谋划的?

    也许,是杞王宇文理在暗中策划这一切?

    亦或是当年的尉迟氏余孽,在伺机复仇?

    各种可能,让宇文温越想越觉得后背发凉,渐渐地,他开始怀疑身边人,看谁都觉得像是幕后主谋:是谁?是谁要害我?!

    是你?是你?还是你?

    他不知道,因为谁都有“作案动机”。

    无数念头在宇文温脑海里交锋,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宫廷阴谋,如同幻灯片般在他视野里浮现。

    一切皆有可能,但也可能只是他的猜忌而已。

    宇文温知道自己有多疑的毛病,早年就经常疑神疑鬼,他知道这种毛病容易坏事,但总认为自己有能力压制负面情绪。

    如今一次昏厥,彻底打碎了他的自信。

    仿佛一夜之间,他的身边人都是居心叵测的坏人,无时无刻不在算计他。

    这样的感觉,仿佛无数蚂蚁无时无刻不在撕咬他的心脏,让他痛苦不堪。

    宇文温害怕成为被皇后和女儿毒死的唐中宗李显,害怕成为被太子杀害的宋文帝刘义隆,害怕成为被后妃闷死的晋孝武帝司马曜。

    又害怕成为逼死妻儿的汉武帝刘彻,害怕成为杀妻灭子缺的皇帝。

    但是,他不能表露出心中所想。

    这种时候,他不能表现出对太子的丝毫怀疑,否则一定会有人趁机“发现”许多不利于太子、不利于皇后的所谓证据。

    譬如在东宫或者皇后寝宫发现巫蛊小人等厌胜之术物品。

    他也不能表现出对任何一个后妃的怀疑,否则会连带着让其所出皇子、公主心生不安,然后为人所趁。

    但是,宇文温又想派人“查案”,查一查是否有人投毒,否则无法解释为何长期坚持锻炼、注意饮食的前提下,自己还会患上心脑血管疾病。

    一想到投毒的幕后主使就潜伏在自己身边,宇文温真的坐不住。

    理性告诉他,昏厥是疾病的表现,当然也有可能是低血糖的表现,感性却告诉他,事情没那么简单,一定是有人投毒。

    理性和感性不断交锋,他觉得自己都快要精神分裂了。

    这样下去可不行,可能没有病都搞出病、没有事都搞出事来,但宇文温根本就无法遏制心中的念头。

    他睁开眼,起身在书房里走来走去,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良久,宇文温站在窗前,看着窗外景色,长叹一声。

    “以前”看历史,他总觉得那些皇帝猜忌心重,冤杀忠良、废后、废太子是不可理喻,如今轮到他自己,才知道自己也不能例外。

    原因何在?

    是权力,究根结底,是他放不下权力,所以把任何可能染指权力的人,都在潜意识里将其当做敌人。

    至高无上的权力握在手中,这样的感觉让人陶醉,所以,他舍不得、放不下。

    他自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唯一的健康问题,他也通过长期锻炼、健康饮食来确保降低患病几率,所以,当他晕厥之后,信心被这突如其来的噩耗所击垮。

    毫无疑问,他的心态崩了,看谁都像是敌人,开始怀疑所有人。

    “啪”的一声,宇文温自己抽了自己一个耳光,然后是第二下、第三下。

    “窝囊,废物,一点事就吓成这样!是老糊涂了?还是脑子真有血栓了?”

    宇文温低声骂着自己,骂那个惶惶不可终日的怕死胆小鬼,随后转到书案前坐下。

    历史上,就有一个皇帝因为心态崩了,结果昏招迭出,以至于酿成大错,那就是唐玄宗李隆基。

    我,决不能变成那样的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