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百零一章 策略

    夏日炎炎,洛阳,皇宫,驻跸东都的宇文温在中书省枢密院内,和武英阁大学士们研究舆图,琢磨身处碛北的东突厥处罗可汗面对官军的试探性进攻,会做出何种反应。

    所谓“试探性进攻”,指的是碛南观察使、楚王宇文维乾派出哨骑入碛北,进行“抵近侦查”,顺便营造出官军就要北上的气氛,打乱处罗可汗可能存在的军事计划。

    有司无法确定处罗可汗开春后会有何动作,所以这种“试探性进攻”,可以打乱对方的布置,算是某种程度上的“以攻代守”策略。

    无论处罗可汗原本是要集中兵力南下,还是对别处用兵,注意力都会被“周军可能北伐”吸引,原有计划被打乱,无暇他顾。

    洛阳中书省枢密院的空调刚安装,处于调试阶段,所以工作不正常,房间里有些热,宇文温一边扇着扇子一边和学士们推演。

    推演来推演去,觉得这处罗可汗玩不出什么花招。

    道理很简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没有用。

    虽然草原铁路如今还在修,但是周军的骑兵实力强劲,不缺战马,甚至可以做到一人三马,加上单兵作战能力强,在碛南草原上和突厥骑兵大范围追击作战完全不成问题。

    稍微有些欠缺的,是宿将们开始凋零,中生代将领们总体而言尚未经过大战的考验。

    史万岁、贺若弼等宿将,都已经去世,虽然还有李靖这样的中生代将领可以挑起大梁,但总体而言,周军将领比较年轻,而且因为战术变革,无论是将领还是以火器为主的骑兵战术,都未经过严酷的考验。

    不过宇文温对此有信心,因为军事技术上巨大的差距,足以弥补年轻将领作战经验的些许不足,新一代的将领有足够时间和空间成长。

    再说,在热兵器交战的战场上,以前的一些军事经验已经不适用了,年轻人接受新事物的速度很快,这反倒是好事。

    研究完东突厥,君臣开始研究西突厥,虽然目前朝廷没有对西突厥用兵,而西突厥的统叶护可汗把王庭迁移到河中,两国目前并没什么直接冲突。

    但西突厥却和更西方的波斯开战了。

    统叶护可汗不敢招惹东面的周国,又被周国豢养的契苾、薛延陀二部折腾得心烦,于是往西面找人出气,波斯国就是最佳的目标。

    现在是夏初,浮海而来的波斯国使节抵达中原,向周国皇帝告急,说西突厥去年秋末大举进犯,波斯国的东部边疆烽烟四起。

    波斯各边城守军,靠着猛火油(石油提取物)守城,挡住了突厥及其仆从军的进攻,问题是两国交战,波斯一方光靠守城太被动了。

    两军交战,终究要靠野战决胜,否则一味地据城死守,那么城池必然会被进攻方(突厥)一座座的攻陷。

    而且,一旦某座城池被围,友军不去救援,很容易伤士气,其他城池守军知道自己被围之后不会有援兵来救,面对围城的敌军,必然选择投降。

    那么,波斯军队始终要和突厥军队野战决胜,面对骑兵占优的突厥大军,波斯军队有些吃力。

    周国“援助”的火油弹,让波斯军队有了抗衡突厥军队的利器,但是骑兵之间大规模移动作战,波斯军队还是占不了上风。

    波斯的万王之王库萨和,担心西突厥又去找罗马国联手,一起进攻波斯,所以遣使来中原,寻求周国皇帝的帮助。

    库萨和希望周国皇帝出兵,从东面进攻西突厥,迫使对方撤军,也让统叶护可汗从此有所顾忌,不敢再轻易来犯。

    与此同时,希望周国“提醒”一下罗马国,不要再和西突厥勾搭,一起对付波斯。

    之前,周国调停了波斯和罗马的战争,那就有义务监督两国遵守和平协议,波斯不挑事,也希望罗马不要乱来。

    对此,宇文温觉得没什么药到病除的好办法。

    首先,西突厥君臣又不是瞎子、傻瓜,既然周国在修河西铁路,那么统叶护可汗必然知道铁路通车后,周军就要大规模出击,届时碛西诸国不保,西突厥就必须提前做打算,往西边发展。

    西边就是“大肥牛”波斯,西突厥不咬你咬谁?

    当然,考虑到波斯的请求十分正当,宇文温不能袖手旁观,总是要在碛西搞事,吸引统叶护可汗的注意力。

    碛西的于阗国,其王族姓“尉迟”,和周国已是“姑侄之国”,若让于阗国遣使中原“哭诉”突厥欺人太甚,求周国出兵,这种做法好像不太体面,所以...

    不如拿高昌开刀?

    宇文温看向舆图中高昌国所在位置。

    高昌国的位置很重要,是丝绸之路上的必经之处,周国之前已经不顾西突厥的感受,在高昌城外建了一座城,借口是“商埠”,也就是瀚海贸易公司的贸易据点,在那里驻扎武装队伍。

    如果接下来对高昌动手,倒也轻松,问题是此举的副作用很大,会让碛西诸国乃至河中诸国觉得周国极其霸道,因为高昌国和碛西诸国关系很好。

    当今的高昌国王麴伯雅,当年曾经因为国内暴乱而仓皇出逃,丢了王位。

    后来是是靠着碛西诸国联军的帮助,才得以回国复位,可以说,麴伯雅在碛西诸国的人缘很好,如果周国悍然将这位碛西诸国国王眼中的大好人变成阶下囚,周国在碛西的人心就丢得精光。

    人心这种东西,虽然有些玄,但能争取还是要争取的。

    学士韦云起,之前在鸣沙多年,对于碛西诸国多有了解,觉得以高昌为突破口倒是不错,不过不需要动兵,而是“文攻”。

    他建议遣使高昌,直截了当让麴伯雅归顺周国,周军对高昌实施军事保护。

    周国不需要高昌上缴一文钱贡赋,也不需要对方出钱粮养活周国驻军,那么高昌还省下进贡西突厥的贡赋,减轻百姓的负担。

    而且,河西铁路建成后,将来会延伸到高昌,让高昌也享受到铁路运输的便利。

    如果周国成功用外交手段(软硬兼施)把高昌拉过来,那么必然会对碛西诸国造成正面影响,统叶护可汗得知“后院”起火,即便再不想和周国发生冲突,也得作出应对,不然无法向国内贵族给出交代。

    碛西诸国每年都要向西突厥缴纳贡赋,要是一个个都投向周国,身为大可汗的统叶护可汗却对此无动于衷,小可汗和贵族们可不会善罢甘休。

    宇文温听了这个建议,觉得不错,其他人也觉得可行。

    韦云起主动请缨,要到碛西走一圈,不但要去高昌,也要去其他国家,在碛西合纵连横,搞得统叶护可汗心烦意乱。

    正商议间,有官员入内禀报,说收到河湟地区(鄯州)发来的电报:吐谷浑可汗慕容伏允遣使到河湟,哭求入京面见天子,为可汗请罪,乞求归顺。

    宇文温闻言不以为然,吐谷浑如同一只羊,这几年被陇右豪强可劲的薅羊毛,羊毛都快被薅光了,如今估计是熬不住,要服软。

    或者是拖延时间的策略,想要苟延残喘。

    随后他脱口而出:“归降?年年说、月月讲,没有一点诚意,当朝廷是傻瓜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