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七十七章 关门打狗

    山坡上,化作废墟的城池已经开始重建,但是废墟里依旧弥漫着血腥味和些许硝烟味,那是火炮轰击过后留下的痕迹,混合起来的怪味随风飘散,让刚上来的参军杜如晦闻过之后觉得有些反胃。

    他不是胆小鬼,只是不习惯这气味而已,看着搭建防御工事的士兵,看看这不久之前还属于高句丽的山城,再回头看看山脚下、浿水岸边停泊的炮船,他感受到新式火炮的威力。

    从山头到浿水岸边,经过光学测距仪测距,直线距离大概是六里,若是十余年前,官军的火炮还达不到这么远的射程。

    所以高句丽特地选在这里筑城,以为多少能在周军的进攻下多撑上一段时间,结果连一天都撑不过去。

    自从上次两国交战以来,十余年时间,周国的军事技术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采用新型发射药的火炮,射程提升了很多,超过了高句丽一方的想象。

    虽然新式火炮和炮弹的造价也比之前贵了许多,但朝廷为此花的钱很值得。

    昨天拿下的山头,今日已经开始改头换面,杜如晦看着已经在山坡上初具雏形的索道,对于工程兵的施工速度很满意,再过得几日,索道即可投入使用。

    这种索道是由一座座铁架加起来的铁缆,铁缆一头由蒸汽机带动(蒸汽机位于山脚),铁缆上有吊篮(吊钩),可以往返于索道两端运送人员或物资。

    而索道铁架因为是用标准铁件组装,所以组装速度很快,立起来的铁架也很牢固,这种索道之前是用于矿山,技术已经很成熟,还能顺便架起电话线,让山头和山脚随时保持联系。。

    有士兵赶着骡马上山,骡马驮着已被拆散的火炮,有炮管、炮架、轮子等,骡马将这些“散件运上山后,士兵们将其重新组装成火炮,在山城废墟上构建炮兵阵地。

    炮口对着另一面、东北方向处的山口。

    那里是进出绵延大山的隘口,宽约二里,两侧都是高山,距离山城大概有四里地。

    躲进绵延大山里的高句丽军队,想要从这个门户里冲出来、对浿水下游数十里外的平壤发动进攻,就得面对杜如晦脚下这座山城。

    那么,官军为何不在山口下寨,而是要在这山上设防呢?

    杜如晦看着眼前地势,忽然想到了一个战例,那就是三国时期汉(蜀汉)军和魏军的街亭之战。

    街亭在山谷中,两侧的山都很高大,却有一山名为南山,向下三面皆陡峭,其山正对山谷隘口。

    战前,汉军是打算在山脚驻军,当道立寨,扼守隘口,把即将到来的魏军堵在狭长的山谷里,对方无法排开阵势,所以无法发挥兵力优势。

    拼尽全力把对方堵上一段时间,汉军主力就能赶到。

    但是,汉军主将马谡查看地形后,决定把人马拉到南山上,待敌人前来攻打,然后汉军居高临下,把敌人打败。

    副将王平觉得此举不妥,如同将己方置于死地,多次劝谏。

    马谡却认为“置之死地而后生”,韩信也是犯了兵家大忌,背水列阵一样打胜仗,如今将士们退无可退,必能奋力破敌。

    魏军很快杀到,主将张郃是沙场宿将,见着汉军如此防御,瞬间明白对方打得什么主意,于是围山却不攻。

    山上汉军虽然居高临下,却无法击败魏军,且山上无水源,人、马饥渴难耐,没多久便军心大乱,被魏军击败。

    街亭之战,一直被当做反面例子,教导后来者莫要纸上谈兵,杜如晦对这个战例很熟悉,如今看着己方的布置,仿佛和当年街亭的汉军差不多,

    虽然官军也在山下立寨,却就是不去那山口立寨堵路,如此托大,是不是太过于狂妄了?

    杜如晦觉得不是,因为时代不同了,官军手中有火炮,有电话,有蒸汽机驱动的索道运输装置。

    山上的营寨(包括火炮阵地),和山下的营寨以电话线连接,炮兵随时可以根据需要,居高临下对指定目标进行炮击。

    火炮的威力,今日他可是见识了,只要弹药够,敌人来多少死多少。

    山上只有蓄水池,且山坡陡峭,但有了铁缆运输装置,山下的粮食、水、弹药以及各类物资,都能很容易的运上去。

    如果当年马谡有那么几门火炮助阵,魏军是绝对要溃败的。

    想到这里,杜如晦再度看向山口。

    他所在的地区,应该是汉乐浪郡的驷望县故地,在浿水东岸(浿水在这里是南北走向),距离下游平壤大概有六十里(水路),躲在群山之中的高句丽军队,出击平壤最近的门户就是这里。

    然而,有了火炮的帮助,这个门户对于高句丽军队而言是关上的,对方要么绕远路,从群山之中绕出来,要么强攻这里。

    看上去,这山口没有立寨,高句丽军队有机会突破,但实际上是不可能的。

    官军之所以不在山口立寨,就是要给对方一个念想,迟迟无法下尽决心绕路出山,等到回过神来,已经晚了。

    躲在群山之中的高句丽军队,会像一条被关在房间里的狗,除了挨打,没有任何冲出来的机会。

    此即“关门打狗”。

    。。。。。。

    萨水入海口处,岸上汉乐浪郡番汗故地,萨水道行军行营南侧,刚登陆的士兵们,见着简易车站处一列火车“呜呜呜”从面前经过,不由得愣住了。

    又看清楚车上打着平壤道行军的旗帜,大家只觉得难以置信:

    连接番汗和平壤的铁路修好了?火车通了?

    从开战到现在才过了两个月,这是怎么回事?

    车站里负责军需转运的军吏见着这帮刚到的兵抬头探脑、议论纷纷,嘿嘿笑起来:“怎么?不到两百里的铁路修两个月通车,很奇怪么?”

    有士兵问:“不对吧,我记着往年修铁路,五六百里得修个一年,反算回来,两百里的铁路,怎么着都要修四个月。”

    “那是以前的事了,朝廷这几年一直在修铁路,所以修铁路的手艺是越来月娴熟,速度当然越来越快。”

    军吏笑眯眯的说着,满是感慨:“再说这线路,有司老早就勘测好了,多是平地,施工又不缺物料,说动工就动工,修铁路的队伍可是修过徐莱铁路的老手,一日能修个二十里,当然快。”

    士兵们来到铁路旁,看着铁路颇为感慨,有人想了想,问:“一日二十里?那修完二百里也就十日?这不对吧?”

    军吏不以为然:“用脑子想想!架桥不花时间的么?两个月时间刚合适,两百里铁路,火车走一遭,从这里去平壤,不过两个多时辰,方便得紧。”

    大家看着铁路,看着正在卸货的列车,有一种荒唐的感觉。

    这大老远的浮海东征,结果官军是一边打仗一边修铁路,这种战法,好像以前都没有过吧?

    据说还种田,这就不说了,必须的,可修铁路这种事,等打完仗再慢慢修不行么?现在这急的,好像修铁路也是在打仗一般。

    “你们战前动员会是不是没参加?”军吏开始反问这帮“新来的”,“朝廷都说了,此次东征,就是为了收复汉四郡故地,既然是收复,那就得用心经营,而不是打完仗就走。”

    “铁路可是好东西,输送粮草、物资能省多少人力畜力?反正迟早要修的,早修好就早用上,对不对?”

    “现在是在打仗,可敌人都缩到群山里的山城去了,我们就趁机修铁路,等他们回过神来,晚喽!”

    “平原地区有了铁路,官军沿线布防,护着那些屯田的队伍,再把堡寨修在山边要道上,高句丽兵躲在山区,再想出来,能那么容易出来么?”

    这么一说,士兵们大概了解抢修铁路的好处,见着这延伸到远方的铁轨,又有人感慨:“这铁路修好了,把平原都控制了,那咱们接下来不就是关门打狗了?”

    军吏点点头:“对呀,关门打狗,咱们把平原都占了,有大把农田种庄稼,不愁吃不愁穿,高句丽兵有本事一辈子躲山区不出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