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百一十五章 蜕变

    冬去春来,洛阳皇宫,宇文温看着案上的一座建筑物模型,听礼部官员汇报外交事务:常驻罗马和波斯的周国使节,派人乘坐海船归来,给天子带来两国最“新”的消息。

    考虑到这两个国家距离周国有万里之遥,单程走一趟(海路)得将近半年,所以这个“最新”消息,实际上“截止日期”是去年秋天。

    去年,集结兵力进攻波斯的西突厥,因为东面的碛西诸国有变,加上和波斯的战事胶着、进展不利,于是其大可汗——统叶护可汗不得不罢兵东归。

    碛西的高昌国,在周国使节的劝导下投向周国,连带着其他国家立场不稳。

    波斯国内松了一口气,万王之王库萨和随后遣使,带着礼物和国书,随常驻泰西封的周国使节所派信使一道,乘坐南洋贸易公司的大海船来中原,向周国皇帝致谢。

    周国履行了友邦的义务,协助波斯暂时摆脱了西突厥的纠缠,用事实证明了实力和影响力,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

    按照常驻泰西封的周国使节奏报,波斯国内目前政局平稳,自西突厥退兵后,贵族们的抱怨,至少从明面上消失了。

    波斯的万王之王库萨和,靠着与周国开展海贸以及一口口油井提供的利润,对贵族们软硬兼施,压制住了主战派的躁动,维持了与罗马国的和约。

    两个宿敌休战,各自与民生息,大量资源不再投入战场,而是用于改善国计民生。

    无数青壮劳动力不用上战场送死,而是在其朝廷组织下开荒种地、修建道路、桥梁以及水利设施,所以两国农业生产恢复得不错。

    与此同时,因为大规模战争打不起来,两国的官军不再需要盯着对方,得以去对付边境其他不老实的势力。

    譬如,波斯国的西南境是撒拉逊大沙漠,其间生活的撒拉逊各部族,先前隐约有联盟之势,使得波斯朝廷对这一地区的控制开始不稳。

    但波斯朝廷因为不需要同时和罗马以及西突厥交战,所以能腾出手来,在沙漠绿洲地区加强驻军,稳住了撒拉逊地区的局势。

    与此同时,罗马国因为不需要和波斯开战,所以能够抽调兵力去对付北境的蛮族,巩固边防。

    罗马朝廷因为和宿敌波斯和谈,手头兵力充裕、有了底气,所以对于边境蛮族不再采取“花钱买平安”的政策,无形之中省下不少钱,也避免了养肥这些边境蛮族。

    加上波斯不再隔绝商路(海路),所以罗马国可以和周国进行海贸(通过阿非利加政区),大量来自中原的货物在其国都君士坦丁堡销售。

    罗马国的经济因为不再被战争拖累,已经渐渐恢复,情况大有好转。

    朝廷有了钱,开始偿还先前对民间欠下的巨额债务,欠下的军饷也开始补发,虽然不是全额补发,但总归让将士和百姓看到了希望。

    看到了希望,人心就稳,外患没了,内患渐渐消退,罗马国的皇帝希拉克略(音译)声望与日剧增,地位越来越稳固。

    他同样派出使者乘坐海船前往中原,于前不久抵达洛阳,给周国皇帝带来了国书以及礼物,转达罗马皇帝的问候。

    宇文温听到这里,忽然想起多年前自己的一个愿望:娶东罗马皇女,双头龙旗插遍欧亚大陆,不过那愿望现在想来有些好笑,就当是自己“年少轻狂”的幻想。

    看着官员上呈的波斯、罗马两国舆图,他心中感慨万千。

    历史上的这段时期,波斯和罗马已经斗得遍体鳞伤,两个宿敌明明伤得血流如注、双脚打颤,身边各自围绕着一群等着吃肉的秃鹰,但眼里依旧只有宿敌。

    最后却是鹤蚌相争、渔翁得利,波斯灭亡,罗马只剩下半条命。

    现在,在周国的介入下,两国握手言和,有了休养生息、恢复国力的机会,不会再给第三方以可乘之机。

    这样就够了,宇文温不想搞什么跨海远征,极西之地这两个国家握手言和,与周国做买卖(海贸),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

    旺盛的对外贸易需求,会刺激周国的工商业发展,实业主们可以通过海贸赚钱、完成资本积累,这就是宇文温最想要的。

    比起赚钱,同样重要的是科学、文化交流,周国使节在罗马和波斯不停收集各类书籍,将两国的各种科学知识引入中原,让中原的学术界获得更宽阔的眼界。

    宇文温认为科学、文化需要相互交流,才能相互促进、发展,闭关锁国的后果,就是故步自封,在不知不觉中落后,现在周国初步实现了中西文化交流,他很满意。

    有生之年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

    宇文温喝了杯茶,看着案上的建筑模型,听官员们讲解这模型来。

    这座建筑模型的原型,是罗马国国教的一座大寺庙(大教堂),位于国都君士坦丁堡,凝聚了罗马国石结构建筑技术的精华。

    这座大寺庙,结构复杂,有巨大的穹顶,是典型的罗马建筑,所用石料来自国内各地,经由海路运抵君士坦丁堡,据说动用万人进行施工,建成的时候,大概是中原的六镇之乱时期。

    可以说这座大寺庙是罗马国的脸面,罗马国的皇帝听说周国皇帝想看看这大寺庙的模样,便命能工巧匠用黄金制作了建筑模型,当做国礼送来。

    宇文温看着这座大寺庙模型,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这座建筑后世的另一幅模样来。

    如果他没有记错,这座大寺庙(大教堂),应该叫做“圣索菲亚大教堂”,以巨大的穹顶(圆顶)闻名于世。

    看着模型,宇文温心中百感交集。

    四十多年了,四十多年光阴,他没有虚度。

    他拼尽全力,终于为中原的蜕变准备好了所有条件,一如农民种下种子,浇水、施肥、精心呵护,终于等到种子发芽、成苗。

    虽然,他看不到这树苗长成参天大树的样子,但是,做到这步已经足够了。

    足够了。

    宇文温看着舆图,回想着四十年间的风风雨雨,回想起当初,再想想现在。

    东面,高句丽灭亡,辽东、辽西已经营起来,将来会和中原通铁路,不会再有渤海国,也不会有尾大不掉的契丹。

    再往东,万里之遥的美洲,已经有了中原探索者的落脚点,跨洋航线已经成熟,万里波涛挡不住中原将来向东扩张的脚步。

    南面,南洋已经形同中原后花园,澳州正在开发,而交州局势稳如泰山,与中原的联系越来越紧密。

    西面,南中的开发历经二十余年,和中原的联系同样越来越紧密,南诏再没有出现的可能,而吐蕃....铁路已经修到西海,吐谷浑眼见着要完蛋,吐蕃将来不会有机会了。

    至于西北面的西突厥、北面的东突厥,随着铁路、电报线路的延伸,同样时日无多。

    这四十年,宇文温没有虚度,当年他就像一只蝴蝶,面对即将到来的暴风雨,奋力挣扎着,不住扇动翅膀带起些许气流。

    那气流是如此之微弱,以至于连小草都带不动。

    但是蝴蝶拼命扇动翅膀,气流渐渐变大,变成微风,变成阵风,变成大风,最后变成风暴。

    四十年转瞬即逝,小小蝴蝶蜕变为鲲鹏,双翅扇起的风暴,改变了历史的前进方向。

    宇文温越想越激动,见自己坐久了,便起身活动活动手脚。

    刚起身,忽然觉得头晕目眩,站直身那一瞬间,天地旋转起来,然后两眼一黑,向一旁倒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