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六十九章 败类

    上午,散朝归来的宇文温板着个脸,明显心情不好的样子,跟随其后的宦官一个个谨慎得很,小心翼翼,当月轮值、在书房整理书籍的杨丽华迎上前,见其披风上有雪花,心中一惊:

    走在露天所以身上有落雪?莫非是没有走回廊,直接来个“截弯取直”、穿过空地回来的?

    看看宇文温的脸色,杨丽华心中很快有了计较:大概是朝会上有什么事让他不高兴了。

    杨丽华知道宇文温的自制力不错,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这种喜怒形于色的现象,现在这模样,大概那事情确实太不像话了。

    宇文温换了身便服,坐在书案后,看着书案却不动作,良久,拍案骂道:“败类!”

    杨丽华见状疑惑,问:“是何人让二郎如此生气?”

    宇文温抬头看着杨丽华,不知何故脸色更难看了:“哼!”

    杨丽华觉得莫名其妙,腹诽不已:怎么看着我就更生气了?

    随即大惊:‘莫非是弟弟出事了?’

    杨丽华的弟弟杨广出家三十多年,如今在天台山弘扬佛法,按说不该出什么事,然而....

    就在杨丽华心中忐忑之际,宇文温开口说:“之前,亳州出了个事情....”

    亳州州学规模不小,师资力量雄厚,陆续开设了各种实验室,吸纳许多人才,进行各种科学研究和实验,其中当然有化学实验室。

    天下各地主要州学,以几个期刊作为学术交流平台,各地的实验人员通过这种学术交流,不断地提升自己的技术水平,而各学科的发展,因为有了广泛的交流,进步很快。

    水涨船高之下,化学方面成果斐然,人们陆续发现许多新化合物,而亳州州学的化学实验室里,就有人发现了一个新化合物。

    这种化合物有着一种特性:可以让人昏迷。

    直接点说,可以让人昏迷,失去意识,若剂量合适,昏迷的人事后会苏醒,没有什么后遗症。

    这种特性不错,有可能作为麻醉用药剂,用来给病人麻醉,然后医生就能进行各种手术,却不用担心手术带来的疼痛让病人不断挣扎。

    若真能如此,那么该化合物的效果,不会比传说中三国神医华佗用的麻沸散差。

    但是,这种化合物若是落在居心不良的人手中,就能用来犯罪。

    杨丽华听到里,大概能想出来发生了什么事。

    宇文温喝了杯茶,板着脸说下去。

    发现这个化合物的实验人员,是亳州州学的助教,仪表堂堂,一向品行端正,结果发现了这种化合物之后,居然起了歪心思。

    他有一个堂叔,也在亳州小黄居住,其续弦年轻漂亮,于是招来了堂侄的觊觎。

    衣冠禽兽的堂侄,用那化合物将堂嫂迷昏,然后行禽兽之事。

    得手之后,堂嫂却浑然不知,虽然觉得身子有异,却没往那方面想,只当是自己做了个荒诞的梦。

    衣冠禽兽得手了一次,自然有第二次,接二连三得逞,堂嫂也发现不对劲:为何每次我和他见面后都会昏睡?醒来后发现身子有异?

    事情败露,堂嫂却被堂侄要挟,被迫维持奸情,甚至因此受孕。

    堂叔发现不对,因为反推妻子怀孕的日子,那段时间他出门在外,夫妻之间并未行房。

    眼见着奸情即将败露,堂侄恶向胆边生,利用自己的工作之便,弄来一些化学品投毒,毒杀堂叔。

    原以为此事办得天衣无缝,殊不知实验室管理制度让他露出马脚:实验所用药剂的取用量都要登记,以免实验员偷拿药剂。

    他研制出的那种化合物,需要用到几种主要化学药剂,且用量不小,其中包括高纯度的酒精和浓硫酸。

    实验室管理人员在进行例行检查时,发现此人大量领用高纯度酒精和浓硫酸,但实验做出来的化合物虽然登记了,数量却存疑。

    一次两次倒不要紧,但频繁出现就有问题。

    所以校方判断此人违反规定,偷偷进行实验,制备某种化合物。

    加上亳州警察开始调查此人堂叔意外身亡的案件,综合考虑之下,觉得此人有重大嫌疑。

    又有其堂叔原配之子出首,说继母受孕的月份其父出门在外,所以警察愈发怀疑起来。

    一番侦察之后,案情真相水落石出,嫌疑人的罪行证据确凿,人证物证俱全,有司将其逮捕,然后上报刑部,今日刑部官员在朝会上提起此案。

    宇文温听了之后有些不快,因为这是学术败类的“技术犯罪”,败类利用便捷的学术交流,发现了新化合物后,不是拿来造福社会,而是用于犯罪。

    这样的案子,让宇文温“触景生情”,因为就在不久前,他同意了宇文皛的请求,允许学术期刊讨论内燃机技术,在各主要州学建立“内燃机实验室”。

    他一直在说服自己要有宽阔的胸襟,展现中原学术界“海纳百川”的自信,要对学术交流有信心。

    结果学术交流出一个败类,这就让他觉得自己被打脸。

    对此,杨丽华劝解道:‘二郎不是常说,凡事有利必有弊,只要利大于弊即可,学术交流,难道不是利大于弊么?’

    “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学术界有一两个败类,法办就好了,何必为此耿耿于怀呢?”

    “我知道,就是...实在是太可恶了!”宇文温恨恨的说着,又想拍书案。

    杨丽华起身,郑重行礼:“陛下,请息怒,冷静些,莫要盛怒之下,脱离律法加重刑罚。”

    “嗯?”宇文温见状有些吃惊,随后回过神来,笑道:“没那么严重,朕自有分寸,爱妃放心。”

    生气归生气,该怎么判,还得按着律法来,不然他为了出气,勒令有司加重刑罚,这种任性的举动,会让律法的严肃性削弱。

    此案属于亲属**,该怎么量刑,《明德律》里有了详细规定,宇文温既然要推行《明德律》,那么他就要以身作则,不该随意加刑,这就是杨丽华要劝谏的。

    去年秋天,扬州的“失手杀子案”,真相大白之后,关于如何量刑,也曾引发各方议论。

    对于此案,宇文温虽然有自己的想法,但还是选择让有司以事实为依据,兼顾人伦,按律判刑。

    击杀庶出弟弟蒋义渠的嫌疑人、嫡兄蒋义榕,按故意伤害判刑,在脸上刺字后流放澳州做苦役,今生不得再回中原。

    包庇嫌疑人、自己承担罪责的蒋父蒋万年,护子心切、情有可原,从轻发落,杖三十。

    现在,这个发生在亳州的案子,也将依律判刑。

    但是,让宇文温极其不爽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有司在上奏案情时,一口一个“侄占嫂”,刺到了宇文温内心的一个秘密。

    他和杨丽华,按当年的辈分,一个是堂侄,一个是堂嫂。

    有司在那里痛斥堂侄犯堂嫂是“禽兽行”,听在宇文温耳里,就是在骂他,虽然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

    眼见着如今,杨丽华一脸正气的劝谏自己,他不由得想起当年,那个高高在上、端庄高贵的杨皇后(太后),用看蝼蚁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情景。

    然后呢?

    略微邪恶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好,我不生气了,”宇文温让杨丽华坐在身边,握着对方的手,问:“那么,你也觉得学术交流是必要的?”

    杨丽华点点头:“当然了,别的行业不说,就说玻璃制品行业,大家进行技术交流,相互交换专利、授权,如今玻璃行业的技术和工艺发展很快,各种新颖的玻璃制品层出不穷。”

    “有些烧制工艺呀,真是难以想象,若不是相互交流,相互交换技术,这些工艺,这辈子我们都想不出来。”

    “二郎不是常说‘流水不腐’么?妾觉得,无论是单个行业还是各行各业,闭门造车要不得,只有不断交流,各行各业才不会是一潭死水,不是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