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九十七章 灯火阑珊

    傍晚,金乌西落,天色昏暗,长安城内各处响起鼓声,若在以往,这预示着宵禁即将开始,但是现在这鼓声只是告诉城中居民,城门即将关闭。

    寒风中,皇宫宫城,宇文温站在城头,看着眼前宛若棋盘的坊,看着一条条笔直的街道,又看看手中的怀表。

    此刻,是下午十七点十八分,因为现在已经入冬,所以日落时间较以往提前,按着钦天监的计算,这个月的日落时间,大概是在十七点三十五分左右。

    时间流逝,很快就到了十七点二十分,刹那间,被暮色笼罩的长安城亮起来。

    各处街道上新安装的煤气路灯闪烁着火光,无数灯光驱散了黑暗,将长安城映照得璀璨夺目。

    一旁,亲眼目睹了这一奇观的后妃们惊讶不已,看着这媲美元宵节夜景的美景,都不知要用什么词汇来形容。

    “千言万语,还不如‘灯火阑珊’四个字好。”宇文温如是说,看着自己的家人,又看看眼前的一片灯火,喜形于色。

    尉迟炽繁看着灯火阑珊,感慨着:“往日总听人说,黄州西阳每到夜里,路灯亮起来时,那灯火是多么璀璨,现在长安城里的路灯亮起来了,看上去真是壮观呀。”

    “没错,灯光照亮了道路,照亮了夜空,照亮了人们的眼睛,黑夜不再让人恐惧了。”宇文温说完,看看皇城外的灯火阑珊,又看看宫内的灯火通明,十分满意。

    天下第一的大都会,天下第一强国的国都,就该有璀璨的夜景。

    灯火阑珊的夜长安,宛若黑夜中的北极星,为芸芸众生指明前进的方向。

    怀表的指针走到十七点四十分,太阳已经消失在地平线上,夜幕降临,而长安城内依旧生机勃勃。

    宇文温和后妃们拿起千里镜,欣赏着壮观的夜景,在灯光照耀下的街道上,行人们悠然自得的走着,时不时有人骑马经过,又有孩童在街道上追逐打闹,没有半点宵禁的样子。

    从今日开始,长安城不再执行传统的宵禁制度(城门依旧会关闭),夜幕降临时,各主要街道的煤气路灯就会亮起来,除了部分区域(譬如宫城附近等地方)外,各街、坊都允许人们在夜间自由活动。

    整个夜晚,煤气路灯都会点亮,会有巡警等值夜队伍在街上巡逻,但对于行走在街道上的人们不会再严加盘查,除非对方形迹可疑。

    这样的待遇,以往只是在元宵节那晚才有,从今往后却要成为常态。

    也就是说,长安城从今夜起,就是名副其实的不夜城。

    宇文温在城头陪着家人们说话,顺便吃些零食,不知不觉间,时针走到十八点整,城内各处响起钟声,几个年幼的皇子和公主,欢呼起来:

    “时间到了!!”

    时间到了,焰火表演即将开始,宇文温吃完手中零食,拍拍手,抬头看着夜空。

    今夜是取消宵禁制度的第一夜,有焰火表演,有司提前半个月通告全城,这几日也天天提醒各坊居民,今夜有焰火表演。

    随后,长安东、西市还会举办大型杂技表演,包括鱼龙蔓延,庆祝不一样的夜晚。

    所以,不止宇文温一家人,城内家家户户,此刻应该都是男女老少聚在一起,等着看精彩的焰火表演。

    与此同时,皇宫宫城上值守的禁军将士,同样抬头看着夜空。

    不一会,一团亮光呼啸着飞向天空,随即在半空中绽放出绚丽的火花,又有无数亮光相继飞上天空,让长安城的上空绽放出朵朵火花。

    绚烂的焰火,绵延不绝在夜空中绽放,让长安城的夜晚变得缤纷多彩,城内各处响起欢呼声,慢慢汇聚成潮。

    一片安静的皇宫宫城,城头处率先响起单薄的欢呼声,那是皇子和公主们欢呼起来,禁军将士们也跟着欢呼起来,宇文温顾不得天子威仪,同样振臂高呼。

    千百年来,无数朝代为了彰显国力,想过很多办法“炫富”,但没有哪个时代,能如现在这般,靠着科技向世人展示不一样的国力。

    煤气路灯,早几年就已经出现,但要推广用于公共照明,技术不是问题,成本才是问题。

    铺设煤气管路、安装煤气路灯需要钱,维护煤气管路、煤气路灯也需要钱,而大功率的煤气发生炉运转起来,就是在烧钱。

    这笔钱该不该“烧”,政事堂诸公争论不休,大家本着开源节流的原则,基本上反对在长安搞什么“不夜城”。

    因为如此一来,每一晚“烧”掉的钱都不会少,宰执们都觉得没必要为了些许“面子”就花冤枉钱。

    宇文温从善如流,不会一意孤行,所以,煤气灯公共照明的计划搁置了。

    后来,事情迎来了转机,那就是煤气内燃机改良成功,以及煤气发生炉的产气效率提升,使得煤气的需求量大增。

    改良后的煤气内燃机,虽然还不足以成为可靠的大型机械动力,却能够成为优秀的空气压缩机动力源,用煤气内燃机取代蒸汽机来带动空气压缩机,综合运行成本相近。

    但内燃机带动的空气压缩机使用起来省时。

    于是,经过严谨的评估后,大家发现如今规模不断扩大的冷库、各类制冷设备,用煤气内燃机取代蒸汽机带动制冷系统运转很划算,为此,需要构建一个统一供气的煤气系统。

    不仅各家冷库,还有那些安装了自用冷库、新式空调的酒肆、食肆以及各类娱乐场所,都迫切需要一个统一的煤气供气系统,来支撑自己的制冷设备进行技术改造。

    除此之外,由煤气内燃机带动的坊内抽水机,以及各作坊、工场的多种车床和小型设备,一旦有了公共煤气供气系统,也可以低成本运行。

    强烈的需求,促使煤气公共供气系统(收费)的诞生,这套庞大系统的煤气发生炉功率越大,接入的煤气内燃机越多,收益就越大,扣除运行成本,甚至可以回本,然后盈利。

    于是,煤气灯公共照明系统便可以搭上顺风船,不再是烧钱的奢侈品。

    宇文温的愿望,得益于生产力的发展,多年之后名正言顺实现了。

    这是科技进步带来的社会进步,使得长安城的夜空被煤气路灯照亮,而不是某个君王为了面子,烧钱烧出来的奢侈品。

    宇文温看着夜空中绽放的焰火,看着长安城里一片灯火阑珊,看看左右佳丽,心中颇为感慨,有感而发,要赋诗一首。

    皇后和诸妃洗耳恭听,却听宇文温说:“这是我在某处看到的佳作,如今来个借花献佛...”

    他随后吟起来:

    北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佳丽们听完,有些疑惑:这是诗么?不是五言诗,不是七言诗,也不是乐府诗。

    但毫无疑问,这是意境极其优美的一首诗,大家听了之后不住回味,看着那夜空中的“花千树”,又看着眼前的灯火阑珊,再看看宇文温,耳边不住回荡着诗的最后一句话: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