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九十八章 灯火阑珊(续)

    傍晚,北风呼啸、雪花飘舞,草原上一片昏暗,然而被机器轰鸣声环绕的矿山却灯火通明,无数煤气灯的光辉,照亮了忙碌的矿场。

    大量矿工在这露天矿场里忙碌,将铁矿石开采出来,再运往高炉。

    几座巨大的炼铁高炉闪烁着火光、冒着浓烟,无数炉工围着这些高炉忙碌,将一炉炉火红的熟铁引入导槽,进入制轨工段。

    现场监督矿山、铁冶生产的楚王宇文维乾,看着眼前火热的工作场景,只觉身上发热。

    这里确实热,一座座高炉就如同暖炉散发着热气,而通红的熟铁同样散发着热气,加上各类蒸汽机械时不时冒出来的灼热蒸汽,整个铁山矿区及铁冶、制轨工场的气温都比外面高。

    现在刚过新年,草原上风雪依旧,但寒气却进不了冒着热气的铁山地区,宇文维乾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甚至有些错觉:现在是夏天。

    然而并不是,今日是元宵节。

    宇文维乾想到了长安城,想到了今夜的元宵灯会,想到了煤气路灯照亮的夜空,想到了灯火阑珊。

    元宵灯会的场面一定很热闹,不过这里也不差。

    长安城如今已是不夜城,街道各处都亮着煤气灯,这里同样也是不夜城,同样到处也亮着煤气灯。

    就不知那处罗可汗看到这铁山地区变成不夜城后,会有何感想。

    宇文维乾收回思绪,向着前方小车站走去,随员紧紧跟着。

    去年夏秋之际,东突厥的处罗可汗带着国人北迁,迁到碛北草原,没有南下过冬。

    这意味着东突厥各部赖掉了所欠中原商贾巨额债务,并且和周国分道扬镳,随后朝廷做出决定,派兵控制碛南草原,然后将草原的经营权交给瀚海贸易公司。

    与此同时,同意成立私营的瀚海铁路公司,由该公司自行筹款修建草原铁路。

    规划中的北海铁路、东西铁路,本来计划要过许多年才会建设,却因为东突厥的大举北迁,于去年入冬时开工修建。

    作为配套的铁山矿区也开始开采,就近搭建起来的炼铁高炉也于新年开炉,为制轨工场提供铁料以制作铁轨,供应给瀚海铁路公司。

    铁山位于碛南草原上,因产铁而得名,自古以来就是草原上不可多得的易开采铁矿矿区,之前为突厥所控制。

    但是因为炼铁需要大量燃料(木炭),而铁山所在的碛南草原中部地区根本就没有太多像样的森林,要获得木炭,只能去南面数百里外的阴山山脉砍伐山林,才能烧制木炭。

    所以当东突厥丢失了阴山山脉地区的控制权后,本来开采规模就不大的铁山矿区随后沉寂下来。

    后来东突厥和周国开展边贸,瀚海贸易公司暗地里派人在铁山地区勘探多年,惊喜的发现这片地区的铁矿储量丰富,是极其罕见的富矿,预计开采潜力和鄂州大冶铁矿有得一比。

    得了这个勘探结果,瀚海贸易公司如获至宝,奈何朝廷短期内不会和东突厥决裂,所以公司无法开采这块宝地。

    现在好了,东突厥放弃碛南草原,而瀚海贸易公司获得了碛南草原的经营权,于是毫不犹豫调集人力物力在铁山地区开设铁冶,并且同步建设制轨工场,为正在修建的草原铁路提供铁轨。

    计划中的碛南草原东西铁路,是要经过铁山地区的,所以铁山矿区也是铁路建设工地的一部分,东西铁路中段的施工,其西端就在铁山地区。

    宇文维乾来到车站,看着堆积如山的煤炭,看着一列列刚到站的运煤车,很满意。

    按照新式冶炼技术,炼铁当然要用焦炭,否则草原上哪来那么多燃料(木炭)用于炼铁,按照铁山矿区的冶炼需求,就是把南边阴山山脉上的山林都砍光了都不够用。

    见着朔方煤业行会的代表在现场,他让对方过来汇报情况。

    朔方是个地区名词,泛指是汉朔方郡地区,实际上就是如今“内套”地区,包括大量沙漠和草原,及其南境的夏州等地区。

    朔方地区陆续发现了大型煤矿,于是当地豪强纷纷组织人手开矿,产出的煤炭向北(外套丰州绥远、九原)、向东供应黄河中游航运。

    这些煤矿联合起来,形成一个庞大的煤炭行会,是为朔方煤业行会。

    朔方煤业行和瀚海贸易公司、瀚海铁路公司谈妥了一揽子合作协议,为铁山矿区提供焦炭,为草原铁路将来的运营提供大量煤炭。

    今日押运焦炭、煤炭抵达铁山的朔方煤业行会协理、夏州豪强梁师都,毕恭毕敬的向楚王汇报朔方那边的情况。

    “大王请放心,无论风沙再怎么大,朔方铁路的运力绝不会受影响,铁山矿区需要的煤炭和焦炭,一定会得到充分保障。”

    宇文维乾看着这个结实的汉子,问:“梁协理,寡人听说朔方的契胡不老实,有闹事的可能?”

    “大王请放心,这帮契胡早就被官军收拾过了,要是还敢不老实,翻不起浪,一准都要扔到煤矿里挖煤!”

    “不要抓了人老是往煤矿里扔,朔方草原水草丰美,发展畜牧业也是不错的。”宇文维乾说到这里,又问:“你们那边的冷库规模如何了?“

    “回大王,今年库容要翻一倍。”

    “一倍。。。那还行,不过以后朔方铁路全线通车了,一倍还不够。”

    “是,大王说的是。”

    “对了,朔方铁路南线勘探的进展如何了?何时能动工?”

    听得楚王问起朔方铁路南线,梁师都来了精神:“大王,线路已经勘探完毕,今年开始动工,争取尽快和延州通车,然后再往南修,争取早日抵达长安。”

    “那不错,你们的动作要快,届时朔方煤炭往关中销售,那可是不愁卖的,要知道,长安人口越来越多,耗煤量大涨,你们朔方的煤炭不往长安卖,是嫌钱多么?”

    谁都不会嫌钱多,问题是货能运得出去,朔方(夏州)和丰州九原(外套地区)通了铁路,即朔方铁路北线,但和关中只有驿道,不通铁路。

    大量煤炭想卖到长安,就只能走黄河水运。

    这倒是个好办法,毕竟黄河航运本身需要大量煤炭,再走水路运到关中,有多少卖多少,这就让朔方的煤矿矿主日进斗金,靠着卖煤一夜暴富。

    问题是黄河中游地区每年都会冰封三四个月,届时航运中断,所以朔方地区的煤炭,在冬天销量大跌,只能销往河套地区,供这些地方取暖之用。

    现在好了,草原铁路正在修建,一旦通车,朔方的煤炭一年四季都有巨大的销路,但梁师都等朔方地区矿主们,还忘不了关中这个巨大的煤炭销售市场。

    这就需要修建完整的朔方铁路,南端连接长安,北端连接河套九原,现在,朔方铁路北端则延伸到铁山。

    沿线的铁山、九原、夏州、延州、长安,就经度来说,大致在一条直线上,而朔方铁路的意义重大,直接把关中、河套以及碛南草原连接在一起。

    从关中出发的军队,可以穿过朔方(内套)直达九原(外套)抵达碛南草原,朝廷当然需要这条铁路,但是没钱修。

    朝廷没钱不要紧,朔方地区靠着卖煤发大财的豪强们有钱,也愿意筹钱修这条铁路。

    所以,早几年就修好了朔方铁路北线,跨越朔方沙漠和黄河中游河段,把夏州和丰州九原连接在一起,主要用来运煤:

    朔方地区出产的煤炭,直接运到九原地区黄河边,供应大量火轮船。

    现在朔方铁路向北延伸到铁山地区,向南要慢慢延伸,过延州、进入关中。

    朔方各地的豪强们,就盼着铁路连接长安,届时不仅煤炭、畜牧产品的销路翻个几倍,就连铁路沿线地区也会变得繁荣起来。

    朝廷没钱修,大家就想办法筹钱修,一里一里往长安修。

    宇文维乾见着这几位恨不得拍胸膛保证,保证朔方铁路尽早全线建成通车,他也不多问,毕竟这不是自己的职责。

    他的职责,就是在这里做监工,顺便观察碛南草原形势,提防东突厥的兵马春天大举南下,届时,作为身处前线的宗王,他就会被父亲任命为主帅,就地指挥官军反击。

    宇文维乾看着热火朝天的铁山矿区,又看看远方漆黑的草原,再看向北方。

    处罗可汗阿史那·俟利弗设,是启民可汗的儿子,十余年前,启民可汗到晋阳时,带着几个儿子随行,所以当时宇文维乾是见过俟利弗设的。

    现在,这个东突厥大可汗跑到碛北避祸,放弃了碛南草原大部地区,宇文维乾在想,对方若是看到了铁山矿区的开采情景,会不会后悔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