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百六十六章 三文一个,十文三个

    午后,行宫花园里,宇文温和儿女正在玩游戏,宇文温和陈媗、陈婤扮作杂货铺掌柜和伙计,半大不大的宇文维廷、宇文慧英、宇文琼英则扮作顾客。

    临时搭起来的杂货铺像模像样,摆着各种小玩意,三个学龄儿童看得眼都花了,拿着一枚枚铜钱,兴致勃勃准备买东西。

    宇文维廷、宇文慧英、宇文琼英同岁,若在后世,应该是一年级的小学生,现在已经学会了一些简单的加减法,所以能够玩买东西的游戏。

    宇文维廷看着一个个红彤彤的橘子,咽了咽口水,看向“掌柜”,问:“掌柜,这个橘子多少钱一个?”

    “三文钱一个。”宇文温说完,笑眯眯的补充:“小郎君,这橘子可好吃了,三文钱一个,十文钱三个便宜卖给你了。”

    一旁的陈媗和陈婤听了差点笑出来,但宇文维廷听了眼睛一亮:橘子三文钱一个,十文就能买三个,好划算呀!

    “我..我买...”宇文维廷拿出铜钱,正要数数,却被宇文慧英扯住手:“阿弟!不能买啊!”

    “你做什么呀....”宇文维廷挣扎着,不住甩手,想要甩脱姊姊的手:“我想吃橘子!”

    宇文慧英比宇文维廷大三天,所以是姊姊,女童智力发育普遍要比同龄男童早,所以机灵的姊姊听出了不对劲,想要阻止傻弟弟。

    但傻弟弟不听,一心一意要用十文钱买三个橘子。

    比宇文维廷晚一天出生的宇文琼英,同样发现情况不对,不过她反应很快,不是一味拉扯,而是用简单道理来解释:

    “十一郎!橘子三文钱一个,三个就是九文钱,你为何要用十文钱买?”

    “啊?”宇文维廷闻言一愣,瞪大眼睛看着橘子,又看看自己手里的铜钱,然后把铜钱放下,开始数手指。

    数了几次,发现果然如妹妹说的那样,买三个橘子只需九文钱,那么,十文钱三个橘子,一点也不便宜,他还得多给一文钱。

    想到这里,宇文维廷急得眼眶发红,看着阿耶,脱口而出:“你是奸商!”

    儿子骂老子是奸商,如此行为可是大不孝,但如今是在做买东西的游戏,宇文维廷“入戏太深”,宇文温当然不会在意的。

    他哈哈一笑,摆出一副奸商的嘴脸:“小郎君,我可没骗人,一直都是明码标价,橘子三文钱一个,十文钱三个,这两个价钱,都是明明白白说与你听的。”

    “你愿意十文钱买三个,那是你的事,对不对?怎么能说我是奸商呢?”

    宇文维廷被这句话堵得无法辩驳,宇文慧英先说:“掌柜不对,明明这价钱有问题,故意拿出来,这是糊弄人!”

    宇文琼英随即附和:“对,这是糊弄人!”

    宇文维廷也附和,用力点头:“说得对,这是糊弄人,掌柜是奸商!”

    “不不不不,这不是糊弄人,我这是明码标价,没有骗人,你们自己看不懂,选贵的那种,是你们没见识,不能说我是奸商,若是到官府对簿公堂,父母官也不会这么说。“

    宇文温开始给儿女们讲道理:“我们为什么要学算术?就是为了不吃亏,不然,去买个橘子,看不懂价格,不会算钱,就会花冤枉钱,你们说,这不就是没文化吃的亏么?”

    仨人点点头,父亲的教诲,让他(她)们认识到读书写字、会算数的重要性。

    。。。。。。

    傍晚,宇文温和儿女们一起吃完晚饭,转到书房,鼓搞着一个机器模型。

    这是个蒸汽机模型,从外观上看,和别的蒸汽机模型没有什么区别。

    陈婤将一些资料拿过来,见着这个机器,仔细端详了一会,问:“二郎,这蒸汽机模型烧的是煤气?”

    宇文温点点头:“没错,烧的是煤气,电点火,其力量可比烧煤强。”

    因为有了用煤炭制取煤气的技术,所以皇宫里用上了煤气灯,许多工场作坊也是如此,因此陈婤对煤气不陌生。

    “用木材烧水,没有用煤烧水快,而用煤烧水,没有用煤气烧水快,你可知道这是为何?”

    宇文温问的问题,陈婤不知道答案。

    他想了想,喝了杯茶,调整思路,换一个方式进行原理介绍。

    木材、煤、火油以及煤气,都属于燃料,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可以燃烧。

    燃烧就会释放出热量,这热量会让水沸腾,会让矿石熔化。

    但是,同样重量的不同燃料,其“热值”是不同的。

    如果,一斤干木柴完全燃烧时释放一份热量,那么一斤煤燃烧时释放的热量是两份,一斤火油完全燃烧时释放的热量则是三份。

    这样的热量比值,当然是宇文温信口说的,但道理就是这个道理,陈媗听懂了,宇文温继续说。

    一斤煤,经过煤气发生炉,可以制取三个体积单位的纯净煤气,而这三体积单位煤气燃烧时所产生的热量,至少是一斤煤的三倍。

    譬如,用一斤煤来烧水,完全燃烧时产生的热量是一份.

    那么,把这一斤煤制成煤气,然后通入同样的锅炉炉膛里燃烧,其燃烧时产生的热量是三份,烧水的速度会更快,同样时间里产生的蒸汽会更多。

    听到这里,陈婤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同样时间内,燃气锅炉烧出的蒸汽,要比燃煤锅炉烧出的蒸汽多,可以让汽缸输出的力量更足。”

    “是的。”宇文温点点头。

    陈婤又问:“那如此来,不如把燃煤锅炉都改成燃气锅炉,然后用煤炭制取煤气,烧煤气就行了,多划算。”

    “对呀。”宇文温看着陈婤,笑道:“三文一个,十文三个便宜卖了!”

    “啊?”陈婤愣住了,她从宇文温的话里听出不对劲来。

    宇文温继续说:“一斤煤制取三体积单位的煤气,这煤气产生的热量等同于三斤煤,换句话说,这样的变化,直接让一斤煤变成三斤煤,听上去不错。”

    “但是,你忽视了成本,这么说吧,花钱买一斤煤,再花钱把这斤煤变成三体积单位的煤气,总共要花的钱,可以买四斤煤。”

    “也就是说,买一斤煤,然后将其变成三斤煤的成本,至少可以买四斤煤,所以,用煤制取煤气,再用煤气烧锅炉的方式,还不如直接烧煤来得便宜。”

    陈婤闻言有些尴尬,今天午后她还觉得宇文维廷认为“三文一个,十文三个真便宜”是傻瓜,现在看来,她的想法也是傻得可以。

    “不过呢,高炉烧煤气炼铁甚至炼钢,那是不错的,毕竟冶炼的炉温越高,矿石才熔得完全,而炼钢需要的温度很高,有高热值的燃料,为何不用?”

    宇文温进一步解释,让爱妃知道煤气也有新的用武之地:“而且,以煤制取煤气,这煤气除了照明和冶炼,如今有了新的用途,可是不得了。”

    陈婤闻言来了兴趣:“是什么用途呀?”

    “燃烧的方式。”宇文温神秘一笑,有些得意,“燃烧的方式不同,效果截然不同。”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