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六十七章 驷马难追

    沙苑,军队宿营地,校场上人山人海,将士们把校场四周挤得满满当当,看着场地中间缓缓行驶的兵车,听人讲解何为战车以及车战。

    兵车又名战车,是春秋战国时代常见的战具,为四匹马拉的车,其车厢为长方形,左右有轮子,可搭乘三人。

    当时的乘车方式:御者站在车厢中间,持矛、戈的甲士站在其右边(名为“戎右”),手持弓箭的甲士站在其左边(名为“多射”)。

    兵车车轮轴头还装上可以绞杀步兵的扁矛,扁矛向外伸出,兵车快速飞驰时,可凭借宛若横刀的扁矛,轻易将步兵一削两段。

    春秋战国时流行兵车战,围绕兵车有许多种战法,而步兵则簇拥在兵车左右以及后方,跟随兵车作战。

    当时的战斗主要以车战为主,兵车数量成为衡量国家军事实力的标准,强国都被称之为“千乘之国”,大国则为“万乘之国”。

    但是,兵车移动不灵活(尤其是拐弯),受地形限制很大,所以渐渐被骑兵取代,自汉以后就销声匿迹了。

    现在,有司按照先秦时的战车形制,制作了几辆兵车,安排人员操练,给将士们展示先秦时车战的风采,并有讲解人以电喇叭讲解各种先秦时期关于“车”的知识。

    先秦时期,主要指姬周的时代,当时的马车,无论是兵车还是寻常马车,多为四马拉的车。

    四匹马中,中间的两匹名为“两服”,左右两边的马名为“两骖”,合起来称之为“驷”。

    所谓“四马一乘”,意思就是四匹马拉一车,此为一乘(辆)。

    四匹马拉的车叫“驷”,那么三匹马拉的车叫“骖”,两匹马拉的车叫“骈”。

    当时的风俗,乘车尚左(以左方为尊),尊者在左,御者在中,另有一人在右陪乘,陪乘叫做骖乘,又叫车右。

    而兵车的乘坐情况不同,君王或军队主帅的指挥车上,主帅居中自掌旗鼓,御者在左,车右都是有勇力之士,任务是执干戈(长兵)以御敌,或者地势险阻时下车助推。

    一般的兵车,则是御者居中,左边甲士一人持弓,右边甲士一人持长短兵。

    讲解人拿着电喇叭,向将士们讲述古代车制衍生出来的词汇,譬如“驷马之门”。

    驷马之门,本义是指能容驷马车通过的大门,引申为权贵之家,因为在先秦时,卿大夫才有资格乘坐四匹马拉的车。

    那时的“卿”,大概等于现在的三到五品官。

    又有“驷马高车”,指的是达官显贵们出行时的阔绰场面。

    还有一句耳熟能详的成语,那就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这句话的本意是,若话说出了口,就是套上四匹马拉的车也难追上。

    引申的意思,就是话说出口,就不能再收回,一定要算数,也就是“言而有信”。

    不过几辆复古的兵车,讲解人滔滔不绝说了许多知识,其口才之了得,让身处校场的宇文温颇为佩服。

    他左看右看,看着周围黑压压一大片人,看着一个个认真听讲的士兵,对于此次文化课的效果十分满意。

    俗话说得好,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但有另一个地方和军营类似,那就是学校。

    学校和军营有点相似。

    所以,无论是义务兵役制的府兵,还是雇佣制的募兵,宇文温都要让军营承担起学校的义务。

    让每个到军营服役的士兵,都尽可能接受文化教育,扫盲的同时,开拓眼界,看清楚时代发展的潮流。

    即便士兵们将来离开军营,回归平民生活,也要将自己学到的知识、看到的“奇技淫巧”传播给自己的亲朋好友。

    进入军营时的“乡巴佬”,离开军营时就要成为宣传者,将外面世界的精彩,带回闭塞、落后的家乡。

    时值正午,讲解人关于兵车的讲解结束,重头戏随后上演:三辆轰鸣着的四轮车缓缓驶入校场,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三辆四轮车,样子和常见的马拉四轮车差不多,但最大的不同,就是这三辆车不需要马匹牵引也能走,是为“自走车”。

    将士们知道火车、火轮船、起重机,知道蒸汽机的神奇,所以不会觉得这种自己能动的车辆是怪物,但大家想不明白,为何这几辆车上没有烟囱。

    蒸汽机使用的时候需要烧锅炉,既然有锅炉,那就该有冒烟的烟囱。

    火轮船、火车是这样,蒸汽抽水机、起重机也是如此,但这几辆车怎么就没有烟囱呢?

    “大家一定会问,这三辆车既然是机器驱动,怎么就没有烟囱呢?”

    讲解人这么一问,将大家的好奇心都提起来了,却听讲解人自问自答:“这三辆车既然是靠机器驱动,又没有高高的烟囱,那就一定用了和蒸汽机不一样的新机器。”

    大家闻言恍然大悟,宇文温看着那三辆车,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几辆兵车,和这三辆“自走车”一起停在横线上,这横线就是起跑线,马车要和“自走车”进行比赛。

    起点,在校场中心,参赛车辆出发后,从校场东大门出去,然后绕着校场跑三圈,再从东大门进来,以起跑线为终点线,看是哪种车先抵达终点。

    片刻后,一切准备就绪,在众人的瞩目下,一声锣响,比赛正式开始。

    骤然变大的轰鸣声中,三辆“自走车”猛地向前窜,率先冲出“起跑线”,向校场东面门口冲去。

    如此快的“起跑速度”,让现场的将士们颇为惊讶,不过大家很快发现马车们追上来了。

    马车提速需要时间,因为马匹从原地起步到全力奔跑需要时间,现在,马匹开始加速,马车的速度自然也就上来了。

    没多久,马车们就追上了“自走车”,比对方先冲出东面大门,即将开始沿着校场“顺时针”跑圈。

    出门右转,驷马车的转弯速度有些慢,因为四匹马并排跑,拐弯时需要外沿的马匹速度加快,而内沿的马匹速度要放慢,这对御者的驾驭水平要求不低。

    所以,驷马车出门后完成转弯时,速度明显慢了些,而“自走车”出门后拐弯,十分灵活,速度相对较快。

    却依旧落在马车后面,因为两者之间的速度差很明显:马车明显跑得比自走车快。

    当马车跑完一圈时,“自走车”只跑了半圈;“自走车”还没跑完两圈时,被马车超过。

    比赛结果毫无悬念。

    但是,大家的关注点都在这三辆“自走车”上,将士们看着这神奇的四轮车,陆续意识到自己正在亲眼目睹一个新式交通工具的诞生。

    火车,能够拉着长长的车厢、满载人员和货物日行千里,但前提是铺设轨道,因为火车只能行驶在铁轨上。

    现在,有一种车,不需要铁轨,也能在陆地上行走,哪怕现在这车宛若蹒跚学步的婴儿,速度很慢,追不上驷马,但是,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这种车跑起来,说不定,驷马也难追!

    “嘭”的一声,一辆“自走车”上冒起淡淡烟雾,然后速度明显放慢,最后停了下来,看样子,是车上的机器出了故障。

    此时,“自走车”们已经接近跑完三圈。

    一辆车停下,另外两辆向着东大门而去,就在这两辆车靠近大门的时候,又有一辆车发出异响,随后车速明显减慢,最后停在大门口外三十多步的位置。

    仅剩的一辆车继续向前走,向着大门靠近,全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辆车身上。

    大家担心这辆车如同前两辆那样,跑着跑着出故障,不得不停下来。

    当车辆拐进大门时,不知是谁带起的头,喊着“加煤、加煤”。

    要想火轮船、火车跑得快,就得加煤,这一点众所周知,虽然不知道这车烧的是不是煤,但为了给这位“孤独的选手”鼓劲,祝愿其顺利跑完全程,有人喊起了“加煤”。

    渐渐地许多人跟着喊起来:

    “加煤、加煤!”

    声音宛若涟漪般在校场周围扩散,如潮的声浪响起:

    “加煤、加煤!”

    孤独的“自走车”浑身打着颤,努力向终点线冲刺,宇文温担心这硕果仅存的“自走车”爆缸,不由自主站起来。

    他想喊“加油”,但这车烧的不是油;他不会喊“加煤”,因为这车烧的不是煤。

    他应该喊“加气”,因为这车烧的是煤气,但实际上那煤气发动机的气门目前是固定的,无法调节,加不加气都无所谓。

    看着看着,宇文温不由得紧握双拳,看着这凝聚了无数人心血的“内燃机原理验证车”冲向终点。

    煤气是一种气体燃料,其燃烧方式的不同,使得燃烧带来的力量截然不同。

    当煤气(燃料)在汽缸之外的锅炉燃烧、把水变为蒸汽进而推动汽缸活塞时,这种燃烧方式是为“外燃”。

    若煤气在汽缸之内燃烧、膨胀后推动汽缸活塞时,这种燃烧方式是为“内燃”。

    根据这种理论设计、建造的动力机器,就是和“外燃机”截然不同的“内燃机”。

    确切的说,是“煤气内燃机”。

    虽然现在做出来的“煤气内燃机”浑身都是毛病,故障率极高,持续运转时间不长,还有许多技术难关需要攻克,但是,原型机总算做出来了。

    距离明德元年的立项,已经过去了二十三年。

    有生之年,我终于看到了内燃机!

    宇文温心中感慨着,看着这“蹒跚学步”的内燃机车,看着它冲过终点,他随后和其他人一起,振臂高呼起来。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