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七十八章 火光

    午后,一列火车行驶在轨道上,因为发现前方轨道上有大量障碍物,火车不得不停下,距离障碍物大概有五六十步远。

    障碍物不排除,火车就无法继续前进,但车停好后,并未有人下来去处理那障碍物。

    微风吹拂,铁路两旁齐腰深的野草微微摇摆。

    不知过了多久,某处有数支鸣镝飞上半空,发出的呼啸声让草丛沸腾起来:草丛里忽然冒出许多人,手持各式武器,向着列车冲去。

    他们是高句丽兵,奉命袭击铁制轨道上的奇怪车辆,这种车辆是中原的“火车”,看上去如同大蛇,头部喷火,移动速度比马快一些。

    为了将列车停下来,只能在铁制轨道上堆积障碍物。

    待其停下来,大家从不同方向围上去,如同猎犬围咬猎物一般,靠着人多将车上的周兵歼灭,然后将车上的物资带走。

    然而,当高句丽兵只是接近到列车百余步距离时,每节车厢上的许多小窗口开始闪烁火光:那是周兵开始用“鸟铳”射击。

    几乎每一声铳响,都有一个高句丽兵中弹倒下,但高句丽兵们毫不畏惧,嚎叫着继续向前冲,有人停下来,弯弓搭箭,对准车厢的小窗放箭。

    虽然窗口很小,但周兵就是靠着这窗口来对外观察、射击,所以只要将箭矢射入窗口,就有很大几率射中人。

    野地里闪烁着火光,那是一些高句丽兵点燃火把,然后点燃火矢,躲在持盾掩护的同伴后面,向列车抛射火矢,试图将车厢点燃。

    但是列车很长,高句丽兵们两两配合,防得住当面,防不住侧翼,车上的周兵可以从侧面射击那些抛射火矢的弓箭手,所以没过多久,高句丽兵就吃不消,不得不向前冲。

    有高句丽兵沿着轨道向列车车头靠近,他们只需要顶着盾牌防御正面即可,不需要担心侧面有敌兵射击,但就在距离车头十余步时,车头喷射出的大量白雾将他们笼罩。

    这是火车头锅炉里的高温蒸汽,遇到温度低(相对)的物体就会凝结,与此同时释放出大量的热量,烫得高句丽士兵惨叫连连,捂着脸倒在地上。

    一场精心设计的伏击战,伏兵们却无法靠近目标,那些射中车厢的火矢,也没法将车厢点燃,藏身数百步外树林里的高句丽将领,见己方伤亡很大,且拿下敌军车辆的希望渺茫,下令停止进攻。

    随从走出树林,接连向半空射出几只鸣镝,鸣笛的呼啸声让进退不得的高句丽兵们如蒙大赦,纷纷向后退却。

    就在这时,列车中间车厢的几个小窗口处,有明显火光闪烁,与此同时响起雷鸣声。

    树林瞬间被火光、浓烟笼罩,此起彼伏的爆炸过后,树林里一片狼藉,没有半个活人身影。

    围攻列车的高句丽兵们,知道这时才意识到敌人车上拥有大威力的远程兵器,再无别的念头,奋力向外跑去。

    列车上,手持鸟铳的周军猎兵们,惬意射杀背对自己拼命逃跑的伏击者,因为用的是一般的子弹,价格相对不贵,所以不需要省着用,

    一个人,要长个十五年时间才能上战场,而生产一颗子弹,大概一两个小时就行了,这样的交换比对于周军而言,划得来。

    许多第一次参加实战的新兵,心中颇为激动,仔细瞄准、射击,体会着射击活人靶的感觉。

    当官军在敌人眼皮子底下修好铁路后,敌我双方就围绕铁路展开攻防战,如今既然有人上门送死,大家求之不得。

    不知过了多久,铁路两侧的旷野里,再无半个站着的人影,至于袭击者是跑了、死了、趴在地上不动,车上的周兵无法确认,也没必要确认。

    十余名身着重甲的士兵下了车,将堆在铁路上的障碍物搬走,但火车并没有继续行驶,而是停在原地不动。

    又有士兵下车,以列车为原心,以百步为半径,在外围拉起铁丝网,然后开始放火,将野草烧掉。

    这列火车成了一个临时堡垒,就这么钉在铁路上,车上各类基本的生活设施俱全,不缺粮食、饮用水和弹药,士兵轮流值守,要这么守到明日天亮。

    周军修建的这条铁路,其上运输列车是少数,更多的是满载士兵、武器的武装列车,形同一个个移动的堡垒,按照计划停在不同的路段。

    这样的列车在外观上看,和运输列车无异,却宛若一个个下了毒的炊饼,不断吸引流浪野狗围过来“用餐”。

    然后这些野狗一个个毒发身亡。

    。。。。。。

    金乌西落、玉兔东升,河畔堰坝旁,一座四层高的土楼孤零零耸立着,土楼位于一个土墙围起的土围子里,四周一片荒凉,河滩上落着几只水鸟,岸上是杳无人烟的旷野。

    只有一条看不到尽头的铁路从土围子旁边经过。

    这个土围子是一座车站,存在的意义就是让过路的火车有地方卸下货物,以确保里面驻扎着的士兵有充足的供粮食、弹药。

    而这样的小站在铁路沿线有很多,这条细长的铁路宛若一根绳子,将一个个铁锁(炮楼)串起来,而这些铁锁锁着沿线各交通要道。

    无论是隘口、津口、路口、桥梁,都在这些炮楼的控制之下,飞禽走兽可以随便通过,但人却不行。

    白天肯定不行,但晚上却未必。

    野地里,无数黑影渡河南下,登上南边陆地,他们是奉命夜袭的高句丽士兵,特地等到夜幕降临才开始行动。

    却没有选择袭击那座孤零零的土楼,因为土楼很难打,守军有很多大威力的武器,之前有许多队伍去攻打各地的炮楼,结果伤亡惨重却没能打下一个土楼。

    所以,不如袭击土楼之间的铁制轨道。

    铁制轨道上经常有喷火、喷烟的怪车经过,高句丽军队也曾袭击这种怪车,但怪车上也有大威力武器,碰不得,那么不如把对方赖以行走的轨道破坏掉,可谓一举两得。

    第一,轨道中断,意味着奇怪车辆走的道路再也走不通了,无法给沿线土楼输送人员、物资。

    没有这些怪车在轨道上巡逻,更多的高句丽兵马可以跨过轨道,深入“沦陷区”活动。

    第二,他们选择在距离土楼二里外的地方破坏轨道,土楼守军若不敢出来阻止,那么他们就能尽情破坏轨道。

    若守军冲出来,那正好,半路就会遇伏。

    如今夜幕降临,野地里到处一片黑暗,但即将破坏轨道的高句丽兵却点起火把,一来是方便夜间干活,二来是为了引起土楼守军的注意。

    所以,你们是出来呢,还是不出来呢?

    一名将领看着远处模糊的土楼轮廓,冷笑起来。

    周军沿着铁路修建土楼,相互间距离很近,一般十里左右就有一个,那么,在两座土楼之间选一个点来搞破坏,两头的土楼守军,出来还是不出来,是个两难选择。

    也许,周军土楼有远程武器能够到数里外,但高句丽士兵可是在铁轨上,要是周军把这里炸了,就会把铁轨炸个稀巴烂。

    所以高句丽将士们觉得此时对方不敢用远程武器。

    这大晚上的,野地里漆黑一片,对方担心中伏,肯定也不敢出来阻止他们破坏这铁制轨道(铁路)。

    一个个拿着大锤、铁撬棍的士兵,如同饿虎扑羊般冲上路基、冲向铁轨,一人拿着撬棍往铁轨下面一插,就要开始用力,结果撬棍和铁轨接触的那一刹那,他全身开始抖动起来。

    身上冒起些许白烟,还夹杂着焦肉味。

    一旁的同伴见状觉得奇怪,上前拍拍对方让其莫要乱跳,结果碰到对方的瞬间,自己也跟着抖起来。

    用金属工具接触铁轨的人,踩在铁轨上的人(光脚或者鞋子是湿的),接触了“跳舞”的人,全都手舞足蹈起来。

    这种抖动会传染,一个传一个,铁轨处几乎所有人都手舞足蹈起来,其“舞姿”,在飘忽不定的火光映照下,在夜幕里的旷野里,显得分外诡异。

    土楼(炮楼)上,三楼的几个小窗处,数人手持望远镜观察着远处那团火光,看着火光中摇摆的人影,听着风声传来的隐隐约约惨叫声,笑起来。

    活该,你们不碰那通电的铁轨,自然就不会被电死了嘛。

    “电压如何?”其中一人回头问道,楼内正在一台仪器旁的男子看了看仪表盘,回答:“电压稳定,电路运转正常。”

    “哟,这一直电到天亮,怕不是要变成炭了。”

    又有一人说道,语调平缓,大家仿佛是在议论烤肉,而不是“烤人”。

    炮楼旁河边的拦河筑坝,装有水力发电机以随时发电,晚上在规定时间段给铁轨通电,在特定长度的路段内,谁碰铁轨谁就得死。

    若再往河里通电,不要说人,就连小鱼小虾也得完蛋。

    另外一人看着闪烁的火光,冷冷说道:“这大晚上的不睡觉,跑来我们地头做客,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马上,接通河边电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