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八十三章 狼、狗(续)

    山城城头,渊盖苏文看着己方军队押着被俘的周兵进城,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选择诈降,赚得周军派出精锐主力赶来此处接管防务,结果....

    结果,半路上被他安排的伏兵伏击,按照前方将领第一时间发回来的捷报,周军可以说是全军尽墨。

    此役,己方俘获无算,尤其获得了大量“掌中雷”以及新式火器,甚至还有威力巨大的远程兵器——火炮,真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大捷。

    有了这些武器,己方将来在和周军对抗时,不会再处于“只能挨打、无法反击”的尴尬境地。

    想到这里,渊盖苏文低下头,看着手中那把“六响子”,认真端详起来。

    这把俗称“六响子”的武器,正式名称为“左轮手铳”,是此战从一名战死周军将领手中缴获的武器,装弹六发,扣动扳机,就是六响。

    每一响,都能夺取一个人的性命。

    无数高句丽勇士,就是在混战之中,被周兵用这种武器射杀,一身武艺和力气还没来得及施展,就这么饮恨沙场。

    渊盖苏文看着手中没有子弹的六响子,不得不承认周军的装备极其精良,一件武器的做工都那么好,可想而知其军备有多强大。

    如果己方不是依托群山和对方周旋,而是选择在平原正面接战,根本就没有任何胜算的可能。

    但现在不一样了,有了缴获的武器,我这里至少能撑上很长一段时间。

    渊盖苏文如是想,让人把这六响子收好,看着正在入城的军队,转身往议事厅而去。

    周军劝他“弃暗投明”,说实话,这是不错的选择,毕竟两国国力相差悬殊,军队实力的差距也很大。

    但是,这不代表我要给你们做狗!

    这里的山山水水,是我们祖先打下来的基业,凭什么要拱手让人,我手下还有可战之兵,凭什么投降、给你们做狗!

    渊盖苏文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投降,因为他觉得己方依托群山,依旧能和周军周旋,将战争长期化,一直耗到对方后勤撑不下去、黯然退兵。

    不过金名诚的劝降,倒是给他一个机会,所以不惜设了个圈套,砍了使者的脑袋,让金名诚信以为真,然后说动周军主帅赶紧派兵过来。

    然后他半路设伏,一战歼灭对方精锐主力,可想而知这场大败必然会打乱周军部署,将战争拖下去。

    走在路上,渊盖苏文想起很多事,他当然没有忘记自己继任东部大人时受到的羞辱,当然想当大对卢,还要当莫离支。

    但是,他要靠军功,把属于渊氏的荣誉拿回来,让所有人都服气。

    而不是负气投降,让列祖列宗蒙羞。

    高句丽的莫离支,也许排场、各种享受比不上周国的一个大官那么风光,但自由自在的狼,总比做一条脖子被铁链拴着的狗好得多。

    渊盖苏文往议事厅走去,要在那里给获胜归来的将领们接风,当他走入大厅时,却见身处大厅里的将领之中,居然有髡发之人。

    但我麾下并没有如此发型的将领啊?

    渊盖苏文先是一愣,不过很快就想明白了:周军之中,多有“髡将”、“髡兵”,大概这几个是阵前倒戈的周军将领吧。

    渊盖苏文觉得对方既然是降将,那可得好生安抚,毕竟这些人对于周军的战法很熟悉,若能得其真心相助,必然能助自己将周军赶出山去。

    他毫不犹豫降阶迎上前,要礼贤下士。

    几名此次领兵伏击的将领上前,渊盖苏文等着心腹给自己引见这几位“髡将”,结果心腹却是向对方介绍他。

    这是怎么回事?

    渊盖苏文心中一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却见一名“髡将”上前,哈哈大笑:“渊大人弃暗投明,末将等奉命前来接应,还请大人放心!”

    什...什么?接应?

    渊盖苏文脑子一片空白,左右侍卫见状惊觉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叛变!你们被周军收买了!引狼入室!把周军带进来了!!

    渊盖苏文心中震惊,很快反应过来,手不由自主去握佩刀刀把,却被那几个心腹将领死死抱住,哭喊起来:”少主!事已至此,何苦啊,何苦啊!”

    “大王昏庸无道,少主何苦跟着一起殉葬!莫离支在九泉之下,定然不想见着少主有什么不测,还请少主以大局为重啊!”

    被自己心腹背叛的渊盖苏文气急,以至于话都说不利索,被心腹死死抱着,想要拔刀却动弹不得。

    几名周军将领,见着这位年轻的主帅聪明反被聪明误,设了陷阱结果却是自己一脚踩进去,也不说破。

    皇朝在和西海吐谷浑打交道时发现,光收买可汗等少数上层人物,根本就无济于事,因为若是“国人”不满,就算是可汗也坐不稳位置。

    所以,若要收买人心,光收买几个上层是没有用的,只有把“中层”也就是贵族(大多数)搞定,才会有效果。

    但是,收买一个国家的成本太高,完全没必要,不过打仗时,收买一只军队的主要将领,相对而言难度还是较小的。

    金名诚接触渊盖苏文,极力劝降,此时其一,有其他人暗中和渊盖苏文麾下将领接触,同样在劝对方识时务。

    说客们借着忘川一战的余威,软硬兼施,让这些看清楚大势的将领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周军的强大,已经不是高句丽军队能够抵抗的,想逃也逃不到哪里去,因为半岛三面临海,而不是广袤无际的草原。

    那么,给高句丽当狼,后果就必然是死;给周国当狗,好歹还能做个富家翁。

    生死抉择,相信高句丽的五部贵族们会想清楚的。

    五部即五大部族,是高句丽的立国基础,接连几代人担任东部大人一职的渊氏家族,也许可以选择与国同休,作为一只狼,宁死不屈。

    然而,五部的普通贵族却没同归于尽的必要,对他们之中的许多人而言,保住体面的地位(相对),做一只顺服的狗,不无不可。

    这就是人心,当一支军队的主要将领开始倾向于投降时,主帅再有死战的决心,那也是没有用的。

    周军将领看着欲哭无泪的渊盖苏文,心中颇为感慨:你倒是有血气,然而还是太年轻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