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九十六章 博弈(续)

    长安一隅,某商馆内会议厅,一场介绍会正在进行,与会人员齐齐看着讲台,讲台上站着主讲人、瀚海贸易公司的经理刘武周。

    刘武周拿着一个火车车厢模型,借助讲台上的话筒,向来客介绍公司的最新商业规划。

    “大家都知道,今年夏末,改良的火车头投入使用,其马力比原有车型大幅增加,速度明显提升,客运时若拖曳标准客车车组,其平均速度,已经达到了每小时八十里。”

    “改良的火车头用来拖曳货车,若还是维持以往的时速五十里运行,其拖曳的货车车厢,可达三十节。”

    “鄙人手上拿着的,是经过简单改造的货车车厢,尺寸不变,车厢内增加格栅,可以运输四十匹马,或者三十多头牛,若取消格栅,可以运输将近二百只羊。”

    他的发言,引起与会人员的窃窃私语,许多人手中拿着烟斗,时不时抽上一口,然后吞云吐雾,弄得会议厅里乌烟瘴气。

    “那么,一列三十节车厢编组的货车,不计押车车厢,可以运输至少一千二百匹马,至少九百头牛,近六千只羊。”

    刘武周放下列车模型,看着台下与会人员,说:“公司计划之一,用铁路来进行牲畜的转场,届时,数万甚至十余万牲畜,都可以通过铁路转移到别的牧区,省时省力,又不会产生太大损失。”

    “其成本经过核算,完全在接受范围内。”

    他说完,见许多人举手,便开始进行解答。

    草原上,牧民放牧是逐水草而居,而牧场是不固定的,一年四季有不同的牧场,既要考虑水草丰美,夏天要避暑,冬天要避寒。

    一般来说,一年四季有四季牧场,或三季牧场,每当季节交替时,牧民们就要赶着牛、马、羊,浩浩荡荡的前往下一个牧场,这种行为,称为“转场”。

    转场的路途有数百里远,耗时颇长,无论是牧民还是牲畜都要长途跋涉,十分辛苦。

    转场过程中,那些体弱的牲畜,以及怀孕的母牛、母马、母羊,很容易出意外。

    所以,牧民每次转场,畜牧群里都会有一定比例的牲畜死亡,造成不小的损失。

    现在,瀚海贸易公司计划,当草原铁路修好后,用火车运输牲畜转场,往返于各季节牧场内,虽然未必能做到完全直达,却能让牲畜免于长途跋涉之苦。

    计划之二,就是将长大的牲畜(牛羊),用火车运往晋阳、邺城等地销售,将来还包括长安、洛阳,为这几个大都会提供充足的活牛(肉牛)、活羊,满足富贵之家的肉食需求。

    然后,扩大冷冻存储、运输能力,在代朔、河套地区建立屠宰点,将大量牛羊宰杀、冷冻,然后用冷冻车厢、冷冻货船,将这些冻肉运抵各大都会和商埠。

    冻肉销售,将是畜牧业肉食销售的主力,同理,还有冷藏运输的奶制品。

    瀚海贸易公司计划将碛南草原经营成为一个巨大的牧场,为河东、关中、河北提供充足的肉食、奶制品,而这些地区对于肉食的需求与日俱增,市场前景一片光明。

    如果,晋阳到关中的铁路建成,晋阳和长安、洛阳之间通铁路,那么草原上出产的牛羊肉(冻肉)、奶制品,还可以销往河南、两淮、荆湖,这么巨大的市场,光是想就让人激动万分。

    瀚海贸易公司和两洋贸易公司合作的“西(北)羊(牛)东运、东鱼西运”,同样会带来大量利润。

    刘武周回答了许多提问者问的问题后,做出总结:“这一切的前提,是草原铁路早日通车,即便只是一期、二期工程,带来的收益也非常可观。”

    “鄙人及公司希望,大家踊跃投资,让瀚海铁路公司尽早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开工建设铁路,尽快为大家带来可观的红利。”

    介绍会结束,宾客散去,一身疲惫的刘武周转到客房休息。

    这段时间他说话太多,以至于说话声音沙哑,仿佛变了音,为了保护嗓子,连最喜欢抽的烟都暂时戒了。

    喝了杯茶润喉,刘武周拿起资料,就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仔细看起来。

    折腾了许久,政事堂终于在前天通过了几个决定,同意以“民营”的形式成立瀚海铁路公司,然后公司自行筹款修建北海铁路、东西铁路。

    在此之前,朝廷已经决定派兵控制碛南草原,让瀚海贸易公司分配经营权,现在好消息出来,大家松了口气。

    然后赶紧开始布置,争取尽早开工修建铁路,尽早赚更多的钱。

    东突厥和周国做买卖,欠下巨额债务,迟早要赖账,方法就是跑到碛北,这一点,瀚海贸易公司早有遇见,为此做了多种准备。

    当对方真的开溜,损失总是有的,不过,边地豪商们能拿到碛南草原(经营权),就足以弥补部分损失。

    剩下的损失,将来再加倍拿回来,但当务之急,就是修铁路,即尽快把北海铁路碛南段和东西铁路中段修好。

    刘武周和其他人都想得明白,修铁路前期投资巨大,可一旦修好之后,控制了碛北、碛南草原,那就代表着手里有了一根吸管,将其插入碛北、碛南这一大缸“酪桨”之中,喝几辈子都喝不完。

    所以,代表着无数北地豪强、豪商利益的瀚海贸易公司,迫切需要修建草原铁路,哪怕朝廷没钱修,大家都愿意出钱修。

    草原铁路的好处,朝廷当然知道,不会有人反对修铁路,但是,现在为了这个问题,折腾了许久,问题在于“利益博弈”。

    对于官僚来说,铁路是国之利器,朝廷当然要攥在手中,那么完全由商社经营(私营)的铁路,完全是不可以接受的。

    不过草原铁路有特殊性,若是靠朝廷筹钱来修,搞不好过上几十年都未必修得成,若完全靠民间来修,修好后即便所有权不在朝廷手中,但朝廷终究是可以使用的,好过没有。

    所以,这个问题很快解决,但其它问题接踵而来。

    首先是陇右地区的利益群体表示反对,因为他们担心这条铁路修好后,大量草原牛羊肉往关中、河南甚至荆襄地区倾销,影响到陇右、河西地区的利益。

    道理很简单,陇右地区也通过铁路向关中地区销售活牛羊或者冻牛羊肉,将来河西铁路通车,河西地区也会加入进来,所以他们担心利益受损。

    还好,河西、陇右以及代朔地区目前都是瀚海贸易公司总揽经贸,东西两个地区的利益群体代表经过谈判,在内部解决了这个问题。

    这个时候,官僚们又跳出来了:你们私下里达成售价协议,是不是要垄断活牛羊、东牛羊肉、奶制品的供应?垄断销售价格?是不是不把朝廷、有司放在眼里?

    垄断,一直是个很敏感的问题,为了让官僚们“冷静”,大家又折腾了一番,做出各种让步,达成各种约定,才把官僚的反对意见“按”下去。

    然后,代、朔、并州地区的煤炭行业跳出来,“挡住去路”。

    修铁路、增加货运量必然增加对煤炭的需求,这对于煤炭行业来说是巨大“利好”,但是代、朔、并州地区煤炭行业却要求谈“统一采购价”。

    这是为了防止恶性竞争,避免各地煤矿为了向瀚海贸易公司卖煤竞相压价,导致整个行业亏损。

    朔州、代州、并州是煤炭产地,煤炭行业发展迅速,靠山也很大,不要说本地豪强,就说那些来并州开矿的关陇权贵,个个都不好惹。

    唐国公李渊,就是代表人物之一,这位又是平章,在政事堂会议上有投票权,当然不能怠慢。

    于是,各方利益群体开始谈判,折腾了许久,好歹达成妥协。

    这样就完事了么?没有。

    邺城和晋阳通了铁路,河北地区对于牛羊肉的需求也很大,但河北地区广泛栽种各类经济作物,用于养羊的草场其面积逐渐萎缩,所以极其依赖来自草原的活羊供应。

    河北地区的利益群体要保证羊肉供应,求瀚海贸易公司保证每年都向河北销售一定的牛羊(活牛羊或者冻牛羊肉),否则此次的议案就“有待商榷”。

    有大主顾下大订单,这是好事,问题是草原牧场的经营需要时间,牛羊的存栏量需要和时间提升。

    本来为了供应关中和河东的肉食需求,瀚海贸易公司手中的牛羊的数量就紧张,现在河北这边还要“足额供给”,确实为难。

    为此,自然又是一番利益博弈。

    好不容易达成妥协,连海上的船主也跳出来凑热闹。

    沿海的渔业利益群体,认为瀚海贸易公司将来大规模向河北、河南甚至两淮销售羊肉,会影响海鱼(冻鱼)的销售,挤占他们的市场份额,于是提出要求。

    双方要强化鱼和羊的兑换销售,西羊东售的同时,东鱼也要西售,不能你瀚海贸易公司在河南河北卖羊肉赚得盆满钵满,我们东海渔业就得看着海鱼滞销,鱼都烂在码头血本无归。

    东海渔业利益群体在谏议院也有代言人,双方经过艰苦的谈判后,终于达成妥协。

    所以,各方利益群体(集团),围绕草原铁路的修建,以谏议院为平台,展开了利益博弈,博弈的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

    本来这种事,很容易演变成扯皮,扯上几年都定不了,但是,政事堂及谏议院的议事制度尽可能避免了这种情况发生。

    一个议题,反对者可以提出反对,但必须有正当的理有,如果没有,反对无效,而一旦正、反争执不下,就要由天子来裁决。

    议题的通过与否,总是有期限的,不会无限期延迟。

    所以,各利益群体都不会把事情做绝,相互妥协之后,有了个皆大欢喜的结果。

    但为了这个结果,刘武周等瀚海贸易公司中高层人员,这段时间以来四处奔走,谈判、解释、理论、号召乡党(官员)支持,忙得几乎是脚不沾地。

    但总算是有了圆满的结果,也不枉费大家忙了差不多一个秋天。

    现在,就是要尽快募集到足够的资金,以便尽快开工修铁路。

    想到这里,刘武周放下资料,强忍着想抽烟的冲动,起身走来走去,心中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他养了十几房小妾,生了许多儿子,刘家人丁兴旺。

    刘武周想清楚了,不惜代价培养儿子,能读书的就专心读书、备考科举,争取金榜题名入仕当官,给刘家张脸。

    喜欢舞刀弄棒的就去考军校从军,将来立功封爵,同样给刘家长脸。

    读不得书、从不得军的,就跟着他做买卖,学着打点产业。

    实在什么都不行的,就到技工学校学一门手艺,安安稳稳过日子。

    至于他,当然要继续努力,经营人脉,将来争取当个参政。

    参政每两年一换(三分之一员额),以他的条件,机会还是很大的。

    刘武周看着窗外,看着街道上的车水马龙,只觉得信心满满。

    时代已经变了,不需要金戈铁马,也一样有途径做人上人,若是再努力些,做个比肩宰执的平章,也不是不可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